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62章苍老师和沐老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913 2020-11-17 17:24

   红色的法拉利空有几秒破败的实力,却也只能看着电瓶车的尾灯望尘兴叹。

  不过沐春桃一点都不着急,等灯的时候她打破了车里的沉默气氛。

  “余美琳不会那么狠吧?她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纠结,在她家里的时候他说路上告诉她,可好几次话到嘴边又难以说出口。

  余美琳心里藏着一个男人,他怀疑余美琳说李小美是他亲生的是在骗他,可这终究是不光彩的事情,怎么说都尴尬。

  沐春桃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不拿我当自己人了是不是?”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丢人就丢人吧,谁让他上辈子毁灭了银河系才娶了余美琳呢?

  “我昨天晚上偶然想进美琳的房间看看,之前她一直不让我进她的房间,所以我有些好奇她的房间里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

  “你们是夫妻,她居然不让你进她的房间,这就有点过分了。”

  “所以我为自己卜了一卦,结果发现……”

  “这事你也卜卦,你发现了什么?”

  “她心里藏着别的男人。”

  “啊?”沐春桃目瞪口呆。

  “于是我找到钥匙进了她的房间。”

  “她居然还锁门,她怎么能这样对你?”

  “我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相册,里面有她和那个男人的照片。”

  “那个男人是谁?”

  李子安掏出手机,翻出那张他拍下的照片,递给沐春桃看了一眼。

  沐春桃看了一眼,讶然道:“是个外国人?”

  “你和余美琳是闺蜜,你没见过吗?”

  沐春桃想了一下,然后摇了一下头:“没有,我是因为买了高臣一品的房子跟余美琳做了邻居,我们才成了朋友,她从不提过去的事,我也没那么八婆去问她。”

  “我以为你跟她是大学同学。”

  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是在说我老吗?”

  李子安:“……”

  余美琳今年二十七岁,比他还大两岁,而沐春桃却才二十出头不远,怎么可能是大学同学?

  可是,即便是二十七岁,那也谈不上什么老不老吧?

  “我今年才二十三岁,10月1日是我的生日,你记住啦。”沐春桃叮嘱了一句,“免得往后我问你,你连我的年龄和生日都记不住。”

  李子安笑了笑:“我们在说那个男人的事,都扯到什么地方去了?”

  “对对对,你接着说,反正我已经提醒你了。”沐春桃说。

  “那张照片的后面有名字,他叫汉克拜恩斯,读的是西点军校,现在估计已经是一个军官了吧。”

  “军官又怎么啦,跟你比也差一大截呢,帅没你帅,也没你有本事,真不知道余美琳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我要是她,我不知道多珍惜你。”沐春桃说,还特意瞅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心里暖暖的,也没躲着,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倒是沐春桃有些心虚避开了:“那个,你打算怎么办?”

  “我这不是去做亲子鉴定吗?”

  “如果小美不是你的呢?”

  “那我就没什么牵挂了,肯定离婚。”李子安说。

  “那要是你的呢?”

  李子安沉默一下才说道:“我也不知道。”

  离婚,大人倒是没什么,各过各的日子,遇到合适的人还可以再结婚,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亲和母亲却都是唯一的,父母离婚受伤最深的其实是孩子。

  如果李小美是他亲生的,他怎么忍心让她承受那样的伤害?

  “先去做鉴定,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沐春桃也不提什么建议了。

  她是知道分寸的女人。

  前面是一个红灯。

  沐春桃将车子停了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管家婆”。

  沐春桃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也瞧见了屏幕上的“管家婆”,然后眼角的余光就移到了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淡淡的说了一句:“什么事?”

  余美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我听见了喇叭声,你没在家里吗?”

  “我在路上。”

  “你出去做什么?”

  “有事。”

  “你坐的是沐春桃的车吗?”余美琳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移目看了沐春桃一眼。

  沐春桃骤然紧张了起来,不敢出声,对着李子安摇头。

  她肯定听不见余美琳的声音,可从李子安的反应却可以看出来。再就是,做贼的是始终是做贼心虚。

  “我打的网约车,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子安,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

  “感觉你今天说话跟往常有点不一样。”

  李子安淡淡地道:“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了?说事吧。”

  “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河道已经改流了,矿上已经开始开采了,过几天我就回来。”

  “嗯。”

  “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李子安的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的确遇上事了。”

  “什么事,跟我说说。”

  “等你回来再说吧。”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你心里藏着别的男人,还锁着门防着我,不让我知道。

  你当我傻子吗?

