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51章大%师的火力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81 2020-11-17 17:24

   走出餐厅的门廊,李子安没有看见汉克和陈美。

  两人走得未免也太快了一些。

  种种迹象都表明,那个汉克真的很可疑。

  “回去让昆丽上暗网雇佣几个黑客查一查汉克的底细,如果她不查,就让她教我怎么上暗网,我自己来雇人。”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潘人龙开了一辆凯迪拉克过来,车牌是“使”,黑底白字,逼格很高。

  这是灯塔领事馆的车,多半还是防弹版的凯迪拉克。

  车子停在了李子安和徐成的身边。

  徐成还刻意放低姿态为李子安打开了车门:“大%师请上车。”

  李子安也不客气,钻进了车里。

  徐成上车之后,潘人龙驾驶着凯迪拉克往前行驶。

  说是去码头,可是到了外滩地界,凯迪拉克却驶进了一条偏僻的马路。再往前开了一段,路面坑洼,就连路灯也没有了,完全就是一条村级道路。

  “前面就到了。”与李子安同坐在后排的徐成还特意解释了一下,“道森的游艇就停在前面不远的海面上,他会派人开快艇来接我们上船。”

  李子安笑了笑:“没事,不着急。”

  车里光线昏暗。

  李子安瞅了一眼车窗外,路两边是一片树林,黑咕隆咚的,也没有人家。

  这个地方真好。

  李子安将右手的拇指压在了右手的无名指上,然后轻轻摁了一下机关按钮,戒面打开,合金尖刺弹了出来。

  路面有坑,凯迪拉克抖了一下。

  李子安顺势向徐成倾斜过去,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右手手背拍在了徐成的大腿上,合金尖刺扎进了徐成的大腿肌肉之中。搞定之后,李子安将手缩了回来,同时坐正了身体。

  整个过程也就一秒钟的时间,五毫米的尖刺扎进肉里的确会疼一下,可黑咕隆咚的车里,徐成根本就看不见什么东西扎了他一下,只道是莫名其妙的神经痛,人经常会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神经痛。而且那轻微的疼痛感一秒钟就消失了,他也没在意。

  李子安从衣兜之中取出了一只小纸包,也不打开,只是用手指摸了摸纸包的形状,确认是圆的,然后就将合金尖刺扎进了纸包之中。

  他的衣兜里装着两只纸包,一只是圆的,一只是方的,圆的纸包里装的是止行膏,方的里面装的是毒身膏。这是来之前准备好的,当时他的想法是把手揣进兜里,用手指分辨一下纸包的形状,不至于弄错药,不然把止行膏上成了毒身膏,扎一下把人给毒死了,那就傻%逼了。

  非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打算使用毒身膏的,所以毒身膏的纸包也比装止行膏的纸包小得多。

  李子安给合金尖刺上好药,身体往前靠,还没等他把右手伸过去扎潘人龙一下,身边的徐成就昏迷了过去,甚至靠在车门上,然后又在一下颠簸之后前倾,撞在了前面的副驾驶座的靠背上。

  “爸?”潘人龙听到声响,移目看了一眼后视镜。

  也就这个时候,李子安的右手手背敲在了潘人龙的脖子上。

  合金尖刺入肉,止行膏遇血消融。

  潘人龙不是徐成,他是一个受过训练的军人,尖刺入肉的时候他就察觉了,惊怒道:“大%师,你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看见有一只蚊子栖你的脖子上了,我帮你打蚊子,小事一桩,不用谢。”

  “我爸……”一句话没有说完,潘人龙的脑袋突然耷拉了下去,然后身体前倾趴在了方向盘上。

  凯迪拉克也失去控制,偏离坑坑洼洼的道路,一头撞进了路边的树林。

  砰砰砰……

  几下撞击之后车子停了下来。

  还好车速不快,只是坡度有点陡,撞断了几棵比较小的树之后就被一棵大树拦了下来。

  李子安早有准备,车子偏离道路的时候他就死死的撑着驾驶座的靠背,保持平衡,减少碰撞。

  后座其实也有安全带,但他肯定是不会系的,因为他得拿针扎人,系着安全带不方便行动。

  李子安下了车,走到驾驶室门前伸手抓住车门往外拉,车门已经变形了,但却还是纹丝不动。他将手伸进撞碎的车窗里,按了一下开门的开关,然后打开了车门。

  潘人龙有系安全带,方向盘上的安全气囊打开了,他的脑袋埋在安全气囊里,估计也问题不大。

  李子安解开了安全带,将潘人龙从车里拖了出来。随后他把徐成也拖了出来,然后先后将两人拖到了树林深处,用两人的皮带和裤子捆绑了起来。

  搞定之后,李子安从潘人龙的身上搜出了一些东西,一部手机,一只钱夹,还有领事馆的通行证什么的,零零碎碎好几样东西。

  李子安唤醒了手机屏幕,但是需要指纹才能解锁,不过潘人龙就在身边,指纹不是问题。

  手机解开了。

  李子安进入通话记录,查看潘人龙打出去的电话和接到的来电。

  他希望看见“汉克拜恩斯”这个名字,可是翻到底都没有看见,也没有看见“黄波”的名字。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黄波是用邮件跟他联系的,肯定不会打电话。

