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62章可怜的徒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756 2020-11-17 17:24

   0762章 可怜的徒弟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海面上,银色的波浪层层叠叠涌向远方。一艘小型游艇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浪轻轻摇晃。

  

  

   这样的环境里最适合欣赏风景,吃点烧烤,喝点酒,然后释放灵魂干一些爱干的事情什么的,那是多么的浪漫和惬意。

  

  

   可是游艇上的人却没有一丝放松和享乐的心思。

  

  

   董曦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战术腕表,她实在是沉不住气:“不行,我要下去看看!这都快两个小时了,老李早就该上来了,可是现在就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另外三个人没人吭声,董曦的脾气黑锅三人组多少都了解一点,这个时候劝说她根本就没有用。

  

  

   莎尔娜心里也很着急,她也很担心李子安在下面遇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可她毕竟是心理专家,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

  

  

   再说了,这都快两个小时了,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尸体要么被冲到了十几海里远的地方,要么都喂鱼了,下去了又有什么用,只会再添一具尸体而已。

  

  

   “小范,你再去找找这艘游艇上有没有潜水装置,拜托了。”董曦可不是说着玩的,她真的很想下去看看。

  

  

   范才伟本想说没有,可听见董老板娘说拜托,他又不忍心用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打发人家,他明知道这时候游艇上没有潜水的装备,可他还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往船舱走去。

  

  

   却就在这个时候,游艇旁边的海面上哗啦一下冒出了一颗脑袋来。

  

  

   “老公!”董曦惊喜的叫了出来,两只眼睛都直了。

  

  

   她真的是喜极忘形,本该叫老李的,却叫成了老公。

  

  

   不过,睡都睡在一起了,谁管这个?

  

  

   “李!”莎尔娜激动得跳了起来,“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孟刚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个儿念叨了一句:“大|师就是大|师,真的很牛逼啊,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他一个人能在海里闭气两个小时吧……难道他上辈子是美人鱼?”

  

  

   李子安从1000多米深的海底回来了。

  

  

   一不小心又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却不等李子安跟游艇上的人打个招呼,报个平安,董曦突然一个猛子冲栏杆上扎了下去,再冒出头来已经在他的身边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腿抽筋了?有没有什么不好的症状?我抱着你上去。”董曦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却又不给李子安回答的机会,抱着他的腰就往游艇边游去。

  

  

   李子安这才从那种奇怪的状态里走出来,他的心里暖暖的,笑着说道:“我没事,只是在深海里待久了,听不见一点声音,上来突然听到海浪声和你们的声音,有点回不过神了……呃,你跳下来干什么?”

  

  

   “我以为你腿抽筋了,我来救你啊。”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好心当驴肝肺这话就不说了,不应景,也不应情。

  

  

   李子安忽然凑到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眼睛里满满都是情意:“媳妇儿,你真好。”

  

  

   董曦在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红韵。

  

  

   这还是李子安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亲她,还叫她媳妇儿。

  

  

   “松开我吧,我能游回去。”李子安说。

  

  

   董曦忽然凑了上来,一口吻住了李子安的唇。

  

  

   那些个什么世俗观念,礼义廉耻什么的,她都不管了。

  

  

   范才伟刚刚赶到栏杆旁边就看见了老板和董老板娘在海水里打啵,年少多金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然后也不知怎么的就去看了莎尔娜一眼。

  

  

   莎尔娜瞪了范才伟一眼:“看我|干什么,看人家亲嘴多有意思,快去看亲嘴。”

  

  

   范才伟:“……”

  

  

   孟刚想笑,但使劲憋着,没有笑出来,以至于脸上的表情有点像便秘。

  

  

   压抑在心里的情绪释放出来了,董曦也感觉不好意思了,松开了李子安,也不救他了,自己游到了游艇尾部,然后爬了上去。

  

  

   李子安也拿着罗盘爬上了游艇。

  

  

   “你在下面干什么,怎么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董曦连衣服也顾不上换,着急的问了一句。

  

  

   这时黑锅三人组也走了过来。

  

  

   莎尔娜的手里还拿着李子安之前脱下来的衣服,还有一条浴巾。

  

  

   李子安说道:“你先去把身上的衣服换了,等你换好了衣服我再说,不然会着凉。”

  

  

   董曦也的确感到冷,她点了一下头,进了船舱换衣服去了。

  

  

   莎尔娜走了上来,拿浴巾给李子安擦拭身上的海水。

  

  

   从海水里出来应该用淡水冲洗一下的,不然海水凝固了之后就会成为盐粒,有时候会磕着蛋什么的,但这艘游艇很简陋,没有那样的条件,也就只有凑合一下了。

  

  

   莎尔娜一边为李子安擦拭身上的海水,一边回头看了范才伟和孟刚一眼。

  

  

   范才伟回以微笑。

  

  

   孟刚碰了一下范才伟的胳膊。

  

  

   范才伟好奇地道:“干什么?”

