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52章英雄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59 2020-11-17 17:24

   灯塔驻北都大使馆。

  还是那个房间。

  汉克坐在一张办公桌前,看着电脑显示器。

  显示器上显示的是一个古老的大厅,几十米高的石柱,十字军战甲,正墙之上垂挂着一面巨大的幡旗,上面用绿色的丝线绣着一个十字图案,那十字就像是两条画了人行道的柏油路交叉在了一起。

  巨大的幡旗下不远是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背对着正墙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穿着绿色的长袍,带着绿色的兜帽。这画面,神秘感十足,很有点中世纪的巫师和他的城堡的感觉。

  其实,如果这个老头穿荧光马甲,戴大檐帽的话,这画面会让人想起交警,因为那巨大的幡旗上所绣的图案,真的像是交警指挥中心显示墙上的道路监控画面。

  可是他戴的是绿色兜帽,他是绿帽子王。

  汉克直盯盯的看着显示器上的老头,他也看不见他的面孔,但这并不影响他与那老头的交流。

  “张胜死了。”汉克说。

  两百米开外,李子安捕捉到的汉克的声音,也是这句话。

  “zj公司的总裁张明呢?”

  汉克说道:“张胜失手了,只是捅伤了张明,没能杀死他。”

  “我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那个张胜毕竟不是杀手。”电脑的扬声器里传出了老头的声音,声线有点细,给人一种指甲划过金属表面的感觉,“不过他死了也好,他知道的东西就随着他一起下地狱了。”

  “张胜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的死一点都不重要,李子安才是我们的目标。我的女人得到的那个情报是假的,他根本就没有订去圣何塞的机票。不过我却从罗斯航空查到了一个有趣的信息,就在昨天晚上,有两个人订了去西伯利亚的机票,一个叫木子的男人,一个叫唐红的女人,名字虽然不对版,可罗斯航空的乘客信息里却是李子安和一个高个女人的照片。”

  “他要去西伯利亚?”

  “对,西伯利亚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地。他利用我的女人给我传递一个假消息,将我引到圣何塞去,从而不影响他的行动。他在罗斯没有任何业务,他这个关头去西伯利亚,我猜测他一定是从那只罗盘上获得了什么信息,是罗盘指引他去西伯利亚。”

  老头沉默了半响说道:“汉克,你去西伯利亚吧,我会派人来协助你,这一次一定要罗盘拿到手,干掉李子安。”

  “他将永远留在西伯利亚的冻土里。”汉克的声音冰冷。

  “青烟笼罩,归途漫漫。”老头的声音。

  “青烟笼罩,归途漫漫。”汉克也说了同样的话。

  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监控画面,上面显示的是灯塔大使馆周围的及时监控录像。

  汉克的视线落在了一个分屏监控录像上。

  那是灯塔大使馆的大门。

  一条黑色的流浪狗在大门口停下了脚步,往大门内侧的警卫亭看了看,鬼鬼祟祟的样子。

  汉克的心中生出了一丝好奇,还有一丝警惕。

  他能控制意志力薄弱的人的大脑,那么李子安的灵魂没准就能上那条狗的身,跑来侦查。

  他的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忽然,那条黑狗抬起了一条腿,对着灯塔大使馆的大门浇出了一股热水。

  汉克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站了起来。

  却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条黑狗又蹲下了两只后退,在灯塔大使馆的大门前拉出一坨热气腾腾的狗翔。

  “该死的!”汉克快步走向了窗户,然后推开了窗户,两只瞳孔瞬间全绿,摄人的视线直奔那条还在大门口拉翔的流浪狗而去。

  那条黑色流浪狗刚刚拉完翔,正准备离开,突然僵了一下,然后突然发狂,冲进了马路,然后冲着一辆飞速驶来的汽车冲刺过去。

  砰!

  流浪狗被那辆汽车撞得飞了起来,飞出十几米的距离,然后坠落在了人行道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汉克看着那条流浪狗,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瞳孔之中的绿色快速消退。

  李子安有没有上那条狗的身不知道,但他是真的上了。

  他与那条狗的直线距离差不多五十米,就这样的距离他也能控制那条狗的大脑,而这还不是最大的距离。但距离越远,辐射出去的脑电波的衰减就越大,对目标的控制力也就更弱了。就这距离,也就能控制狗子而已。

  汉克关上了窗户,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他打开了休息室的门,休息室里有床和沙发。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那是余诗曼。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余诗曼,她睁开了眼睛,看见汉克,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

