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18章哪里来回哪里去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05 2020-11-17 17:24

   晚餐丰盛又健康。

  林胜男也终于喝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大利凤手汤,一口汤下肚,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那感觉就像是一朵即将凋谢的花朵,突然获得了青春之泉,又青春焕发了。

  “祖姥姥,你有没有想我?”李小美奶声奶气地道。

  林胜男笑着说道:“想,想死我的小宝贝了。”

  李小美的下一句:“祖姥姥,那你肯定给我买了巧克力,想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

  林胜男:“……”

  余美琳移目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捂着了额头。

  汤晴低头扒饭。

  她是李小美的老师,李小美的教育问题她是有责任的,可李子安那么惯着李小美,她也没辙啊。

  叮咚、叮咚!

  门铃忽然响了。

  汤晴慌忙起身:“我去开门。”

  李子安说道:“你别去,来的人可能要打#人。”

  “啊?”汤晴顿时愣住了。

  余美琳说道:“小汤,别听他的,吃你的饭。”

  汤晴又坐了下去。

  李子安起身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群人,余泰鸿、曾敏、余诗曼、余家明,还有两个疑似保镖的壮汉,一个个黑着脸看着他。

  余泰鸿不等李子安说句话,门一开便走了进来,曾敏、余诗曼和余家明还有那两个壮汉也不含糊,一句招呼也没有,直接就进了门。

  李子安也没拦着,关了门又跟着一群人往里走。

  余美琳迎了上来,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三叔、三婶,家明、诗曼,你们还没有吃饭吧,一起吃吧。”

  余泰鸿一点就着:“余美琳,你少跟我假惺惺的客气!”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三叔,这里是我的家,孩子还在这里,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余泰鸿冷哼了一声:“我什么意思?你男人好本事啊,私闯民宅,还绑架我妈!”

  李小美奶声奶气的插了一句嘴:“那位老爷爷,谁是你妈妈呀?”

  余泰鸿瞪着李小美,可实在放不下脸面来跟一个三岁小孩计较。

  李子安说道:“小汤,你把孩子带上楼吧。”

  “嗯。”汤晴应了一声,起身将李小美抱了起来,然后往楼梯口走去。

  李小美在汤晴的怀里又补了一句:“我告诉你们,我家有钱!”

  李子安:“……”

  曾敏掏出了手机:“李子安,手机在我手里,我报不报警那得看我心情。”

  余家明说道:“姐夫,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呢,这是违法的啊。”

  余诗曼上前压住了曾敏的手:“妈,姐夫也是一时冲动,我们是一家人,你不要报警,要是姐夫被抓去坐牢了,谁来照顾小美啊。”

  李子安笑了。

  这一家人来之前都把剧本背熟了,这会儿来这里演戏,各人的角色都很到位,一个个都是实力派的演员。

  “诗曼,你看,你为他说话,你护着他,他还笑,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我马上报警!”曾敏推开余诗曼的手,唤醒手机就要拨号。

  余诗曼又把曾敏的手压了下去。

  余家明也过来劝:“妈,你消消气,别冲动。”

  余泰鸿沉声说道:“妈,你跟我回去,我们不追究李子安私闯民宅,绑架你的事。”林胜男气道:“狗崽子,你啥时候成法官了,都给子安安上私闯民宅,绑架人的罪了?我不跟你回去,你是不是也要报警抓我啊!”

  余泰鸿冷声说道:“妈,这事你可别护着这小子,他给阿敏下药,家里的佣人可以作证,这要是上了法庭,那肯定是重罪。”

  林胜男将手中的汤勺扔向了余泰鸿,骂了一句:“你个逆子!”

  余泰鸿闪身躲开,怒容满面,却不敢对林胜男撒气。

  啪!

  汤勺摔碎在了地上。

  余诗曼松开了曾敏的手。

  曾敏开始拨号。

  分工很明确,一家人的态度也很鲜明,敬酒不吃,那就只有吃罚酒了。

  这时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别演戏了。”

  余家明本来还算客气,可听了李子安这话,他也控制不住他的情绪了:“姐夫,我们是心平气和来解决问题的,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合着你以为我们是来演戏给你看的吗?”

  余诗曼说道:“姐夫,下午我回家看见我妈还昏迷在沙发上,还有我们的家家佣也被你下药药倒了,然后我上楼去看奶奶,奶奶也被你绑架到这里来了,我也算是一个证人,我跟你说,这事真的很大,你不要认为我们是在跟你开玩笑。”

  余泰鸿冷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诗曼和家明为你说情的话,我都不会到这里来,我直接报警!”

  李子安还是面带微笑。

  林胜男却有点紧张了:“这……这事真违法啦?”

