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56章遥控杀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29 2020-11-17 17:24

  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巴勒莫机场快到了。

   李子安让范才伟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将手机放在了沙发上,唤醒了人生管家:“美晴曦杜春子,你给西罗打个电话,模拟我的声音,就问他现在在什么位置,然后问他身体有什么症状,闲聊几句。”

   “好哒,主人。”美晴曦杜春子跟着就开始拨号了。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范才伟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美晴曦杜春子,还有闭着眼睛的李子安。他很想知道李子安在做什么,可是脑子里只有一团雾水,不过他看李子安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

   观星意识升空。

   天之四灵在其位,诸般星相在其中。

   紫薇命星光线略显黯淡,三颗将星光芒闪烁,气运很强。

   这越发的突出了那个“列车”的问题。

   万物自有其轨迹和归宿,日升日落,四季更替,草木枯荣,人的生老病死,命运几何,如果这些都是上天这辆“列车”上的乘客,他窥探到了天机,然后在某个关键点上改变了某个人的命运轨迹,避免了某件事的发生,那么命运的作用力就会作用到他的身上。

   凡事皆有因,有因必有果。

   那颗妖星此前已经远离,但是它又来了,正从另一个方向靠近紫薇命星。

   真是阴魂不散,就这一眼观星的结果,那个掘金者肯定还会出现。

   观星卦辞浮现:劝君东行偏南行,因果报应迟早临,怒海惊涛立危崖,炉身天香生朝霞。

   大惰随身炉青烟弥漫,这卦辞秒解。

   自从得到了未卜先知这门绝学,他先后改变莎尔娜和董曦的命运轨迹,让她们避免了血光之灾,但这事是有代价的,命运的作用力会作用到他的身上。这是前面三句卦辞说的事情,他往后的处境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危险。最后一句却又给他指了一条明路,那就是点天香。

   炉身天香生朝霞,说的就是他和姑师大月儿,他需要点了天香才能改变命运,迎来日出朝霞。

   不过,日出朝霞……

   这好像又可以从一个很特别的角度去解释。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

   这次动用观星术,观星只是顺带,观命硬仔西罗才是真正的目的。

   轿车里,美晴曦杜春子正在跟西罗瞎扯。

   美晴曦杜春子的声音:“你现在体温多少度?”

   西罗的声音:“我哪里知道啊!”

   “血压高不高?”

   “你在哪?”

   “你又在哪?”

   “……”

   可以想见的是,命硬仔西罗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崩溃。

   观星意识很快就找到了西罗。

   他的确在机场外面,一条马路旁边的树林里。

   那片树林是人工树林,不大,但藏个人却是没有问题的。

   鹰眼里,西罗拿着手机正气急败坏的跟美晴曦杜春子讲他的大致方位,他已经将得很清楚了,可美晴曦杜春子却还是纠缠不清,气得他用拳头砸树干,打得拳头血淋淋的。

   这其实也是一种自残 性质的止痒行为,他的拳头上满是疙瘩,好些疙瘩都溃烂了,流出了脓水。

   他化了妆,但肯定没有范才伟专业,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居高临下,李子安瞅见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车里坐着两个人,一个黑人坐在驾驶室里,后座上坐着一个白人男子,他正用望远镜观察着树林里的西罗。

   果然是被人盯上了。

   西罗或许不知道,还自以为自己的行踪很隐秘,可这瞒不过李子安的鹰眼。

   观星意识又扩大侦查范围,最后得到了一个结果,那片区域里只有那两个跟踪者。可在别的地方,肯定会有大队伍在待命,一旦他与西罗碰面,那支大队伍就会包抄过来。

   或者,对方会长线跟踪,等他把西罗接到落脚的地方,然后大队伍包围,一锅端了。

   观星意识消失。

   李子安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开门见山地道:“西罗,刚才是我的人生管家在跟你聊。”

   “我^草!你要玩我玩到什么时候?”