  汉克如果是潘人龙的上级,他也不可能自己用他自己的手机给潘人龙打电话。

  李子安干脆用他自己的手机将来电显示,和手机里的联系人都拍了下来,他可以上暗网买黑客来调查,也可以找李军聊聊这事,让他动用警方的资源查一下。

  徐成的身上他懒得去搜,那就是一个家奴而已。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屏幕上显示的是“管家婆”。

  李子安的脑海里止不住浮现出了她跟汉克碰面的情景,还有她说的那些话,他的心里不禁生出了一点愧疚感。

  “喂,美琳。”他接通了电话。

  “子安,你去哪了?”余美琳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说道:“之前那个潘先生请我给一个外国人排忧解难,他住外滩,我这会儿正在海边的一个树林子里。”

  “你在树林子里干什么?”

  “撒尿。”

  余美琳笑了:“你还真是……春桃跟你在一起吗?”

  就知道她肯定会问这个。

  而且这话带套,他撒尿,沐春桃要是跟他在一起,那还了得?

  李子安哭笑了一下:“没有,我一个人。”

  今晚的行动,他不可能把沐春桃带上。

  “我是说听见了风声,没想到你在……”余美琳似乎有点难为情,说不出那“撒尿”两个字。

  李子安%拉开拉链,对着潘人龙和徐成浇出了一股热水,潘人龙的脸上浇一浇,徐成的脸上浇一浇,然后倒回去再浇一边。

  “哎哟,我听见了,那么大声。”余美琳的声音,带着点埋怨。

  李子安笑着说:“我憋不住了嘛,就这样吧,我挂了,完事了我就回来。”

  余美琳说道:“两口子,听听也无妨。”

  李子安:“……”

  他是故意放水浇人,想让余美琳挂电话,可她却说听听也无妨。

  他这就被动了。

  “你想不想知道今晚是谁约我吃饭?”余美琳说。

  “我可没那么强的好奇心,你朋友那么多,应酬也多,我管那么多干嘛,你在外忙生意,我照顾家里,我们分工明确,这几年不都这样过的吗?”李子安说话的时候压枪浇水,笔直的水箭冲击到潘人龙和徐成的脸上,两人的脸皮都被水流打出了波浪纹,还滋滋的响。

  大%师的火力,常人真的是望尘莫及。

  然而,水浇完了,潘人龙和徐成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我晕……”余美琳的声音,那夸张的声音让她难为情了。

  李子安%拉上了拉链,想说句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没词了,倒是骗人的内疚感越来越明显了。

  他不是诚心跟踪她,但这事肯定没法跟她说。

  “你撒尿就这么长时间,还这么大动静,你的身体没问题吧?”哪怕是难为情,余美琳还是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厚着脸皮说了一句:“那个,天生异禀,我也没办法。”

  “吹牛,怀小美的那次,你就两分钟。”余美琳说。

  李子安:“……”

  喝醉了才两分钟。

  要是醒着,可能没到城门就投降了。

  是这意思吗?

  他嘴痒痒的想说一句,现在你试试,可这话没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大%师现在真的是难啊。

  管家婆对他不冷不热,他还可以心安理得的跟桃子在一起,可是余美琳现在要跟他好了,想跟他过真正的夫妻生活了,他反而在错误的大路上跑远了。

  还能回头吗?

  “你……如果回来没车的话,要不要我来接你?”余美琳似乎也很尴尬,转移了话题。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他说道:“不用,大晚上的你早点休息,你明天还上班呢,潘先生肯定会开车送我回来,不用那么麻烦。”

  “嗯,那我挂了。”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发了一下呆,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

  感情的事押后再琢磨吧,现在可是办大事的时候。

  李子安蹲了下去,伸手去拍潘人龙的脸,忽然想起刚给潘人龙洗了一个热水脸,跟着又把手缩了回来,将手压在潘人龙的心口上。

  真气透掌而出。

  很快,潘人龙的嘴里就冒出了一个呻吟的声音:“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