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4章奸夫搭桥法力无边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89 2020-11-17 17:24

   一路上沐龙都在哔哔哔,李子安只是听着,脑子里有一个画面挥之不去。

  那画面就是沐家的玉枝梧桐莫名其妙的冲他吐舌头的画面,那俏皮的样子,那撩人的眼神,那长长的的舌头……

  机动。

  其实人家还“略略略”了的,学的小盆友的动作,只是是成/人版的,他之所以有些乱七八糟的想像,那是他自己的过分解读。

  有老婆孩子的单身狗伤不起。

  “小李,有些话我想跟你聊聊,但又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沐龙瞅着李子安,脸上的神色尴尬中又透露着为难。

  李子安知道他想聊什么,心中难免也有点紧张,但面上却带着笑容:“沐叔叔,你我之间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我和春桃那是铁哥们,在我这里不管是什么话都没有当讲不当讲的说法,你直说就是了。”

  沐龙愣了两秒钟才说出话来:“你说你和春桃是……铁哥们?”

  李子安利索的点了两下头:“是啊,铁哥们,我们一起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名叫排忧工作室,她帮忙牵线搭桥,我给人卜卦治病,排忧解难,我们俩合作很愉快。”

  沐龙有点懵逼的反应。

  男人跟女人还可以成为铁哥们?

  “那个,你对春桃……”沐龙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自己心里倒是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有些话却说不出来。

  李子安也知道,可得装着不知道啊,他笑了笑:“我当她是好哥们啊,你放心,有我看着她,她一定会好好的。”

  沐龙点了点头,移目看着窗外,一个人去琢磨去了。

  李子安暗自头疼。

  眼前的这些麻烦都是从那天下午开始的,沐老师先是跟他喝了交杯酒,然后还带去了电影院,言传身教的教他谈恋爱,让他品尝到了舌尖上的美味,不单单是爆米花,还有可乐。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他再次回到那个下午,他还会上沐老师的课吗?

  还是会。

  那还说个锤子。

  新星公司到了,守门的还是魏大壮,看见李子安带人过来,老远就开了门,然后站在旁边立正敬礼,姿势虽然不标准,但态度却是端正的。

  “李总好。”魏大壮叫了一声。

  李子安笑着点了一下头:“回头我跟你们余总说一下,让你升个官。”

  魏大壮顿时激动了起来:“谢谢李总,我……”

  终究是老实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感激。

  李子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真要谢我就好好干。”

  魏大壮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还发出了一个重鼻音:“嗯!”

  “余总在办公室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魏大壮说道:“在,她刚从仓库过去,我打个电话跟她说你来了。”

  李子安说道:“不用,我过去找她就行了。沐叔叔,跟我来吧。”

  沐龙跟着李子安往办公楼走去,随口问了一句:“小李,你还在这公司任职吗?”

  李子安回了一句:“没有,因为我老婆的关系,这里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李总。刚才那保安帮我办过事,所以想提拔他一下。”

  沐龙肃然起敬:“你这样的大/师,一个保安都这么上心,你可真不是一般的热心人呐,春桃跟你在一起,我放心。”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什么叫跟他在一起?

  幸好余美琳没在这里,这话如果被余美琳听见了,今天早上才平息的战火恐怕又要点燃了。

  沐龙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语病,跟着又补了一句:“呵呵,我说的是跟你在一起做事我放心,没别的意思。”

  李子安心里尴尬,面上“嗯嗯”了一下。

  上三楼,进了大办公区,昔日热热闹闹的大办公区里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年轻的职员在办公。那几个职员都很认真,都没人抬头看李子安和沐龙一眼。至于那些上班干私活的老油条些一个都看不见了,多半是被调到仓库去了。

  余美琳还真是雷厉风行,昨天晚上才给了她建议,今天一来就开始执行了。

  办公室的门闭着。

  李子安伸手敲了两下门。

  “进来。”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开门走了进去。

  余美琳讶然道:“子安,你怎么来了?”

