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85章部落沙沙舞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27 2020-11-17 17:24

  金色的太阳悬挂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天空上一片火烧一般的晚霞,绵延万里,无比的壮观。

  李子安的心情就跟这景色一样,美滋滋的,不为别的,只因为手里拿着的一份西亚族长签字的协议书。

  这份协议书是莎尔娜起草的,写上了李子安之前的许下的几项承诺,修建水电站、医疗站和聘请教师支教,以及雇佣部落的人。另外,还附上了西亚酋长的承诺,褐石部落给与他一个部落版的“采矿许可证”,他可以建设和开采那座铁矿,但别人不行。

  这样的承诺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那是他治好了西亚酋长的银屑病的回报。

  李子安也在协议上签了字,协议一式两份,褐石部落一份,他一份。

  西亚酋长拿走了其中一份协议,然后给了李子安一个拥抱,很热情的说了一句什么。

  莎尔娜给李子安翻译:“李先生,酋长留你吃晚饭,他想跟你喝酒。”

  李子安本来是想走的,因为约了胡老头,可是没想到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第一次来褐石部落就解决了最棘手的问题。走吧,人家盛情难却,不走吧,有可能让胡老头久等,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琢磨了一下还是做出了选择,好不容易才搞定褐石部落,如果因为一顿晚饭得罪西亚族长,把煮熟的鸭子弄飞了,那就傻~逼了。至于那个胡老头,多等一些时间也没什么。

  “行,我也想跟酋长好好喝几杯。”李子安笑着说。

  落日沉下了西边的地平线,一大堆篝火在部落中间的空地上点燃了。

  部落里的家家户户都拿了食物,空地上放满了盆盆罐罐和盘子,食物的种类多得让人眼花缭乱。西亚酋长还让人宰了几只羊烤了全羊,其中有一只就在他和李子安的面前。这是最好的礼遇。

  李子安陪着西亚酋长喝光了一瓶高度威士忌酒,西亚酋长很健谈,但他一句都听不懂,坐在旁边的莎尔娜偶尔翻译一句,却也是无关痛痒的话。没过多久,西亚酋长就倒在铺在地上的毯子上睡着了。

  他被银屑病折磨了这么久,没有一个晚上睡好觉,现在病愈了,瞌睡虫来收账了,倒下去就呼呼大睡,鼾声雷响。

  也不知道是谁敲起了手鼓,部落里的一群年轻人在篝火旁边跳起了舞。年轻的姑娘和小伙手拉着手,双脚有节奏的甩起来,很有点像藏族锅庄舞。

  莎尔娜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微笑的向李子安伸出了一只手:“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这个邀请来得有点突然,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我不会跳舞。”

  以前在月牙村当农民,出山去了魔都之后当大~师,他还真没跟谁跳过舞,也没有学过。

  莎尔娜笑着说道:“没关系,我教你。”

  她的手还伸着,湛蓝的眸子里满含期待。

  李子安推脱不过,只得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他和莎尔娜还没有开跳什么舞,就有人吆喝了起来,然后更多的人吆喝、鼓掌,场面闹哄哄的,喜庆得很。

  莎尔娜拉着李子安往篝火旁边走去。

  李子安更尴尬了,还紧张,这么多人看着,又是鼓掌又是吆喝的,他这边又不会跳舞,等下肯定要出丑。他想跟莎尔娜说不跳了,他得赶着回去,可不等他开口,那一群部落青年就围了上来,把他和莎尔娜围在了中间。

  莎尔娜停下了脚步,一手握着李子安的手,一手搭在了李子安的肩头上,笑着说道:“搂着我的腰。”

  李子安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晚上出来她换了一条裙子,布料很薄,触手一片柔软,还有点滑滑的感觉。

  “我进你退,我退你进,我要是转圈,你扶着我的腰就行了,很简单的。”莎尔娜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跟着又说了一句:“我真的不会……”

  不等他说完,莎尔娜便往他进了一步,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交谊舞。

  李子安虽然没有学过,也没跟人跳过,但不少电视剧和电影里经常出现跳交谊舞的镜头,他也看过不少,也算是有点基础。开始的动作很生硬,渐渐的就熟悉了。

  “我要转圈了。”莎尔娜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没等他说声好,莎尔娜便拉开了距离,突然又向他旋转过来。他一时间竟忘记了伸手去扶她的腰,结果她转眼就转到了他的怀里,她的胸膛顿时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没有声音,可无声的碰撞最为致命。

  李子安整个人为之僵了一下,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莎尔娜的反应却很自然,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再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突然,那一群部落青年男女涌上来,有人推着他的背,有人推着莎尔娜的背,将他和莎尔娜挤在了一起。

  这下可就不只是撞上了,而是粘上了。

  触电的感觉蔓延过每一根神经,李子安尴尬地道:“他们在干什么?”

