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3章大草原计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394 2020-11-17 17:24

   从东方疗养院回来已经天黑了,天空黑黢黢的,看不见星星和月亮。

  李子安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最终却来到了隔着几条街的一个新建的小区里,孟刚、范才伟和莎尔娜的新家就在这里。

  李子安将手机放了下来,伸手敲了敲面前的门。

  敲门之前他给管家婆打了一个电话,说晚点回家,找莎尔娜谈点事,算是报备了。

  房门打开,莎尔娜出现在了门口,身上穿着一件宽松且柔软的睡衣。那睡衣是白色的,灯光一照有点的通透,一些轮廓和线条因而朦朦胧胧的显露了出来。

  李子安看见这个样子的莎尔娜,心里就有些后悔不该心急这个时候来了,他应该明天上午或者下午来,然后还应该叫上孟刚或者范才伟,这样才安全。她现在这个样子,他真的很没安全感。

  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动人的笑容:“之前我洗澡的时候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掐指一算就算到有人要来,结果你就来了。”

  李子安信她个鬼,他从莎尔娜的身边走了进去:“我来跟你聊聊汉克的事。”

  莎尔娜关上了门,笑着说道:“我以为你是来找我搞研究的。”

  李子安:“……”

  莎尔娜轻轻给了李子安一粉拳:“你放心吧,我说过回魔都就不跟你搞研究了,你在我这里是安全的。”

  李子安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还真是担心莎尔娜从后面给他一个拥抱,然后再干点什么刺%激的事情,她身上那么香,回去之后被余美琳嗅到她身上的味儿,那他真就解释不清楚了。

  “喝点什么?”

  “不用了,我坐一会儿就走。”李子安说。

  莎尔娜笑了笑:“怕老婆误会。”

  李子安有些无语,跟莎尔娜相处就这点不好,她很容易就能看出他的心思。

  他真的是太单纯了。

  莎尔娜还是给李子安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到了李子安的对面,上身斜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一双大长腿翘了一个二郎腿的姿势,很舒服很惬意的样子。

  不过即便是她这样的大洋马,她的大长腿也没有董曦的大长腿长。

  李子安的脑海中忍不住去回放她刚才翘二郎腿的过程,那感觉就像是中了毒一样。

  她居然没戴口罩。

  可这也不能怪人家,人家洗澡准备睡觉了,他突然到访,他中毒也是活该。

  莎尔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那眼神似乎已经进入了对面的男人的内心。

  李子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话题:“罗盘我已经交给董小姐了,由疗养院那边暂时保管,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毕竟我们是好哥们。”莎尔娜的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好哥们这个词勾起了大%师的一些特定的回忆,中毒感越来越强烈了。

  他以为他过来之后能坦然面对,可现在才发现,那真的太难了。

  “那个……”李子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疗养院方面下了一个新的订单,针对汉克的订单,你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我得接触他,收集他的信息,然后反馈给疗养院,帮助张博士研究那种神秘的生物病毒。就这事,我需要一个计划。”

  “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

  李子安讶然道:“我都不知道疗养院会给我们公司下这样的订单,你怎么会早就准备好了?”

  他都有有点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有做大%师的潜质了,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

  莎尔娜笑着说道:“汉克派人偷走你的工具箱的那天晚上,我就开始相关的分析并制定计划了。这个计划当然不是研究汉克,而是对付他的机会,稍作改动就行了。”

  “快说给我听听。”

  莎尔娜将二郎腿放了下来,往前坐了一点,然后揭起了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器。

  她做了好多动作,可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却还在重放她打开二郎腿时的那个动作,而且是慢镜头的播放。

  莎尔娜将笔记本转了过来:“你看看。”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屏幕上。

  那是一个word文档,上面是一个简单的计划草案。

  李子安看了一眼名字,微微愣了一下:“大草原计划?”