  余美琳说了一句:“奶奶,你就别管了,子安会搞定了。”

  就帅逼老公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她都懒得插嘴。

  “哦。”林胜男应了一声,又想起了她的大利凤手汤,想拿汤勺喝一口,却想起她刚才把汤勺扔了,于是又去李小美的铁饭碗里拿走了那只不锈钢勺子勺汤喝。

  “阿敏,看来这小子是真的铁了心要吃牢饭了,报警!”余泰鸿说。

  曾敏指头连点,三个数字的号码很快就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喂,110吗,我要报警……”曾敏拿着电话讲话。

  李子安却还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一家四口,那两个壮汉在他的眼里就等于是两团空气。

  叮咚、叮咚!

  曾敏的报警电话还没有讲完,门铃又响了。

  “我去开门。”余美琳往户门走去。

  李子安说道:“你们还真是报警了,我手里也有点东西,我要是拿出来给我岳父还有二叔看一看,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这事?”

  余诗曼的脸色顿时变了。

  李子安又说道:“三婶,你真要把警察叫到这里来,那你们可就没有退路了,我建议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

  曾敏怒目相视。

  余诗曼忽然走上去,将曾敏的拿着手机的手抓住,压了下来。

  她很清楚她丢了什么东西。

  这时余美琳又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来的是董曦和刘军。

  刘军的身上还穿着一套警察制服,国字脸配制服,一身正气。

  余泰鸿一家四口有点傻眼了,报警电话都还没有讲完,警察就上门啦?

  刘军笑着打了一个招呼:“老李,家里有客啊,没打搅到你吧?”

  李子安说道:“没有,这是我三叔一家人,过来串串门。”余美琳说道:“两位请坐,我去给你们泡杯茶来。”

  董曦微微颔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穿的是一件休闲夹克,没拉拉链,挂在腰带上的枪#套从外套的下摆曝露了出来,那枪#套里装了一支手枪。

  余泰鸿一家四口顿时感到了压力,气焰也明显矮了一大截。

  一家人来这里的闹事的剧本是两个哈佛高材生写的,可两个哈佛高材生也没料到会有两个警察上门。

  你们要报警?

  我把警察请家里来,就问你们大气不大气!

  就在余泰鸿一家四口发#愣的时候,李子安走到余诗曼的身前,压低了声音:“小姨子,你掉东西啦?”

  余诗曼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怒意,但却还是点了点头。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们想让奶奶签的陷阱协议书就在我的手上,我随时可以拿给我岳父和二叔他们看,你们想想,那样的话你爸还能跟他们做兄弟吗?还有,这个也算是诈骗吧,我要是报警的话,不知道你们这个行为应该算是诈骗罪吧?”

  这话也是说给余泰鸿听的,他就站在余诗曼的旁边,每个字都听得见。

  余泰鸿一家四口的脸色都变了。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我是讲理的人,我不想威胁你们,你们说我绑架,你们得拿出证据来,我接我奶奶回家,这是绑架吗?她在我家有吃有住,我每天还给她煲汤喝,这要是都算绑架的话,你们把我绑架到你们家去吧,我也享享清福。”

  曾敏冷哼了一声:“哼!那你私闯民宅,还有下药的事怎么算!”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们有证据吗,如果你们有证据,这屋子里就有警察,你们可以直接报案。”

  一家四口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余家明忍不住看了刘军一眼,那人的确是警察,可是他没有一丝报案的勇气。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们要是不闹的话,那东西我就留着,不拿出来,你们要是再闹的话,我可就现场报案了。”

  曾敏气急想骂人,余诗曼将她拉到了她的身后。

  余诗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姐夫,真没想到你还这么能耐,你把那东西给我,我们马上就走。”

  李子安淡淡地道:“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走,我可就报警了。”

  “你……”余诗曼被气到了。

  李子安移目看向了刘军和董曦,慢慢张嘴。

  余泰鸿咬了一下牙:“行,有你的,我们走!”

  余家明深深的看了李子安一眼,这才转身跟着余泰鸿离开。

  这就结仇了。

  李子安心中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他的仇人那么多,多一个也无所谓。而且,这个仇人是哈佛毕业的,还能给他的仇人圈增加一点光环,提升仇人圈的文化层次。

  余美琳将林胜男扶上了楼就没下来。

  李子安在客厅里陪董曦和刘军。

  “说吧,除了把我们当挡箭牌,你把我们叫到你这里来,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事吧?”董曦说。

  李子安莫名为她感到担忧。

  你这么聪明,一眼就能看穿一个男人的心思,你这样将来怎么找对象?

  “老李?”刘军有些着急。

  李子安走了过去,面带笑容:“今天运气好,我遇到了一个黑锅,我很感兴趣,想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