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5章醉驾不能解决问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30 2020-11-17 17:24

  “跟你说话呢,在走什么神?”余美琳的胳膊肘碰了一下李子安的腰。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却还是有点麻麻的,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哦,都好。”

   “那就乳胶枕头吧,你看这个怎么样?”余美琳倾斜过来,方便李子安看到手机上的内容。

   香味扑鼻,领口里的白,都是乱人心的东西。

   “好,你拿主意就好。”李子安说。

   “那我就买这个了。”余美琳将两只乳胶枕头加入了购物车,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李子安,“你付钱吧,你可是有几百万私房钱的男人。”

   李子安笑了笑,拿着手机付了钱。

   余美琳又把酒杯拿了起来,脸上满是笑容:“为两只枕头干一杯。”

   李子安拿起酒杯与她碰了一下杯,想说句祝酒的词,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扬起脖子喝酒掩饰过去。

   他是真的头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是什么感受。

   余美琳对他不好,他还可以心安理得的跟沐春桃在一起,可如果余美琳对他好了,他心中的愧疚感和负罪感就只会越来越深。这还只是来自余美琳的,还没有算是李小美的。

   不知不觉,一杯威士忌都到肚子里了,可脑子里的头疼却没有半点麻醉。

   余美琳也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下去,她的玉靥上一抹酒红,眼睛里也有了很明显的醉意,可她却还又拿起了酒瓶子给李子安倒酒。

   “你别喝了,再喝就真醉了。”李子安伸手去拿她手里的酒瓶。

   余美琳却将李子安的手推开了:“我们俩第一次这样喝酒,我心里高兴,我不怕喝醉,你别扫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她把酒杯倒满。

   第二杯酒还没喝完,余美琳说话的时候舌头就有点不灵活了:“我、我……心里难受……”

   “你怎么了?”一样的酒,李子安喝得还多些,可他一点醉意都没有。

   “我……我想我妈妈了……”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却就在这个时候,余美琳忽然倾倒过来,一头倒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李子安的身子僵了一下,不过那之后他还是抬起了他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人都有走的那一天,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开这个世界,那个时候失去的亲人就能团聚了。我们可以给他们讲他们没有经历的事,还可以给他们讲我们的故事。”

   他也想起他的父母了,他们没有住过华丽的房子,没有穿过高档的衣服,也没有吃过山珍海味,他们甚至都没有对彼此说一句我爱你,不懂浪漫为何物,可他们却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过了一辈子。

   “余家的人欺负我……”

   “有我在,他们欺负不了你。”

   “我好难受,我……呜呜……”

   她为什么难受?

   李子安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的问了一句:“是因为那个汉克吗?”

   “呜噜呜噜……”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含混不清。

   “你说清楚点,是因为那个汉克吗?”李子安追问。

   “呵呵……咯咯……”她傻笑着,眼泪里噙着泪花,“我、我要让那些害死我妈妈的人……付出、付出代价……”李子安讶然道:“你说什么,你妈是被人害死的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被吓了一跳。

   “呼噜、呼噜……”余美琳却睡着了。

   “跟我聊聊那个汉克吧。”李子安伸手拍了拍余美琳的后背。

   余美琳却没有睁眼。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酒后吐真言,这话是哪个傻^逼说的?

   估计是某人给卖酒的写的软文吧,收了钱的。

   李子安轻轻的将她撑起来,放在沙发上,可是看她露着胳膊腿躺在沙发上,他的心里又有些不忍心,他又附身下去,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搂着她的腿弯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然后上楼进了她的房间。

   她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

   蚕丝被上还放着她换下的西服和包臀裙,以及丝袜和一条青色的大口罩。

   是说刚才跟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老是管不住他的视线。

   他将余美琳放在了床上,然后将被子拉过来,正准备给她盖上的时候,她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不要走……呜噜噜……”她的声音还是含混不清。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这是醉债醉偿吗?