  莎尔娜只是看着李子安,眼神有点发呆。

  内容就在文档上,她相信以李子安的智商能看懂,她又何必去解释,她想好好看看她的好哥们。

  李子安快速扫了一眼内容,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来:“卧%槽。”

  莎尔娜的计划跟董曦说的“切入点”不谋而合,都是余诗曼。

  她的“大草原计划”是从余诗曼的身上下手,在余诗曼的身上下毒,然后让汉克中毒。

  文档上的下毒的方式让大%师想起了网络上曾经很流行的一个段子,一个男人怀疑自己的老婆出轨,于是偷偷在老婆的身上抹了毒药,结果毒死了老婆的上司,那上司临死前还哀怨的说了一句,这世上已经没有放心奶了。

  所以,大%师忍不住吐了一句芬芳。

  “窝巢是什么?”莎尔娜毕竟是外国银,对汉语的一些词汇不了解。

  “卧%槽是……你别管了,这个计划太离谱了吧?”李子安的内心是拒绝的,通过他的手去下那种毒,然后毒死汉克,这的确是大草原计划,可是扫地僧不要汉克死,所以根本就不能那么干。同时,他怀疑莎尔娜看过那个段子,并从那个段子之中汲取了精华。

  莎尔娜说道:“这是杀死汉克的计划,同时余诗曼又能为你吸引警方的调查,你的毒法医查不出来,余诗曼没中毒,汉克死了,所以她大概率也不会被定罪。”

  李子安心里琢磨了一下,却觉得这个计划看似简陋粗俗,但正要搞死汉克的话,这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在余诗曼的身上下毒,中毒的却是汉克,谁会想到是他?

  可惜,汉克现在是灯塔领事,这个身份让疗养院方面有所忌惮,不让他弄死汉克,所以这个大草原计划就不能实施了。更何况他心里也不想去那么干,莎尔娜就只是在文档上敲几个字,在余诗曼的身上下毒,可动手的却是他,他怎么才能在那些特殊的地方下毒?

  “既然订单是接触和采集信息,那就变通一下好了。”莎尔娜接着说了下去,“你手里有大江集团百分之五的股权,你奶奶刚刚去世,你三叔家继承了你奶奶的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大江集团肯定会有权利变更。你在这个时间段介入进去,你有大把的机会接触到余诗曼,你岳父和你二叔家的人对你三叔家的人肯定心存不满,我们根本就不用向汉克泄露你勾搭余诗曼的消息,你岳父和你二叔的家的人就会偷偷告诉汉克,如果他还是男人的话,他肯定会来找你,那不就有接触了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你的分析很到位,汉克最不能忍的就是我勾引他的女朋友,他一定会现身的。”

  “对,我们这边再提前布局,全方位的采集他的信息,很轻松的就能搞定这个订单。”

  李子安笑了笑:“行,那就照你的计划来做,不过这计划的名字要改一下,大草原计划这个名字不好。”

  “那就改成小草原计划。”

  李子安:“……”

  莎尔娜扑哧一声笑,她站了起来:“好了,你快回去吧,我可不想被你老婆误会。”

  李子安也起了身:“那我走了。”

  “我就不送你了,我这边再完善一下细节,然后再给你看一下。”莎尔娜冲李子安挥了挥手。

  这是一个哥们间的再见的肢体语言。

  却就是这个语言,搅起了一阵波浪。

  浪头上漂浮着花蕾,随波逐流。

  又放毒了。

  李子安赶紧转身过去,利索的走了,出门之后还带上了房门。

  回到家里,李小美已经睡了。

  客房的门缝里有灯光,汤晴在那屋子里。老太君走了,家里少了一个人,她担心余美琳觉得冷清,干脆搬到了客房里常住了,连新买的豪宅也不去住。

  一千多万的跃层,还带屋顶花园,这在魔都的确算是豪宅了,可她居然不稀罕,心里想着的也是余美琳的感受,真的是一个淳朴的好姑娘。

  李子安回到了他和余美琳的房间里。

  余美琳也已经洗了澡,躺被窝里去了,看见李子安进屋,她便坐了起来,早早的伸出了一双藕臂,等着帅逼安的抱抱了。

  李子安将工具箱放在了沙发上,走了过去,将余美琳搂在了怀里。

  余美琳圈着李子安的脖子,螓首埋在李子安的脖颈间,轻轻嗅了嗅。

  李子安知道她在嗅味儿,但没有说什么,他心里也不怪管家婆疑心重,不为别的,因为就连他自己对自己都信不过,更何况是作为女人的管家婆?

  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的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老婆,我要向你坦白。”李子安说。

  余美琳从李子安的脖颈间抬起了头来,一双美目直盯盯的瞅着帅逼安的眼睛。

  莫名其妙说坦白?

  坦白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紧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