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4章小兔崽子的恶作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46 2020-11-17 17:24

  睡了一觉,李子安身上的伤全好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疼痛。洗漱的时候,他特意照了好几分钟的镜子看他的脸,他的脸昨晚被打得不轻,好几个地方都肿了,可是现在一点都不肿了,也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没破相就好。

  天赐良颜,必须要珍惜才行。

  他刚进厨房还没忙活开,汤晴就进来了。

  李子安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小汤,早啊。”

  汤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早安子安哥,我来帮忙,要洗什么菜?”

  李子安笑着说道:“女孩子就要睡美容觉嘛,对皮肤好,要不你再回去补一觉。”

  “我可没那么娇气,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一家人的早饭还是我做的呢。”汤晴瞅了一眼放在洗菜池里的几根黄瓜,直接走过去洗黄瓜,手脚利索。

  李子安也不劝她回去睡美容觉了,开始打蛋煎蛋饼。

  “子安哥,昨天晚上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在回桂地的动车上了。”汤晴说。

  “这样也好。”

  汤晴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子安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这样说?”

  “我已经说了跟她断绝关系,可是她打电话来,我还是接了,还让她在路上小心些,我……”似乎是在恨自己没用,汤晴说不下去了。

  李子安温声说道:“那毕竟是你的妈妈,你是做不到跟她真正的断绝关系的,血缘这一层关系你就断不了。不过,你始终要记住,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不是你父母的,你要自己做主,往后你要为自己活着。”

  汤晴点了点头,情绪好了些。

  李子安其实也很讨厌田翠花那个人,但站在他的角度,他总不能劝人家母女不相认吧,那就要不得了。是非对错,往后的人生,那是人家汤晴的,她得自己做出选择,他最多就只能煲点鸡汤给她喝。

  “对了,子安哥,你让我在你的工作室兼职,我的工作是什么?”汤晴转移了话题。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你说你学到是什么专业来着,精密……”

  “精密仪器与机械制造。”

  “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那么你能制造仪器和机械吗?”李子安问。

  “那得看是什么仪器和机械,如果是复杂的东西,我可能不行,因为有些东西需要专业的工具和工作台,还有电子元件和零件什么的,不过简单的东西或许能做出来,你想让我做什么东西?”

  李子安说道:“我想要一根中间有凹槽的银针,能做出来吗?”

  汤晴想了一下说道:“必须要是银的吗?”

  “为什么这样问?”

  “银的硬度很低,银针那么细的东西再在中间挖一条凹槽,你轻轻一扎就折了。”

  李子安说道:“钢的也行,反正我也不是拿来给人扎穴位,是用来动手术的。”

  “嗯,那我找点材料试试。”

  “要买材料和工具什么的吗,这钱我来出。”李子安想得周到。

  汤晴笑了笑:“不需要,大学的老师人不错,我可以去学校做,另外还有些同学在精密仪器和机械制造企业上班,我也可以找他们帮忙,不需要采买什么材料和设备。”

  李子安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昨天晚上与黄波搏杀的画面,现在想起来还有点紧张和后怕,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小汤,我有一个想法,说出来你不许笑。”

  他还没说出来汤晴就笑了:“什么想法?”

  李子安说道:“你看过007没有,嗯,还有蝙蝠侠、王牌特工什么的。”

  “看过呀,都是好老的电影了。”汤晴好奇的盯着李子安,似乎在猜他那所谓的想法与这几部电影有什么关系。

  李子安说道:“这样,你要什么设备和材料我都给你买来,你能不能建立一个道具室,制造一些厉害的道具出来?”

  汤晴惊讶地道:“子安哥,你是想让我给你造枪~还是蝙蝠车啊,我可造不出来。”

  李子安笑了笑:“我没让你造枪,犯法的东西我们不沾,我就是想让你建立一个道具室,力所能及的造一些道具出来,比如可以挡子弹的工具箱,用刀刺不~穿的背心什么的,还有飞镖、袖箭什么的。”

  汤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一脸懵逼的样子:“子安哥,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人在江湖走,免不了有个挨刀的时候,干我们这行的容易招人嫉妒,防着一些好。”

  汤晴说道:“行,我试试,我先想想要买什么设备和工具,还有材料,不过要建立一个道具室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那些设备和工具还有材料买回来之后,放在哪?”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回头我去问问物业,看有没有地下室或者空屋子租一间,道具室当然是越近越好,免得你在路上耽误时间,你又要给小美上课,又要做道具,太远的话就不好了。”

  “嗯,今天我抽时间做一份计划书给你瞧瞧。”汤晴说。

  她其实觉得李子安的想法很荒谬,甚至是闹着玩的,可李子安给她一个月给她开五万块的工资,她手边有点事做也好安心,不然就是白拿工资了。

  就这样,做早饭的时候就把“武装大~师”的计划敲定了。

  早饭做好,余美琳下了楼,OL制服装,肉丝黑拖鞋,性感冷艳,出场就自带女总裁的高冷气场。

  征服这样的女人是多少男人的梦想,昨天晚上李子安就有一个征服她的机会,可是他没有珍惜,主动弃权。

  假如他昨天晚上留在了余美琳的房间里,她投他以木桃,他报她以琼浆,夫妻缠绵,一起入睡,一起醒来,这会儿空怕都还腻在被窝里不想起来吧?

