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62章绝学真气元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76 2020-11-17 17:24

   真气回到了董曦的小腹里,她的肚子里暖烘烘的,说不出的舒服感受。

  可那就是身边这个男人的“元婴”吗?

  她的心里还是不相信。

  她悄悄的将两只手握起了拳头,问了一句:“现在是多少?”

  李子安没有睁眼,故作神秘的样子:“是两只手都看,还是只看你的右手?”

  “两只手。”董曦说。

  她的话音刚落,两股热流就顺臂而下灌入了她的拳头之中,出现了一个能量潮涌,拳头所对的睡袋都鼓了一下。

  她心中一片惊讶,就这一刹那间的感觉,她感觉她自己就像是变成了内家高手一样,内家真气多到了都要从拳头上涌出去了!

  这感觉好流弊!

  那两股真气又回到了她的小腹之中,所有的内脏都好像被暖暖的手触摸过,又好像被那手摁在了加了牛奶的温泉里,得到了洗涤,得到了温暖,也吸收到了有利身体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比如锟。

  奇妙的冲击和感觉里,她的喉咙里又吐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声音。

  “你两只手都握着拳头,如果这也算数字的话,那就是00。”李子安给出了答案。

  真气注入,他连他肚子里的情况都一清二楚,这种猜数字的游戏实在是小意思。

  董曦还不死心,她将右手放到了腿上,四指内收,唯独将十指伸了出去,贴在了大腿的内侧。

  这下你总看不见了吧?

  这下你总猜不到了吧?

  “我的右手,现在是几?”董曦问。

  她的话音刚落,一股真气瞬间就涌入了她的右臂之中,然后又从她的右臂之中涌入了他的右手,最后又进入了她伸出去的食指之中。

  那一刹那间,她的食指震颤不休,仿佛也变大了一些,但却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相反的就像是被按摩技师按摩了一样,很是舒服。

  “1。”李子安说。

  他又猜对了。

  可是这一次董曦却赖账了:“不对,你说错了,不是1。”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他明明猜对了,怎么可能错?

  除非她加上了别的数字。

  这么一想,李子安忽然明白了什么,心念一动,一股真气顺流直下,如洪峰过山涧,奔流入江河。

  “嗯哼!”董曦闷哼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一张俏脸本来就很红,就这么一两秒钟的时间便红到了耳根,红到了脖子,整个人就像是三月里的刚刚开始成熟的樱桃,让人看一眼就馋。

  “10!”李子安说出了一个数字,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这下总对了吧?”

  真气回归,董曦却感觉身体和灵魂里少了什么东西,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的了,那奇怪的感觉让她回味,却又让她难受。她想让那种感觉回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元婴”毕竟不是她的,是李子安的。

  “你怎么不说话?”李子安问了一句。

  董曦这才回过神来,脸红红地道:“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刚才干了什么?”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我什么都没干啊,只是我的元婴在看你比的数字。”

  “那你的元婴去哪了?”

  李子安回答不出来,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憨厚老实的表情。

  这样的问题,你问一个老实巴交的山里人,人家怎么回答你?

  “我就比了一个1,你跟我说是10,那个0在哪里?”

  李子安憨厚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董曦忽然翻身过来,一把掐住了李子安的脖子:“你不承认是吧?我掐死你!”

  好好的猜数字的游戏,不但可以开发智力,还可以培养学习的精神,可就多数了一个0,然后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真的是始料不及。

  两人本来是衣冠整齐的并排躺在睡袋里的,结果这一闹,衣冠不整齐了,发型也乱了,还有一些不该开的地方也开了。

  车子的方向盘很快就失控了,往路边的悬崖冲去。

  眼睛就要车祸出人命了,危急关头女司机猛踩了一脚刹车,硬生生的将车子停了下来。

  “不行,危险,不可以。”董曦抵着李子安,不让他抓方向盘。

  李子安又退了回去,脑子里好像有数不清的虫子爬来爬去,那感觉很是难受。

  “刚才在我肚子里的,真的是你的元婴吗?”董曦开始转移李子安的注意力。

  “嗯嗯,是的。”李子安随口打哈哈。

  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元婴,可她缠着问他这个问题,他又解释不了,她觉得是那就是吧,也省去了动脑筋的麻烦。

  “那你是怎么控制它的?”

  “意念。”

  “你想让它去哪里,它就去哪里?”

