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2章地下神庙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85 2020-11-17 17:24

  赘婿出山!

  康同学一句话,惊掉了李子安手中的一根棉签,掉进了沟里,他慌忙捡起来。

  “那个,负什么责?”李子安有些心虚的问了一句,嘴里叼着户外手电,说话的声音有点含混,但是还是能听清楚。

  这事兹事体大,他必须要问清楚。

  也不知道是伤口疼痛,还是心理上的某些原因,康馨咬了一下嘴唇,然后才声音颤颤的说了一句:“你说呢?”

  李子安想了一秒钟,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懂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的伤治好,我是医生,我肯定要负责把你的伤治好。”

  康馨翘了一下嘴角:“我说的……呀!”

  没等她把一句话说完,李子安就把双氧水给她喷伤口上去了,疼得她叫唤了一声。

  李子安也不多话,跟着上棉签擦拭伤口周围的脏东西。

  “呀呀疼、疼……”康馨一路叫唤。

  李子安要的就是这效果,她疼了,也就没心思胡思乱想了。

  负责,负什么责?

  如果这都要负责的话,那妇科的男医生的老婆都可以组织一场马拉松赛了?

  年纪轻轻,小丫头片子,不好好学习,成天胡思乱想。

  伤口清理干净了,李子安准备上金创膏了。

  “大叔,等等。”康馨叫了个停。

  李子安停了下来:“怎么了?”

  “扎伤我的东西看上去像是古人的武器,书上说那些武器上通常都会抹上毒,我的伤口里会不会有毒?”康馨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眼巴巴的看着康馨。

  我读书少,你别忽悠我。

  “古老的毒素,古老的病菌,如果不处理的话,我很有可能会死。”康馨说。

  “你的意思是?”

  “你看都看了,也不在乎吸一下吧?”康馨说,脸红红的。

  李子安:“……”

  他真的想钻进她的脑袋里,看看她看过都是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书,才会记载这么荒谬的东西。

  “你吸一下呀。”康馨催促道。

  李子安将金创膏抹了上去。

  “我要是中毒了,你会后悔一辈子。”康馨瞪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说道:“不会的,我刚才给你诊断过了,你没中毒。”

  康馨回过了头去,不想跟李子安说话了。

  李子安给伤口抹上金创膏,又用一用纱布和胶带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那条户外防风裤和小裤子拉了上去。

  “凉凉的,不疼了,你的药好神奇。”康馨说。

  李子安将她搀扶了起来:“所以说嘛,你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去找你爸吧,我估计他也在这遗迹之中。”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他一定先下来了。”康馨试着走了一步,结果一抬腿就疼得叫唤了一声,一步都走不了。

  金创膏虽然有用,但毕竟才抹上,她一动就会扯到伤口,肯定很疼。

  “你撑着我的肩膀站一下,拿一下手电。”李子安把户外手电递给了康馨,然后蹲了下去。

  康馨心里好奇李子安想干什么,却见他在折叠防弹屏障,她也不问了,伸手撑着他的肩膀。

  李子安快速将防弹屏障还原成箱子,然后说道:“你到我背上来吧,我背你。”

  “嗯。

  ”康馨爬到了李子安的背上,一双手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

  李子安搂着她的腿将她背了起来,右手提着箱子,然后往大殿深处走去。

  雪亮的光束驱散黑暗,这大殿比想像中的还要大。可是,这大殿空荡荡的,没有神像,也没壁画什么的,就只有又高又粗的石柱,还有灰尘覆盖的地砖。李子安背着康馨往前走,身后留下了一串脚印。

  “康教授!”

  “爸!”

  李子安和康馨一边走一边叫喊。

  没有回应,两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回荡。

  “大叔,你不是说我爸在下面吗?他怎么不回应?”康馨又开始担忧了。

  李子安说道:“不要着急,这地方很大,康教授肯定在别的地方。”

  “我爸是不是已经……你只是在安慰我?”康馨的声音带了点哭腔。

  李子安忽然停了下来,直盯盯的看着户外手电照着的地面。

  “大叔,你怎么了?”

