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40章混乱的病毒意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60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假装看微信收到的消息,实际却是拍了一张坐在对面的丁仕常的照片,然后发给了莎尔娜。

  随后,他给莎尔娜发了一条消息: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送还工具箱的人,新地华人,名叫丁仕常,你查查他。

  莎尔娜回了信息:我试试。

  董曦都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估计莎尔娜也查不到什么,但让她试试也好。

  丁仕常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似乎是发现他被拍照了。

  李子安将手机放在了餐桌上。

  余诗曼试探地道:“是我姐查你的岗吗?”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我怕你姐,其实你才怕她对不对?”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双不屑的意味:“我怕她?我从小就没怕过她,只是不喜欢她。”

  “为什么?”

  “她太优秀了,我妈经常在我耳边夸她,要我向她学习,一天天就跟念经似的。后来,她还做了大江集团的董事长,她凭什么?论文凭,我的文凭比她的更有含金量。”余诗曼哔哔叭叭说了这些。

  “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姐吗?”

  “你都是想要睡我的人了,你会去告诉我姐吗?”余诗曼又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然后又补了一句,“你个臭不要脸的臭姐夫。”

  李子安的声音带着点磁性:“要不我们去酒店开个房,你好好闻闻,你就看看姐夫我臭不臭。”

  “呸,肯定臭死了。”

  这时丁仕常已经吃完了他的牛排,擦了擦嘴,然后抬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对着丁仕常露出了一个微笑。

  余诗曼以为李子安是对着她笑,微微呆了一下。

  她嘴里一口一个臭姐夫,可她心里却知道姐夫是香的,而且是那种她想吞进肚子里的香。

  那帅到犯罪的脸庞,那阳光般的笑容,无一不是润肠的药。

  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传出了孟刚的声音:“汉克到了餐厅的门口了,但他没进来。”

  李子安嗯了一声。

  “你看,你自己都承认了。”余诗曼也笑了。

  李子安:“……”

  这时丁仕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开口说道:“丁先生,这么巧。”

  丁仕常微微愣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余诗曼看了一眼丁仕常,然后又看了一眼臭不要脸的姐夫,她没见过丁仕常,可让她好奇的是这个人刚才过去的时候臭姐夫没跟人家打招呼,现在却跟人家打招呼。说他怕请客吧,居然送了十八万的酒。

  “要不坐下聊聊。”李子安起身拉开了一张餐椅。

  丁仕常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坐了下去,他也没有说话,也只是看着丁仕常。

  余诗曼看着两个男人,脑袋瓜子里的雾水越来越重了。

  两个男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神脉脉,这臭不要脸的姐夫怕不是个基吧?

  “不动手?”丁仕常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李子安回了一句:“不动手。”

  “那可以聊聊。”丁仕常说。

  “他不进来?”李子安问。

  “等我确认情况。”丁仕常说。

  “原来是这样。”李子安说。

  余诗曼的视线在两个男人的脸庞上来回奔波,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你们在说什么?”

  “他来了。”丁仕常说。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的耳朵里收到了孟刚的声音:“汉克进来了。”

  余诗曼忽然起身,神色慌张地道:“那个……我去一下洗手间。”

  不等李子安回一句什么,她起身就走。

  李子安从餐刀上看到了一个金发青年正往这边走来,正是汉克。

  难怪余诗曼那么紧张,慌慌张张的就跑了。

  这不是抓奸在床,如果汉克事后问她,她还可以解释,可汉克过来,李子安跟他聊几句,那臭不要脸的姐夫肯定会拿她刺#激汉克,那她就不好解释了。

  姐夫再好,那也是姐姐的男人,汉克才是最有可能结婚的对象。

  每个优秀的女人的身后都有几只备胎,臭不要脸的姐夫只能算是其中之一,这轻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汉克走了过来,站在餐桌边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面带笑容:“我的朋友,诗曼刚走,估计不会回来了,你坐她的位置吧。”

  汉克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没有男人受得了这个。

  不过,他的神色转眼就恢复了正常,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余诗曼坐过的位置上,然后坐了下去。

