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42章搂腰还牵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84 2020-11-17 17:24

   李子安面北斗魁星,观四方神二十八星宿,一应星辰皆入脑。

  观星不走四方神位,不念咒结印,也不用观星罗盘比对刻度,一眼入脑,大惰随身炉中自有星象气运,诸事因果。

  这就是姬达传承的观星术,没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全是干货。

  他的脑海之中北斗七星闪闪发光,居中位,四方又有东方苍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也是闪闪发光。

  大惰随身炉不仅释放着真气,还有一缕青烟从炉中冒起来,那景象就像是它把地上的一炷香的青烟全都吸走了,然后用来自己冒烟似的。

  它是靠什么来运作的?

  它又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

  这些都无从知道。

  李子安此刻也没心思去思考这些,他的眼中和脑子里只有星星。

  斗柄南指,天下皆夏。

  现在正是夏天,这没什么好看的。

  角亢夜雨日还晴。

  这说的是今晚有雨,明天又会天晴。

  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天要下雨谁还管得着。

  李子安以前从来不懂这些,可是现在看天上的星象,他却好像在看一本书,书中的内容都呈现在他的眼前,而他也都能看得懂。

  大惰随身炉真的是他的第二颗脑袋,主管方士绝学的脑袋。

  李子安的视线锁定了紫微星。

  紫微星是斗数之主,命理学里的主星,五行属土,主官位、威权,古时候又称帝王之星,王朝每遇大事都要看它。

  这一看,李子安的心中突然就有发现。

  大惰随身炉中青烟袅袅,那三根香仿佛不是插在地上的,而就是插在它的炉肚里。

  一组观星的卦辞,毫无征兆的就在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呈现了出来:“紫气东来照女帝,水猿张臂抱钱财,寻金还需往下行,引水断流仓自满。”

  紫气东来照女帝,说的是余美琳,她看似陷入了困境之中,但其实气运极好。她的新星公司非但不会完蛋,还会腾飞起来,做大做强。

  水猿张臂抱钱财,水猿是指参水猿,西方白虎七宿,五行属水。抱钱财,说的是铜矿的矿脉。整句贯通来解,说的就是矿脉在参水猿新宿所对的位置,与水有关!

  寻金还需往下行,金是指铜,它不在这山上,在下面,得往下走。

  最后一句更好解了,引水断流仓自满,说的是要引开河流,仓库自然就会装满。

  李子安的视线从参水猿新宿的位置往下看,一眼便看到了山脚下的蜿蜒流淌的河流,参水猿所对的位置在矿山的东侧,一道河湾上。

  铜矿的矿脉就在那河湾的下面。

  终于找到了,李子安心中无比激动,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找到了矿脉,这铜矿就活了,余美琳的新星公司也就活了。

  忽然吹起了西北风,风很大,插在地上的三根香被掀了起来,转眼就看不见了。一朵乌云移来,天上的星辰转眼就看不见了。

  李子安暗自庆幸来得早,要是再迟来一会儿,今晚就观不了星了。

  他将剩下的香收好拢在怀里,大步往下走。没等他走多远,豆大的雨点便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他身上的衣服转眼就湿透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寻了一个背风的地方掏出了手机,是管家婆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余美琳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去哪了,下这么大的雨,我很担心你。”

  就这句话,李子安觉得淋这场雨也值了,他笑着回了一句:“我在山上。”

  “这么晚了你去山上干什么,你快下来,雨下这么大,你在山里会有危险。”余美琳的声音里满是着急与担忧。

  “我正往下走,你不用担心。”

  “我给你拿雨衣来。”

  “不用不用,我上山下山习惯了,你给我拿雨衣万一摔着了怎么办?好了,我挂了,手机进水可就报废了。”李子安挂断了电话,却又忍不住去回味余美琳刚才说的几句话。

  四年来,余美琳跟他说的所有的话中,就刚才几句他最爱听,最暖心窝。

  那包香被打湿了,李子安把香扔了,用包香的油纸把手机包了起来,然后继续往下走。

  雨越下越大,山路泥泞,山势又陡,李子安一路溜溜滑滑往下走,刚下半山腰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人撑着一把伞,手里还拿着一只电筒踩着泥泞的山路往上爬。

  余美琳还真是给他送伞来了。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心窝暖得不行,眼眶居然也湿润了。

  她心里如果没有他,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雨深夜上山给他送伞?

