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63章白骨无翼飞无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43 2020-11-17 17:24

  “为什么是我?”董曦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她不想让李子安给她卜卦,她的心里有秘密,李子安给她卜卦的话,没准就被他知道了。张博士却简单多了,就算有什么秘密被李子安知道了也无关紧要,可李子安却说张博士不合适,要给她卜卦,她就有点理解不了了。

  李子安说道:“最想找到精武女王的是你,不是张博士,求卦者心中有所求,卦象才有所示。求卦者的欲望越强越灵验,反之所求的卦象就有可能是别的事。”

  董曦看了张博士一眼,就张博士现在这种火掉在脚背上都不慌张的心态,让他去跟李子安求卦,没准还真会求个不相关的卦象出来。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高首长也可以,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

  “算了,就我吧。”董曦说。

  李子安将右手伸到了董曦的面前:“你知道该怎么做。”

  董曦又看了张博士一眼,说道:“张博士,你去跟老总聊聊吧,我向大/师求卦。”

  “行,那我去找老总。”张博士转身离开了。

  金属门自动关闭。

  实验室里就只剩下了李子安和董曦两个人。

  董曦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董曦。

  四目相对,空气里满满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因子在流淌。

  李子安晃了晃右手,说道:“你看着我/干什么,我的脸上又没有卦象,你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手掌心里随意写写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董曦却抬头看着墙角的监控摄像头,说了一句:“关闭摄像头。”

  李子安也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见监控摄像头的工作指示灯熄灭。

  监控摄像头真被关闭了。

  李子安讶然道:“为什么关闭监控摄像头?”

  董曦说道:“你给我卜卦,你说的一切都有可能是机密。”

  “原来是这样。”

  “那你以为是什么?”董曦反问了一句。

  李子安面带微笑:“我们开始吧。”

  他又将右掌递到了董曦的面前,掌心向上。

  董曦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李子安的掌心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写写画画。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子安说道:“好了。”

  董曦将手指拿开了,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天图长亮。

  一个卦象从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很简单的卦象,只有一只白色的玉盘。

  卦辞浮现:白骨无翼飞无影,情郎有心却无力,此锅黑大无人背,完璧归赵需时日。

  完璧归赵,那卦象之中的玉盘原来是和氏璧,不是用来装菜的盘子。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带着一点困惑的神色。

  这卦象卦辞其实很好解,可有一句他有点琢磨不透。

  “怎么样?有线索了吗?”董曦有些着急。

  李子安看着她,然后念道:“白骨无翼飞无影,情……情况不明……”

  一时大意了,没有提前改好卦辞,差点就把“情郎”念出来来,还好机智改成了“情况不明”。

  哪知,董曦忽然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衣领,凶巴巴地道:“不许改卦辞,是什么你就得跟我说什么,不然跟你没完。”

  李子安:“……”

  疏忽了,骏马也有失蹄的时候。

  “你说啊,情什么?”董曦追问,一双美目凶巴巴的瞪着李子安,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好吧,你松开我,我如实念给你听。”

  董曦却还是抓着李子安的衣领不松手。

  这似乎就是她先支走张博士,然后又让人关掉监控摄像头的原因,方便她动粗。

  李子安也不介意,照实念了出来:“白骨无翼飞无影,情郎有心却无力,此锅黑大无人背,完璧归赵需时日。”

  让他改变主意的其实不是董曦的威胁,而是他想通了。上次,因为他一句“我也喜欢你”,他的嘴都被她亲了,卦辞里出现一个“情郎”又有什么不好说的?

  董曦这才松开李子安的衣领,却又补了一句:“不就是个情郎吗,还情况,情况你个头啊。”

  李子安:“……”

  这才是董曦,她的字典里就不应该有温柔什么的词语存在。

  “你给解一解。”董曦说,语气和软了许多。

  李子安说道:“白骨无翼飞无影,这句说的精武女王失踪的事,不要问我它是怎么失踪的,无翼飞无影,这事诡异,我也不知道。情郎有心却无力,这句里的情郎……”

  解不下去了。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说的不就是你吗?喜欢我又不敢承认,还遮遮掩掩,你就不能爷们一点吗?”

