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14章夫唱妇随方安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04 2020-11-17 17:24

  余美琳去拿衣服去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李子安想了一下,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余美琳很快就返回来了,她把一套新西装放在了茶几上“你换上吧,我出去等你,不会打领带的话叫我一声,我进来帮你打。”

   李子安说道“我看你打了一次,我想我自己能打。”

   余美琳转身离开了休息室,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一下头,他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毁灭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才跟她盛了夫妻。

   换好衣服之后李子安跟着余美琳离开了办公室,一前一后往董事会会议室走去。

   一路上有员工盯着他看,窃窃私语。

   李子安并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眼神,至于那些窃窃私语,他估摸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但他听不见也不会烦恼。

   快到董事会会议室的时候,余美琳却停下了脚步。

   “你改变主意了吗?”李子安问她。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余美琳说,她心里想着还是那句“夫唱妇随方安泰”的卦辞。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们一来,你家二叔就给你挖了个坑,然后我们见了你爸和你的后母,你爸更是直言不讳的让你辞去董事长的职务,我估计我们现在一进去,会议室里的人会群攻你,让你辞职。”

   余美琳的神色凝重,她其实很清楚她将面对什么。

   李子安接着说道“这会议室是他们准备的,他们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要是顺着他们的意思进去,那便是虎口大张等食来。我的看法是董事会要开,但不能在这里开,你另外找个地方,让他们去那里开,避开虎口。”

   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我就提个建议,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当我没说,你想进去,我就陪你进去。”

   “我听你的,我们去大会议室。”余美琳转身就走。

   李子安说道“不,你跟我走。”

   “嗯?”余美琳回头看着李子安,眼神带了点好奇与困惑。

   李子安淡然一笑“夫唱妇随方安泰,你听我的就行了。”

   “我们去哪?”

   李子安笑了笑“跟我走就行了。”

   这次余美琳没有犹豫,很干脆的点了一下头。

   董事会会议室里,余泰安居首座,左手边是老二家的余泰安,右边是老三家的余泰鸿。往下又分别是余家旁支的董事,十好几个人。

   所有人都在等余美琳出席,可她迟迟不现身。

   余泰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腕表,然后皱起眉头“都到了开会的时间了居然还不来,她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没有时间观念吗?”

   余泰鸿盘着手里的一串蜘蛛纹海黄手串,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大哥,我那侄女当了四年董事长,多少也会养成一点董事长的脾气,你担待一点。”

   余泰安声音转冷“我回来了,她算什么董事长,这里我说了算!”

   余泰鸿和余泰安隔着条形的会议桌对视了一眼。

   余泰安笑了笑“就是,大哥回来了,我们余家的战船还得由大哥来掌舵,只是大哥你这身体没问题吧?”

   “我都坐这了,我还有什么问题,老二你什么意思?”余泰山瞅着余泰安,那眼神咄咄逼人。

   “我就随便说说,大哥你别介意。”余泰安避开了余泰山的视线。

   就在这时董事会秘书走了进来,微微欠了一下身,恭恭敬敬地道“董事长临时决定将董事会移到大会议室召开,请各位董事会成员移步到大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十几个人面面相觑。

   余泰山猛一巴掌拍在了桌上,怒斥道“我还在这里,她跟谁端董事长的架子?你去把她给我叫过来!”

   那秘书说道“董事长说了,她在那里等你们。”

   余泰山怒道“你去告诉她,我哪里也不去,让她滚过来见我!”

   “这……”那秘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余泰安起身,笑着说道“大哥,你就别生气了,这董事会在哪里开不都是一样吗,你可别又气坏了身子,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可都指望着你呐。”

   余泰鸿也站了起来“二哥说得多,这董事会在哪里开都一样,我们过去吧。”

   余泰山冷哼了一声“也行,我倒要看看她现在的翅膀有多硬!”

