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96章黑白不分指鹿为马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43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被送到了珀斯郊区的一个警局里,虽然距离桉树桥差不多一百公里,但桉树桥在它的辖区之内。警长的名字叫雷曼,也就是那个带队的给林傲雪拍照的白人警官。

   林傲雪被送去了珀斯的一家医院,接受检查和取证。

   进了警局,李子安又被带进了一个审讯室里。带他进来的一个白人警察让他坐在一只椅子上,让他等着。

   李子安举起了手,操着别叫的英语说道:“我不是罪犯,能把这塑料扎带给我取下来吗?”

   那个白人警察抬手指着李子安的鼻子,表情凶悍:“闭嘴。”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

   那个白人警察出去了,顺手关上了门。

   李子安观察了一下这间审讯室。

   墙角上有监控摄像头,正处在工作状态。

   侧面的墙体上有一面大玻璃,灯光投照下,玻璃上有他的倒影,却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不用去猜,这玻璃墙也是单面可视的那种玻璃,外面的人能看见他,他看不见外面的人。

   这情况跟设想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事态在往糟糕的方向发展。

   在李子安的设想里,他作为受害者是应该被送到医院去检查和治疗的,但却被当成了犯人关在了审讯室里。

   在来警局的这点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李子安移目看着审讯室的玻璃墙。

   玻璃墙上投下了他的影子,根本就看不见外面。

   不过那玻璃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障碍。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三秒钟后,观星意识发射升空。

   浩瀚星空,繁星如尘。

   紫薇命星依旧星光闪耀,一颗将星在明,一颗将星隐藏在星云之中,它是来,还是去,情况依旧不明。

   四方神在其位,鬼金羊凶。

   鬼星起造卒人亡,不见堂前主人郎。

   这是一个凶兆,但放在紫薇命星那牛逼的运势前,凶兆也然并卵。

   另,今日适合埋人,不适合结婚。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几秒钟之后飞进警局。

   澳洲地广人稀,这郊区的土地并不金贵,这警局也就一层平房,占地却差不多一千平。

   观星意识现在自爆扩散的范围不过几百平米,但也足够了,没必要全都侦查一遍。

   轰!

   观星意识自爆,意识能量所过之处一切皆在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展现出来。

   就在那堵玻璃墙后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雷曼警长,一个是道格参议员,两人正隔着玻璃墙看着他。

   道格的手背上也有红斑和疙瘩,他也中了化身膏的毒。

   警局的大厅中,马兰士正和一个提着公文包的白人老头交谈,他的手上已经没有手铐了。

   观星意识继续扩散。

   政务房里,一个警察正拿着一块新的硬盘往证物袋里放,在他手边的桌子上是一块旧的硬盘。

   一个房间里,一个白人警察正和一个黑人女警做体操……

   观星意识的能量消耗殆尽。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虽然只是几秒钟时间的鹰眼侦查,他对现在的情况也掌握了一个大概。

   在送来警局的路上,马兰士给他的律师和道格打了电话,道格和他的律师都赶来了。那个在大厅里的提着公文包的白人老头应该就是马兰士的律师,马兰士的手上没有手铐,这说明他或许已经被保释了。

   一个警察正在偷换证物,把有监控录像的硬盘偷走,换一个没有内容的新硬盘,到时候就说监控没有开,或者设备故障,谁又能把马兰士怎么样?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他早就防着这一手了,所以才让孟刚拷贝一份带走。

   那一份可以变成一百份,马兰士和道格能全都毁了吗?

   审讯室的门打,雷曼警长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他慢吞吞的走到了桌子的对面,然后将手中的一个记录本往桌上狠狠一摔。

   啪!

   一个刺耳的摔击声。

   李子安很配合的抖了一下,装出一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雷曼警长坐了下去,开门见山地道:“说吧,你为什么潜入马兰士先生的度假屋?”

   李子安摇了摇头:“我不会说英语。”

   “我们在那些尸体和枪^上发现了你的指纹,你解释一下!”雷曼警察凶声凶气地道。

   李子安还是那句:“我不会说英语。”

   “法克!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我不会说英语。”

   雷曼警长:“……”

   他拿李子安没辙了,无论他说什么,表现得多么凶悍,李子安就一句话,不会说英语,这还怎么审问?

