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42章师徒反目恩断义绝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45 2020-11-17 17:24

   “师父,你难道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杜武的心真的碎了。

  师父在他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那么的高大和光辉,他不只把李子安当成是他的师父,还当成了偶像,可是他的师父却搞大了他姐姐的肚子,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也接受不了。

  李子安本来不想给杜武什么解释,可看杜武的眼里泛起了泪花,是真的伤心了,他才说了一句:“我和你姐是真爱。”

  杜武的嘴唇嗫嚅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他的心里对这样的回答也一点都不满意。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爱情这东西很难解释,说来就来了,很突然,等你恋爱了你就知道了。”

  杜武的情绪更低落了。

  哪怕是他这样的忠厚老实的人,他也知道师父在敷衍他。

  李子安其实也是没法,当初是杜林林追到了澳洲来借种,杜枝山也是同意的,他是没能经受住考验,一时冲动才搞大了杜林林的肚子。可这个黑锅他不背,难道让杜林林和杜枝山去背?

  他是专业背黑锅的,这种黑锅自然是当仁不让。

  解释?

  解释个锤子。

  就这样的敷衍,那也是看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给足了面子。

  沈宝慧冷笑了一声:“我们家杜武尊你敬你,把你当成师父来看待,你不但弄大了他姐姐的肚子,还这样敷衍他,你这个当师父的还真是够可以的哟。”

  她这边一煽风点火,杜武的眼眶就湿润了。

  如果李子安不是他的师父,又没有救过他的命的话,他恐怕早就出手了。

  李子安笑了笑:“沈阿姨,我们半斤八两,就不要相互攻击了。”

  沈宝慧的神色顿时变了,语气讻讻地道:“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淡淡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是什么意思,你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

  沈宝慧愣了一下,忽然哇一声哭了出来:“儿啊,他、他是在说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啊!老爷,我这辈子就你一个男人,他这样说污蔑我,我、我……我不想活啦!”

  沈宝慧一声悲呼,一头撞在了真皮沙发上,然后趴在沙发上嘤嘤嘤。

  杜武的胸膛剧烈起伏,终于爆发了:“师父,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我是你徒弟,我无话可说,可是你侮辱我妈就不行!”

  杜枝山的脸上也阴沉了下来:“子安,我一直待你如子侄,你跟林林的事我甚至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宝慧再怎么不是,她也是我的女人,你这样说她,你把我至于何地?”

  沈宝慧从沙发上露出了半边脸,眼角没泪,声音却哽咽得厉害:“我、我……我不想见到他,让他、让他走!”

  杜枝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子安,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也不要再见林林了。”

  李子安没动,他的脸皮要是那么薄,他怎么可能取得现在的成就?

  杜武抬手指着客厅的门:“师父,你走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了。”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他的心中却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这样,既然杜武都不认他这个师父了,他也不用念什么师徒情谊了,等下出手也不用顾及什么了。

  杜林林还没有回来。

  李子安干脆坐到了沙发上,端起了钟福给他泡的那杯茶慢吞吞的喝了一口。

  沈宝慧傻眼了。

  她以为她这边挑唆起杜武和杜枝山与李子安的矛盾,杜枝山和杜武开口赶人,李子安就会离开,却没想到李子安居然大大咧咧的坐沙发上来了。

  李子安放下茶杯,指着沈宝慧,笑着说道:“你看,你哭得那么伤心,可一滴眼泪都没有。”

  沈宝慧:“……”

  她心里在咆哮。

  我|日|你爸啊!

  老娘就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杜枝山忍着心中的怒火,淡淡的说了一句:“子安,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

  李子安还是没动。

  沈宝慧哭腔说道:“杜武,有人这样欺负你妈,你都无动于衷吗?”

  杜武一点就着,他抬手指着客厅的门,怒气冲冲地道:“姓李的,我让你出去!不然——”

  不然,这两个字出口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了好多回忆的片段。

  李子安给他拔毒膏泡澡,教他打折枝拳,累得汗流浃背也没有一句怨言。

  意塔利海边,师父一个人顶着几十支枪|来救他,是那么的潇洒从容……

  两颗眼泪夺眶而出。

  说好的一辈子做师徒,怎么就成了姐夫了?

  那明明是我的母亲,你为什么一再恶言相向?

  为什么啊!

  啊啊啊!

