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2章酒醉你干嘛董曦进后院摘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8088 2020-11-17 17:24

  0532章 酒醉你干嘛董曦进后院摘紫葛叶,李子安也不好意思闲着,也走过去摘菜。

  “真不用你帮忙,你去逛你的吧。”董曦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说你跟客气干什么,再说了你家就这点大,我都逛完了,你会是真想我进你的卧室去研究什么吧?”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脸一下子就红了。

  李子安真想抽自己一嘴巴,也不说话了,埋头摘紫葛叶。

  男人跟女人斗嘴,通常都是这种结果。女人说什么都可以,底线什么的一点都不存在,但男人要是说两句荤话的话,女人就不乐意了。

  李子安瞧见了一片肥大的紫葛叶,伸手去摘。

  恰好,董曦也看中那片紫葛叶,也伸手去摘。

  两人的手就这么巧合的在一片叶子上相遇了,董曦抓着那片紫葛叶的叶柄,李子安的手抓住了董曦的手。

  排球女运动员的手背光滑温暖,手指修长细腻,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只拿枪&杀人的手。

  李子安的感觉就像是摸到了带电的电线,慌忙缩了回来。

  董曦也缩回了手,那样子似乎怕李子安又伸来摸第二下。

  “那个……要白菜吗?”李子安转移注意力,“我去摘白菜。”

  “再摘两棵莴笋。”董曦说,她避开了李子安的眼神。

  李子安赶紧闪人,去摘白菜和莴笋。

  董曦摘够了紫葛叶转来,李子安也摘好了白菜和莴笋。

  四目对视,两人的眼神中都满是尴尬。

  董曦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看来你真是闲不住,你就来厨房给我帮忙吧。”

  李子安嗯了一声,跟着她去厨房。

  他心里也有些纳闷,不就是不小心摸了一下手吗,至于这么尴尬和紧张吗?最让他困惑不解的是,他居然还有一点触电般的感觉。

  他这样的老司机,不应该啊。

  厨房有点小,一个人活动无碍,两个人就显得有点拥挤。

  董曦已经处理好了一些食材,一块五花肉,七八只凤爪,还有几个鸡蛋。

  电饭锅里煮着饭,有热气从排气孔里冒出来。

  “你帮我把白菜洗了,把莴笋削皮,我来炒菜。”董曦有点家庭主妇的架势,在自家的厨房里指挥自家的男人。

  李子安说道:“要不还是我来炒菜吧。”

  董曦一个白眼过来:“你是看不起我的手艺吗?”

  “我洗菜。”李子安不跟她争了,把摘回来的白菜、莴笋还有紫葛菜放进洗菜池里清洗。

  董曦打燃火,往锅里倒油,然后去切肉。

  李子安看见她这个做菜的顺序就感到好笑,一个经常吃泡面的人,装什么大厨啊?

  果然,没等她把那块肉切好,锅里的油轰一下就燃了,她慌忙拿瓢来勺水准备灭火。

  李子安慌忙过去,拿锅盖往锅里盖去。

  一个拿着锅盖往那边挤,一个拿着水瓢往这边来,两人顿时撞车了。

  因为身高的原因,李子安的头顶差不多在董曦的嘴唇间,这一撞过去,董曦的樱唇啄在了他的额头上,他的嘴唇啄在了大灯上。

  还好有灯罩,不然就酿成车祸了。

  董曦顿时紧张了,顾不得拿瓢去勺水了,慌忙后退。

  李子安赶紧将锅盖放进了锅里,没了空气,锅里的火顿时灭了,他跟着又把天然气灶的火关掉。

  董曦很尴尬,脸也红红的。

  李子安笑着说道:“还是我来吧,我看你就不是经常做饭的人。”

  董曦,有些不服气:“谁说的,我一个人在家,我不做饭谁给我做饭?”

