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47章狗舅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92 2020-11-17 17:24

   余家豪在矿山上待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来,,给人的感觉他似乎真的想盘下这个铜矿。

  回到矿场,余家豪和几个领导有说有笑,还时不时瞄李子安一眼。

  余家豪每瞄李子安一眼,李子安就对他笑一下,没几下余家豪干脆就不看他了。

  王成往这边走来,神色凝重。

  李子安小声提醒了一句:“有话小声点说。”

  王成点了一下头,凑到了了李子安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刚才那姓余的在路上一直在跟几个领导聊,问余总欠了多少矿产品资源补偿费,逾期多久,罚款多少,问得很详细。”

  “还说了什么?”

  “他还问如果他要买下这座铜矿要花多少钱,那几个领导说要回去开会研究决定,但只要他将矿上欠下的矿产品资源补偿费补交上去,一定会给他政策上的优惠。”

  “接着说。”

  “重要的就这些,我按你的吩咐,我带他们走最难的路,看最荒的地方,那个娘娘腔一路都在抱怨,连他身边的那个女的都不如。”

  李子安笑了笑:“辛苦你了。”

  王成说道:“李总,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再过去听几句,看能不能搞点有价值的情报。”

  李子安点了点头,目送王成过去。

  王成过去没待够一分钟,余家豪就冲李子安招了招手:“姐夫,你过来一下。”

  李子安懒洋洋地道:“什么事?”

  余家豪说道:“领导想跟你聊几句,你要是不过来,我和几位领导就过来跟你聊。”

  李子安这才从凳子上起来,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这时正直中午,日头很毒,那几个西装男给几个领导、余家豪和葛军撑着伞,倒不觉得晒。李子安和王成却站在太阳下面,又热又晒。王成倒是皮糙肉厚晒习惯了,但李子安的皮肤却白白净净的,这一晒估计得晒黑。

  李子安站在太阳下,心里骂了一句:“狗/日/的毒啊,故意让我晒着,想把我晒黑,晚上得问管家婆要点护肤品擦一下。”

  “你是余总的丈夫?”一个高个子领导问。

  李子安说道:“对,我叫李子安。”

  “余总怎么不在?”高个子领导又问。

  “她去取钱去了,准备给金瓜寨的民工发工资。”李子安很配合,给足了面子。

  “她什么回来?”一个女领导问。

  李子安说道:“估计还要一会儿吧,这里晒,要不我们去会客室吧,我让人给几位领导泡杯茶,吹吹空调。”

  葛军说道:“那就不必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她。”

  余家豪看着站在太阳下的李子安,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你不是长得帅吗?

  老子就是要把你晒黑!

  几个领导本来是想去会客室的,喝着茶,吹着空调等人多舒服,在这里虽然有人打伞,可终究有碍领导形象,更何况站在伞底下也热啊。可是余家豪不动,几个领导担心得罪金主,也就只有陪着了。

  地方上的小领导想要拉投资,发展地方经济,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

  李子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有些被动,走了吧得罪几个领导,他是余美琳的老公,他必须站在余美琳的角度来对待这几个领导,哪怕心里不喜欢也不能得罪。不走吧,晒着难受,而且余家豪和葛军两人就是想这样整他。他要是站在太阳下晒黑了,那岂不是仇者快亲者痛?

  这时王成吆喝了一声:“那谁,去给李总拿把伞来。”

  “好叻!”好几个糙汉子争着去了。

  李子安心里有了主意,说了一句:“王矿长,叫几个人给几个领导搬几把有靠背的椅子来,怎么能让领导站着啊。”

  “好的。”王成应了一声,然后就看见李子安向他眨了一下眼睛,他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

  一转眼,李子安的身后站了好几个糙汉子,一人撑一把雨伞,把李子安头顶的阳光遮得严严实实的。王成也领着几个矿工搬来了椅子,清一色带靠背的,一个领导一把椅子,李子安也有一把椅子,唯独没有余家豪和葛军的椅子。这两人都没有,更别说那个时髦女郎和几个撑伞的狗腿子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几位领导,坐坐坐,坐下聊。”

  几个领导很尴尬,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李子安也不管了,他自己坐了在椅子上,然后又说了一句:“王矿长,叫个兄弟去看看厨房里有没有雪糕什么的给几位领导拿来,这大热天的吃雪糕凉快。”