  而我还要围着你转?

  接下来的路程里沐春桃也不说话了,专心开车。半个小时后她将车子开到了一家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然后陪着李子安进去见了她托的熟人。李子安把东西都交给了那个熟人,然后办理了相关的手续。

  有人就是好办事,亲子鉴定的正常流程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出结果,沐春桃托的那个熟人跟李子安说只需要两天就能出结果。

  李子安想快点知道结果,可是又害怕看到那个结果。

  这次出山之前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女儿,知道李小美是他的女儿之后他不知道有多开心,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已经把李小美当成是他的心头肉了,他给她的爱也超越了一切,如果鉴定结果出来,李小美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从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出来,沐春桃看了一下腕表:“都到饭点了,今天你肯定不用回家做午饭吧,不如我就在附近找一家餐厅随便吃点?”

  李子安说道:“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沐春桃想了一下,笑着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想吃日料。”

  “那我们就去吃日料,我还没吃过呢。”李子安说。

  “那你得尝尝,我看看哪家好。”沐春桃手手包里掏出手机,打开大众点评,很快就找到了一家,“不远,三百多米就到了,我们就走过去吧。”

  随后她切到百度地图,导航过去。

  李子安与她并肩行走,两人的肩膀隔着一尺的距离。

  没走几步,沐春桃看了李子安一眼,试探地道:“我可不可以挽着你的手走?”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余美琳的心里藏着那个汉克拜恩斯,需要一个人来修补心中的裂痕。

  亦或许是出山之前卜的那一卦,咸鱼也有翻身日,苦尽甘来桃花开。

  沐春桃就是那朵桃花。

  他回应得如此干脆,也算是迈出了一步了,可沐春桃却犹豫了,并没有立刻过来挽李子安的手,脸也红了。

  “那个……之前我问你那话,你一直都没有回答我,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沐春桃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笑了笑:“我都忘了你问过我什么了。”

  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你是故意气我是不是?”

  李子安其实记得,他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是从山里出来的人,不懂那么多,我送你化妆品的时候真没想那么多,你想要答案,我刚才不是给你了吗?”

  沐春桃忽然明白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也就在那之后,她凑了过来,伸手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她的手很柔软。

  其实不是她的手柔软。

  李子安很快就知道他碰到了什么,他的胳膊也就在那之后僵住了,一动不敢动。

  沐春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非但没有调整挽手的深度,反而将李子安的胳膊挽得更紧了,一边还笑着说道:“余美琳跟你挽过手吗?”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有。”

  “那你与别的女孩子挽过手吗?”沐春桃又问。

  李子安有些无语地道:“你知道我连恋爱都没谈过,我跟谁挽手?”

  “那你想不想谈一场恋爱?”沐春桃的声音里带着引诱的味道。

  这话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可就他的意愿而言,他是想的。二十几岁的人了,娃都三岁了,却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这大好的青春不都虚度了吗?

  “了解。”

  李子安讶然道:“你了解了什么?”

  沐春桃笑着说道:“你是观星卜卦的大^师,能洞晓天机,可我却能猜到你的心思,你想谈恋爱对不对?”

  李子安的脸红了。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你脸都红了。”

  “那个,还有多久到啊?”李子安转移话题。

  沐春桃却不上当,笑盈盈地道:“我来当你老师,教你怎么谈恋爱,好不好?”

  李子安瞅着她,她的眼神诚挚而又包含着期待,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有一种“此处有坑”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的时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做错了就会受到处罚。”沐春桃摆出了一副老师的面孔。

  李子安笑了笑:“那我岂不是要叫你苍老师?”

  沐春桃讶然道:“苍老师是谁?”

  “也是一个老师,教体育的。”

  “莫名其妙你扯什么苍老师,我姓沐好不啦。”

  “嗯嗯,沐老师。”

  “真乖。”沐春桃的笑容阳光般灿烂。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也忍不住要思考一个问题。

  此地有坑。

  沐老师不会要教他怎么填坑吧?

  到了电影院,李子安买了一场就近场次的爱情电影票,又买了一份爆米花和可乐,带着沐春桃进了放映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