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91章神庙搏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5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斗笠,心中忍不住要去想黄波为什么死而复活,又是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通。

  “怎么,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吗?”黄波的声音,他在往下走。

  “好,我出来见你,你别开枪啊。”李子安说。

  “我一言九鼎,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开枪。”黄波的声音。

  李子安将外套脱了下来,揉成一团,然后从石柱旁边探了出去。

  噗噗噗!

  几声异样的枪响,李子安手中的外套上顿时多了几个冒烟的窟窿。

  “我/草尼玛,你个老骗子!”李子安愤愤的骂了一句。

  “你不也没出来吗?”黄波已经走到了祭坛下面,又说了一句,“不过,我没子弹了,你可以放心的出来。”

  啪!

  一只弹夹飞了过来,翻滚了几圈,滚到了石柱旁边,距离李子安也就一两尺的距离,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眼就能看见。

  归根到底,今晚这事也跟光线模糊有关,如果是白天,李子安不可能看不出他追着的白色身影是一个老男人。

  还有,关心则乱,他实在太想见到姑师大月儿了,以至于被黄波这老贼所趁。

  可是后悔也没用了。

  “这次我真的出来了,你别开枪。”李子安说。

  说出来他却苟着不动。

  他在拖延时间,等待黄波毒发倒地。

  正常情况下,黄波几秒钟就应该倒地了,根本没机会跟他说话。可黄波不但跟他说了好几句话,还从祭坛上走下来并向他开枪/了,一点都没有中毒的迹象。

  是止行膏过了保质期了,还是上次中毒太深,黄波的身体之中产生抗体了?

  无从知道。

  可是眼前这种情况下,他却只能寄希望黄波毒发倒地。

  “我出来了,真出来啦!”李子安又把揉成一团的外套从石柱旁边探了出去。

  噗噗噗!

  又是几颗子弹飞射而来,外套上又多了几个冒烟的窟窿。

  “你/他/妈不是说没子弹了吗?我/草尼玛,你个不讲信用的老傻/逼!”李子安破口骂道。

  祭坛方向传来脚步声,黄波正快速往这边移动。

  李子安锁定声音源头,预判走位,突然探出左手,发射了一只袖箭。

  “啊!”黄波惨叫了一声,随后又传来了一个身体砸倒地上的闷响声。

  李子安跟着就将左手收了回来,屁/股中枪问题不大,用真气把弹头逼出来就行了。可手上神经众多,要是手掌重弹的话肯定会伤到神经,那可不是真气能搞定的。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中箭。”李子安撑着石柱站了起来。

  黄波倒地的位置距离这跟石柱很近,他必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黄波没有回应,似乎真被袖箭射死了。

  “你再不起来,我就叫人了,这里有很多战士,只要我一叫,你就插翅难飞了。”李子安说。

  “哨兵已经被我放倒,考古营地距离这里好几百米远,你确定你有那么大的声音叫来帮手?”黄波的声音传来,带着戏谑的味道。

  他果然是在装死。

  李子安贴着柱子缓缓移动,左手始终保持着发射袖箭的姿势。

  汤晴制作的袖刃只有四支袖箭,他已经发射了两支。他确定第一支射中了黄波的小腹,但不确定第二支有没有射中黄波,因为毕竟是盲射,而袖箭的准确性肯定没有手枪/高。

  就在这时,一只手枪/贴着地面滑了过来。

  那是黄波的手枪,装了消音装置,且没有弹夹。

  “这是我的枪,我现在没枪/了,你出来吧,让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黄波说。

  李子安又将揉成一团的外套,从石柱旁边探了出去。

  这一次没有子弹射过来。

  李子安一脚将手枪踢了个老远,不给黄波扑过来捡手枪/的机会。

  “你没必要这么小心,出来吧,你想我死,我也想你死,我们何不给彼此一个机会?”黄波的声音。

  李子安从石柱后面走了出去。

  黄波从地上爬了起来。

  两人照面,四目相对。

  确认过眼神,彼此都是对方想弄死的那个人。

  黄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笑意。

  李子安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给人一种亲切友善的感觉。

  这画面让人怀疑一笑泯恩仇这种事情真的存在。

  却就在这相视一笑之后,黄波的右手突然伸到腰后,一抓一提,再甩臂回来时,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支手枪。

  李子安在黄波将手往腰后伸去的那一刹那间,双腿蹬地,真气弹射,整个人就像是投石机抛出去的石头一样往后弹射。人在空中,左手瞄准,右手转动机关,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两支袖箭飞射出去的下一秒钟,他已经弹射回了刚才藏身的石柱旁边。

  噗噗噗!

