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0章杜林林的忧伤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55 2020-11-17 17:24

  小上午的时候,杜林林来到了别墅的露天阳台上,看着小区大门的方向,掩藏不住心中的焦急和期望。

  初八来到了杜林林的身边,双手抱胸,两块胸肌很夸张的凸了出来,两只膀子也鼓了起来,满满的肌肉感。可杜林林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肌肉还是要大/师那样的匀称健美才好看,不是什么东西都是越粗越好。

  “林林,你都上来三次了,白家的人应该这会儿就来了,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初八笑着说了一句。

  杜林林给了初八一个白眼:“要是路上出了车祸,车毁人亡,白家的人还怎么来?”

  初八:“……”

  他以为杜林林是着急想看见来相亲的白先生,所以开了个玩笑,想逗杜林林开心,却没想到挨了一个白眼,还有一句怼人的话。

  情商是个好东西,可是他没有。

  杜林林转身离开,多余的话也没有一句。

  初八有些郁闷,以他对杜林林的了解,他知道杜林林不高兴了。可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让师妹消气,就在这时他瞅见一个人提着一包东西,还有一只工具箱往这边走来。那人是个光头,身上穿了一套白色唐装,虽然没有头发,可气场却好像是长发飘飘,说不出的一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味道。

  他瞅仔细了,那不是帅逼安吗?

  “林林,大/师来了。”初八说。

  杜林林已经走了好几步远,听到初八说了这么一句,跟着就转身,蹬蹬蹬就跑了过来。

  帅逼安已经走到门口了。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光头锃亮,但与他身上的白色唐装却是极其般配,别有一番飘逸出尘的洒脱感。如果时光倒流,他要生在这江南之地,也就没什么四大才子的事了。

  杜林林刚刚还板着一张脸,可一看见李子安,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初八瞅着杜林林,仿佛明白了什么,可最终脑瓜瓢里还是一团云雾。

  “子安哥!”杜林林老远就打了一个招呼,还冲李子安挥手。

  “哎!”李子安应了一声,推开前院的栅栏门走了进来。

  杜林林转身就往楼梯跑去。

  初八看着匆匆下楼的杜林林一眼,又移目看了一眼帅逼安一眼,他仿佛又明白了什么,但老子里还是一团云雾缭绕。

  情商这种东西,真不是练肌肉就能补起来的。

  李子安刚进门杜林林就迎了上去,脸上满是笑容:“子安哥,你来啦。”

  李子安还以微笑:“嗯,杜叔叔在家吗?”

  “在,我们进去吧。”然后,杜林林又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他不知道你要来。”

  李子安点了点头。

  家里安排了相亲宴,肯定不会请外人来作客,这也是人之常情。

  李子安心里正琢磨着见了杜枝山,要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说明自己不是不请自来的时候,杜武就从门廊里走了出来。

  “师父,你老人家真是稀客呀,我怎么不知道你要来?”杜武也迎了上来。

  正在找理由,理由就自己送上来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不是跟我说过马上要去美国了吗,我特意过来给你送行,顺便再给你拿一点拔毒膏来,你泡澡泡得越多,对你的身体就越好,拿下金腰带更是不在话下。”

  杜武高兴得很:“师父真好,多谢师父。”

  李子安将手里的装着拔毒膏的礼盒给了杜武。

  兄妹二人将李子安领进了门。

  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的杜枝山看见李子安进门,表情微微滞了一下,他显然没料到李子安会在今天登门。不过也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他便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子安啊,我正在琢磨哪天约个时间请你过来吃顿饭,喝喝茶,没想到你就来了。”

  李子安笑着与杜枝山握了一下手:“我是今天没事,想着杜武可能马上就要去美国了,所以赶过来给他送点拔毒膏来,让他带美国去,没打搅到杜叔叔休息吧?”

  “子安啊,你说这话叔可就不高兴了,这里就是你的家啊,你什么时候来我都高兴得很,说什么打搅不打搅,这样的话可不能再说了。”杜枝山假装不高兴的样子。

  “行行行,我不说了。”李子安笑着说。

  “子安哥,我去给你泡杯茶。”杜林林冲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

  李子安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

  喝茶,正好聊事。

  “坐坐坐。”杜枝山招呼李子安入座。

  李子安坐了,寻思着怎么开口说白锐的事。

  这事,还真是不好开口。

  清官难断家务事是一说,你一个有妇之夫,人家嫁女儿,你怎么好开口让人家不相这门亲?

