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34章终于找到了窍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16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真的很担心董曦突然回来,然后被抓个正着。

  他一直都很注重自己的形象,这要是被抓住他跟军师研究人类文明是怎么延续的,他那本来就不太光辉的形象就彻底熄火了。

  黑锅公司的徽记就是一只漆黑的锅底,他可不想自己的形象也变成那样。

  莎尔娜圈缩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的样子,嘴角时不时浮出一丝笑意,也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美美的梦。

  李子安静静的躺着,心里琢磨着事情。

  那个穿风衣带兜帽的神秘男子究竟是谁?

  他想干什么?

  他会不会是CIA或者路途公司的人,来这里只是为了下一次风暴般的行动踩个点.?

  这些问题让人心烦意乱。

  李子安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之前在他面前牛逼轰轰的丁仕常,可是又觉得体型不像。丁仕常是一个华人,中等身材,三十大几了长得也不帅,放在人堆里也属于那种不出彩的类型。而那个穿风衣带兜帽的男子体型高大,目测的身高比他还要高一点,差不多跟董曦一样高,怎么也不可能是丁仕常,多半是一个白种人。

  想来想去也没有找到一丝线索,李子安也放弃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没有用处的思考上,还不如静下心来研究一下卜图。

  卜图已经点亮,未卜先知的绝学也“觉醒”了,可并不熟悉。之前的好几次都是无意间触发了什么,然后才开启了未卜先知。这可不行,他的绝学,他想什么时候动用就什么时候动用,而不是碰运气似的触发了什么才能用。

  不过,之前那几次触发的条件却是要弄明白的。

  那么,究竟是触发了什么呢?

  李子安心里琢磨着,两分钟后他决定试一试。

  他伸手在被窝里戳了戳。

  解决问题要抓重点。

  一点不行再换一个点,不能抓住一个点不放,也不能在一个点上纠缠不清。

  他接连戳了好几下,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触发。

  这种解决问题抓重点的感觉,凭良心讲倒是真的不错。

  “嗯。”莎尔娜的喉咙里冒出了一个含糊的声音,眼皮也颤了颤,就要醒来的样子。

  李子安慌忙将手缩了回来,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

  莎尔娜还是睁开了眼睛,毕竟有些情况是真实的,感觉也是真实的,她没法假装不知道。

  “李,是你在碰我吗?”

  李子安差点就张嘴跟她说不是,话到嘴边忽然想起自己在装睡,睡着的人怎么开口说话?

  猪才开口说话。

  他还打算研究卜图,他这要是开口回应,他十有八九会被当成老牛,被拉去耕田,那就没时间研究卜图了。

  “你睡着了吗?”

  李子安紧闭着嘴巴。

  莎尔娜的声音很温柔:“看样子是睡着了,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李子安:“……”

  莎尔娜又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

  刚才的美梦被打断了,她得找回来。

  被窝里静静的。

  李子安将心中的杂念清除干净,开心眼观炉。

  大惰随身炉烟雾缭绕,给人一个香火鼎盛的即视感。炉身上医卜星相四幅天图长亮,每一幅天图都散发着悠悠绿光,把这个脑域世界的中心也渲染成了惨绿色,那景象就像是一片笼罩了半边天的残绿色的龙云一样。

  还好是脑域狱世界里,如果脑袋上笼罩着这样一片惨绿色的云雾,那他就别想出门了。

  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来自什么地方?

  将来某一天它会不会翅膀硬了,从他的脑子里飞出去?

  每一次进来,看见大惰随身炉的时候,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都会浮现出这三个疑问,这几乎已经形成一个本能了。

  想可以想,但是答案是不可能的。

  这些个问题在脑海之中其实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李子安甚至都没有动脑子去想一下。这个本能的想一下的操作,其实就跟有些人抠了脚丫子,喜欢拿到鼻孔前嗅一下的行为有些相似。

  心眼观卜图。

  李子安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可还是没能触发未卜先知。

  这就尴尬了。

  前面点亮三幅天图,每一次彻底点亮之后,相应的绝学都会很稳定,他想用就能用,而不需要触发什么。可唯独这一次不行,对补先知的能力他倒是用了好几次了,可是直到现在他就连触发的条件是什么,他都没有弄清楚。

  刚才他其实不是闹着玩儿,才用手去戳莎尔娜的,而是真的怀着正经的目的去戳的。他当时的灵感是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小时候不小心碰到女同学的手,他就会脸红,这也算是一种触发反应。所以他就干脆升了一点级,直接去戳重点。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正常使用未卜先知?

  李子安绞尽脑汁的琢磨着,思考着,探索着。

  他变成了一条鱼,在未知的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突然,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线灵光。

  未卜先知,未卜先知……

  答案就在这四个字里啊!

  未卜先知,未卜、未卜,那就是不用卜卦,他只需要知道。所以,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触发条件,而是他的精神力专注于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身上,然后就是知道以往通过卜卦才能得到的结果!

