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14章尿出神秘骸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66 2020-11-17 17:24

  借着雪亮的手电光束,李子安将那块埋在沙子里的骨头看得更清楚了,它只是一块骨头的一部分,更多的还埋在沙子里。

   康海川走了过来,看见沙丘上的水流冲出来的痕迹,神色有点儿尴尬:“我担心你迷路,所以过来看看。”

   李子安还盯着那块骨头,犹豫着要不要把它挖出来看看,他也尴尬,去挖的话,肯定要碰到那些被热水浇湿的沙子。

   “小李,你在看什么?”康海川问。

   李子安说道:“沙子里有一块骨头,你说会不会是一个人的骨头?”

   他的话音刚落,瞅见那块骨头的康海川立刻就扑了上去,一手拿着手电,一手刨着沙子。

   李子安想跟康海川说一下他刚才在这里放过水,可是没等他开口,康海川已经把那些被水打湿的沙子刨开了。

   他心中肃然起敬,也不好意思看着,他也上去帮忙刨沙。

   “爸、大叔,你们俩在干什么?”康馨也来了。

   李子安说道:“沙子里有一块骨头。”

   康馨跑了过来。

   “你来拿着电筒。”康海川把手电筒递给了康馨,然后继续刨沙。

   两个男人四只手,埋在沙丘里的骨头很快就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具人的尸骨,皮肉都没了,就只剩下了骨头,还有一点布料,但那些布料都风化了,轻轻一碰就化成了灰。

   最先被热水浇出来的是尸骨的臂骨,刨着刨着,尸骨的头骨就露出来了,白色的骷髅上还戴着一只铁盔。那铁盔已经被锈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个头盔的形状,轻轻一碰就会掉下锈渣。

   李子安很想摘下那铁盔,看看脑门上有没有符号,可是又不敢伸手。那铁盔毕竟是文物,毁了就没有了。康海川是这方面的专家,应该交给他来处理。

   却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康海川伸手抓住那只锈得不堪的头盔,直接将它从骷髅头上取了下来。

   他这一抓一揭,大把的铁锈就掉了下来,那铁盔还没放地上就散了。

   “我们的条件有限,这样的东西也保存不了。”康海川说了一句。

   李子安根本就不在乎那只铁头盔,他的视线落在了骷髅头的额头上。那骷髅头的额头上残留了一块铁锈,看不见铁锈下面有没有什么符号。

   李子安伸手去抓那块铁锈。

   康海川抓住了李子安的手:“让我来,康馨,把工具给我。”

   康馨跟着把背包卸了下来,然后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一只小工具箱,递给了康海川。

   康海川打开了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刷子,还有一只金属小铲子。他一手拿着刷子,一手拿着小铲子,先用刷子将骷髅头额头上的沙粒和灰尘扫去,选好了地方之后才用那只小铲子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块铁锈撬起来,拿掉。

   除掉了铁锈之后,骷髅头的额头上依稀可以看见一个铜锈色的东西,因为还残留了一点铁锈和泥灰,暂时还看不清楚。

   李子安已经激动了起来,因为那斑块的颜色跟大惰随身炉的颜色很是相似。还有,根据康海川以前的描述,他和黄波在这附近发现的骸骨,额头上的符号也是铜锈色。

   康馨也很激动,她凑到了李子安的身边,脑袋从李子安的肩头上探过来,脑袋倒是没有碰着李子 安的脑袋,可是过于突出的部分却碰到李子安的背。

   温暖、柔软,好像还有电。

   关键时刻,李子安也只有忍了。

   康海川又小心翼翼的用刷子将骷髅头额头上的泥灰和铁锈扫去,那块铜锈色的东西显露了出来。

   果然是一个符号,虽然还是有点模糊,但大致能看清楚。

   李子安直盯盯地看着骷髅头额头上的符号,脑子里顿时涌出了一堆的猜想和困惑。

   康海川激动地道:“就是这个符号,当年我跟黄波发现的那具骸骨上的符号,跟这个一模一样!”

   “我们不是还没到吗?”康馨问了一句,“你们是怎么发现这具骸骨的?”

   康海川说道:“这是小李撒尿尿出来的。”

   “呃……”康馨用一样的眼神瞅了李子安一眼。

   “这是一个巧合。”李子安有些尴尬。

   康海川笑着说道:“小李,我说的没错吧,我们来这里一定会有收获。你是贵人,你看,我们都还没到那个地方,你解个手,撒泡尿就把我做梦都想找到的东西给浇出来了,这次可真的是占了你的贵气呀。”

   康馨给了康海川一个白眼:“爸,我还在这里呢,你说这些话就不觉得难堪吗?”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联想起了什么,脸颊微微有点泛红了。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康教授,这具骸骨有什么价值,黄波当年为什么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要盗走那具骸骨?”