  莎尔娜说道:“他们在跳沙沙舞。”

  “沙沙舞?”李子安第一次听见这么奇怪的舞蹈名字。

  莎尔娜的脸颊微红:“这是部落里的求偶舞,求偶的男女挤在一起,衣服会发出沙沙的声音,所以就叫沙沙舞。”

  李子安:“……”

  的确有沙沙声,就在他和莎尔娜的衣服上。

  他是百分之一百不想跳这种什么沙沙舞,可是那群部落青年不嫌事大,一直围着他和莎尔娜,推着他,也推着莎尔娜,然后沙沙又沙沙。

  这哪里是什么舞蹈啊,简直就是摁着两个木偶擦擦。

  “你们别闹了,放开我。”李子安说。

  没人理会他,那些部落青年也听不懂汉语。

  他跟着又用英语说了一句。

  还是没人理会他,反而变本加厉的推着他将他压在莎尔娜的身上沙沙。

  莎尔娜的脸越来越红,鼻息也有点短促了,她也尴尬得很:“你们别闹了,我们不跳了。”

  然而,也没人听她的。

  继续沙沙。

  快乐的沙沙。

  部落青年欢乐多。

  李子安越来越尴尬了,他的心里自然对莎尔娜没有任何感觉,可是他的身体却做出了诚实的反应,而且越来越明显。

  “你……”莎尔娜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尴尬得要死,他想解释一下,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莎尔娜咬了一下嘴唇,也是欲言又止,一双蓝宝石般的眸子里好像藏着两只萤火虫。

  李子安也咬了一下嘴唇,一脸无辜的表情。

  不能再沙沙了。

  这种舞蹈就跟在油库里耍火把一样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轰隆!

  李子安忽然往后一仰,撞开一个部落青年,然后纵身一跃,身体嗖一下跃起两米多的高度,然后又在一个部落青年的肩膀上借了一下力,逃出了包围圈。

  这姿势帅气。

  犹如一支火箭升空。

  事实上真有一支火箭升空,只是没人看见。

  一群部落青年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的时候,李子安已经在人群外了。

  莎尔娜的眼神也呆了一下,她从没见过有人原地起跳能跳这么高的,李子安的运动能力跟他的医术一样,简直就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

  “莎尔娜小姐,我还有事,我先回矿上了,回头见。”李子安说了这句话,转身就往那辆奔驰大G跑去。

  他必须得走了,除了要去见胡老头的原因,还有身上的原因。

  他太尴尬了。

  孟刚提着合金工具箱就追了上去。

  莎尔娜追了几步,停了下来,大声说了一句:“我明天能来铁矿找你吗?”

  “可以,我等你。”李子安说,头也不回,跑得更快了。

  女人是老虎。

  他第一次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老虎真的会吃人。

  莎尔娜看着东方大~师奔跑的背影,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他真是一个神秘的男人啊。

  孟刚快跑了几步,追上了李子安,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老板,澳洲的土著真有那种舞,如果部落里的女孩喜欢你,她就会跟你跳那种舞,如果她不喜欢你,她就会推开你。”

  “呃……你想说什么?”李子安觉得他话里有话。

  孟刚犹豫了一下:“我想说的是……老板,你的拉链开了。”

  李子安慌忙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尬愣当场。

  月色下,一朵蘑菇就要破开土壤,长出来,长出来。

  孟刚从李子安的身边走过,先上了车。

  他本来要说的不是这个,但是那太明显了,明显到了他不得不说的地步。

  李子安~拉了好几下才拉上拉链,却还是掩藏不住的明显。

  他慢吞吞的向车门走去,心里也在琢磨一件事。

  这拉链……

  是它自己开的,还是谁开的?

  好诡异。

  奔驰大G往振兴铁矿驶去,车灯雪亮。

  李子安打开了车窗,夜风灌进车里,路边的桉树在夜风里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

  沙沙,沙沙,沙沙……

  我沙你妹啊!

  李子安莫名其妙的想管家婆和桃子了,像现在这种情况,管家婆和桃子就能安慰他受伤的心灵。

  可是现在,在这里,他只有他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