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43章夜登门叔婶跪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48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还没做好晚饭,余美琳就回来了,系上围裙就进了厨房来帮忙。

  “老婆你歇着吧,我快做好了。”李子安说。

  “我就想待你身边,跟你说说话。”余美琳说。

  也不管李子安正在炒菜,她就凑了上来,抱着李子安的腰,还嘟起了小嘴。

  李子安凑过去啄了一下,真甜。

  余美琳却不松手。

  李子安温声说道:“好啦,我炒菜呢,菜糊了你就该饿肚子了。”

  余美琳这才松开李子安,脸上带着甜笑:“没饭吃我就吃了你,看你怕不怕。”

  李子安不但不怕还笑了,这样的威胁对他来说是正中下怀。

  “对了,你那边怎么样了?”余美琳取来盘子准备装菜,随口问了一句。

  “那个黑锅搞定了。”李子安说,他心里有点犹豫要不要跟她多说一点,但又怕她担心,以后不要他出去背黑锅了。

  毕竟,她一个连鱼都不敢杀的女人听了那些枪#林弹雨的事,她心里肯定会担心害怕。

  “我一直好奇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黑锅,你给我讲讲。”余美琳很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一边往盘子里装菜,一边说道:“德丰公司投资巨人公司是假的,余家豪串通了一些境外势力想报复我,结果被董小姐抓了。”

  余美琳的眉宇间多了一丝怒气:“余家豪还真是坏啊,你是他姐夫,可他却像一条毒蛇一样缠着你,不行,我去跟奶奶说,让奶奶收拾他!”

  李子安一把拉住了她:“老婆你别着急,你听我把话讲完嘛。”

  “你说。”余美琳还是好气。

  “他也被抓了。”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瞬间释怀了:“抓得好,他被抓了,我就没必要跟奶奶说了,你再给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说道:“他勾结的那些人里有CIA的人,这是很重的罪,但他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有我能给他作证,救他出来。”

  “活该!”余美琳解气了。

  “他是你弟弟,我要不要救他,我听你的。”李子安说。

  余美琳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一下头:“不救,他一次又一次的害你,最初也把我往死里整,救他出来,然后让他继续害我们吗?他那种人就该在监狱里待着,好好反省。”

  李子安伸手将她搂入怀里,凑到她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呃,这样啊?”余美琳露出了一个诧异的表情。

  李子安笑了笑:“你老公我是职业背黑锅的人,他那种级别的对手威胁不到我。他把他手里的巨人公司的股权一块钱卖给我,我给他做个证,往后巨人公司就真正是我们的公司了。我估计,二叔二婶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余美琳伸手戳了李子安一下,俏脸上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刚才我好气,可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余家豪好可怜哦。你说他傻不傻啊,他怎么能跟黑锅大#师姐夫斗?”

  李子安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真香。

  “爸爸!”李小美突然从厨房门口蹦了进来,小脸蛋上满是激动的笑容。

  李子安和余美琳慌忙分开,两口子都尴尬得要死。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妈妈,你怎么在这里?”

  余美琳脸红红地道:“妈妈下班啦,来这里当然是帮爸爸做饭,不然你吃什么?”

  “我可以吃糖呀。”李小美很认真的回答了问题。

  出奇的,余美琳这一次并没有批评李小美,只是说了一句:“你出去玩吧,马上开饭了。”

  “哦。”李小美走了。

  余美琳尴尬地道:“哎哟,小家伙一下跳出来,吓我一跳。”

  李子安也很尴尬,正要说句什么,忽然看见一颗小脑袋又悄悄的从门口探了进来,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子哭笑不得的感受。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嗯咳,小美,你在看什么?”

  余美琳慌忙移目去看,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李小美奶声奶气地道:“我在看你们会不会又抱在一起。”

  李子安:“……”

  余美琳:“……”

  现在的孩子哟。

  吃过晚饭,汤晴就拿着李子安的合金工具箱去了工坊。

  大#师每次战斗归来,合金工具箱都要经她保养一下。

  林胜男早早的就回屋了,回到这个家里,经大利凤手汤一养,老太君的腿脚利索了,走路可以不用拐杖,精气神也挺好。不过她走哪都还是带着那根海黄拐杖,但也只是防着摔倒。

  余美琳坐在沙发上办公。

  李子安在客厅里给李小美当马。

  下午,沐春桃把他当马儿骑,现在又给小棉袄当马儿骑。

  黑锅大#师真的是好难。

  “老婆,你物色好了职业经理人了吗?”李子安一边在地上爬,一边跟余美琳说话。

  “人才市场上倒是不缺职业经理人,但是在新能源这个行业里有经验,有能力的就不多了,而且还要信得过,符合这些条件的就很难找了。”

