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45章82年的茅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458 2020-11-17 17:24

   这片小树林李子安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他和杜林林已经不是第一次逛这片小树林了。

  这片小树林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草看见了,树看见了,别人没看见。

  这片小树林里还有一些小秘密,他知道,她知道,别人不知道。

  故地重游,恰似旧瓶装旧酒。

  杜林林松开了李子安的手,坐在了林间的草地上。

  这个时候临近中午,阳光从头顶洒落下来,草地洒金,树梢上嫩绿的新叶也泛着金色的光泽,特别的漂亮,特别的有意境。

  这样的环境正适合谈恋爱,或者做点什么别人看不见的事情。

  李子安笑着说道:“媳妇,你把我带到这树林里来干什么?”

  杜林林歪着螓首看着李子安:“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然后躺了下去,看着蓝蓝的天空,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我想晒太阳。”

  杜林林跟着也躺了下来,将头枕在了李子安的臂弯里,侧着身子看着李子安的脸庞。

  大^师这种级别的帅哥,真的是怎么看都看不厌。

  “明天我还得去一趟惠州,估计得待几天才能回来。”李子安说。

  “你去惠州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黑锅公司改造了十台光刻机,全都运到比安迪的代工厂里去了,明天就要开始试生产,然后还要召开一个发布会,我得参加。”

  “你的黑锅公司是干什么的,我是清楚的,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还真不敢相信你的黑锅公司能改造光刻机,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看你老公了吧?我随随便便就做到了。”李子安笑着说。

  杜林林忽然凑了过来,在李子安的脸上啄了一下,眼神中满是崇拜:“我的男人是全天下最厉害的男人,我怎么会小看?”

  李子安也凑过去在她的樱唇上啄了一下。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感觉吃了亏,跟着又在李子安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李子安也感觉吃了亏,而他是一个不肯吃苦的人,他立马又啄了回去。

  女人本来就小气,更不会吃这种亏,杜林林又一口啄在了李子安的嘴上,这一次她干脆不退了,啄着就不放开了。

  李子安感觉他的威严被侵犯了,张嘴要讲个道理,讨个公道,可是说了好一会儿都只是嗯嗯滋滋的声音,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杜林林很快就鼻息咻咻的了,秀美的脸蛋上也满是红晕。

  她的手有点不老实了。

  李子安小声地道:“媳妇,你有孕在身,不会有事吧?”

  杜林林的声音颤颤的:“不、不会有事的,你小心点就行。”

  李子安真的有点不放心:“媳妇,我认为……”

  杜林林撒娇道:“老公,我们难得见一面,人家想你呀,你就不想我吗?”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李子安的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疼我,老公你真好。”杜林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被媳妇表扬,李子安的心里得意,他笑着说道:“你这么好的媳妇,我不疼你疼谁?”

  “你疼的人多了,我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就有点冤枉人了。

  两只手其实是能数过来的。

  李子安伸手在杜媳妇的底盘上拍打了一下,他打的温柔,但也有一个轻微的响声。

  杜林林的小嘴里却发出了一个夸张的痛呼声:“哎哟,恶霸老公打媳妇了,要打出人命啦!”

  这就调皮了。

  李子安干脆又打了一下。

  这一次,他没有用裘千仞的铁砂掌,他用的是段王爷的绝学。

  这一下打下去,杜林林的俏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眼神也变了,那眼神儿热热的,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像是在沙漠之中断水一个星期的人,突然看见了一桶两升装的农夫山泉。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杜林林的语气凶巴巴的。

  李子安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衅,这一次他闪击了七八下。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段王爷的绝学从来就不是三脚猫的功夫,那是博大精深的真功夫。

  “天昊,你爸爸欺负你妈妈。”杜林林秒怂,委屈巴巴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颤的厉害。

  李子安收手了,笑着说道:“儿子那么小,你向儿子告状,儿子也管不了他爹。”

  “那我就自己报仇。”杜林林突然一个懒驴打滚,一下子从草地下翻到了孩子他爹的身上,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屏幕上的画面突然切换,插播了一个广告。

  那是一片绿得发黑的油麦草草地,那草丛茂密,草尖披挂着晨露,每一颗都映着金色的阳光,晶莹剔透。

  一只松树突然从一棵树的树干上跳下来,一头扎进了那茂密的草丛之中,然后快速潜行,草丛晃动。

  它是寻找寻找掉落的杏仁,还是松子?

  天知道,地知道。

  镜头突然移到了天上,天空蓝得让人不想眨眼,一轮红日居然挂在天空上,散发着万丈金光。

  这太阳,真个绝世好日。

  这个广告究竟是卖什么的?

  风知道,草知道。

  各路买家一脸懵逼。

  一个小时后,两个江湖人士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

  松江水滔滔。

  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何相杀。

  林间的草地一片狼藉,那是两个江湖故人比武留下的痕迹,有大力开碑手撑过的痕迹,有南拳北腿之北腿跪过的痕迹,有佛山无影脚单脚站立过的痕迹,还有欧阳锋的蛤蟆功趴过的痕迹,还有洪七公的打狗棍法打过的痕迹……

  打的真是激烈。

  回家的路上,李子安和杜林林手拉着手往回走。

  “媳妇,我吃过饭就回去了,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下。”李子安说。

  杜林林的心中不舍,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可不是黏人的小女生,你不用担心我,该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吧。你在外面累了,想我了,你就来找我。”

  “媳妇你真好。”李子安的心中暖暖的。

  杜林林笑着说道:“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媳妇。”

  “我的媳妇。”

  “才不是呢。”

  李子安忽然伸手揽住了杜林林的小蛮腰,然后蹲了下去搂住她的腿弯,顺势将她抱了起来。

  “抢媳妇了,抢媳妇咯!”杜林林小声的嚷着,一双粉拳不停地捶打李子安的胸膛,可是她这个江湖儿女的力气却连花生米都锤不破。

  李子安一口气将杜林林抱到了后院门才放下来。

  初八站在二楼的露台上看着两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就在李子安抬头看他的时候,他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以示敬意。

  李子安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从初八点了一下头,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