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3章收锅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28 2020-11-17 17:24

   克鲁多伸手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座机号码。换作以往,这样的电话他连想都不想就会挂断,可是这一次他犹豫了一下就划开了接听键。

  他有一个预感,这电话是那秃驴打来的。

  手机里没有声音。

  “喂?”克鲁多发出了一个试探的声音。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克鲁多先生,听到你的声音真高兴,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是你!”克鲁多的情绪又失控了,他对着手机吼道:“法克由!”

  这声音就是化成灰他都认得,他的预感是正确的,真的是那个秃驴打来的电话。

  “克鲁多先生,你这样就不礼貌了,我当你是朋友,还想着给你解毒,你一开口就骂我,你这样做合适吗?”李子安的声音。

  克鲁多岂止想骂那秃驴,他恨不得吃那秃驴的肉,喝那秃驴的血。

  “相信你已经收到了我发给你的账号,你什么时候把4亿1千万美金打进我的账户里,我就为你解毒,我保证药到病除,然后你又活蹦乱跳的了。”李子安的声音。

  “不是说4亿美金吗?”

  “那是十天前的价钱,你买股票还一天一个价,现在行情变了,你今天不打钱,明天就就是4亿2千万了。”

  “法克由!”

  “法克由吐!”

  克鲁多举起了手机,想往地上摔下去,可是只是举了一下就放了下去,又拿到了耳边。

  “克鲁多先生,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如果你连命都没有了,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撤销指控,把赔偿金打到我给你的账户里,你就能活下去,不然你就趁早定制一口黄金棺材吧。”李子安的声音。

  克鲁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天我们见面之后交易。”

  “没问题,时间、地点。”

  “你知道那个冻库,我们在冻库里交易。”

  “然后你在那冻库里设下埋伏,一旦我给你解了毒,你就杀了我,对吗?”李子安的声音。

  “混#蛋!是你在向我要钱,我有权决定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克鲁多真的控制不住他的暴脾气。

  手机里传来了李子安的笑声:“别跟我讲什么权利,明天等我电话联系你,提前准备好要转账的资金,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你就死定了。哦对了,我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如果痒得实在受不了的话,我建议你往身上撒点盐,那样感觉就会好受一些。再见,克鲁多先生。”

  克鲁多却还保持着听电话的姿势,一动不动,眼神冷得可怕。

  往伤口上撒盐?

  秃驴,你#他#妈真毒啊!

  医生见克鲁多不说话,又说了一句:“克鲁多先生,你这种情况真的不能出院……”

  克鲁多忽然怒吼道:“滚出去!”

  医生很气愤的带着那个护士走了。

  库伯说道:“克鲁多先生,是那个僧人打来的电话吗?”

  克鲁多表情狰狞地道:“你马上去给我召集人手,明天那个家伙给我解毒之后,立刻抓住他,我要慢慢的折磨死他!”

  库伯应了一声,转身离开的时候,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同一时间。

  李子安从公用电话亭里走出来,钻进了一辆丰田越野车里。

  车里坐着范才伟、孟刚和莎尔娜。就在李子安和莎尔娜登山探险的那几天,范才伟和孟刚将范小冰送到了孟加拉,然后从孟加拉先一步飞去了华国魔都。

  毕竟对手是国际诈骗公司,心狠手辣,她一个未成年女孩跟在身边不安全,有时候甚至还会成为累赘。

  范才伟启动车子上了路,他此刻的面孔已经不是他本来的面孔,他把自己化妆成了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大叔。

  孟刚和莎尔娜也没有化妆,两人一直都在从事地下工作,没有化妆的需要。

  李子安则在来德里的路上简单的化了一下妆,把盛世美颜变得普通一些,另外还戴了一顶鸭舌帽,把刚刚长起来的头发遮了起来。

  “老板,我们去哪里?”范才伟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算来阿山雅度也应该住院了,能查到他住在哪家医院吗?”

  莎尔娜说道:“在你跟克鲁多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查到了,他住在国大医院,昨天住进去的,住院部11搂23室,他的病情比克鲁多要稍微好一些,但也很糟糕,估计也很难受。”

  军师就是军师,不需要去交代她做什么事,她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了。

  李子安说道:“那就先去国大医院吧。”

  “我担心会有危险,你已经给克鲁多下毒了,他也答应明天交易了,为什么还去找阿山雅度?”莎尔娜不是很理解。

  李子安说道:“我去见阿山雅度是给这个黑锅加一个保险,凡事都得有个后备计划。另外,我利用了尼娅雅度太多,良心上有点过不去,不想再伤害她父亲。”

  莎尔娜耸了一下肩:“我就知道是这个原因,你总是心太软。”

  李子安:“……”

