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96章6扇门中当差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39 2020-11-17 17:24

   董卫国去客厅墙角的饮水机前泡茶。

  李子安%拉着沐春桃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桃子,待会儿那董老头泡茶来,你别喝。”

  沐春桃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他会在茶里下毒?”

  “小心为好。”李子安说。

  沐春桃轻轻嗯了一声,看董卫国的眼神也有点“贼兮兮”的感觉。

  不过,有李子安在她的身边,她心里的紧张和害怕都很有限,更多的却是兴奋与好奇。

  毕竟,她是个敢背着降落伞从飞机上往下跳的女人,骨子里就有着冒险的基因。

  董卫国泡了两杯茶来,茶杯很普通,茶叶也是普普通通的绿茶。

  “大%师、沐小姐请喝茶。”董卫国将两杯茶放在了李子安和沐春桃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李子安问了一句:“董先生,你是从哪里得到排忧工作室的联系电话的?”

  董卫国笑了笑:“从一个朋友那里。”

  “你那个朋友贵姓?”李子安又问。

  董卫国说道:“我那个朋友姓刘,前两天在择地参加一个商会的年会,得到了大%师的名片,他跟我聊了聊,我就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排忧工作室的联系电话。”

  李子安不记得年会上有什么刘姓商人,但即便是有,他也不认识。

  “董先生,你现在可以说了,你请我到这里来,你是遇到了什么难处需要我出手?”李子安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开门见山地道。

  董卫国看了一眼门口。

  李子安的心中越发起疑了,干脆将右手伸过茶几,五指并拢递到了董卫国的面前:“董先生,既然是难言之隐,不说也没有关系,你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所求之事,然后用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董卫国讶然道:“我都还没有说是什么事,大%师这样就能断我心中所求之事吗?”

  就在这时董曦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只一尺来长的礼盒,那盒子上包裹着一层彩色的油纸,还用礼袋扎了花朵,看不见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爸,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大%师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董曦说。

  “也是,失礼了。”董卫国闭上眼睛,用右手的食指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

  董曦将礼盒放在了沐春桃面前的茶几上,客气地道:“沐小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你收下。”

  沐春桃看了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她的视线就回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额头上刻着“绝学”的大%师卜卦的时候,。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李子安说道:“停!”

  董卫国的手指抬了起来,同时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冲满了好奇。

  李子安却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

  卦象浮现,那是一枚国徽。

  李子安顿时吃了一惊。

  尼玛……

  卦辞浮现:子非子来父非父,六扇门中当差人,老狐出马多狡计,所求是非黑白明。

  李子安的心中了然了。

  这两人不是父女,六扇门在古代代指衙门,这两人的身份就不证自明了。

  老狐出马多狡计,这董卫国是个老狐狸,诡计多端,眼前这出戏没准他就是编剧。

  所求黑白是非明,这两人不是找他排忧解难,而是在调查他这个大%师,他本身光明正大,这两人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先是看了董卫国一眼,然后又看了旁边的董曦一眼,心里有一句MMP讲不出来。

  “大%师你这一卦卜到什么?”董卫国试探地道。

  董曦看着李子安的眼睛,那眼神锐利,仿佛要洞穿李子安的一切。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董先生,之前我问你是从哪里得到排忧工作室的联系方式的,你说是一个姓刘的朋友,我猜那个人叫刘军,是吧?”

  董卫国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光,下意识的移目去看了董曦一眼。

  这举动,这两人里扮演爸爸的不是领导,扮演女儿的才是领导。

  董曦没有什么指示,只是静静的的观察着李子安的一举一动。

  李子安接着说道:“两位是政府的人,不是父女又何必假扮父女来骗我?”

  这下,董曦也保持不了平静了,心中惊讶得很。

  她自问直到现在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可是李子安却只是卜了一卦,就连她的“老底”都揭开了。

  董曦和董卫国都没有出声,沐春桃却像是被人踩了一脚,气恼地道:“你们是政府里的人,你们想干什么?”

  董曦移目看着沐春桃,眼神严厉。

  沐春桃却一点都不怂:“你看我%干什么,政府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我们是合法经营,你们这是钓鱼执法,我认识很多媒体界的朋友,信不信我举报你们,曝光你们!”