  “嗯嗯。”

  董曦沉默了,眼神里带着一点疑惑,嘴角却有付出了一丝笑意,似乎在回味什么。

  李子安看了她一眼,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那道灵光就像是强力的杀虫剂,把在他脑子里趴着的那些虫子全都灭杀了。

  他忽然意识到,他无意之间又研究出了一门绝学——真气元婴。

  这个名字虽然跟元婴什么的没有一毛钱关系,可是它是根据刚才的证明“元婴”是否存在的游戏而诞生的,所以取这个名字也算是有根有源。

  不过这个绝学就不跟人讲了。

  开不了口,也办不了什么正事,闲来无事拿来玩一玩倒是可以的,能提高生活品质和乐趣。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幸福快乐吗?

  “回去再研究研究,完善一下,这门绝学肯定会更好。”想着想着,李子安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研究这门新绝学的时候。

  汉克和爱丽丝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两秒钟之后,观星意识升空。

  天之四灵在其位,诸般形象在其中。

  紫薇命星在生门,冰天雪地桃花开,脱困还需渡三劫,劫后回头看黄雀。

  李子安本无心观星,因为他觉得这两日关心的次数太多了,星相不会有多大的变化,观星的。卦辞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可是这一次他就只是随随便便的看了一眼,观星的卦辞就自然而然秒现脑海之中。而且他也没有刻意去思考,这卦辞说的是什么,他的心中也一片了然。

  他和董曦虽然已经在天神山上了,也就等于是在困境之中占据了生门的位置,可要真正脱困却还需要经历三次劫难,看样子这三次劫难肯定不会轻松。

  他对这个倒是不感到意外,毕竟对方有19个人,而且都是装备精良的精锐,尤其是汉克和爱丽丝更难对付,要干掉那些敌人,三次战斗能搞定都算运气好的了。

  可是黄雀是个什么鬼?

  难道还有敌人?

  根据卦辞来看,的的确确还有敌人,而且更厉害,更难对付,可这个敌人是谁,却又无从得知。

  他想到了姑师大月儿,但跟着又把她排除了。

  虽然他对姑师大月儿很不满,甚至想胖揍她一顿,但在他的意识里,他并不认为姑师大月儿是敌人。

  观星意识下坠,几秒钟之后到达阿尔泰山脉,范围再次缩小,最后悬停在了天神山上空。

  狂风怒吼,大雪纷飞。

  人的眼睛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看见的范围不会超过十米。

  可是观星意识没有眼睛,它也不受这黑暗和风雪的限制。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山涧的影像,一处背风的峭壁下扎着九座户外帐篷,每一只帐篷里都有灯,清晰可见有人影在帐篷里晃动。

  爱丽丝就在其中一座帐篷之中,她投射到帐篷上的影子有着很明显的女人的特征。

  李子安不想去看她在干什么,只需要知道她在什么位置就够了。

  意念一动,他的脑海之中又呈现出了另一边的影像。

  天神山右侧一处悬崖下,十座户外帐篷一字排开,每一座帐篷旁边都停放着一辆雪地摩托,帐篷里也有人在活动。

  其中一座帐篷有一个坐着,一动不动。

  李子安意念一动,观星意识虚空一闪,几乎没有一丝时间上的延迟,它便出现在了那座帐篷之中。

  帐篷里,汉克坐在睡袋上,手里拿着一块铜锈色的岩石。

  那是神庙之中的石材,余美琳说它是材料。

  新地神庙和地下冥殿里的所有的材料都被挖走了,汉克的手中怎么会有一块?

  难道是黄波那天晚上被爆头,寄生在他身体之中的病毒生物拿走的,或者是它上了汉克的身,然后返回神庙拿走的?

  无从知道。

  就在李子安心中一片好奇的时候,汉克将那块面包切片大小的铜锈色石材递到了嘴边,然后张嘴咬住。

  “他在吃石料?”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惊奇。

  观星意识能量越来越弱,最后消失。

  直到消失,李子安都没有看见汉克将那块石料从他的嘴里拿下来,一直咬着。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心中一片困惑,却又放松了下来。

  这样的天气,汉克和爱丽丝两路追兵都无法移动,他和董曦这边也不用担心晚上被人劫营,可以放松的睡一觉。

  “子安。”

  “嗯。”

  “你刚才又用元婴去看汉克和爱丽丝了吗?”董曦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天气恶劣,他们无法在夜间行动,都扎营了,不用担心他们,今晚我们可以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明天可能有战斗。”

  董曦也嗯了一声,却不闭眼睡觉,而是侧身过来,眼热热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她:“干什么?”

  “我们再来猜数字怎么样?”董曦说。

  李子安:“……”

  董曦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待会儿我给你学那老师那样。”

  李子安的脑袋重重的点了一下。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思考的。

  董曦悄悄的竖起了一根指头,放在了腿上:“几?”

  “1。”

  “错了,再猜。”

  “10!”

  “嗯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