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81章奸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10 2020-11-17 17:24

  董曦征用了警局里的一个办公室,然后就守在门口,不让人靠近。李子安就在这个办公室里,用手机跟高山打视频电话。

  国王死了,炸死了一个锡克族的外籍司机,还炸伤了十几个村民,损坏了差不多半个村子的房舍,这样一个结果,李子安以为扫地僧开口的第一句话就会训他,却没想到高山一开口就是表扬。

  “小子,干得不错!我看了法医拍的照片,额头开花,脖子断了,据说肋骨也断了几根,那个死得很惨,就是要这样,我们得让那些人知道,敢来这边搞恐怖活动就是这个下场!解气!”高山很高兴的样子。

  “我也被他打得很惨。”李子安故意将风衣的下摆拉了一点起来,露出了一截破破烂烂的裤子。

  但仅限于大腿以下的部位,没敢往上拉。

  有些东西管家婆看得,董媳妇看得,甚至是波斯姑娘马赫塔布也看得,但是扫地僧看不得,哪怕是冰山一角都不行。

  高山仔细看了看,问了一句:“脸打破了吗?”

  “那倒没有。”李子安展示了一下裤子,然后就把摄像头对准了他自己的脸。

  盛世美颜。

  高山笑了笑:“脸没打破就行,你这张脸算是重要资产。”

  李子安:“……”

  他忽然不想跟扫地僧聊了。

  “说正事。”高山略微停顿了一下,“国王额头的伤口里没有铜锈色的印记,但根据之前的情报显示,他的身上也应该有火种,这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就知道他会问这个,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我不只杀了国王,我还抹杀了国王身上的火种,所以国王的尸体上没有精武女王身上的那种印记。”

  “为什么要杀死国王身上的火种?”

  李子安说道:“他身上的火种跟精武女王身上的火种不一样,它很邪恶也很危险,当时有很多人在搜捕国王,如果它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那就很难办了,而且……”

  “而且什么?”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而且没有研究的必要。”

  “没有研究的必要?”高山直盯盯的看着屏幕,眼神之中带着惊讶与质疑。

  李子安说道:“张博士研究精武女王身上的火种,有结果吗?”

  “没有就不研究了吗?老一辈的科学家用算盘打出了原子弹,袁老一辈子都在研究水稻,科学研究不是非要一下子就出结果,而是持之以恒的坚持!你这种思想是错误的,要改正。”

  李子安尴尬的点了点头。

  他不是不懂扫地僧说的这些道理,他只是带了点私心,如果他能说服疗养院不研究火种,那么余美琳就安全了。就现在这种情况,始终是一个隐患,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他想就能扭转的,他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那把剑呢?”

  “在马赫塔布的手里,她花了3亿50万买剑,我只能交还给她。”李子安说。

  “赎回来,卖剑的钱在你的账户上。”

  李子安说道:“她现在要卖6亿100万。”

  “多少?”高山怀疑他听错了,一下子就激动了。

  李子安放慢了语速:“6亿100万,我要翻一倍价钱才能买回来。”

  这事,他把那把西洋剑交给马赫塔布的时候就说好了,3亿50万还给她,开6亿100万的收据。

  “她怎么不去抢啊?一把破剑卖6亿100万!”高山的情绪有点失控。

  这个反应早在大/师的预料之中。

  疗养院肯定不会花6亿50万把剑买回去,哪怕是让他把3亿50万的卖剑的剑上交,也不会翻倍去买那把西洋剑。他这边虚开发.票,说是6亿100万买回来,高山总不能让他把剑交回去吧。让交的话,他就让高山把差价补给他,高山总不能一分钱不给把剑拿走吧,更何况这剑还是他缴获的。

  “你就不能让她原价卖给你吗?”高山控制情绪的能力很强,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李子安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马赫塔布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在商言商,我很她谈过,但她说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情,她肯定要加点精神损失费。”

  高山:“……”

  李子安又说道:“高叔叔,要不这样吧,我把卖剑的3亿50万捐出来,你那边再添3亿50万,我把剑买回来给你。你让张博士拿去研究,或许几十年后会有所收获,毕竟科学贵在持之以恒的坚持。”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小子跟那个波斯姑娘串通好了,算了,那剑你就留着吧,我知道你想要那把剑。将来你玩腻了,你再把剑拿回来就行了。”高山说。

  李子安笑了笑:“行,高叔叔你还有事吗?”