  “行了行了,我承认你很厉害,但还是让我来吧。”李子安站到了灶台前,拿起菜刀切那块肉。

  哚哚哚……

  大&师的刀法娴熟,动作麻溜,一块一斤左右的无花肉变成了一块块肉片,而且还是薄薄的那种。

  董曦静静的看着李子安切肉,嘴角慢慢的浮出了一丝笑意。

  长得这么帅,还这么会做菜,真的是万里挑一啊。

  李子安看了董曦一眼:“你看着我&干什么?你去洗菜啊,我马上要切了。”

  董曦这才回过神来,跟着往洗菜池走。这厨房的灶台跟墙壁之间的距离其实也够两个人错身走动,可李子安正撅着臀部切菜,侵占了一部分过道的空间。她这边又低估了自己的满月的厚度,结果侧身走过去的时候,顿时卡在了墙壁与李子安的臀部之间的狭窄空间里。

  李子安也慌张了,本能的站起了身子,脚下却又一滑,整个人后仰了过去,倒在了董曦的怀里。

  惊涛骇浪一般的碰撞,掉进发酵面团里的奇怪感觉。

  “你……”董曦慌忙往后退,但她身后就是墙壁,无处可退。

  还好李子安反应快,跟着就往前移了一小步,并侧了一下身子。

  “那个,这个地方太窄了。”李子安为这次车祸找到了负全责的肇事方。

  董曦的脸蛋本来就有些红,这下就更红了,她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低着头去洗菜池洗菜。

  她知道李子安不是故意的,不过就算是故意的,她会生气吗?

  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李子安炒了三个菜,醋溜白菜,莴笋炒肉,莴笋清烧凤爪,还烧了一个紫葛菜鸡蛋汤。他这边把菜炒好,电饭锅也把饭煮好了。

  李子安端菜,董曦盛饭,两人的配合就像是一对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夫妻。

  董曦嗅了嗅菜香,笑着说道:“真香,手艺真好,不愧是每天在家煮饭的男人。”

  听她说前半句的时候,李子安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可是等她把话说完,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不愧是每天在家煮饭的男人?

  这虽然是事实,可也没有必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吧?

  “难得今天这么高兴,不如我们喝两杯吧。”董曦看着李子安,那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不忍拒绝,他点了一下头:“那我就陪你喝两杯。”

  董曦去拿了一瓶酒来,那是一瓶高度白酒,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就见玻璃瓶上有一个红色的五角星。

  她还拿来了喝酒的杯子,不是那种喝白酒的小杯子,而是喝水的水杯,一杯就能装半斤水的那种。

  她拧开瓶盖,倾斜酒瓶,把里面的白酒咕咚咕咚的往杯子里灌。

  李子安有点懵逼的反应:“喝点就好,你倒这么多,你这是要一醉解千愁吗?”

  “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朝有酒今朝醉。”董曦把一杯倒满的白酒推到了李子安的面前,然后她自己拿了一杯坐到了李子安的对面。

  李子安看着面前的装了差不多半斤白酒的酒杯,打趣地道:“告诉我,是不是跟男朋友分手了,还是男朋友惹你生气了,所以才让我陪你喝这么多酒?”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挑衅:“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是不是怂了,不敢喝了?你要是认怂的话,你可以不喝。”

  李子安心中有些无语,别说是这半斤白酒,就算是5斤白酒也喝不醉他,他怂什么怂?他只是担心她喝太多了伤身,既然她不领情,那就陪她喝吧。

  “算我多嘴,我们先走一个。”李子安举起了酒杯。

  董曦却没动:“你怎么老是说我有男朋友?”

  李子安面带微笑:“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男人追你?”

  董曦还是没动。

  李子安也不管她,自己喝了一口酒。

  董曦斜眼看着李子安,语气里带着点试探的意味:“你是不是喜欢我?”

  “噗!”李子安把刚刚喝进嘴里的酒喷了出来。

  正斜着眼看李子安的董曦顿时被喷了个正着,混杂了李子安的唾液的白酒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

  还好,大&师肺活量好,喷得直,桌上的菜幸免于难。

  董曦一动不动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分明是想掐死李子安。

  李子安慌忙抽了一张餐巾纸,站起来给董曦擦脸,一边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董曦什么都没说,李子安给她擦脸,她也没有阻止,直到李子安伸手去擦她脖子的时候,她才打了一下李子安的手,自己又抽了一张餐巾纸擦脖子。

  “还好没有喷在菜上,还可以吃。”李子安努力化解尴尬的气氛。

  董曦说了一句:“我在战场上蛇虫蚂蚁都能吃,你喷点口水算什么。”

  李子安竖起了大拇指:“对对对,你厉害,我们喝一个。”

  他又把被子举了起来。

  这次董曦把被子举起来了,与李子安碰了一下杯,然后往肚子里灌了一大口。

  李子安喝了一口酒,跟着拿筷子夹了一只凤爪放到了董曦的碗里:“你尝尝这凤爪。”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是不是打我主意?”