  手电筒的光束照到了李子安的身上,余美琳说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下来啊。”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大步往她走去。

  “你也真是的,走的时候也不留个话,大半夜的你上山干什么?”余美琳埋怨道。

  这世上的管家婆大多是这样吧,明明关心自己的另一半,却又忍不住要埋怨和唠叨。

  李子安在余美琳的身边停下了脚步:“我上山找矿脉。”

  余美琳说道:“王成找了几年都没找到,人家还是专业的,你想一晚上就找到吗,下这么大的雨,万一出点意外,你让我怎么办,你让小美怎么办?”

  李子安被怼得没脾气,心里还乐呵,他笑了笑:“好吧,我错了还不行吗。”

  余美琳将雨伞举起了起来,她自己的后背淋着雨,却尽量把伞往李子安的身上移。

  “拿我撑着吧。”李子安从余美琳的手中拿过了雨伞,又把雨伞往她的头上移。

  余美琳说道:“我想通了,顺其自然吧,如果这铜矿保不住了,新星公司也完了,大不了我重头再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奶奶交给余家豪,奶奶离不开你,也离不开小美,让她去二叔家过日子,那等于是把她往火坑里推,我做不出这种事情。”

  李子安本想说让我养你,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了解她,她这么要强的女人,就算这次输光了也不会要他养,这话他下午就说过一次,可她一点都不爱听。

  “我们下去吧,以后不要干这种傻事了。”余美琳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本来想明天再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可这会儿忍不住想告诉你了。”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好消息,你不会是想告诉我……”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余美琳惊喜交加:“真的,你可不许骗我!”

  李子安笑着说道:

  “我刚才在山顶上观星,找到了矿脉,你的铜矿保住了,新星公司也不会垮。”

  “真的?”余美琳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要我说几次才肯相信我?如果不下雨,我都去挖了。”李子安说。

  “你观星就能找到矿脉?”

  “诸葛亮观星还能借东风呢,我观星找个矿脉还不是小事一件。”李子安说。

  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诸葛亮那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奇人,你能跟人家比,你也不害臊。”

  “我这么跟你说吧,诸葛亮会的,我不一定会,但我会的诸葛亮也不一定会,我真没吹牛。”挨了一个白眼,李子安非但不恼,反而觉得她的身上有了点女人味。

  “好吧,我知道你厉害,你带我看看那矿脉吧,我不看一眼我睡不着觉。”余美琳很心急。

  李子安卖了一个关子:“那你猜猜矿脉在哪里?”

  余美琳忽然伸手打了李子安一下:“你诚心急死我是不是?”

  粉拳打在了腰上,轻轻的没有力道,可李子安却好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

  余美琳也微微愣了一下,她似乎也没料到自己会这样做,打的时候出拳风快,打了之后那拳头拳慢慢收回。

  风在吹,雨在下。

  两人的世界却离奇的安静了,没有风,没有雨,只有我,只有你。

  “你带不带我去,不带我去我就回去了。”余美琳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这么凶,我要是不带你去,没准你会把我暴打一顿。好吧,那矿脉在山脚下,我带你去。”

  余美琳讶然道:“在山脚下?”

  李子安抬手指了一下矿山东侧山脚下的河流:“看见那河湾了吗,铜矿的矿脉就在那河湾下面。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余美琳跟着李子安走,山路泥泞,她没走两步,突然一个趔趄往地上倒下去。

  李子安慌忙伸手揽住了余美琳的腰,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却还是第一次搂管家婆的腰。

  她的腰纤细柔软,仿佛有电,他的手上有痒酥酥的感觉,怀里有痒酥酥的感觉,心里也有痒酥酥的感觉。

  两人又莫名其妙的静止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李子安忽然往余美琳的玉靥凑去。

  那红唇似火,燃烧的是青春,散发的是女人的成熟性感的气息。

  越来越近……

  “我还没准备好。”余美琳忽然说。

  李子安的脖子一下子就僵住了,心里的那团小火苗呲溜一下就被浇灭了。

  她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李子安很想问她,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们走吧。”余美琳站了起来。

  “路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拉着你走吧。”李子安说。

  他的话音刚落,余美琳就主动伸过了手来拉住了他的手。

  她的柔荑凉凉的,柔软而滑腻。

  李子安抓着她的手,感觉就像是抓住了整个世界。

  下山的路长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