  “汉克,工作完了吗?”余诗曼的声音也很温柔。

  汉克嗯了一声,也不关门,迈步往床边走去。

  余诗曼掀开了被子。

  一片大好的风景顿时曝露了出来,有山有月,山月无边。

  虽然也有小小的口罩,但只是遮掩住了重点,而重点是存在的,依稀可见。

  余诗曼还摆出了一个梦露式的经典侧躺pose,一条长腿微曲,展现出了诱人的曲线。

  一只骆驼从白雪覆盖的峡谷之中探出一只脚来,踩着一团青草,若隐若现。两只脚趾中间的缝隙里夹带着一点雪泥,正静悄悄的融化。

  这房间之中其实还有一个存在,李子安的观星意识。

  汉克打开休息室的门,他的观星意识就进来了,因为听不见汉克说话的声音,大惰随身炉的焚香状态就失去了作用,而他又想知道汉克接下来会干什么,所以就动用了鹰眼绝学。

  却不料,小姨子摆出了这么诱人的姿势。

  小姨子真的有点贱啊。

  可不管是什么事物都有一个恰到好处的点,哪怕是贱其实也有一个恰到好处的点。

  小姨子的贱就在一个恰到好处的点上,她若不贱就少了点韵味,如果再贱一点,那就过了,会让人感到不舒服。现在这种尺度刚刚好,撩人心慌慌,却又不显得下/贱,可谓人贱合一,浑然天成。

  然而,鹰眼所见,两百多米开外的李子安都被撩到了点子上,心里都有点冲动的感觉了,汉克的脸上却还是冷冰冰的,没有半点表情,眼睛里也没有什么兴奋、冲动的神光。就他那眼神,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看着一只茶杯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汉克还是上了床,但他只是脱了鞋子,身上穿的外套和袜子都没有脱掉。

  余诗曼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嫌弃,但一闪就过去了,脸上依旧是一个甜美的笑容:“汉克,我帮你脱。”

  她伸手过去拉开了汉克的外套上的拉链。

  汉克并没有制止她。

  余诗曼一边帮汉克脱衣服,一边说道:“汉克,你说你会说服我二叔将手中的股权卖给我,你打算什么时候说服他?”

  “回魔都之后。”

  余诗曼将汉克的外套放在了床头柜上,又为汉克解衬衣上的纽扣:“那太好了,对了,我那个臭不要脸的姐夫后天就要去硅谷,最好把他抓起来关进监狱,一辈子都不要他回来。”

  “你这么恨你姐夫?”汉克看着余诗曼。

  “我恨他!”

  “他跟你没仇,你却这么恨他,你不会是喜欢他,因爱生恨吧?”

  “我没有,你怎么这样说?我的心里只有你,全都是你,你要是不相信我,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余诗曼很激动的样子。

  她真的把心掏出来了,好大一颗心。

  汉克却没有任何受到刺/激的反应,他的瞳孔里闪过了一线绿芒,声音也变得低沉沙哑:“睡吧。”

  余诗曼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然后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汉克扣上了纽扣,下了床,坐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

  几秒钟后,他闭上了眼睛。

  他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很像是影视剧里面的终结者。

  观星意识消失了。

  两百米开外,阴影笼罩的角落里,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但是在他的脑海之中,汉克那诡异的睡姿却还是挥之不去,以至于他有点走神的样子。

  “子安?”董曦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开门见山地道:“你给我办的护照和登机牌,用是的木子的名字吗?”

  董曦讶然道:“对,我都还没告诉你,你怎么知道?”

  李子安说道:“刚才汉克跟那个绿帽子王在说这事,他是从罗斯航空的乘客信息里查到的。绿帽子王还说会派人在罗斯跟他会合,要从我的手中抢到罗盘,然后杀了我。”

  董曦的神色顿时凝重了:“那我们放弃干掉汉克的计划吧,这样太危险了。”

  李子安说道:“的确危险,但是西伯利亚是一个干掉汉克的好地方,这是一个机会,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不然他会妨碍我背这个黑锅。”

  “那把你的人带上吧,我安排一架专机将他们直接送到西伯利亚。”董曦说。

  李子安却摇了一下头:“他们肯定已经被监视了,如果你将他们送到西伯利亚,那就是摆明了要开战,汉克那么狡猾的人,他是不会上当的。媳妇儿,这次就我们俩,生同床,死同穴,干死他们。”

  董曦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又不正经了。”

  李子安笑了笑,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这个计划危险吗?

  危险。

  可他一点都不紧张。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