  王成说道:“雪糕没有,但厨房的冰柜里冻了几只西瓜。”

  李子安说道:“那还等什么,快去给几位领导切西瓜来。”

  王成亲自去了。

  一转眼,王成又捧着一只陶瓷盘子出来了,盘子上面放着几块西瓜,几位领导一人一块,李子安一块,同样没余家豪和葛军的。

  李子安坐在椅子上啃西瓜,一边啃一边赞:“真甜啊,凉凉的,真舒服。”

  那个女领导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啃王成给她的西瓜,还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余家豪一眼,眼神颇为不满。

  这就是李子安想要的,他这边又是搬椅子又是送西瓜的,礼数周到,把几个领导尊着敬着。这样一来,几个领导就会感觉到余家豪是在拿投资商的身份压他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果然,那个女领导啃了两口西瓜,干脆坐到椅子上接着啃西瓜。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大舅子,没西瓜了,要不你啃我的吧。”

  他还真把啃剩下的西瓜给余家豪递了过去。

  余家豪怎么可能接?

  葛军啐了一口:“谁稀罕你那破西瓜啊!”

  那个女领导抬头看了葛军一眼。

  葛军本来还有损人的话要说,可被那女领导看了一眼,跟着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干脆我们去会客室等吧,反正我姐夫也只是个赘婿,说不上话,具体的事情还得我姐说了算。”余家豪讥讽地道。

  李子安只是听着,继续啃他的西瓜。

  高个领导打了个哈哈:“对对对,我们去会客室等吧,这里太热了。”

  就在这时一辆破旧的皮卡车从大门口驶了进来,开车的是矿上的一个驾驶员,余美琳坐在副驾驶座上。

  皮卡车直接开到了人群外围才停下来,车门打开,余美琳从车里下来。

  李子安起身迎了上去,凑到余美琳的耳边问了一句:“搞定了吗?”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都搞定了。”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那你去跟几个领导谈吧,我这边给你打配合。”

  余美琳笑了一下:“问题都是你解决的,我才是那个打配合的人好不好。”

  这声音温柔。

  李子安的心头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丝痒。

  “姐,你回来了,几位领导也都在,你过来聊聊吧。”余家豪说,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余美琳跟李子安有说有笑的样子。

  余美琳走了过去跟几个领导打了个招呼,随后说道:“这里太热了,我们去会客室谈吧。”

  高个领导说道:“余先生,这里太热了,我们还是去会客室谈吧。”

  余家豪点了一下头,气场很足。

  李子安拖在后面,掏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接龙大哥吗?”

  “是我,子安兄弟,我把三就相那小子揍了一顿,他以后再也不敢来矿上闹事了。”喀乾打接龙的声音。

  “那就好,接龙大哥你今天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会记在心上的。”

  “你跟我客气干什么?”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是这样的,钱取回来了,你让在矿上出过工的人来领工资吧。”

  “没问题,我就知道你是说话算话的人,我这就去通知。”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往会客室走去。

  葛军的几个保镖与昨天一样站在门前走廊上,不过这一次没人挡李子安的路,提前就让开了。

  穿红色吊带裙的时髦女郎也留在了走廊上,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意无意的挺了一下胸部。

  挺起来也没余美琳的大。

  “王矿长,待会儿金瓜寨的人会来拿工资,你这边把工资表准备好。”李子安进门之前交代了一句。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王成去了。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

  余美琳和几个领导坐在沙发上,余家豪和葛军站着,两人都没有坐。

  李子安进去的时候,余美琳正在说话。

  “几位领导,我刚从银行回来,待会儿就会给金瓜寨的民工发工资。另外,我承诺,等铜矿正常生产之后,我会投资地方,帮助地方发展,修桥铺路,捐钱助学什么的,都没问题。”

  几个领导你看我一眼,我看一眼,似乎在交换什么眼神。

  高个领导开口说道:“余总,我们知道你想把铜矿搞好,可是这都几年了还没有搞好,你作为矿权人,你欠了地方财政一千二百多万的矿产品资源补偿费,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跟你交个底,我们这个地方很落后,地方财政也困难,这笔钱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必须要收上来。”

  余美琳正要说话,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不着急,看看余家豪手里还有什么牌。”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

  余家豪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姐,你什么时候对这个山里村夫俯首听命了?”

  他出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