  可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过去四年的种种,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哪有那么容易翻篇?

  余美琳款款走来,面带笑容:“老公,昨天晚上是你把我抱上去的吗?”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李子安心里纳闷,不过面上却还是笑容相对:“嗯,你喝醉了,我抱你上去的。”

  余美琳忽然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一个正人君子啊,你老婆喝醉了,你放床上,衣服都不给她脱。”

  李子安:“……”

  他记得清清楚楚,她昨晚跟他喝酒的时候穿的是一条绵绸的睡裙,就连加大号的连体口罩都没戴,那本来就是睡觉时穿的东西,他脱什么脱?

  余美琳的声音虽然小,可汤晴就站在餐桌边上,她也听见了,她尴尬地道:“我去叫小美起床吃饭了。”

  “我起床啦,我可不是懒虫。”李小美蹦蹦跳跳的从楼梯上下来。

  林胜男跟在她后面,唠唠叨叨:“你慢点走,腿那么短还跑那么快,小心摔着。”

  李小美却连理都不理林胜男,一双小短腿翻动,笔端的就跑向了李子安:“爸爸抱抱!”

  李子安将小棉袄抱了起来,亲了又亲。

  李子安咯咯笑个不停。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可嘴角却藏着一丝苦涩。

  一碗粥喝完,余美琳说了一句:“子安,我想约一个朋友和春桃一起吃晚饭,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莫名其妙的请沐春桃吃饭,什么目的,什么原因?

  这些念头在心头闪过,李子安的面上却带着笑容:“好啊,定在哪?”

  余美琳说道:“你看半岛酒店怎么样?”

  李子安一听“半岛酒店”,心里顿时有点虚了,跟着说道:“上次文先生请我去的和平饭店就不错,吃饭嘛,还是正宗的饭店好。”

  “行,那依你的,就定在和平饭店,我给我那个朋友打电话,春桃这边就你跟她说吧,反正你们也熟。”余美琳说。

  “好,我带会让去跟她说。”李子安说,心里又开始揣摩余美琳说的那个“熟”字。

  他其实很想问问那个朋友是谁,可又觉得不合适,说得多破绽就越多,反正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能见到,何必在这个时候多嘴?

  “那我上班去了。”余美琳又凑到李小美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幺幺听话,好好学习。”

  “嗯哒!”李小美点了一下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妈妈,你也亲下爸爸呀,我从来没见你亲过爸爸。”

  “你……”余美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还看了李子安一眼。

  往常,李小美要是说出这样的话,余美琳肯定要批评,可是这次她居然没有批评李小美。

  李子安也很尴尬,他假装板起脸庞:“小美,你还是个三岁的小孩子,你从哪里学会的这些?”

  李小美嘟起了小嘴:“蜡笔小新的爸爸都会亲小新的妈妈,还睡在一个房间里,我的爸爸妈妈却睡在两个房间里,谁也不亲谁,哼!”

  这是来自小棉袄的灵魂拷问。

  李子安不只是尴尬,心里还内疚,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跟李小美说。

  却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夫妻两中间的李小美一双小手抬起来,一只搂着李子安的脖子,一只搂着余美琳的脖子,硬是要把两个大人的脑袋往一块儿凑。

  余美琳和李子安的脖子都僵住了。

  林胜男居然也不出声阻止,还颇有兴趣的看着热闹。

  李子安心中起疑,不会是老太君教的吧?

  汤晴不好意思的扭开了脸。

  “呀呀呀!”李小美的牙都没有长齐的小嘴里发出了“奶凶兽”的吼叫声,一双小手也使劲的把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脑袋往她的中间推。

  余美琳的脖子动了,慢慢的移到了李小美的脑袋前,眼睛也闭上了。

  李子安还僵着脖子,可看到李小美的小脸蛋都涨红了,还在“呀呀”的使劲,他心中一软,他的脖子也软了,他的脑袋也顺着李小美的小手往中间靠去。

  两个大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李子安感觉软软的,有触电般的感觉。

  余美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慌忙缩了回去。

  李子安也有些慌张的缩了回去。

  “哈哈!”李小美笑得好开心。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你个小兔崽子,你就等着老爹的惩罚吧!”

  “我、我去公司了。”余美琳起身,不敢看李子安,慌慌张张的走了。

  “那个,路上小心点。”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嗯。”余美琳应了一声,换上高跟鞋出了门。

  李子安瞅着那关上的门有点走神。

  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