  李子安想把那只凤爪夹回来。

  “我哪敢啊。”他还是回了一句。

  “不敢,那就是心里有想法,是吗?”

  李子安:“……”

  跟她解释不清楚。

  他举起了杯子:“来,再走一个。”

  董曦又喝了一大口,脸上一抹酒红:“你最好不要打我主意,我这个人很认真的。”

  “绝对不会,吃菜吃菜。”李子安吃菜,心里犯着嘀咕,她这是怎么了?

  两人说说聊聊,两只大杯子里的酒也喝光了。

  李子安看了一下腕表说道:“董小姐,我得回去了,下次我请客,我们再喝。”

  董曦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要送客还是干什么,可刚刚站起来,整个人就往餐桌上倾倒过来。

  李子安慌忙伸手撑住她的肩膀,然后迈过餐桌将她扶住:“你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啊,我以为你酒量有多好,拿那么大的杯子,真是的。”

  “要、要你管……”董曦的舌头捋不直了。

  “好好好,我不管。”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扶你回屋休息。”

  他说扶着她往她的卧室走去,可只走了一步,她就往地上倾斜,怎么也迈不开腿。

  “哎,你这酒量……”李子安懒得说了,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一米九五的女人,体重起码一百三十斤,但这只是正常的体重,一点不算胖。

  李子安进了卧室,将董曦放在了床上。

  她的床加长过,比普通的床要长二十公分,可她一躺上去,一双起码43码的脚就快到床尾了。

  她的腿真的好长,而且特别匀称、笔端,很是养眼诱人。李子安觉得他要是跟她并排着躺在一起的话,她的腿根大概能到他的小腹。

  姿势不好把握……

  打住!

  你个臭不要脸的在想什么呢?

  李子安慌忙将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念头清理出去,他将手放在了董曦的胃部,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稳住她的气血。

  董曦的气血刚稳,她忽然就伸手起来,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要把他往下拉:“你……个不要脸的……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李子安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吧,跟一个喝醉了的女人解释,她什么都不会记得。

  再说了,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解释什么?

  董曦使劲把他往下拉,他硬着脖子撑着,没让她拉下去,她拉了几下就没劲了,手也抓不稳了,掉了下去。

  李子安赶紧躲开,绕到床尾把她的拖鞋和袜子脱掉。

  似乎是惊讶一个女人的脚也能长那么长,他将手掌贴在了她的一只脚的脚底上,她的脚肯定比他的手掌长。

  这是一个傻子的实验。

  不过,她的脚雪白晶莹,玉足这个词似乎是为她量身定制的,非她莫属。

  李子安又将被子拉起来,盖在了董曦的身上。

  董曦一脚就踢开了,嚷道:“你、你要干什么?”

  “姑奶奶,我给你盖被子啊。”

  “生孩子?我啐……流氓!”

  李子安:“……”

  他再次将被子拉起来盖在她的身上,并压得死死的,随后他将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释放出来,在衣服上擦掉止行膏,划破右手的食指,然后将他的食指凑到了她的唇间,往她的嘴里滴炉身血。她一直都在嘀咕,嘴唇开开合合,倒也省去了他去撬开的麻烦。

  几滴炉身血入喉,董曦的醉意明显减轻了一些。

  李子安却不敢久待,没等她酒醒抽身就逃。

  这地方不能待。

  会出人命。

  ps:抱歉啊,这章532漏掉了,今天补发出来,跟董小姐的情节怎么能少……抱歉了,这种低级错误以后不会再犯了,所以今天自罚一章,加更4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