   僵持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审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白人小姑娘站在门口说道:“警长,褐石部落的人来了,好几十个人,还带着武器。”

   雷曼警长跟着就出去了。

   褐石部落的人来了,这个情况李子安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因为孟刚掌握着这边的情况,是他去找了莎尔娜。

   褐石部落的利益已经跟他捆在了一起,他这边出事,褐石部落肯定会赶来支援,这没什么好犹豫的。

   审讯室里静悄悄的。

   李子安将视线移到了玻璃墙上,他看不见玻璃墙后面的景象,可他却知道道格正站在玻璃墙后面看着他。

   他笑了笑,用蹩脚的英语说了一句:“道格参议员,我知道你在看我,度假屋里的监控视频我有拷贝,我不想跟警察聊,我想跟你和马兰士聊,不然我就将视频发出去,你的竞选对手会第一个收到我的礼物。”

   这话,有些单词是错的,语法也有点问题,也不知道道格能不能听懂,但即便是听懂百分之五十,那也肯定会吓他一跳。

   看不见道格的反映,李子安也懒得动用鹰眼绝学侦查,只是住在椅子上等着,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审讯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道格参议员,还有之前在大厅里跟马兰士说话的老头。最后一个进来的莎尔娜,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里看见她的脸庞,李子安倍感亲切,有一点见到了亲人般的感觉。

   莎尔娜进门之后,门外的雷曼警长就伸手把门拉上了,他并没有进来。

   估计,道格刚才听懂了大^师的病句,而且照办了。

   不得不办啊,这事要是捅出去,谁兜得住?

   这审讯室只有三只椅子,两只在对面,道格和那白人律师去坐了,莎尔娜这边就没椅子可坐了,她站在了李子安的身边。

   李子安把屁^股往旁边挪了一点,说了一句:“要不,你和我一起坐吧。”

   这绝对不是撩妹,这是风度与礼貌。

   莎尔娜摇了一下头:“不用管我,我站着就行,你不用担心,只要你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他们不能把你怎么样。”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又把屁^股挪了回来,坐正了。

   他看了一眼墙头上的监控摄像头,看不出是在工作还是关闭了,但估计已经被关闭了。

   道格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憎恨和怨毒,说话的语气也毫不客气:“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有证据?我告诉你,在澳洲,污蔑是违法的,而你,你在夜里潜入马兰士先生的度假屋,你和那些入侵的武装分子是什么关系,你又为什么杀了他们?这才是你要解释清楚的事情!”

   莎尔娜给李子安翻译了一下。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笑:“道格参议员果然是厉害的政治家,把白的说成黑的也能说得如此正义凛然,下一步你们是不是要制造点什么意外,让林傲雪永远闭上嘴巴?”

   莎尔娜这边一翻译,那白人律师就抬手指着李子安:“我警告你,你这是诬陷!”

   李子安说道:“的确,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这里也是道格参议员的选区,你有很大的权势,就连这里的警察都要听你的指挥,可是事实就事实,我掌握着真相,你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莎尔娜继续翻译。

   道格冷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相,今天晚上你潜入马兰士先生的度假屋,死者之中有铁矿上的员工,这明显是你带着武装人员想绑架马兰士先生,让他撤销针对振兴铁矿的官司。当时马兰士先生正在和林傲雪小姐共进晚餐,你和你的人闯进来,与马兰士先生的保镖发生了枪^战,你的人被打死了,马兰士先生被打晕了。这样的罪行,你会在澳洲的监狱里老死。”

   莎尔娜给李子安翻译了。

   李子安笑了笑:“扯几把蛋。”

   莎尔娜顿时愣了一下,然后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这……这也要翻译吗?”

   “翻译,为什么不翻译,直接翻译给这两个傻^逼听。”李子安说。

   莎尔娜犹豫了一下还是翻译了,翻译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很尴尬。

   那个白人律师听了,一巴掌拍在了审讯桌上,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道格却拉住了他的手,让他坐下。

   “你就不怕吗?”道格压抑着心头的怒气,看李子安的眼神凶光闪闪。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怕啊,我很怕。”

   “还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可以从这里离开,不会受到任何起^诉。”道格说。

   “你说出来听听,什么办法?”李子安问。

   道格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让马兰士先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和心理伤害,你得做出赔偿,你把振兴铁矿转让给马兰士先生,当然马兰士先生会付钱给你,但价钱由马兰士先生来决定。”

   “我定你妈。”李子安说。

   这话,莎尔娜翻译成了法克由妈妈。

   道格参议员的脸瞬间就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