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7章白瓢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28 2020-11-17 17:24

   “姐夫?”余诗曼试探的叫了一声。

  李子安没有半点反应。

  余泰鸿左右看了看,又往门口看了看,脑子里一团浆糊:“汉克去哪了?我怎么会晕倒?”

  余家明摇了摇头,他也想知道他是怎么晕倒的。

  他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身上,他向李子安走去:“一定跟这个家伙有关。”

  余诗曼还在想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臭不要脸的姐夫让她进休息室,然后脱衣服给他看,她明明记得她已经把裙子脱了,可醒来的时候裙子在她的身上……

  如果不是父兄都在这里,她都忍不住想检查一下,那个臭不要脸的姐夫有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邪恶的证据了。

  然后她就想起了录音的事,跟着将手机掏出来去看录音。

  她的心里顿时激动了起来,这小小的休息室里发生了什么,一听录音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是多么的机智!

  然而,她傻眼了。

  手机里什么录音都没有。

  余家明已经在李子安的身边站了31秒钟了,在过去的31秒钟里他都能控制住他自己,但在32秒钟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了。

  “奶奶居然给这个傻^逼百分之五的股权,想起让让人生气!”余家明越想越气,忽然抬脚踩向了李子安的双腿之间的位置。

  李子安忽然睁开了眼睛,一声大叫:“鬼啊!”

  猝不及防之下一家三口顿时被吓了一大跳,余家明本来是单腿站立踹人的姿势,被这一吓,他的身体失去平衡跌倒在了地上。余诗曼尖叫了一声,躲到了余泰鸿的身后,余泰鸿一口气没喘过来,差点被吓个心肌梗塞。

  李子安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个动作就像是八九十年代僵尸电影里的僵尸,双臂伸得直直的,就差往额头上贴一道镇尸符了。

  “啊!”余诗曼转身往门口跑去,结果踩到了裙边,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露了老底。

  余家明也连滚带爬的往门口逃跑。

  余泰鸿更是干脆,两眼一闭,直挺挺的就往地上倒去。

  这三更半夜的,还是在殡仪馆这种特殊的地方,然后这臭不要脸的装僵尸装得这么像,谁架得住他这么吓啊?

  不等余泰鸿倒地,李子安就上前扶住了余泰鸿,伸手掐住了余泰鸿的人中,并往余泰鸿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

  余泰鸿这才缓过起来,没有昏死过去,但还是怕得要死,说话的声音颤得厉害:“你、你……你放开我……我跟你……无冤无仇……”

  李子安说道:“三叔,你怎么啦?”

  余泰鸿微微愣了一下。

  这也不像是鬼说的话啊?

  李子安关切地道:“三叔,你能站稳吗,你能站稳的话我就松开了。”

  余泰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李子安松开了余泰鸿,移步到了小姨子的身边。

  小姨子的紫色蕾丝花边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就那点布料要好几千。

  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内容。

  好看的布料千篇一律,可有趣的皮肉万里挑一。

  李子安只是礼貌性的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然后向小姨子伸出了手,关切地道:“诗曼,你怎么摔倒了,地上凉,快起来。”

  余诗曼愣愣的看着李子安,连老底都不顾了。

  “诗曼?”李子安又叫了一声。

  余诗曼这才确定李子安不是鬼,也没有被鬼上身,她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

  余家明从门口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脸上还是一个紧张的表情。

  “姐夫,我怎么会晕倒?”余诗曼问了一句。

  李子安左右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我做了一个梦,有恶鬼要杀我,想想都害怕。”

  余诗曼狐疑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她很清楚李子安跟她在休息室里干什么,但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就成了一个谜了。她想从这臭不要脸的姐夫的眼睛里看出答案,可是姐夫的眼里里只有无辜和困惑的神光,毫无破绽可寻。

  “子安,汉克去哪了?”余泰鸿问了一句。

  李子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余家明说了一句:“姐夫,我和我爸看见你和我妹先进了休息室,然后汉克就过来了,你说你不知道?”

  “不会是被汉克下药了吧?”李子安说。

  “不可能!”余泰鸿来气了。

  “姐夫,你跟我妹在休息室做什么?”余家明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余诗曼也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心里有一种被白嫖了的感觉。

  如果她有录音,只要这个臭不要脸的否认,她立刻就拿出证据来,可惜没有。

  李子安看着余诗曼:“诗曼,你来这休息室干什么?”