  四目相对。

  汉克心里在想什么,李子安猜不到,可他自己的心里却在琢磨汉克刚才的反应。

  他拿余诗曼刺#激汉克的时候,汉克很明显是生气了,可是一转眼就平静了。这不是控制情绪的本事有多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角色切换。受了刺#激生气的是汉克,平静下来的是那个病毒生物的意识。

  李子安抬起了手。

  “你要干什么?”汉克的声音低沉沙哑。

  果然是“它”。

  李子安将一双手缓缓的抬起来,展示给汉克看,然后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做任何威胁你的事,我只是想跟你聊聊。”

  他的话音落下,汉克忽然站了起来,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要离开的动作,可是他还没有迈开一步,他又坐了下去,而且坐的姿势有点不自然。

  李子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这显然是汉克想要离开,但“它”却想留下来,汉克的意识和病毒生物的意识产生了冲突。

  这些就是疗养院想要的信息。

  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菜单。

  李子安说道:“不用。”

  服务生又退了下去。

  “李子安,你想干什么?”汉克说话了。

  李子安说道:“我只是和你的女朋友吃顿饭,我们本来是计划吃过饭之后去附近的酒店开房的,结果你就来了,你看,你把诗曼都吓跑了。”

  汉克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眉宇间也蕴藏着怒气,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一个人的身体里有两个意识,这本身就是很冲突的事情,这样的刺#激会加剧两个意识的冲突,最强的那个就会占据上风浮现出来。

  果然,很快的声音很快就变了,变成了那种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你不用刺#激我,我知道你是通过那个女人引我出来,如果不是我也想跟你聊聊,我根本不会来这里。你想跟那个女人上床,无论上多少次都没问题。”

  “你这样不冲突吗?”李子安试探的问了一句。

  “你是指意识吗?”很快反问道。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眼角的余光落在了坐在侧面的丁仕常的身上。

  丁仕常从很快坐下来开始就没有说一句话,视线也一直都在他的身上。按说,如果他至少很快的秘书的话,他和病毒生物的意识聊事,秘书是应该回避的,可是病毒的意识没让他离开。

  秘书的身份存疑。

  “我很喜欢跟你玩上次那个游戏,不如我们再玩一次怎么样?”汉克说。

  “好啊,我也喜欢那个游戏。”李子安说。

  上次他跟汉克在灵堂的休息室里玩问答游戏,彼此问对方一个问题,然后回答问题。

  “这个地方不适合,我们换个地方吧。”汉克说。

  “什么地方?”李子安问。

  “领事馆。”

  李子安摇了摇头:“那个地方我不去,我怕我一进去了,立刻就会有一群枪#手拿着枪#指着我的头。就在这里,没人会对我们玩的游戏感兴趣。”

  汉克沉默不语,一双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这个地方对你我来说都是最安全的,我不会伤害你,你也不会伤害我。”

  “你娶了美琳还不够,现在又想染指诗曼,你很过分!”汉克又回来了。

  这变化毫无征兆,可李子安却从中发现了一个规律。

  那就是病毒意识平静下来的时候,汉克的意识会占上风,一旦他受到刺#激,病毒生物的意识又会占到上风。

  但不管是什么,都是他的猜测和分析,这就存在着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对的,一个是错的。甚至还有第三种可能性,那就是装的,那个病毒意识刻意给他一个它不稳定的假象。

  “不管你错了,我也只是玩玩而已,你以为我是认真的吗?”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李子安说道:“你心中的女神是美琳,可她是我老婆,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很快就会迎来第二个孩子。”

  汉克一把抓住了余诗曼用过的餐刀。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看着汉克。

  汉克跟着又放下了餐刀,那钢制的餐刀赫然变形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又回来了,你这样不稳定,我们怎么玩你说的那个游戏?不如喝一杯酒吧,酒或许能让你稳定一点。”

  他伸手拿起了醒酒器,往余诗曼用过的那支杯子里倒了一点红酒,然后他又举起了自己的酒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汉克。

  他一点都不知道酒精能不能让病毒生物的意识变得更稳定,他只是想汉克留下更多的指纹,然后他好拿去给董曦,给张博士找点事做。

  汉克没动,却说了一句:“那只罗盘已经不在你的身上了,对吗?”

  游戏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