  “也不急,白雪还可以顶一阵子。”李子安说。

  “她信得过吗?”余美琳问。

  “她是原始合伙人,有百分之十的股权,我接触得不多,感觉可以信任,但我吃不准。”

  “嗯,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巨人公司,我跟她见个面,我跟她聊聊,我来把关。”余美琳说。

  李小美忽然说道:“爸爸、妈妈,我推荐一个人。”

  余美琳跟李子安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口子的眼神里都充满了诧异和好奇。

  两口子就想不明白了,你一个连幼儿园都在家里读私教的小屁孩,你居然要推荐一个职业经理人?

  就在两口子的惊讶和好奇中,李小美同学说出了一个名字:“小汤老师,爸爸妈妈,我推荐小汤老师。”

  “为什么推荐小汤老师?”李子安回头看着他的小棉袄,灵魂拷问。

  李小美咬着一根指头:“那个,小汤老师她……”

  她不出来了。

  余美琳好气地道:“小美,你是想把小汤老师送走,你就不用读书了是吗?”

  李小美不敢看老妈的眼睛,咬着指头看天花板。

  李子安总算是明白小棉袄的动机了,心中顿生一抹惆怅。

  李小美同学啊,就你这学习态度,你将来怎么成为祖国的栋梁!

  叮咚、叮咚。

  有人按响了门铃。

  “我去开门,老公你把孩子带上去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应了一声,反手把李小美抓住,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背着李小美上楼。

  他刚刚踏上楼梯便听到了余美琳打招呼的声音。

  “二叔、二婶,你们还真是稀客,快请进。”

  “美琳,子安在家吗?”余泰安的声音。

  李子安加快脚步上了楼。

  他断定余泰安会来,却没想到这么快。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余家豪有多么混账,可在余泰安和葛春兰的心里,他就是老两口的心肝。

  李子安伺候小棉袄洗漱上床,没等他开口讲睡前故事,余美琳就进屋来了。

  “老公,还真是被你猜中了,二叔、二婶来了,我陪着聊了几句,二叔句句都在提你,着急着想见你,孩子交给我,你下去见见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余美琳和李小美娘俩的灵魂对话。

  “妈妈,我要听鬼故事。”

  “我这里只有白雪公主的故事。”

  “我不嘛。”

  “你不也没有。”

  “哼!”

  “哼!”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摇头。

  客厅里,看见李子安从楼梯上下来,余泰安、葛春兰两口子跟着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口子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可笑容里又明显藏着焦灼和不安,还有忐忑。

  老两口的心情李子安都能理解,不为别的,只因为余家豪的小命就握在他的手中,他要是不松手,余家豪就完了。

  “二叔、二婶真是稀客啊,你们怎么不早点来,一起吃晚饭多好。”李子安笑着打了个招呼。

  “子安啊,我们哪里还吃得下饭啊,接到家豪打来的电话,我们去跟他见了一面,然后马上就赶过来了。”余泰安陪着笑脸,身上再也没有从前那种意气风发且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显得有些苍老和可怜。

  “坐坐坐,坐下说。”李子安招呼老两口入座。

  茶几上放着一杯水和一杯茶,那显然是余美琳之前倒的。

  余泰安和葛春兰又坐了下去,但还是局促不安。

  人最怕的就是求人,更何况求的还是仇人。

  李子安也坐了下去,开口说道:“二叔二婶这么晚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吧,都是自家人,有话就直说吧。”

  余泰安突然起身,上前一步,双腿一曲就要往地上跪下去。

  李子安慌忙站起来,双手托住余泰安:“二叔,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可受不起你这大礼,你这不是折我寿吗?”

  他这边扶住了余泰安,可那边葛春兰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眼泪说出来就出来,哽咽地道:“子安,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家豪,我们就这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两口子也活不下去了,呜呜……”

  李子安头疼了:“二婶,你起来说,不要这样。”

  “你不答应我救家豪,我就跪死在这里。”葛春兰说,眼泪牵着线的往下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