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8章绿幽幽的萤火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762 2020-11-17 17:24

   0708章 绿幽幽的萤火虫

  

   正月初六。

  

  

   东方疗养院。

  

  

   虽然算是新婚夫妇,但是该有的规矩却还是不能丢。一进电梯,董曦就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只黑布头套,然后套在了李子安的头上。

  

  

   她给不要脸的戴这个套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我说就没必要了吧,虽然我不是组织里的人,但也算是自己人,再说这地方我闭着眼睛都能走了,还有必要戴头套吗?”李子安说。

  

  

   “规矩就是规矩,你一天不是这里的人,你就得戴上这头套。”董曦一点情面也不讲。

  

  

   “这头套洗过了吗?”

  

  

   董曦忍着笑:“没洗,我还用它装过没洗的内裤和袜子,知道你要来才特意腾出来给你戴。”

  

  

   李子安:“……”

  

  

   说好的夫妻情深呢?

  

  

   董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捉弄了一下自己的男人,这才心满意足的按了电梯下行的键。

  

  

   李子安想伸手打她的底盘,但想着电梯里有监控,只得心痒痒的作罢。

  

  

   有的是报仇的机会,先给她记小本子上。

  

  

   电梯很快就到了地下基地。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董曦拉着李子安走了出去。

  

  

   李子安用一根指头挠董媳妇的手心。

  

  

   董曦给了李子然一个白眼:“老实一点,好多同志看着呢,你要皮,完事了回家再皮。”

  

  

   李子安这才老实起来。

  

  

   两口子手拉着手来到了那个实验室中。

  

  

   早就等在实验室里的张博士迎了上来,不等李子安摘掉头上的头套,并迫不及待地道:“大^师,总算是把你盼来了,你看跟我来看看精武女王。”

  

  

   也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李子安摘掉了头上的头套,他往玻璃墙方向看了一眼,可是里面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张博士,怎么不开灯?”李子安问了一句。

  

  

   张博士没有回答,却伸过手来拉住了李子安的手,然后拉着他往玻璃墙走去。

  

  

   讲真,李子安的心里有一种特别别扭的感受,不过他最终还是给了张博士一点面子,没有甩开张博士的手。

  

  

   两个男人拉什么手?

  

  

   真是的。

  

  

   董曦也跟了上来,然后站在两个男人旁边,与两个男人一起看着面前的黑漆漆的玻璃墙。

  

  

   她是受高山的指示带李子安来这里的,但她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看不到两秒钟,两口子的视线就从玻璃墙上移到了张博士的脸上。

  

  

   张博士就站在两口子的中间,两只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身前的玻璃墙。

  

  

   李子安忍不住看了董曦一眼,却发现董曦也在看他。

  

  

   没等李子安开口,董曦就摇了一下头,用这个动作告诉她家的不要脸的男人,她也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张博士突然神叨叨的说了一句:“来了,来了!”

  

  

   李子安跟着又将视线移到了玻璃墙上。

  

  

   漆黑的玻璃墙后面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绿幽幽的亮光,那画面就像是黑夜里的一只萤火虫,从藏身的草丛里冉冉飞起。

  

  

   “那是什么?”李子安心中一片惊奇。

  

  

   张博士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这个答案很标准,如果他知道那是什么,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也不会请大^师来这里了。

  

  

   那一点绿幽幽的亮光往玻璃墙飞来,速度也跟萤火虫飞行的速度差不多,就三五秒钟的时间便飞到了玻璃墙后面,然后悬停在了一个位置上。

  

  

   李子安直盯盯的看着那一点绿幽幽的亮光,可即便玻璃墙的通透度很好,那一点绿光也近在咫尺,可他却还是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也看不清楚结构。

  

  

   忽然,更多的绿幽幽的光点从金属台上冉冉升起,幽幽的绿光驱散了黑暗,躺在金属台上的精武女王也浮现了出来。

  

  

   它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那个王者级的火种还在它的身上的时候,它的骨子白皙,还带有一点玉化的感觉,那骨质就像是被人盘了很多年的白玉一样,油润细腻,打灯透光。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具灰色的骸骨,很多地方出现了黑斑,还有一些地方出现了孔眼,给人一种轻轻一碰就会跨掉的感觉。

  

  

   这其实才是一个死去了三千多年的人应该有的骸骨,之前那种状态一点都不正常。

  

  

   可那些萤火虫似的光点又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困惑。

  

  

   姑师大月儿将那个王者级的火种转移到余美琳的身上的时候,他便预料到了精武女王的结局,它会变成一具普通的骸骨,失去从前的光泽与密度,连接关节的韧带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可是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怎么也不能将精武女王看作是一具普通的骸骨。