  “我……”余诗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跟臭不要脸的姐夫来这休息室看鱼,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着父亲和哥哥的面说出来?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我是来休息室倒杯水喝的。”

  余泰鸿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我为什么要你相信?”

  “你!”余泰鸿顿时气结当场。

  “外面没人,我得去守着,香火不能断。”李子安离开了休息室,回到了林胜男的灵柩前,又给林胜男点了一炷香。

  那一家三口还在休息室里嘀嘀咕咕,可都逃不过他耳朵,被他听得清清楚楚,因为他点的是檀香,大惰随身炉处在焚香状态。

  不出他的意料,那一家三口在休息室里嚼他的舌头,说一定是他搞的鬼。余诗曼还给汉克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去哪里了,汉克却说是有事离开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过多久一家三口就从休息室里出来了。

  余家明让余泰鸿去车里休息,他留在灵堂里守着,余泰鸿便离开了灵堂。

  兄妹俩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余诗曼又走了过来,跪在蒲团上跟臭不要脸的姐夫一起给林胜男烧纸。

  “姐夫,我昏过去之后你对我做了什么?”余诗曼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看了她一眼:“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我昏迷之后你对我做了什么?”

  余诗曼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作为一个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余诗曼心里的被白嫖的感觉更强烈了。

  李子安专心烧纸。

  余诗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姐夫,我们之前说的那个交易什么时候进行?”

  李子安讶然道:“什么交易?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感觉好像被人下毒了,记不住了。”

  余诗曼忍着一熬不住给这臭不要脸的抡过去的冲动,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姐夫,是奶奶给你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啊,你说五个亿卖给我的。”

  李子安一副回想和思考的样子,脸上也是一个困惑的表情。

  “姐夫,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你怎么会忘记?你还说,你有一个条件。”

  “呃,什么条件?”

  “你想看我身子。”

  “啊?我居然向你提出这么禽兽的条件?”李子安很惊讶的样子。

  余诗曼有点羞涩的样子:“汉克走了,我爸也走了,我姐也睡着了,这里有我哥守着,我们可以去休息室,不会有人打扰的,你想怎么看都可以,如果你想……”

  “我想什么?”

  “深入一点也没关系。”余诗曼的脸颊上浮出了一抹红晕。

  李子安却摇了摇头:“深入一点?”

  “好吧,你想怎么深入都没有问题。”

  “我还是不懂。”

  余诗曼的眸子里多了一点愠意:“你跟我装是不是?”

  “我真不懂,我跟你讲,现在像你姐夫这样的老实人真的不多了。”

  余诗曼轻轻啐了一口:“不要脸,你馋我身子还装处,只要你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卖给我,我随你怎么样,我会满足你那些变态的想法。”

  李子安说道:“我对你姐的感情比山还高,比海还深,比冰雪还要纯洁,我怎么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再说了,我怎么会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以五亿的低价卖给你,你想多了。”

  余诗曼忽然将手里的纸钱砸在了李子安的身上,气冲冲的走了。

  李子安将掉在地上的纸钱一一捡起来,放进火盆里。

  他完全能理解小姨子的心情,所以她冲他发火,他也不计较。

  无论是谁被白嫖了,那感觉都不会好受。

  谁让他是那个皮肤白,手里还拿着瓢的人呢?

  余诗曼前脚离开灵堂,余家明也出去了,兄妹俩再没有回来。

  李子安干脆将几只蒲团拼在一起,然后躺在上面睡觉。

  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

  守灵也修炼,这真的是很勤奋。

  凌晨四点的时候,余美琳来了,李子安听到即便是就睁开了眼睛。

  “老公,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这里冷,你去车里睡吧,我来守。”余美琳关切地道。

  李子安从蒲团上坐了起来:“没事,我不冷,这里太阴森,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我留下来陪你。”

  余美琳心里暖暖的,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李子安将她搂在怀里,两口子说说聊聊,时间也过得快。

  第二天上午葬礼开始,余泰山和余泰安两家还是没来人。

  葬礼结束,林胜男的遗体被送去火化,然后下葬。

  一个人就这么走了,再也看不见了。

  逝者已矣,生者还需前行。

  不必伤悲,问心无愧就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