  一个小时后。

  丰田越野车来到了国大医院。

  李子安下了车,去医院旁边的礼品店买了一点东西,然后去了住院部11楼。

  23号病房就在前面,门口没有警卫,因为是晚上,走廊里也没有人走动,只有护士站有两个值班的护士,一个趴在桌上睡觉,一个拿着一部小米手机在刷抖音,声音开得很小。

  李子安放轻脚步走过了护士站,来到了23号病房门前,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VIP病房,有电视、冰箱和沙发,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这样的环境虽然比不了那些收费昂贵的私立医院的VIP病房,但在天竺这边的公立医院里,这已经是最好的VIP病房了。

  一个女人蜷缩在沙发上睡觉。

  阿山雅度坐在床上,不停的挠身上的皮肤,脓水从破损的皮肤里冒出来,再加上满身的脓疮疙瘩,看上去就瘆人。

  李子安走到了床边,阿山雅度才发现病房里来了人,他以为是来巡夜的护士,却发现是一个男人,那脸型给他一点熟悉的感觉,可是他认不出来。

  李子安摘掉了帽子。

  阿山雅度越瞧眼前这人越熟悉,可是还是没认出来:“你是谁?”

  范才伟的化妆技术有多厉害,从阿山雅度此刻的反应就可见一斑了。

  李子安双掌合十:“雅度施主,我是神僧。”

  阿山雅度幡然醒悟,激动地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原来真的是你,你、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女儿呢?”

  李子安说道:“你的女儿尼娅雅度,我的灯,她现在很安全,不用担心她,你应该担心你自己。”

  “神僧救我,你说过的,只要我有难你就会帮助我。”阿山雅度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李子安说道:“上次我们在医院见面,一个叫库伯的白人跟你说了一些话,然后我就被绑架了,我费了很大的劲才逃出来,这事你其实是事先知道的,对吗?”

  “我……”阿山雅度的眼神躲闪。

  李子安淡然一笑:“没有关系的,就算你视线知道,也没有提醒我,我也会原谅你,只因为你是我的灯的父亲。”

  阿山雅度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我以为那个混#蛋只是说一说,没想到他真的干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我现在好后悔,我当时应该不怕他的威胁告诉你的,我错了,你救救我吧,看在尼娅雅度的份上,你救救我吧。”

  李子安面带微笑。

  这老狐狸说谎的样子是那么的真诚,算是现场教学了。

  这时爱园雅度醒了过来,她从沙发上爬起来,看了李子安一眼,正要说话,阿山雅度就说道:“爱园,快给神僧跪下,求求神僧。”

  爱园雅度跟着就走了过来,扑通一下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亲吻李子安的脚背,哭哭啼啼的乞求李子安。

  讲真,李子安真的看不起阿山雅度这种人,就连下跪求人这种事情也要指挥妻子来做。如果不是看在尼娅雅度的情面上,他真的不想救这货。

  李子安伸手将爱园雅度搀扶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早就说过,你罪孽深重会招来报应,这就是你的报应,如果要我救你,你还需要赎罪。”

  “我赎罪,我一定赎罪。”阿山雅度连想都不想一下就答应了,他真的太难受了,该做的检查都做了,可医生连他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根本就治不了他。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说的赎罪不是让你捐钱,给穷人一点充饥的食物。”

  “那是什么赎罪?”

  李子安说道:“明天打电话给监狱,就说证据不足,释放华投#公司的女员工,还有其他被关押的职员。”

  “这个……”阿山雅度的眼神又闪烁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还有,明天安能公司或许来找你撤消针对华投#公司的指控,你得撤消,如果安能公司没派人来找你,你就尽快开庭,判华投#公司胜诉。”

  “神僧你……你为什么要我做些事情?”阿山雅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猜疑。

  李子安说道:“在就是你的赎罪,只有我能救你。”

  说完,他取出一把小刀,在左手食指上划开了一条小小的口子,一滴鲜血顿时从伤口之中涌了出来。

  他走到了病床边,将左手的食指举到了阿山雅度的头上,又说了一句:“张嘴。”

  阿山雅度虽然不知道李子安要做什么,但他还是很顺从的张开了嘴巴。

  李子安挤了一下左手的食指,一滴炉身血从指头上坠落下来,滴进了阿山雅度的嘴里。

  说来也是很诡异的事情,阿山雅度本来痒得要死,恨不得把一身的血肉都拔下来换成新的,可是这一滴炉身血进嘴里,脸上的皮肤转眼就不痒了,随后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头部往下延伸,所过之处也都不痒了。

  他迫不及待的伸嘴想再喝一滴血,可李子安却将手缩回去了。

  李子安说道:“我的血是神血,能救你,但一滴不够,你要死要活全在你一念之间,你完成赎罪之后,我会来给你解毒,如果你没有完成你的赎罪,你会全身溃烂而死。再见,阿山雅度施主。”

  说完,他转身就走。

  “神僧等等!”阿山雅度情急之下跳下了床,却因为在床上待久了血脉不畅,失去平衡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爱园雅度慌忙去搀扶他。

  李子安开门出去,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