  更何况,站在老杜的角度,对方是京都豪门,人脉关系肯定好,远不是地方上的豪门能比。杜林林嫁过去,他面上有光不说,对杜家往后的发展也有好处。老杜这样贼精的商人,他要是没有看见兔子,他会撒鹰吗?

  老杜认定了这个,那就更难开口了。

  可是来都来了,怎么也得开口。

  就在李子安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杜武说了一句话:“师父,不如你跟我去美国吧,就当是旅游,看看拉斯维加斯的风光。”

  “你的比赛是在赌城进行吗?”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

  “嗯,到时候你买我五百万赢,能赚一千万。”杜武说。

  杜枝山瞪了杜武一眼:“你小子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教导你的,杜家的家规就是不许赌博,你忘啦?”

  “我……我开个玩笑,我、我去厨房看看,让厨房多准备点饭菜。”杜武逃似的离开了。

  杜枝山还不依不饶的唠叨了一句:“走之前把家规给我抄一遍!”

  “哦。”杜武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不敢顶嘴。

  这一切李子安都看在眼里,即便是坐实了杜武就是杜枝山的儿子这件事。如果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只是侄子的话,老杜肯定不会这么严厉,还抄什么家规。

  “子安啊,回头你得教训一下这小子,他崇拜你得很,你说话比我管用。”杜枝山说。

  李子安说道:“杜叔叔放心吧,杜武秉性善良,或许他真是开句玩笑,不是当真的。他走之前我叮嘱他一下,让他不要受诱惑,去拉斯维加斯也不能赌博。”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咯。”杜枝山老怀欣慰。

  杜林林端了一杯茶来,放在了李子安面前的茶几上:“子安哥,喝茶。”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谢谢。”

  杜林林也不走,奉了茶就站在李子安的旁边。

  杜枝山皱了一下眉头:“今天又不要你练功,你穿什么功夫服?去换一身衣服,打扮要像个女人,别成天刀枪棍棒耍着,像个男人。”

  “哦。”杜林林应了一声,但就是不走。

  李子安找到了切入口,趁机说道:“杜叔叔,林林往常也是这么穿,今天干嘛让她换衣服,我觉得这样就很好看呀。”

  杜林林的嘴角难掩一丝笑意。

  杜枝山说道:“子安啊,是这样的,你今天来得巧,林林今天要……”

  没等他把话说出口,门铃就响了。

  杜枝山那就要说出口的话也转了个弯:“肯定是来了,我去看看。”

  他起身往门廊走去。

  杜林林的嘴角本来还有一丝笑意,这会儿就不见了。

  李子安安慰了一句:“别着急,我一定帮你把这亲事搅黄了。”

  杜林林点了一下头,人却显得有些紧张。

  李子安说道:“你快去换衣服吧,不然你爸会不高兴。”

  杜林林说道:“我为什么要还衣服?我越丑,这相亲宴就黄得越快。”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就是穿这身功夫服也很美啊。”

  杜林林的脸微微红了一下。

  李子安又说道:“快去吧,你要是不去换衣服,你爸那么聪明的人,我今天又来得这么巧,没准他会猜我们俩串通好了。”

  “嗯,那我听你的,我去换衣服。”杜林林这才离开。

  杜林林前脚上楼,管家钟福就过来了,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大/师,武少爷说你来了,我这边来问问你喜欢什么菜,我让厨房给你做。”

  李子安说道:“不用麻烦,按照你们定菜单做吧。”

  “那怎么行啊,你可是贵客。”钟福说。

  李子安不想跟他客气什么菜的事,随口说了一句:“那就来个佛跳墙吧。”

  “好叻。”钟福也下去了。

  这时杜枝山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李子安一眼就认出了白锐,毕竟看过照片,的的确确是个鹰面人,身材也高大,毕竟是北方人,要比南方人高大一些。那白锐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配了一条紫色的领带,身材看上去也匀称,属于那种中等级别的帅哥。

  但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帅哥,在祸水安面前就别提帅字。

  另一个人比上了点年纪,不过比杜枝山要年轻一些,五十出头的样子,跟白锐有些挂相,估计是白锐的父亲,白崇山。昨天听杜林林提过这个名字,李子安心里有点印象。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大/师李子安。”杜枝山隔着老远就给白家父子介绍。

  李子安站了起来,面带笑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