  李子安:“……”

  “你接着解呀。”董曦的样子倒是很洒脱,可她的脸颊却有点泛红的迹象了。

  李子安笑了笑:“第二句你自己就解了,我就不用解了。”

  “不,你要解,我想听。”

  李子安有些无语,但还是解了一下:“情郎有心却无力,这是说我也帮不上忙,这事我是有心无力。”

  “你是手段通天的大/师,就连你都有心无力,那这案子岂不是破不了了?”

  李子安说道:“此锅黑大无人背,完璧归赵需时日。这两句的前一句是说这么大一个黑锅没人能背,但也可以解释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可能不是人。”

  董曦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接着说道:“这卦辞里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最后一句,完璧归赵需时日,这是说精武女王和罗盘终究会回来,虽然不知道是方式,从什么渠道回来,但肯定是会回来的。你求的这一卦的卦象是一只玉盘,代表的是和氏璧,也是完璧归赵的意思。”

  “终究会回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是的,我卜卦很灵验的,你就算不相信我,你也可以相信我卜的卦。”

  董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相信你,可是老总的压力很大,他肯定不会相信精武女王和罗盘会完璧归赵。从新地带回来的东西都非常重要,相关的研究也是最高级别的机密,出了这样的事,老总他恐怕会……”

  “被免职吗?”

  “有可能,最好的情况恐怕也是被处分,他是一个视荣誉为生命的人,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他会很难受的。”董曦的情绪也有些低落了。

  李子安伸手拍了一下董曦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呢。”

  董曦说道:“情郎有心却无力,你的卦辞里都这么说了,有你帮忙也解决不了问题。”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

  董曦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你不是大/师吗?”

  李子安又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着说道:“笨蛋,我是职业背黑锅的啊,这个黑锅就由我来背吧。”

  “这么大个黑锅你怎么背?再说了,你的卦辞不是说此锅黑大无人背吗?”

  “这句两种解法,我刚才说过,无人或许是指不是人类所为,并不是没人来背黑锅。你们很照顾我,你跟我又是这么好的朋友,这个黑锅我不背就说不过去了。”李子安说。

  “那你跟我说,这个黑锅你怎么背?”

  李子安想了一下,问了一句:“知道这事的人多吗?”

  董曦说道:“不多,老总、我、张博士和两个痕迹专家,还有两个技术人员,管监控的。”

  李子安说道:“不到十个人,那就好处理了,你能保证让那些人保密吗?”

  “这个没问题,可是这件事根本就掩饰不了多久。”

  “这样,尽量压半个月,如果半个月的时间里还没有完璧归赵的话,那就说是我带着精武女王和罗盘去新地了。”

  “这不行,这个理由说不通,我们为什么让你把精武女王和罗盘带去新地?”

  李子安说道:“就说激活罗盘,有了新的线索,有可能找到那种矿石的矿场。”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带着一点穿透力。

  李子安知道她心里才想什么,可是他没法。

  他本来不想涉及喜马拉雅山里的禁地的秘密,可是要背这个黑锅,那就需要一张够份量的底牌。这张底牌至少能保证他,如果最终精武女王和罗盘都没有回来,而作为带走精武女王和罗盘的人,他能脱罪,不背追责。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董曦试探地道。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有,我只是相信完璧归赵,所以给自己找了一个免于追责的说法而已。”

  如果到时候完璧归赵了,他就无需说出禁地的秘密,如果到时候没有完璧归赵,那个时候他在去新地跑一趟,然后抖出禁地的秘密,把锅转嫁到姑师大月儿的头上。

  相信,姑师大月儿是不会见死不救吧?

  “子安,你背这个黑锅没好处,而且风险极高,你为了什么?”董曦的眼神有点复杂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很照顾我,我跟你又是好朋友,你们有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董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想听心里话。”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如果高首长被免职或者处分,你也逃不掉,我不能看着你被免职和处分,你付出了这么多,这对你不公平。”

  “你还不承认你心里有我?”

  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有时候他真的很纯洁。

  董曦忽然凑了过来,胳膊一抬圈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低头吻了下来。

  又被强了。

  PS:给大家致歉,昨天被一帮战友拉去喝酒,喝得伶仃大醉……忘记更新了。不管是什么理由,害得等更新的同志白熬了夜,真的是对不起。这样,我没存稿,今天爆更不了,我9、10、11号连续爆更三天,在此立帖为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