   四年前她醉驾了他,现在要还给他一个醉驾她的机会。

   朦胧的灯光下,余美琳的脸庞绯红,从那冰雪一般的肌肤深处透露出来,那感觉就像是雪地里的粉色樱花绽放,那脸秀美绝伦,有着荡人心魄的魔力。她的胸膛急促的起伏着,波浪感十分强烈,那节奏和幅度也有着荡人心魄的魔力。

   这一刹那间,李子安的心中好像点燃了什么东西,随之而来的冲动十分强烈,很想不顾一切的扑下去。

   可是,他居然冷静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沐春桃,也或许是因为汉克的心结,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终究是没有扑上去。

   余美琳呢喃着:“不要走……我好难受……”

   李子安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进了被窝,轻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话是她在云地跟他说的,那个时候他十分渴望跟她过真正的夫妻生活,可她跟他说他还没有准备好。现在,他对她说了同样的话。这却不是他小气,以牙还牙,而是他真的没准备好。

   四年来,你将我当空气,心里想着的是别的男人。

   这伤害,能是两杯酒就能抹平的吗?

   四年前你醉驾我,今晚你给我醉驾你的机会,这看似公平,可问题是我大惰随身炉随身,千杯不醉啊。

   而且,感情的事怎么能通过醉驾来解决?

   那是在逃避问题。

   李子安给余美琳盖好被子,然后离开了她的房间。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余美琳的眼睛微微睁了一下,但没有睁开,两颗眼泪却顺着眼角滚落了下来。

   李子安回到客厅的时候,汤晴的房门打开了。

   汤晴从门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子安哥,我刚才好像听见美琳姐在哭,她怎么了?”

   李子安说道:“她喝醉了,说了一些酒话,想起她的妈妈了,没事,你去睡吧。”

   汤晴却没有回屋,而是向李子安走来。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还有事吗?”

   汤晴脸红红地道:“子安哥,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一切。”

   李子安笑了:“你怎么还跟我这么客气,真不用。”

   汤晴捏捏扭扭的样子:“那个……我现在没钱,那71万我……我有钱了就还你。”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好,我也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来我工作室兼职,我一个月暂时给你开五万的工资,你要是非要还我,你就每月领四万,剩下的一万算是你还我,什么时候扣完什么时候就完事。”

   “这、怎么行啊?”

   “那每个月扣五千。”

   汤晴着急地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给太多了,我哪里能挣五万呀,而且才扣五千,那要什么时候才能扣完,这不没还一样吗?”

   “你再说那就每个月扣一千。”李子安说。

   “子安哥,你……”汤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子安笑了笑:“就扣一万吧,以后工作室做大了,我再给你涨工资,好了回去睡觉吧。”

   汤晴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感谢的话,可是最终也没有说出来,她点了点头,转身往客房走去。

   的确,前后两件事71万,前面的事倒没什么,可这66万却是把她从火坑里捞出来的事,这样的大恩,不管说多少感谢的话都不够。

   汤晴的房门关上了。

   李子安往他的房间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又鬼使神差的倒转了回去,走到户门前,伸手打开了户门。

   不管沐春桃说的是不是玩笑话,他点了头了,那就得给人家留个门。

   你来还是不来,我的门都给你留着。

   大^师偷人也要坦坦荡荡,要大气,不能点头了留门,结果又不人家留门,那就小家子气了。

   留门之后李子安回到了他的房间里,练拳。

   古朴的拳法,反反复复的练,与最初的生涩状态相比,现在已经有点收发由心的感觉了。这里面自然有真气越来越强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却还是他的坚持不懈的努力。

   之前打李强就是一个例子,他原地起跳,一跃一米好几,瞬间就完成了鞭腿的攻击,那李强就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世间武功,唯快不破。

   他现在要提升的就是折枝拳的攻速。

   一趟折枝拳打完,李子安的身上出了点汗。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五十了。往常这个时候他已经打好几趟拳了,今晚才打了一趟,再练拳的话,修炼大睡炼气术的时间就得缩短,委实有点矛盾。

   余美琳的样子毫无征兆的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他的嘴里也冒出了一句话来:“她喝了那么多酒,她会不会吐?我要不要去看看她,给她弄点橙汁什么的?”

   然后他又苦笑了一下。

   你总是心太软。

   他往窗台走去,准备拿那只用来插香的玻璃杯。他走到窗户边,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瞄了一眼高臣一品旁边的江堤,也就在那一瞬间他惊愣当场。

   游人稀少的江堤上,一道白色的身影伫立,蒙着白色纱巾的脸庞正望着他这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