   康海川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这骸骨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有着巨大的价值,不然黄波也不会盗走它。”

   这样的话说了等于白说。

   李子安说道:“我们把它取出来吧,我们把下面刨空了,这沙丘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塌下来了。”

   “对对对,先把它取出来再说。”康海川跟着又用手去刨骸骨腿上的沙粒。

   李子安也加入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刨去腿骨上面的沙粒,然后挖走腿骨下面的沙粒。

   骸骨两条腿上的沙粒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整具骸骨都曝露了出来,这人生前很高大,起码一米九的身高,骨头很粗,生前也应该是一个非常强壮威猛的人。

   也就在清理腿骨上的沙粒的过程中,李子安发现这具骸骨虽然已经埋在这沙丘下面不知道多少年了,可是关节之间的连接的部分却没有完全风化,还残留着一些像韧带一样的东西连接着。

   这一点都不正常。

   这骸骨如果是楼兰武士,就按最近的楼兰国来算,那也是1000多年前的人了,埋在这沙丘下,关节之间的韧带和软骨什么的,恐怕早就化成灰了,怎么可能还保留着?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一条腿骨,使了一点劲,试着把骸骨拖出来。

   他预计这一拖会把骸骨的一条腿扯下来,所以就没有跟康海川说。

   康海川有康海川的研究。

   他也有他的研究。

   “小心!”康馨一声惊呼。

   李子安已经把骸骨的腿抓了起来,还拖了一下,但骸骨的关节并没有断裂,还好端端的连着。他这一下拖动,整具骸骨也被他拖动了,往他的方向滑了差不多有半尺的距离。

   没有任何关节脱落,也没有任何一块骨头掉落。

   突然,斜坡上的沙粒往下滑落。

   李子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吼了一声:“快跑!”

   他这一声吼,沙丘垮塌的速度更快了。

   康海川和康馨拔腿就跑,李子安也拖着骸骨往回跑。

   哗啦!

   一座好几十米高的沙丘轰然垮塌了三分之一,滚滚沙尘扑卷起来,挡住了人的视线。

   “康馨、康教授,你们在哪?”李子安大声吼了一句。

   “我们在这里!”康海川的声音。

   “大叔,你没事吧?”康馨的声音,临江之中又带着关切。

   “我没事,站在那里别动,我过来找你们。”李子安拖着骸骨往康海川和康馨的位置走去。

   之前来这里方便的时候,他把合金工具箱放那在那个地方了,只是现在看不见。

   这倒不是什么未卜先知的决定,而是他习惯了放水的时候,一手扶着水枪,一手叉腰的姿势,提着合金工具箱肯定不方便。

   也倒是的,总不能挂那上面吧?

   “大叔,我找到你的工具箱了。”康馨的声音。

   “帮我拿着它。”李子安回了一句,加快了脚步。

   却没等他迈出几步,身后突然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那声音就像是练家子出手前活动筋骨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李子安的双腿顿时僵住了,一股凉意也嗖一下从背脊上冒了起来。

   身后肯定没人,谁会发出活动筋骨的声音?

   难道是……

   李子安猛地转过了身去。

   身后沙尘滚滚,什么都看不见。

   李子安低头去看被他拖着的骸骨,那骸骨的一条腿在他的手中,脑袋、身子和另一条腿都还在地上,躺得好好的,一动不动。

   突然,一点绿幽幽的光透过沙尘,闯进了他的眼帘。

   他惊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慌忙低头去看。

   那突然出现的绿幽幽的光的位置,正是那个骸骨的骷髅头的额头的位置。

   他刚刚想到的发光的东西,也正是那个符号!

   然而,那一点绿光只是闪了一下就消失了,他俯下身去看见的,只是那个模糊不清的符号。

   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子安顿时被吓了一大跳,他松开骸骨的腿,一把扣住那只手,上身一侧,手腰发力就要来一个过肩摔。

   “呀!”康馨的声音。

   她刚刚叫出一声来,人已经在李子安的肩头上了。

   还好李子安听出了她的声音,没将她摔过去,他松开了她的手:“你吓我一跳,我以为是……”

   “你以为是谁,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康馨左瞧又瞧,但并不紧张。

   “刚才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我以为有人来了,你快下来。”李子安蹲了下去,方便康馨下来。

   康馨却还挂件似的挂在李子安的肩头上:“你刚才把我弄疼了,你不说清楚我不下来。”

   李子安也被她弄疼了,头疼。

   还有,老康怎么不出声?

   这个时候他应该过来管管他的闺女。

   轰!

   突然一个震耳的声音传来,继而火光冲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