   一大群人来到了大会议室里。

   然而,会议室里却空荡荡的。

   “呵呵!”高盛美阴阳怪气地道“泰山,你还真的是养了个孝顺的好女儿,把我们当猴耍呢。”

   余泰安气得脸色铁青“我亲自去找她!”

   高盛美却一把拉住了余泰山“别,人家现在可是董事长,我们惹不起。”

   她不这么说还好,她这么一说,余泰山的一张脸阴沉得都能拧出水来了。

   同一时间。

   余美琳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李子安说道“你别走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余美琳停下了脚步“他们都过去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

   “你听我的就行了。”

   “我始终要见他们,躲是躲不掉的,我们待在这里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我怕见他们,不行,我现在就要去见他们。”余美琳迈步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起身挡住了余美琳的路。

   余美琳瞪着李子安“你干什么?”

   李子安也不恼,笑着说道“多的时间都等了,再等一分钟出门。”

   “多等一分钟又有什么用?”余美琳伸手去推李子安,手掌推在李子安的肩头上的时候却没发力,然后又放了下来。

   她之前不相信他,结果发生了一连串的糟心的事情,她的心里都有阴影了。

   “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再等一分钟。”余美琳把手放下去了。

   李子安没腕表,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一分钟的时间没过去,屏幕上却弹出了一条来自“金刚萝莉”的信息子安,你在干嘛?

   李子安有些头疼。

   她问他在干嘛,他也想知道她想干嘛。

   他可是一个有妇之夫,她还是余美琳的闺蜜,难道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样的联系有点不妥吗?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好了,吉时已到,我们走吧。”李子安说。

   余美琳迫不及待的绕过李子安,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去。

   刚一出门就碰见了昆丽。

   “美琳,那些记者已经被我赶出去了。我打听了一下,都是余家豪请来的。”昆丽说。

   “猜也是他在背后搞鬼,这事暂且不管,你跟我们去大会议室吧。”余美琳一边走一边说。

   昆丽点了一下头,跟着余美琳走,又看了李子安一眼“你跟着来干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问当然是去开董事会。”

   昆丽跟着说道“美琳,你怎么带他去开董事会?”

   “他是我老公。”余美琳说,脚步不停。

   李子安心中莫名感动。

   昆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后又看了李子安一眼,但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大会议室门口,余美琳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李子安紧随余美琳的脚步走了进去,还有昆丽,她进门之后反手关上了门。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身上,一个个板着脸,眼神里没有半点善意。

   大会议室里有一张主席台,那主席台后有三个座位,余泰山、余泰安和余泰鸿三兄弟将那三个座位都坐了,根本就没有余美琳的位置。

   主席台的对面倒是有空着的椅子,可那不是董事长坐的椅子。

   余美琳一时间竟有点手足无措了,她不知道她该上主席台,还是在下面找个位置坐下。

   “哟,这不是我们的董事长吗?”高盛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讥笑,“我们可算是把你盼来了,泰山啊,你把位置给董事长让开,你坐了人家的位置。”

   余泰山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起身让座的意思。

   余家豪阴阳怪气地道“董事长,你让我们来这里开会,我们都在这里等你老半天了,你老终于来了,可以开始了吧?”

   余美琳说道“是你们要召开董事会,不是我,还是你们先说会议的议题吧。”

   高盛美冷笑了一声“你倒直接,好吧,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我来说。四年前你爸生病了,你代任董事长一职,现在你爸康复了,你是自己辞职,还是我们罢免你?”

   余美琳看着余泰安。

   余泰安也看着余美琳,眼神阴冷。

   余美琳的心碎了。

   这是卸磨杀驴。

   她是那头驴,而她的父亲是那个卸磨拿刀的人。

   高盛美咄咄逼人“怎么不说话?你是无话可说,还是默认接受?”

   余泰安怒道“你妈跟你说话,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余美琳的眼泪夺眶而出。

   余家豪笑了“还哭了,我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女人,可你的眼泪有意义吗?”

   李子安凑到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来跟他们说吧。”

   余美琳心乱如麻,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zhuixuchhan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