  “你看前面!”李子安说。

  康馨从李子安的肩头探出了头,往着灯光照射的地方看去,顿时愣住了。

  地面上,一串脚印往前延伸。

  那脚印的花纹给了她熟悉的感觉,她愣了几秒钟,忽然激动地道:“那是我爸的脚印,我给他刷过鞋子,我记得他鞋底的花纹!”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笑容:“你看,我没骗你吧,你爸真的在这里。”

  “大叔,快带我去找我爸,我们顺着脚印就能找到他。”康馨很着急。

  李子安背着她继续往前走。

  康海川的脚印不是无端出现的,是从左侧延伸过来的。李子安让康馨用户外手电照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一面被沙子掩埋的墙壁,那墙壁之上也有一个窟窿,想必康海川就是从那窟窿掉下来的。

  李子安的视线又移到了身前的康海川的脚印上。

  康海川的脚后跟带走了一部分灰尘,露出来的地砖是铜锈色的。

  李子安跟着用脚扫了扫身前的一块地面,灰尘扫开,一块地砖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块铜锈色的地砖,约莫80x80的尺寸,跟现代的客厅瓷砖差不多大小。他怀疑它是青铜做的,用脚摩擦了几下,地砖上的铜锈色却没有掉色。

  这不是青铜打造的地砖,因为如果是青铜地砖的话,那铜锈就应该是真正的铜锈,他用脚摩擦就会擦掉。

  可它又不像是刷上去的颜色,给他的感觉,这地砖是用这种颜色的石材做成的,它本来就是这个颜色。

  “大叔,你在干什么?”康馨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没什么,我在看这砖是不是青铜做的。”

  “不可能的,如果这个寺庙是古楼兰时代的寺庙,那个时代的青铜可是非常珍贵的,一般都是用来做兵器和祭祀器皿,哪有这么多青铜用来铺地。”康馨说。

  不亏是学考古的,站在知识的高点,一眼就看穿了问题的本质,读书少的人却还要用脚去摩擦。

  “嗯,你说得对。”李子安顺着康海川留下的脚印继续往前走,一边跟康馨说话,“我还真是很佩服你,知识面广,就连佉卢文那么冷门的语言,你都懂。”

  他就是读书少,所以刚才差点就被康同学忽悠了,用嘴给她嘬毒。

  “那又有什么用,你都不喜欢我。”康馨说。

  “喜欢啊。”

  “真的?”康馨顿时激动了,脸上堆满了笑容。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哥哥喜欢妹妹那种喜欢。”

  康馨顿时瘪了一下嘴角:“我才不稀罕呢,你姓李,我姓康,我们怎么可能做兄妹?”

  “要不我放你下来,我工具箱里有香,我们点三根香,就在这寺庙之中插香结拜,皇天在上,后土为证,从此结为异性兄妹可好?”李子安真有这个想法。

  康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勒紧了李子安的脖子:“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我勒死你!”

  她样子倒是装得凶,但手上却没用劲。

  可是李子安还是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那压力就在他的脖子下面,两边肩胛之上,感觉仿佛有两座山压在他的肩胛上,要将他镇压在此,封印一千年。

  孙悟空在五指山下封印了五百年,那是因为那五指山只是一座山,现在他背上背着两座山,那肯定是要封印一千年的。

  走着走着,腰上的热源也越来越明显了,持续的发热,传递热量。

  作为开过两部豪车的老司机,他知道那是什么,但只能忍着。

  他相信只要他坚持底线,抵御诱惑,这事就能不了了之。

  康同学毕竟才是大二的学生,一时冲动而已,等她再大一点,接触人和社会多一点,她就能明白道理,也就能理解他。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户外手电的光束照在了一面墙上。

  大殿的尽头出现了。

  大殿的正墙下有一座铜锈色的石台,形状就像是被腰斩了的金字塔,底部宽,逐渐往上收拢,中间有一道石梯上去。

  康海川的脚印从石梯往上延伸,但石台上面却看不见他人。

  石台有二三十米的高度,站在下面也看不全。

  “爸!”康馨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康海川的回应,只有她的回音。

  “我们上去看看。”李子安往石台走去。

  康馨说道:“这好像是一座祭坛,我爸多半在上面,可是他为什么不答应?”

  李子安想到了他卜的雌雄同体的那一卦,老虫做茧化成蝶,鸡皮褪尽童颜生,这两句卦辞也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他的心里琢磨着,难道康教授真的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拾阶而上,李子安专注精神,想捕捉来自大殿里和祭坛上的细微声音,可是焚香状态已经过去了。他两只手都搂着康馨的腿,也不好抽支加了檀香的大重九香烟,只得作罢。

  一共九十九阶,李子安数着台阶上去,爬到九十五阶的时候,他便看到了祭坛的顶部。

  祭坛的顶部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平台,平台的中间放着一只圆柱形的雕塑,四五米的高度,下面细,上面粗。

  圆柱形的雕塑下跪着一个人,那背影眼熟,正是康海川。

  “爸!”康馨也看见了康海川,激动的叫了一声。

  可是,康海川还是没有回应。

  李子安的视线又回到了那只圆柱形的雕塑上,刚才只是一眼扫过就忙着去看康海川了,可他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又移目去看。却就是这一看,他的眼睛珠子就定住了,一双腿也迈不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