  

  

   “猪头。”孟刚嘟囔了一句,转身就走。

  

  

   范才伟耸了一下肩,正想再问他一句干什么,却见莎尔娜又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点不友好,他忽然明白了过来,干咳了一声,也转身离开了。

  

  

   “快把湿衣服脱了,我给你擦擦,不然会留下盐粒。”莎尔娜说。

  

  

   李子安看了一眼自家的身上,的确是有一件三角形的湿衣服,可那是能脱的吗?

  

  

   莎尔娜压低了声音:“哎呀,你跟我还这么拘谨干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媳妇在船舱里,不会看见的。”

  

  

   这话好像很有道理。

  

  

   “不好吧?”李子安还是放不开。

  

  

   “算了,我自己来。”

  

  

   “行行行,我来,我来。”李子安妥协了。

  

  

   一个真脱了湿衣服,一个真拿浴巾去擦海水。

  

  

   还好只是擦海水,没有吹风烘干什么的。

  

  

   李子安没有带多余的三角形的裤子,只能挂空挡了。

  

  

   莎尔娜伺候李子安穿好了衣服,飞快的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她的心里其实也有点怕被董曦看见,毕竟董曦算是半个老板娘,她则纯粹是打野的。

  

  

   对这种事情李子安向来都是逆来顺受,把怒气压制在丹田之下,不轻易流露出来的,而一旦发飙,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片刻后,五人又在游艇前面的甲板上聚拢了。

  

  

   “老李,你快说说,你在下面干什么,怎么用了那么久的时间?”董曦一来就问,还是刚才那个问题。

  

  

   黑锅三人组也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等着他开讲。

  

  

   李子安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说道:“我拿着这只罗盘下海,下面一片漆黑,老孟你给我的战术手电在几十米深度就爆了,还好有这只罗盘上的亮光照明,我继续往下潜,忽然一只大鱼冲了过来……”

  

  

   他将他在海底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讲到突然蹿出一条大鲨鱼的时候,包括孟刚和范才伟两个男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两个女人更是紧张,哪怕李子安就站在她们的面前,可听他将那些经过,也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感受。

  

  

   李子安在海底待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讲故事用了差不多一刻钟。

  

  

   他本来可以将那些经过压缩一下的,但想着那么牛逼的事情不讲出来,就如同是珍珠埋在淤泥里,失去了珍珠应该有的价值。

  

  

   故事讲完了,黑锅三人组和董曦的脸上却还是一副震惊和困惑糅合的奇怪表情。

  

  

   李子安拿起范才伟为他准备的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视线也移到了海面上。那个神秘的峡谷就在这片大海的海底,可就他一人见过。直到此刻,他的脑海之中也不断浮现出之前看过的那些神秘而又壮观的景象,然后还有一团迷雾笼罩着,飘来飘去化不开。

  

  

   “你说海底有个山谷,山谷里……有一个小镇?”董曦觉得有必要再确定一下,毕竟她回去是要写报告的。

  

  

   李子安说道:“是的,或许是一个军事基地。”

  

  

   “那隐藏在山体之中的巨大的石柱又是什么?”董曦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那条大鱼和鲨鱼耗费我不少真气,我又没有携带照相设备,就当时看了看,没机会去研究。我们回去吧,回去准备一些专业的设备,然后我再下去。”

  

  

   “下次我跟你一起下去。”董曦说。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你去不了,这里的海底一千多米深,除非你待在深海潜水器里,否则你根本承受不住那里的压力。可是我们上哪去找深海潜水器,那种东西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才有。”

  

  

   莎尔娜补了一句:“一千多米深的海底,就是一般的军用潜艇也潜不了那样的深度。”

  

  

   董曦放弃了:“好吧,下次你多拍些照片上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老板,你比军用潜艇还厉害,我拜你为师好不好?”范才伟说了一句溜须拍马的话。

  

  

   这句话忽然让李子安想起了一个人,他的徒弟杜武。

  

  

   我|草!

  

  

   他又把他的徒弟给忘记了。

  

  

   不知道死没有?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想起了来电铃|声。

  

  

   他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加了灯塔国际区号的长途电话。

  

  

   不会那么巧,是那个说话带点金属音的绑匪打来的电话吧?

  

  

   他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师父,救我……”

  

  

   我|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