  可是,这个理论又有些矛盾。

  如果什么都不做,不触发什么,未卜先知的结果,那些神秘而又神奇的未来景象从何而来?

  这跟农民种地是一个道理,不播种、除草、施肥,又怎么会有收成?

  不着急,慢慢想。

  “对了!”李子安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子激动,“真气!专注于某个人物或者事件的精神力,再加上真气,我就能激活未卜先知!”

  这其实也早有提示,那就是卜图点亮的时候几乎抽空了他所有的真气,然后才彻底点亮。这样的情况,前面三幅天图都没有出现过,唯独卜图出现了。

  这就是一个提示,它需要一点“油”才能启动。

  越往后面的天图越难点亮,点亮第四幅天图用去的时间比前面三幅天图加起来还长,所获得的未卜先知的绝学,也远比前面三幅天图所带来的哲学更为强大。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修炼更是如此。

  当然,工资除外。

  第四幅天图已经这么难了,可以想见的是点亮第五幅、第六幅、第七幅、第八幅、第九幅有多么艰难。

  最艰难的肯定是第九幅天图,没准比登天还难。

  现在想那些太遥远了。

  原因找到了,方式也找到了,李子安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

  特定的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然后领导真气进入卜图,从而激活未卜先知绝学,或者说施展也行。

  那么找谁来测试?

  这个时间段,这个环境里就只有他和莎尔娜两个人,也就只有拿莎尔娜来当实验小白鼠了。

  “莎尔娜,莎尔娜……”

  “她的命运如何?”

  “她会有什么灾难?”

  “她能找出杀害他父亲的凶手,帮我解开罗盘的奥秘吗?”

  “她成为几个孩子的母亲?”

  “她有没有睡着?”

  每次产生一个想知道结果的念头的时候,他都会调动真气进入卜图,但是没有成功,直到最后一次他心里想着“她有没有睡着”,并且强烈想知道结果的时候,真气进入卜图,尝试激活卜图。

  其实也不能完全定义为激活,他只是试试运气。不过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运气来了,大惰随身炉一下震动,他的双眼本来是很正常的闭眼状态,突然就陷入了流光漩涡之中,那感觉就像是正在穿越时光隧道。

  然而并没有那么高大上,也就五毛钱的特技。那感觉就像是坐在一辆观光车里,随着那车穿越一条水泥巴巴的隧道,而那条隧道里安装了许多LED灯带,还有用灯带编织出来的奇怪图案。

  嗯,就像是黄布江明珠塔旁边的观光隧道,他带李小美坐过一次,特傻#逼。

  “时光隧道”转眼就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被光霾笼罩的影像,很模糊。不过那些光霾也就持续了一两秒钟的时间就消散了,之前模糊的影像也清晰了。

  这是莎尔娜的房间。

  没有开灯,房间里很黑,可他就如同是开了鹰眼似的,看得清清楚楚。

  他甚至看见了掉在床边床单上的一根金色的微微有点弯曲的头发。

  那是莎尔娜的头发,就长度而言,可能刚刚长出来不久,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掉了。

  他和莎尔娜都躺在被窝里,两人都闭着眼睛,睡得很安详。

  忽然,莎尔娜爬了起来,手里拿着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子,捏开他的下颚,一下子就把那颗蓝色的小药丸子塞进了他的嘴里,还说了一句话。

  “亲爱的,吃药。”

  躺在床上的他睁开了眼睛,正要吐出来,可莎尔娜却捂住了他的嘴……

  这是什么鬼未卜先知?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还有,莎尔娜怎么会有他给卢卡斯米勒炼制的蓝色小药丸?

  没等他把这些问题弄清楚,也没等他从那个未卜先知的时空里走出来,他的下颚突然被捏开,嘴里也多了一颗药。

  “亲爱的,吃药。”莎尔娜的声音,好贴心的感觉。

  所有的影像都消失了,李子安猛地睁开了眼睛,本能的想把那颗蓝色的小药丸吐出来,可是莎尔娜却捂住了他的嘴巴,没用手,用的是嘴。

  药丸融化了。

  他吃了多半,莎尔娜也吃了一点。

  未卜先知到的都应验了,就如同是拍好了的视频,再放一遍一样。

  这次跟之前的几次未卜先知有些不一样啊。

  难道真的出问题了?

  没等李子安想明白,他的全身都莫名其妙的僵硬了……

  楼下客厅里,黑锅二人组正交接班。

  “小范,你还有没有方便面给我一包,我好久没吃方便面了。”孟刚说。

  范才伟正要说话,紧密的房内空间里忽然传来了吃面条的声音。

  孟刚抬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半夜三更的,军师吃什么面条?”

  范才伟耸了一下肩,一脸鄙夷的看着孟刚。

  他总算发现一个比他还憨的人了,老孟是个铁憨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