  他的话音刚落,视频聊天就终止了。

  他怀疑董曦挂电话的习惯是师出高山,而胜过高山。

  董曦走了进来:“我的人已经给马赫塔布做完笔录了,就在隔壁,你可以去跟她聊聊,把剑拿回来。”

  李子安嗯了一声,起身出门。

  “真的要花6亿100万买回来吗?那个波斯女人也太黑了吧?”董曦说了一句,刚才她都听见了。她毕竟也是管家婆之一,心疼大/师的钱。

  李子安踮脚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就只是让马赫塔布开个6亿100万的收据而已,钱就只给3亿50万。”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其实才是奸商,连老总都骗。”

  李子安伸手拍了她一下,然后在她打他之前跳开,逃似的出了门,进了隔壁的房间。

  董曦翘了一下嘴,也出了门,但没有进去,就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

  房间里,马赫塔布看见李子安进来,跟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大/师,我可以走了吗?”

  李子安说道:“坐吧,我们聊聊。”

  马赫塔布拿起放在桌上的西洋剑,递向了李子安:“剑给你,那笔钱无论你什么时候打给我都行,我相信大/师的人品。”

  李子安将剑接过,随手挂在了风衣的腰带扣上。

  国王就喜欢将它挂在腰带扣上。

  李子安坐了下去,又招呼了一句:“马赫塔布小姐,坐吧,坐着聊。”

  马赫塔布坐了下去,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在这样的地方,你想跟我聊什么?”

  这话里似乎有一个很明显的暗示。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

  李子安假装没听出来,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跟你聊聊卢比奥。”

  马赫塔布微微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没了,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丝猜疑和警惕。

  李子安说道:“你别误会,这只是我跟你的私人聊天,不会有监控和录音,更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马赫塔布这才开口说道:“我十六岁那年跟我舅舅去耶路撒冷,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就认识了卢比奥。那以后我们经常联系,偶尔也会聚一聚,算是朋友吧。”

  “这次是他让你来买剑的吗?”

  马赫塔布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我不知道会牵扯进这样的事。”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你太单纯了,卢比奥利用了你,你是他们设下的诱饵,想要炸死我,但他们明显是想连你一起炸死。”

  “你怎么知道这些?”马赫塔布很好奇这点,女人的好奇心往往能战胜恐惧,甚至能做到一往无前。

  “我是大/师,用我们这边的话说叫卜卦,用你们那边的话说就是占卜,我跟你也讲不明白,你要是感兴趣,以后有机会我们好好聊聊。”李子安说。

  回头给你摸个骨,看个相,卜个卦,总有一款适合你。

  马赫塔布点了一下头,还是有点小心谨慎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我就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因为还有一个人逃了,他有可能威胁到你,而我想抓住他,所以希望你能给我提供一点帮助。”

  “我能为你做什么?”

  “卢比奥跟你提起过商人吗?”

  马赫塔布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商人?我也是商人。”

  她终于放松了下来。

  李子安说道:“商人只是一个代号,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马赫塔布摇了一下头:“我不知道,卢比奥没有跟我提起过什么商人,只是让我去拍卖会买那把剑,然后把剑送到指定的地方。”

  “你就答应啦?”

  “嗯,我跟他是朋友。”说这话的时候,马赫塔布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点复杂的神光。

  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卢比奥,直到现在她的心里还藏着一个目标,那就是嫁入沙巴家族,借用沙巴家族的能量救出她的父亲。不过这样的秘密,她是不会说的。

  可是她忘记了坐在她对面的人是谁。

  她的心理变化都体现在了她的眼神里,怎么可能逃过大/师的慧眼?

  大/师还联想到了更多。

  什么朋友一个招呼,你就愿意出3个亿买剑?

  如果你跟卢比奥之间没点什么猫腻,我敢把这张桌子吃了!

  不过,大/师向来是看破不说破,他转移了话题:“你要帮到我其实很简单,跟我聊聊你所了解的沙巴家族就行了,比如家里都有些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之类的。”

  “你想干什么?”马赫塔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想去沙巴家族作客,喝他们家的茶。”

  马赫塔布沉默了,似乎在猜测李子安的真正的目的,而她要不要帮这个忙。

  她做任何事都会权衡利弊,就买剑这事,如果不是想嫁入沙巴家族,然后利用沙巴家族的力量救出她的父亲,她怎么会花3亿为卢比奥买剑?

  她的这些个反应也在大/师的慧眼里。

  李子安笑了笑:“这样吧,最近一段时间我要去耶路撒冷,我需要一个向导和一些帮助,如果你愿意为我提供这些帮助,我也帮你一个忙。”

  “什么忙?”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能帮你救出你的父亲。”

  马赫塔布顿时愣在了当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