  然后,她就看见跟着李子安进入办公室的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沐春桃的父亲。

  她顿时愣住了。

  李子安说道:“美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余美琳打断了他的话:“我认识,沐叔叔你好。”

  沐龙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美琳,在忙呀。”

  “沐叔叔,你请坐,我和我老公说两句话就来。”余美琳起身往休息室走去。

  “行,我等你。”沐龙说。

  李子安跟着余美琳进了休息室。

  余美琳伸手关上了门,压低了声音:“子安,你把余美琳的父亲带我这里来干什么,你什么意思?我都说了,我不想跟你吵架,我已经让步了,你还想怎么样?”

  李子安倒很平静。

  她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毕竟昨晚她才因为沐春桃跟他吵了一架,他带着沐春桃的父亲来这里,她很容易就会理解成他要跟她摊牌什么的。

  “你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好,你说。”余美琳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

  李子安说道:“沐叔叔这两年……”

  余美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叫得真亲热。”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他这两年在做有色金属的生意,前段时间他在澳洲买了大量的铜矿,因为那边政府刁难的原因一时收不到货,可这边的客户却付了定金,等着收货,他等着要矿。我琢磨着,你的铜矿正确一个这样的大客户,所以就把他给带过来了。”

  余美琳愣住了。

  她没想到李子安带着沐龙来是这个原因。

  她看着李子安,心中尴尬,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就这事,你去跟他谈谈吧,要是谈好了,你就有钱偿还债务了,而不用去银行贷款。”

  “我……”余美琳歉然道:“对不起,我刚才的语气有点重。”

  李子安笑了笑:“没事,我能理解你,生意上的事我不懂,我就不插嘴了,你们聊就行了。来的时候,我看见大办公区就只剩下几个人了,那些人都被你调到仓库去了吧?”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嗯,我把要开掉的人都调到仓库去了,成立了一支装卸队,我也听了你的建议,我让马川当了队长,让他对付那些人。”

  李子安说道:“等下我过去看看,对了,余家勇被开除了,保卫科长的职位有人选了吗?”

  “还没有,实在没人的话我想让昆丽代任,等招募到合适的人再说。”

  “让马川当保卫科的科长吧,守门的那个魏大壮人也不错,可以做个副的,之前调查你被推下楼的事,我答应给他点好处。”

  余美琳说道:“既然是你答应的,那就照你的意思来吧,只是那个马川干了那样的事情,还给他升职加薪,我总觉得有点不妥。”

  “你要的是做事的人,又不是道德标兵,那马川是个真小人,能办事,以后你少不了还要跟余家豪、葛军他们斗,身边养条能咬人的狗,关键时刻还能发挥作用。”

  余美琳笑了一下:“夫唱妇随方安泰,行,我听你的。”

  她还记得那句卦辞。

  李子安的心中有愧,昨天晚上余美琳跟他发火跟他吵,那是因为沐春桃的原因,他虽然没有承认,可是他和沐春桃的确是打波了,他昨晚做梦还梦见了人家。站在为人丈夫的角度讲,他的确是错了。可是,一想起那个汉克拜恩斯,他心里就不舒服,又觉得自己应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还是矛盾。

  莫名的,两人都找不到话说了,气氛也有点尴尬了。

  “那个,我去仓库看看,你去和沐叔叔聊聊吧。”李子安去开门。

  余美琳忽然说了一句:“小美在家干什么?”

  “上课呗,小汤老师今天要交她算数。”李子安说。

  “真不知道她会算错多少。”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一提到他的小棉袄,他的心里就会充满阳光。

  “你呀,少给她吃巧克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爷俩的小把戏。”余美琳的嘴角含着一点嗔意。

  李子安讶然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给了糖,她把糖纸收藏在笔盒里,我给她放橡皮擦和铅笔的时候看见了。”

  李子安:“……”

  收藏糖纸。

  李小美同学,你这是实力坑爹啊!

  “去吧去吧,回家再聊。”结果是余美琳开了门。

  李子安走了出去,跟沐龙打了一个招呼:“沐叔叔,你和美琳聊,我去仓库看看。”

  “好的,好的。”沐龙对李子安是客气得很。

  李子安出了办公楼,往对面的仓库走去。

  沐龙和余美琳怎么聊,他不知道,可就两人目前的情况而言,一个有矿愁买家,一个愁没矿,这生意肯定是成了。

  若要问钱财何处来,奸夫搭桥可化灾。

  这卦辞虽然难听,可奸夫搭桥,法力无边。

  李子安来到了仓库大门,还没进去便听见了吵闹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