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76章荒原里的铁矿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01 2020-11-17 17:24

   隔着车窗,李子安看到的是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门,门上挂的“振兴铁矿”的牌子也有点歪了,风一吹还有点嘎吱嘎吱的响声传过来。

  此情此景,李子安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看过的一部名叫《龙门客栈》的电影,这里也有那种荒凉里又透露着危险气息的氛围感。

  大门关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李子安准备开门下车,林松说道:“李总,您不用下车,我按一下喇叭,会有门卫来开门。”

  李子安又把手收了回来嘀——嘀!

  林松按了两下喇叭。

  过了一分钟,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老头从门缝里探出了头来,警惕地看着停在门口的奔驰大G。

  林松从驾驶室的车窗里探出头去,说了一句:“是我,老马你把大门打开,李总来了。”

  被称作是老马的保安跟着将头缩了回去,随即推着半边大铁门往一边走,打开门之后就站在大门旁边,有模有样的摆了一个立正的姿势,还把右手举起来。

  这是给李总敬礼。

  李子安隔窗对那老头点了一下头,顺便打量了他一眼。

  老头的身上穿着一套蓝色的保安服,一脸菜色,腰带上还挂着一根橡胶棒子,但真要是有什么人闯进去的话,就他这身板,估计连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都对付不了。

  “就这一个老头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林松开着车子往门里走,一边回话:“是三个老头,换着班守大门。”

  李子安:“……”

  林松说道:“以前本来还雇佣了一些澳大利亚人,但是铁矿停工两年,一直砸钱却没有产出,上面就把那些人辞退了。公司里的那些年轻人又都不愿意留下来,所以就留了几个老头,李总您要是觉得不合适的话,我这边可以去招聘一些年轻人。”

  李子安说道:“不用,守门这种工作还就得老头来做,老头细心也认真。”

  他只是来背锅的,又不是来经营这座铁矿,谁守门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区别。

  只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必要跟林松说了。

  车子进入厂区。

  老马还站得笔直,保持着敬礼的姿势。

  “李总,我载你视察一下。”林松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林松驾驶着奔驰大G继续往前开,一边给李子安介绍,哪里是办公楼,哪里是职工宿舍,哪里是职工食堂等等。

  李子安看过了那些建筑,因为没人打扫的原因,那些建筑都显得很破旧,有的屋顶还长草了。

  奔驰大G路过职工宿舍楼的时候,还惊飞了栖息在楼顶草丛里的的一群鸟。

  办公生活区的后面,约莫几百米的地方便是矿场,那里矗立着一排大型采矿机,还铺设了铁轨,铁轨上还停着好些火车的车厢,也都是锈迹斑斑的样子。

  澳大利亚的铁矿不愧是世界上最好的铁矿,这样的露天矿场只需要将地面一层地皮铲掉,剩下的就是优质的铁矿。

  几条铁轨旁边的空地上停放着一长排大型工程车,然而有些车的车顶上也长了草,大多数车辆的轮胎也都瘪了。这样的车况,连修的价值都没有了。

  100多个亿投进来,就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这真的是欺人太甚。

  奔驰大G在矿场里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办公楼前,李子安下了车。

  “李总,昨天我就让老马把您的办公室打扫出来了,我这就带您去。”林松客气得很。

  李子安笑了笑:“林助,辛苦你了。”

  “哎哟,李总您这话可就严重了,为您跑腿那是我的荣幸。”林松一脸讨好的笑容。

  如果不是前天晚上用鹰眼看见他给中胜公司的董事会打小报告,李子安没准儿还真会相信他。

  鹰眼这门绝学,有时候不只能看到别人的隐私,还能看见一个人的真面目。

  林松领着李子安和孟刚进了办公楼,因为电梯无法运行,只得爬楼梯。这办公楼总共5层楼,三人就爬了5层楼,最后来到了一个办公室之中。

  那是中胜公司老总的办公室,非常宽阔,装潢华丽,胡桃木的办公桌,真皮沙发,卫生间、休息室应有尽有。

  老马将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桌面上不见一粒灰尘,光可鉴人。沙发还新上了蜡,擦得油亮油亮的,跟新的似的。

  李子安找到了落地窗前,推开钢化玻璃门,外面是一个阳台,站在阳台上一眼就可以眺望见铁矿的矿场。从另一边看,那就是去往褐石部落的荒原,长满了野草、灌木,一眼望不到尽头。

  李子安瞅那边的时候,一只狮子正追着一群羚羊在荒原上奔跑,还有一只平头哥在追那只狮子。

  这地方还真是生猛。

  “李总,您喝茶。”林松将一杯刚刚泡好的茶端到了阳台上来。

  李子安接过了茶杯,说了一句:“谢谢。”

  “李总,您就别客气啦,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您千万别把我当外人。”

  李子安对这些奉承话没有半点兴趣,听一句还觉得好听,可听十句那就觉得烦了。他将视线移到了正面来时的方向,一辆车正往这边驶来。

  那是谁来了?