  董曦淡淡的说了一句:“合法经营?有营业执照吗?上税了吗?”

  刚才她的语气一直都很客气,可是现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语气里带着威严,即便是平平淡淡的说出来,却也给人一点敲打和震慑的感觉。

  “你们……是税务局的?”沐春桃的语气软了。

  她有点担心了,大%师赚了那么多钱,那可是一分钱税都没有交的。

  董曦没搭理沐春桃。

  李子安说道:“春桃,你带着董小姐给你的礼物去车里等我吧。”

  沐春桃微微愣了一下:“你……”

  李子安将放在桌上的礼盒拿起来塞到了沐春桃的手中,又说了一句:“有些事你不能掺和,去吧。”

  刚才,董曦想把沐春桃带出去,想必也是这个原因,只是他强行把人留下来了。现在,他得让沐春桃回避,这也是在保护桃子。

  “那我在车上等你。”沐春桃拿着礼盒出去了。

  李子安看着沐春桃穿过院子,走出大门,他才开口说道:“两位都是调查组的人吧?”

  董曦和董卫国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在交流着什么。

  “我猜刘军也在楼上,不如叫下来吧,一起聊聊。”李子安说。

  董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刘军把你吹得很神,听他聊你的时候,我觉得他是被你的什么障眼法给骗过去了,现在看来,他说的好像都是真的。”

  李子安坐了下去,端起放在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现在这种情况,那是话越少越好,如果能什么都不说,那就最好了。

  别的场合,他是主角,眼下这场合,他宁愿当一个连台词都没有的群众演员,比如地上的尸体,河边遛鸟的大爷。

  董曦拍了一下手掌,往着楼梯口说了一句:“下来吧!”

  脚步声传来,国字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李子安瞅了刘军一眼,连句招呼都不想打。

  合着这两个姓董的一起来骗自己,算什么朋友?

  刘军走来,脸上带了点愧色:“老李,我也是执行命令,你可不要多心。”

  人民警察肯定有人民警察的纪律。

  李子安淡淡的点了一下头,他其实也能理解,只是单纯的不想跟这货说话而已。

  “你怎么不说话?你给我们组长说明一下你的情况呗。”刘军的眼神里带着期待。

  李子安慢吞吞的说了一句:“说什么?”

  刘军正要说话,董曦说道:“你们两个都出去吧,我跟李先生单独聊聊。”

  董卫国和刘军跟着就出去了。

  客厅里就只剩下了董曦和李子安,她就是特别调查组的组长。

  董曦坐到了李子安的对面,那单人座的沙发对她来说有点小,一双超长的大长腿曲着,膝盖却也高出了茶几的水平面。

  李子安瞅着她的腿,心里嘟囔了一句话:“你说你这身材你不去打排球,你当什么特工?”

  她的身份其实很好猜测,因为之前刘军提说过,那货说那天晚上发生在海边的事会惊动国家安全部门,她肯定是从某个神秘部门派来的人,那么肯定不会是刘军那样的普通的人民警察。

  董曦发现李子安在看她的腿,非但没有介意,还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的腿长1米31,看够了的话,我们聊聊吧。”

  李子安也不好意思看了,说了一句:“你这样的身体条件,你怎么不去打排球?”

  董曦说道:“打过,我以前就是我们部队的排球队的运动员,但我不会告诉你是什么部队,还有我的身份,以及我来自什么部门。”

  “我懂,我知道得越少越好,所以我把沐小姐叫出去了,我不能让她掺和这些事。”

  “这样最好,今天把你约到这里来,一是想了解一下你这个人,二是想请你协助我们调查。”董曦说。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试探地道:“你说的协助,是什么样的协助?”

  董曦说道:“根据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事件的进展,我需要你听从我的安排。”

  李子安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笑了:“你是想把我当成你的线人来使唤,就像是警匪电影里演的那种线人,对吗?”

  “你这么理解,也行。”董曦观察着李子安的反应。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何必说安排,直接说命令就行了嘛。”

  “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我又不是傻子。”李子安说。

  董曦顿时皱起了眉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