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2章姑师大月儿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98 2020-11-17 17:24

   男子也在踹飞李子安的那一瞬间猫起了腰,双手捂住了腿间的要害,一脸痛苦的表情。

  据说那个地方受到攻击会比女人生孩子还疼,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感觉,李子安的拳头也不是一般的拳头,裹带着真气,跟一只铁锤没什么区别。那一拳,其实跟一只铁锤砸在两颗鸡蛋上没什么区别,就差爆出蛋清和蛋黄了。

  却就在他疼得要命的时候,李子安又从墙脚下爬了起来,一张嘴像喝过血似的鲜红,身上满是灰尘,那样子十分狼狈,他看上去很紧张,有点害怕,但唯独没有痛苦。

  正常人挨这几下,小命恐怕都没了,可他连疼都不怎么疼,那还怎么痛苦?

  李子安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看见手背上的鲜血,心中好生惋惜,这特么真的是太浪费了,这些血得煲多少大利凤爪汤啊,就这么白白的吐了。然后他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左右两侧,心中郁闷了,他明明都发出信号了,跟刘军一起来的警察怎么还不过来支援?

  那些警察肯定带着枪,他就不信这男子能躲子弹。

  可是,那几个警察却连半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李子安也不指望了,求人不如求己。

  这时那个男子也从剧烈的蛋疼之中缓过了气来,眼神凶悍的看着李子安。

  双方似乎形成了默契,都没有在这个时间点里出手攻击对方。

  “你是黄波?”李子安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男子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对,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反正你得死。”

  “你为什么杀马福全?”李子安又问。

  黄波说道:“你又是谁?”

  这是要一问换一问。

  李子安朗声说道:“魔都大少,余家豪,听过没有?”

  这人要是留不住,往后肯定报仇,灾舅子你别怪姐夫啊,这人估计看脸都得杀人灭口!

  死舅子总比死姐夫好。

  黄波摇了一下头:“没听说过,不管你是谁,你都得死。”

  “你为什么杀马福全?”李子安又问。

  “他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黄波说。

  “他发现了什么?”

  “你是警察?”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你会佉卢语,你在那电话里说了什么?”

  黄波说道:“我了解马福全,他那样的人不可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不是为了他的死而来,你是为了那些符号的秘密而来,对不对?”

  这就有点不按套路出牌了。

  “那些符号有什么秘密?”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黄波忽然说道:“你们来了,动手吧。”

  李子安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到现在都还处在焚香状态下,方圆百米的声音他都了如指掌,如果这货真有帮手来了,他还能听不见声音?

  李子安没上当,黄波却还是扑了过来。

  这次没有飞腿,而是双拳。

  李子安与黄波缠斗在了一起,你一拳我一拳的对攻。他没有对方有经验,挨的多,打中对方的时候少,但身有大惰随身炉,一身都是药,挨了也没啥。

  砰!

  李子安的脸上中了一拳,他顿时怒了:“别打脸啊!”

  砰!

  黄波又是一拳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

  “尼玛逼的!”李子安一拳轰在了黄波的心口上。

  砰!

  一拳命中,感觉却像是抽在了岩石上。

  黄波突然抬起一脚踹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一脚将李子安踹翻在地,这一次没等李子安缓过气了,他又扑了上去,右手在腰后一抓,再回到身前时,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带锯齿的军刀。

  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刚才他还有闲心顾及他的脸,这会儿顾及的却是自家的小命了,他害怕了。他也明白了过来,黄波刚才是故意跟他缠斗,腰后藏着刀子,随时准备偷袭他,给他致命一刀!

  他还是太嫩了,这才是他出山以来第一次与人生死搏杀,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

  “你去死吧!”黄波怒吼了一声,整个人都压了下来,一刀捅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抬手抓向了刺下来的军刀,哪怕是刺破手掌也要抓住。

  黄波的右手突然松开,手掌发力一推,军刀从右手换到了左手,他的左手抓住军刀的那一刹那,照着李子安的腹腔捅了下去。

  李子安的手抓了个空,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却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线寒芒突然穿空而来。

  黄波的瞳孔瞬间收缩,左手也下意识的抬起,用手中的军刀格挡。

  叮!