  李子安猜测那是林傲雪开车来了,不过昨天晚上他没有看见林傲雪的车,所以也不能确定。

  这时站在身后的林松又说了一句话:“李总,昨天你去林小姐的家赴宴,聊得怎么样?”

  李子安心中一动。

  这货是来打探情报的吗?

  “李总,您别误会,我就是随便问问。”林松跟着改了口。

  李子安回头看着林松,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误会的,你是中胜公司的人,你负责铁矿交接的工作,你肯定要向中胜公司方面报告这边的进展,这是你的工作,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干什么?”

  “我……”林松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李子安说道:“以后这样的问题,你随时随便问我,我肯定告诉你。就比如昨天晚上,我去林傲雪的家里,我们就吃吃喝喝,我想跟她聊铁矿的事,可是她不跟我聊,我也没久待,吃了饭就走了。”

  “李总,您这边要是……”林松欲言又止。

  李子安佯装不高兴的样子:“林助,你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我可没拿你当外人,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林松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李总,您要是看得上我,只要您一句话,我立马跟中胜公司打辞职报告,投到您的麾下。”

  李子安笑了笑:“好啊,我身边正缺你这样一员得力干将,你要是跟中胜公司谈好了,你随时过来,你在中胜公司什么待遇,我这边给你翻倍。”

  反正也不会兑现,翻十倍都没问题。

  “谢谢李总!”林松笑得很开心。

  李子安的视线又回到了那辆车上,那辆车正往铁矿大门驶来,这时候的车速慢了许多,目测也就二三十码的样子。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林傲雪的手机号码,他划开了接听键:“喂?”

  手机里传出了林傲雪的声音:“李总,我已经到了振兴铁矿了,你在哪?”

  “我在铁矿的办公楼里,我让人给你开门,你过来我们再聊。”李子安说。

  “好的。”林傲雪挂断了电话。

  林松试探的问了一句:“李总,是谁来了?”

  李子安说道:“是林傲雪。”

  林松微微愣了一下:“她来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去让老马给她来一下门,然后把她带到这里来。”

  “好的,我这就去。”林松跟着就去了。

  孟刚走了过来,正要说话,李子安却对他摇了摇头。

  李子安伸手把钢化玻璃门拉上了,这才说道:“小心点好,现在你可以说了。”

  “老板,我觉得这个林松有问题。”孟刚把声音压得很低。

  “说说,你是怎么看出他有问题的?”

  孟刚说道:“我是这么想的,按说他一个前公司的助理,做好接待的工作就行了,可他却异常的热心,刚才还打听你跟林傲雪见面的事,刚才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他,他向你打听这事的时候,眼神有点闪烁,我觉得他心里有鬼。”

  李子安说道:“我刚才也看见了,没想到你表面上是个粗枝大叶的人,心思却很细,你以前在军队是干什么的?”

  “我是个狙击手,我接受过观察和预判的训练。”孟刚说。

  李子安说道:“难怪你的观察力这么好,回头我给你弄一支好枪。”

  孟刚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想到了董曦,难怪他有时候感觉董曦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很容易被她看穿心思,估计她也受过什么观察和预判的训练。

  “贝蒂的爸爸是我的观察手,我们配合很默契,可是……”孟刚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伤心的往事,神色黯然。

  李子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往后如果遇上枪^战,我来给你当观察手。”

  “你?”孟刚不敢相信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我给你当观察手,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神枪^手。”

  孟刚心里还是不太相信,但没说什么。

  他本来就是沉默寡言的人,再则自家老板吹个牛,装个逼,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他却不知道,李子安真要给他当观察手的话,他会变成一个开挂的狙击手。鹰眼绝学加焚香状态,那真的是指哪打哪,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林松的事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要流露出来,另外暗中监视他。”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孟刚又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端着茶杯进了办公室。

  孟刚跟进来的时候,林松便领着林傲雪进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