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2章以血换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28 2020-11-17 17:24

  这是要动手了吗?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就对了,没有男人受得了这种事,如果你连我给你戴绿帽子这种事情都能忍,那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火上浇油,除了想看看汉克是不是真的稳如喝了药的大郎哥,他也想汉克对他出手。

  打起来,那就好办了。

  “我来这里其实是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汉克说,他在距离李子安三步的距离停下了脚步。

  李子安感到有点意外:“你想见我?”

  汉克点了一下头:“对,你猜我为什么想见你?”

  李子安:“……”

  他的心里涌起了一点奇怪的感受。

  根据他的观察,今天的汉克明显更稳定了,几乎看不见有两个意识的迹象,他的身体之中好像只有一个意识,冷静、睿智,不像是人类的意识,更像是科幻电影之中的机器人的意识。

  可是,汉克说话的声音,还有语气又分明是个人类。

  却就在李子安愣神的刹那间,汉克身形一动,突然突破了两步的距离,一拳轰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其实不用李子安刺*激他,他也会动手。

  李子安没有躲闪,一拳对轰了上去。

  砰!

  沉闷的撞击声里,李子安和汉克各自往后退了两步。

  李子安感觉整条右臂都在发麻,拳头上的指骨好像裂开了一半疼痛。不过这种感觉转瞬间就消退了,他的炉身血具有疗伤的作用,他的真气也有辅助治疗的作用,这种冲击伤害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汉克也不好受,他的脸上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但右拳却明显有点轻颤的迹象。

  这样的铁拳对轰,李子安大概对轰一百下都没有问题,但汉克估计对轰二三十下,拳头就得报废。

  办公室门外,听到对拳的声音,余诗曼将眼睛凑到了门缝前,可惜门缝固然是门缝,但她根本就看不见办公室里面的景象。

  “哥,他们真的打起来了。”余诗曼很紧张,也有点莫名其妙的兴奋和激动。

  余家明说道:“打起来才正常,你别管,等他们分出了胜负我们再进去。”

  “你觉得谁会赢?”余诗曼问了一句。

  “那死不要脸的是大*师,实力不俗,但汉克也不差,他是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又在海军陆战队服过役,也很有实力。”余家明说。

  “那究竟谁会赢?”

  “等他们打完就知道了。”

  办公室里。

  短暂的对视和沉默之后,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你长脾气了,居然敢主动对我出手,你就不怕死吗?”

  说话的时候,他左手的拇指在机关戒指上的机关摁了一下,戒面打开,合金尖刺弹了出来。

  汉克视若无睹,声音冰冷:“你的血有毒,可我已经有了抗体,你的血已经威胁不到我了。”

  李子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如果他的血对汉克身上的病毒生物失去了克制的作用,那就意味着汉克的威胁变大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挑衅的意味。

  汉克的右拳指缝之中也滑出了一根尖刺,大约两厘米长,样子有点像钢笔的笔尖,远比李子安的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凶悍。

  这似乎是要以血换血。

  李子安想要取汉克的血,汉克也想要取李子安的血,这一点早在使馆街那家西餐厅里就确定了,只是没想到绕了一大圈,两个男人却还是要用这种原始而又血腥的方式来达到各自的目的。

  有时候智商能打败拳头,但是有些事情却只能通过拳头来解决。

  李子安突然动了,瞬间切到汉克的身前,左拳轰向了汉克的胸膛。

  汉克双肘交叉,封住了李子安的拳头,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扎进了他的手肘。

  合金尖刺上的止行膏遇血消融。

  可是汉克的身体之中早有抗体,并不受影响。

  准确的说其实不是汉克的身体之中有抗体,而是寄生在他身体之中的病毒生物有抗体。

  李子安收拳,汉克的右拳也就在那一瞬间轰了过来,他也本能的竖起右肘封挡。汉克的拳头挡住了,可他的右手小臂却被汉克的金属坚持扎了一个口子,刺痛过后,一股鲜血从伤口之中涌了出来。

  汉克夹在指缝间的金属坚持本来是银色的,这一拳之后就变成了红色,他的拳头上也沾上了不少鲜血。

  李子安的视线锁定着他的右拳,可是没有看见白色的粉末涌冒出来。

  汉克说的是真的,他的身体之中已经有了抗体,不再惧怕他的心血。

  最佳的杀死汉克身体里的病毒生物的机会是在殡仪馆里的那一次,可是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

  “呵呵,你看见了吗?”汉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激动地道:“你已经威胁不到我了!”