  枪声响起。

  黄波开枪/和躲闪也是一气呵成。

  然而,他比李子安要慢零点几秒钟。他躲过了第一支袖箭,却没有躲过第二支,因为那支袖箭是李子安预判他的移动轨迹,是往他身前射的,他这龙精虎猛的一躲,刚好接箭。

  嚓!

  那支袖箭扎在了黄波的肩头上,鲜血飞溅。

  他发射的子弹却全都射在了石柱上,好几团火星迸射。

  李子安又躲到了那根石柱后面。

  李子安脱口骂道:“我/草尼玛!你不是说你没有枪/了吗,你/他/妈还藏着一支!”

  “说好了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你/他/妈一出来就向我发射暗器,你个卑鄙小人!”黄波也骂了一句。

  “行,你把你手中的枪扔了,我这次真的跟你来一场男人之间的真正的决斗。”说话的时候,李子安从衬衣的口袋上拽下了机关钢笔,并将之调制到发射状态。

  “桀桀桀……”黄波的笑声阴恻恻的,“你没暗器了,你现在让我放下枪/跟你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你这不只是幼稚,脸皮还厚,尼他妈的脸皮比城墙倒拐还厚!”

  “你冷静一点。”李子安说。

  “我冷静你妈!”黄波神色狰狞。

  “你别冲动,我们有话好好说。”李子安说。

  黄波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一步步向石柱逼迫过去。

  李子安的一颗心往下沉。

  止行膏对黄波不起作用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黄波的手里有枪,他没有,他要是再不想出办法的话,他就又要吃滚烫的花生米了。

  李子安听声辨位,身体贴着石柱缓缓移动,他得与黄波保持一条直线,让石柱充分发挥掩体的作用。

  他的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那是他刚才脱下来引诱黄波开枪/的外套。

  他心中一动,一脚将外套踢了出去,同时转身甩臂。

  噗噗噗!

  几颗子弹飞向了从柱头后面飞出来的外套,瞬间击中,子弹的冲击力下,那外套改变了原有的飞行轨迹,顺着子弹飞行的方向飞去。

  这不是黄波眼瘸,而是这神庙之中光线本来就昏暗,而他的神经又紧绷着,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做出反应,更别说是一团衣服从那柱头后面飞出来了。

  黄波的反应也快,发现上当之后跟着将手臂挥向了相反的方向,枪/随手动,枪/口瞬间就移向了那根柱头的另一边。

  却就在他刚刚将手臂打直的时候,一只手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

  嚓!

  黄波的额头一痛,他伸手摸了一下,然后就摸到了半截硬硬的东西,他一把扒了下来,接着朦胧的月光发现,那是一只钢笔的笔尖,上面还抹了不少黑色的药膏。

  一缕鲜血顺着额头留下来,又顺着他的鼻头往下滴,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桀桀桀……”

  “老黄,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我还是想请你冷静一点,你把枪/放下,我们好好谈谈。”李子安说。

  “你的药膏对我已经没用了,我有抗体。”黄波的声音,他慢慢的往石柱移动,落脚无声。

  “来人啊!”李子安忽然大吼了一声。

  “没用的,好几百米,他们听不见你的声音。”黄波冷笑道,他距离石柱越来越近了。

  “你明明已经死了,你怎么还活着?”说话的时候,李子安的左手的手腕往外侧压了一下。

  袖刃弹出。

  他已经准备拼刺刀了。

  他的右手也握紧了拳头,真气顺臂而下,聚集在右拳之上,拳头的尺寸明显增大。

  他不只有袖刃,还有真气拳。

  如果黄波跟他肉搏,他现在一点都不惧黄波,可这货今晚居然带了两只枪/来杀他,不跟他肉搏。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是枪。

  所以,他只有一次机会,而且还要避免被子弹击中心脏和大脑要害。

  黄波在距离石柱的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他也难。

  李子安始终与他处在一条直线上,中间隔一根大石柱,李子安是贴着石柱在移动,他是绕着石柱在移动,他走两三步,李子安只需要移动半步就够了。而贸然冲过去的话,不知道李子安的手中又会冒出什么暗器,在他的身上扎个窟窿。

  “你说我死了,的确,上次你杀了我。”黄波说,他不绕了,说话的时候抬脚往石柱迈,他的动作就像是看视频放了慢镜头,一点点的抬起,一点点的落下,落脚之后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