  一团火星溅起。

  李子安终于看清楚了那线飞来的寒芒是什么东西了,是一把剑,他甚至能从锃亮的剑身上看到他自己的满是血污的脸。

  黄波双腿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弹簧一般弹跳了起来,人还在空中,手中的军刀突然飞投出来,飞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嗖!

  飞刀的速度堪比子弹!

  横在李子安头顶的长剑一挑,又是叮的一声响,军刀被撞飞了。

  黄波却趁着这个时候转身往黑暗中奔逃,眨眼就看不见了。

  李子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的神经也都绷得紧紧的,因为他不知道悬在头顶的长剑会不会突然刺下来。

  长剑忽然收了回去,锵一声还了鞘。

  李子安将脖子微微往后仰了一点,眼睛往后看,然后就看到了一双雪白的靴子,还有雪白的裙子。

  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是她,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就站在李子安的身后,也没有去追黄波,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李子安。

  “我……要爬起来。”李子安说。

  这不是让白衣女子伸手扶他,而是他担心他这边一动,她就跑了。或者他的动作引起她的误会,锵一声长剑出鞘,一剑捅他身上。

  白衣女子没有任何回应。

  李子安双手撑着地,慢慢的爬了起来,然后转身过来。

  白衣女子穿的是平底的布靴子,却跟他一般高。她的头上戴着一只小巧的斗笠,白色的纱巾把斗笠围了一圈,她的脸上还蒙了一层白色的面纱,看不见她的脸。可即便是夜晚光线微弱的环境下,她那一双蓝色的眼睛却还是清晰可见,微微放光,就像是两颗璀璨的蓝宝石。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如此之近的距离,李子安却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她不是真实的,她和他隔着一个时空,或者隔着一个空间的界壁。

  四目相对,起码好几十秒钟的沉默。

  “你……是谁?”李子安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试探的问了一句。

  白衣女子只是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你知道是黄波杀了马福全,那天晚上你去过马福全的家里,你完全可以阻止黄波行凶,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白衣女子还是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换作是别人,一问三不答,李子安恐怕早就没耐性了,可是这会儿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着急的感觉,反而是小心翼翼生怕惊跑了她,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是你将我引到洪宝慧的家,让我找到了凶手,可你知道的,我的目的不是抓到凶手,我是想弄清楚那些符号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一定知道,你能跟我聊聊吗?”

  白衣女子依旧沉默着。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他耸了一下肩:“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吗?如果你不想回答我这些问题,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白衣女子的面纱下吐出了一个声音:“姑师大月儿。”

  这声音清脆悦耳,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穿透力,好像是一种古老的不知名的乐器所弹奏出来的声音,带着神秘感,轻易就能触及人的灵魂,引起共鸣。

  “姑师大月儿,这是什么民族的名字,真好听。”李子安曲线打探她的身份。

  姑师大月儿就说了一个名字,又沉默了。

  李子安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一个话题:“我叫李子安,有人跟我说你是我的师妹,我师父是姬达,你的师父不会也是他老人家吧?”

  姑师大月儿静静的看着李子安。

  再好的耐心也经不起这样消耗,李子安有些郁闷了:“我觉得我们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们可以好好聊聊,要不换你来问我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姑师大月儿摇了摇头。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姑师大月儿终于开口说话了:“你太弱了,知道得越多就死得越快。”

  “我弱吗?比起你我肯定弱,但也不至于你说的那么不堪吧,再说了,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又不跟你打架,我弱不弱有关系吗?”李子安说。

  “有,你会死。”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

  他忽然觉得跟这个姑师大月儿聊天,比跟余美琳聊天还累。余美琳好歹还会跟他说几句,惹到她生气了,她还会闹情绪,可是这个姑师大月儿却就像是一个冰雕出来的女人,不会有半点情绪,始终冰冷如一。

  “如果有一天你能打败我,我就跟你聊聊,我得走了。”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急了:“别啊,我们再聊聊。”

  姑师大月儿转身离开。

  李子安厚着脸皮跟了上去:“以后我怎么联系你,你留个电话给我吧,加也成。”

  姑师大月儿忽然纵身一跃,几个起落,眨眼就看不见了。

  李子安傻傻的站在那里,半晌都没动弹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