  他的话音刚落,李子安又到了他的身前。

  李子安的双拳雨点一般打向了汉克,出拳之快,肉眼难以捕捉到拳头运行的轨迹,更无法看清楚他的拳头。

  汉克不断后退,格挡和还击,不过他是格挡的多,还击的少。

  他固然是西点军校毕业,也在海豹突击队服过役,可他面对的是真正的大*师,一套折枝拳就够他喝一壶。

  事实上别说是他,就算是上一代与病毒生物一起进化了十几年的宿主黄波,对战现在的李子安也不见得能打个平手!

  一转眼功夫,李子安的左拳上的合金尖刺乃至机关戒指的戒面都被汉克的鲜血然红了。他的脸上和衣服上也溅了不少的鲜血,样子有点吓人。

  汉克已经退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再退就撞门了。

  却就在即将无路可退的时候,李子安突然停止了攻击,人也退了好几步。他想将拳头上的汉克的鲜血收集起来,却没有合适的器皿。

  汉克忽然伸手进衣兜。

  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视线也锁定了汉克那只伸进衣兜里的手,同时眼角的余光也烧了一眼身旁的沙发。如果汉克从兜里掏出一支手枪*来,他只能往沙发后面躲,然后将沙发举起来,护着头部和心脏,拼着小腹和大腿挨两枪,也要制服汉克。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汉克的手从衣兜里伸了出来,他掏出来的不是手枪,而是医院里的用来采集血样的玻璃器皿。

  汉克的手一挥,将一支玻璃器皿抛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伸手抓住,心里却十分好奇汉克的举动,他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汉克说道:“你不是要收集我的血液吗,用血样瓶收集更方便一些。”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这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可他手里拿着的采血瓶不是炸弹,只是普通的采血瓶。

  他将瓶子上的橡胶塞子扒了下来,在左手的手背上刮了几下,收集了几毫升的鲜血,然后又将橡胶塞子塞上。

  汉克也干了同样的事情,他从他的右拳上刮了几毫升的炉身血,塞上橡胶塞然后将采血瓶装进了衣兜里。

  李子安也不担心汉克拿走他的炉身血会化验出什么不同的结果出来,上次去医院验血给了他底气。可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汉克可能也有这样的底气,如果汉克的血能化验出什么来,汉克又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跟他换血?

  不过,有了这份血样,疗养院这次下的订单差不多就算完成了,不管怎样他都不亏。

  “你很强,可是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我们再交手,我会杀了你。”汉克说。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和那种病毒生物一直都在进化,你会越来越强大,可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吗?”

  汉克摇了一下头:“你不会,我是灯塔驻魔都领事馆领事,如果你杀了我,你也完了。”

  这是事实。

  不管李子安有多么想干掉汉克,但他都不可能在这里动手。

  李子安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你这个问题太笼统了。”汉克说。

  “如果你只是汉克,我一点也不好奇你现在干的这些事情,可你一个病毒生物,你最明智的选择是躲起来,进化到足够强大,可你却选择抛头露面,甚至战斗在第一线,你为了什么?”李子安换了一种说法。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说了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

  又是这句熟悉的“切口”。

  李子安的心里顿时涌起一团奇怪的感受,还有困惑:“你说的话我听过多次,如果你是在寻找返回故乡的路,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能让你找到返回故乡的路吗?”

  “把罗盘和天香给我,我不会再骚扰你,我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汉克说,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神光。

  李子安摇了摇头。

  别说他没有天香,就算有他也不可能交给汉克。

  “所以,这就注定了,我们是敌人。”汉克说。

  这句话说完,他转身拉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站在门口偷听的余诗曼失去了平衡,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汉克却连手都没有伸一下,直接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