  可是这些话,他说不出来,只能在他的心里燃烧,如火炭一般燃烧着,让他难受。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做人孝道是好事,但不能愚孝。父母是该尊敬,可是有的父母德不配位,说的话也不要全信,凡事得有个自己的判断,做人不愧自己的良心就好。”

  这小子虽然已经不把他当师父了,可是他还是想最后一次教导一下。

  这也是他的不愧良心。

  “姓李的,你说谁德不配位?”沈宝慧不依了。

  李子安笑而不语。

  杜武很想将李子安赶出去,因为看着李子安坐在那里他难受。换一个人的话,他早就提着拳头上去了,可是坐在沙发上赖着不走的是李子安,他很清楚李子安有多厉害,十个他都不是对手,怎么赶?

  “姓李的,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德不配位,你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沈宝慧语言恶毒,“你是杜武的师父,却搞大了他姐姐的肚子,你这叫乱L!你才是那个德不配位的人,这个家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

  李子安面带微笑:“我都说过了,我跟林林是真爱,那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至少,我知道林林肚子的孩子是我的,不像有些人,被谁搞大了肚子都不知道,却找了一个接盘侠,还混得人模狗样的。”

  杜枝山的神色起了变化。

  这话让他想起了一件事。

  那份报告怎么还没出来?

  “杜武,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就这样看着那个姓李的欺负你妈,你想让他把你妈气死吗?”沈宝慧气急败坏地道,她快被气疯了。

  杜武硬着头皮向李子安走去,打不赢他也要出手赶李子安出去。

  杜枝山的嘴唇动了一下,想叫住杜武,可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终究还是犹豫了,他不相信杜武不是他的儿子。他甚至觉得那份报告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送过来,是因为没有问题。

  而李子安抬嚣张了,他也不想再看见李子安了。

  “姓李的,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给我滚出去!”杜武也不客气了。

  哪怕是师父也不能侮辱自己的母亲。

  李子安只是平静的看着杜武,内心一片平静。

  他其实能理解杜武此刻的感受和选择,这就跟他一样,在徒弟与媳妇之间,他选择了媳妇。杜武在他这个师父与母亲之间,他选择了母亲。

  “哎哟,我的心脏!我的心脏……”沈宝慧捂着之间的心口,装出痛苦的表情,“我快要被气死了,儿啊……你、你还在等什么啊?”

  “你听见没有,我让你滚出去!”杜武怒了,抬手指着门口,愤怒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了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轻轻摇了一下头,淡淡地道:“你让我滚,我其实也能理解你,但是你这样愚孝,是非不分,我就有点理解不了了。”

  沈宝慧突然一声尖叫:“杜武!”

  杜武的情绪突然崩溃,怒吼了一声,一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脸。

  李子安没动。

  砰!

  杜武的满是老茧的拳头狠狠的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的头却连晃都没有晃一下,只是脸皮震荡了一下。

  他没有还手,只是平静的看着杜武。

  杜武却懵了,傻傻的站着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打了他的师父!

  李子安淡淡地道:“杜武,如果你只是骂我,我还不介意,将来还愿意将你当作我的徒弟,可是你打我,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你这一拳打我脸上,我们师徒的缘分就尽了,从此你不再是我的徒弟,我也不是你的师父。”

  两颗眼泪从杜武的眼眶中夺眶而出。

  他毫无疑问是这个屋子里最痛苦的人,一边是他最尊敬的师父,一边是他的母亲,他被夹在中间好难受。

  “杜武啊,你这是要看着你妈被人活活气死吗?”沈宝慧的声音,带着很强的煽动性。

  “啊!”杜武怒吼了一声,又一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脸。

  李子安抬手抓住了杜武的拳头,往下一拉,杜武的身体顿时矮了下去,原本是站着的姿势,瞬间变成了跪在地上的姿势。

  李子安冷声说道:“我这个做师父的不太称职,有亏欠你的地方,刚才那一拳已经还给你了,你再出手那就是欺我了,我是任人欺负的人吗?你再出手,我就废了你!”

  杜武的脑子里嗡嗡直响。

  “老爷,你儿子被人打了,你、你就不说句话吗?”沈宝慧又去挑唆杜枝山。

  杜枝山却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神色有些奇怪,仿佛在猜疑什么,又仿佛是想明白了什么。

  就在这时,杜林林和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