  

  

   他心里就纳闷了,那个王者级的火种已经转移到余美琳的身上去了,天下国女王的王位也换人坐了,这骸骨怎么还出这样的幺蛾子?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

  

  

   更多的绿幽幽的光点飞到了玻璃墙后面,有的还开始碰撞玻璃墙,每一下碰撞都会迸射出一团绿幽幽的亮光,那景象就像是夜空里燃放的绿色的烟花。不过它们没能撼动玻璃墙,而它们也没有消失。

  

  

   “它们不会是……”董曦的脸上是一个惊讶和困惑的表情,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确定,所以没有说出来。

  

  

   “它们是什么?”李子安问。

  

  

   “幽灵。”董曦说。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幽灵存在。

  

  

   张博士一句话没说,转身往控制台走去。

  

  

   李子安趁机横移了一步,凑到董曦的耳边轻声问了一句:“媳妇,这是什么情况?”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我也不知道,你说你要来,我跟老总说了一下,老总就让我先把你带到张博士这里来。”

  

  

   就在这时张博士打开了实验室里的灯。

  

  

   灯光亮起的一刹那,实验室里的所有的绿幽幽的光点瞬间就消失了,给人的感觉刚才说看见的一切就只是一个幻觉。

  

  

   不过李子安还是捕捉到了一点轨迹,那些绿幽幽的光点都回到精武女王的骸骨之中去了,速度太快,肉眼难见。

  

  

   张博士走了过来,这才开口说道:“大^师,情况你已经看见了,我想请教一下你,站在玄学的角度,你认为那些绿色的光点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这情况出现多久了?”李子安问。

  

  

   “一个星期。”张博士说。

  

  

   一个星期,那就是大年三十,两口子还在北都的家里陪董玉梅吃团年饭,也难怪董曦不清楚情况。

  

  

   “你进去接触过它们吗?”李子安问。

  

  

   张博士说道:“我进去过,我想捕捉一点进行研究,可是尝试了几十次都没能捕捉到一粒光点。”

  

  

   “你是怎么捕捉的?”

  

  

   “最开始我用手抓,穿着防护服,带着橡胶手套,但是太笨重了,而它们太灵活了,尝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后来我^干脆不^穿防护服,我灵活了,也抓住了好几粒,可是我将手伸进特制的容器之中,准备将它们放在容器里的时候,准备将抓住的放进特制的容器中的时候,它们却离奇的消失了。”

  

  

   根据张博士的描述,李子安的心里想像着那个场景,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怀疑那些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我被感染了,但经过检查之后,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我很正常,我并没有被感染。我得到了一个结论,我根本就没有抓住它们。”

  

  

   李子安:“……”

  

  

   “后来我又尝试了很多种办法,有一次我甚至动用了特制的吸尘器,我将它们都吸进了吸尘器里,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没过多久,它们又出来了。另外我还用过磁铁,不过没能吸住它们。最后一次,我用了那种铜锈色的石材,它们都聚集到了那块石材上,它们就像是在进食……”

  

  

   李子安心中一动:“然后呢?”

  

  

   “我以为我成功了,可我走过去的时候,它们又消失了,那块铜锈色的石材变成了一堆石渣。我又得到了一个结论,靠我自己,我没法研究它们,所以我才请大^师帮忙。”说完了,张博士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它们出现的频率怎么样?或者,是一关灯就出来,还是满足了别的什么条件才出来?”

  

  

   “没有固定的规律,有时候是早晨出来,有时候是晚上出来,有时候是深夜或者凌晨出来,但有一条是固定的,那就是必须关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一开灯它们就会消失。”张博士说。

  

  

   “一个星期前有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没有,我查过以前的监控录像,以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的那一天是大年三十,我记得很清楚。”张博士说。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精武女王的眉心上,那个铜锈色的斑块并没有消失,依旧在原来的位置上,也看不出有什么丢失了火种的变化。

  

  

   他陷入了沉思。

  

  

   刚才看见的那些绿色的萤火虫似的光点,会不会是从那斑块之中冒出来的?

  

  

   张博士又说了一句:“大^师,说来也奇怪,它们其实已经两天没有出来了,今天你一来,它们就出来了,好像它们知道你要来似的。”

  

  

   李子安心中一动:“我想进去看看,可以吗?”

  

  

   张博士说道:“大^师你当然没问题,我这就去给你开门,不过你得把衣服脱了。”

  

  

   李子安:“……”

  

  

   虽然不可能,但他心里还是有点怀疑。

  

  

   张博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