   李子安沉声说道:“你冷静一点,听我说,这关系着你的小命。”

   或许是从李子安的严肃的声音里听出了端倪,西罗安静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现在的位置,以你身边的树为坐标,13点方向有一辆车,车里有两个人正盯着你。”

   “我已经很小心了……”

   李子安看了一眼窗外,说道:“现在说这些没用,你现在往9点钟方向走,一直走,看到路边的垃圾箱你就停下来,看看。”

   “我马上过来!”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打开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本医用便签和一支笔,然后在医用便签上写了这样一句话:垃圾桶里有一支枪,拿着枪^进树林藏起来,等那两人在这里停车观察你的时候,你冲出来,拿枪^干掉那两个人,然后继续往前走。

   李子安写好了纸条,下车将医用便签放在了垃圾桶的盖上,然后从腰后拔出手枪,放在了垃圾桶里。随后他返回车里,让范才伟开车往回走,差不多两百米后又让范才伟将车子停了下来。

   “老板,那个家伙手里拿着枪,他会不会向我们开枪?”范才伟有些担心。

   李子安说道:“他心里肯定想干掉我,但是他不敢,他的小命在我的手里拽着。另外,就算出现极端的情况不也用担心,如果他向你开枪,我会站在你的身前为你挡子弹。”

   范才伟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老板,你真好。”

   李子安拍了一下身边的合金工具箱:“我有这个挡子弹。”

   范才伟:“……”

   “你在车里待着,我去看看,如果西罗^干不过那两个人,我得帮忙。”李子安说。

   范才伟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下了车,然后钻进了路边的树林里,徒步往直前放枪^的垃圾桶走去。几分钟后他来到了距离那只垃圾桶几十米远的地方,西罗都还没有到。

   西罗距离这只垃圾桶更远一些,另外他的身体深受化身膏的折磨,走得慢一些。

   又过了几分钟,西罗出现在了李 子安的事业中,他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胯下夹着什么东西,估计是大腿的内侧起了水泡,皮肤溃疡,没法正常走路。

   李子安的视线迈过西罗,一分钟后看到了那辆车,它远远的跟在西罗的后面。

   西罗走到了垃圾桶的位置,四下看了看,发现了放在垃圾桶上的医用便签。他走过去看了一眼,随后他将医用便签揉成一团,塞进了他的衣兜里,并从垃圾桶中拿出了枪,钻进了树林。

   两分钟后,那辆车缓缓驶过来,停在了路边。

   坐在后座上的白人男子隔着车窗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但是没有看见西罗。他打开车门往垃圾桶走去,停留了一下,又往小树林边走去,一边走一边拉拉链,假装要小便的样子。

   他走到了小树林边,掏出来放水。

   不是假装,是真的小便。

   就在这个时候,西罗突然从藏身处冲出来,对着那个正在放水的白人男子就扣动了扳机。那支手枪^装了消声装置,枪声很小,但威力却一点不减,几颗子弹全部打在了白人男子的胸膛上。那个白人男子被掀倒在地,胸膛在冒血,下面还在放水,死得相当惊悚和突然。

   那个黑人男子发现情况不对,伸手去拔枪,可是没等他把枪^拔^出^来,西罗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然后扣动了扳机。

   囧囧囧!

   手枪^发出来了变异的枪声,一颗子弹飞进了驾驶室,一颗命中了黑人司机的头部,那黑人司机当场毙命。

   下手干净利落,人够狠,枪^法也准,果然是混过意塔利黑^手^党的优秀青年,也是个可造之材。

   李子安的爱才之心又冒出来了。

   西罗将将手枪^收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两人越来越近。

   李子安从路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看见李子安,西罗压抑在心里的怒火一下就压不住了,他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腰后。

   李子安只是平静的看着西罗,只要他拔枪^出来,他就会打开合金工具箱,而那也就意味着西罗的命运的终结。他的确欣赏西罗的才华,可是如果西罗向他开枪,那就必须干掉了。

   西罗的手又慢慢的放了下来,他的手里没有枪。

   他很清楚眼前李子安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样的实力,他固然能拔枪^出来,甚至还能开枪,可是能不能杀李子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就算是他杀了李子安,他没有解药,他也会死。

   他杀不死李子安,李子安也会杀死他。

   拔枪^就意味着死,这枪^真的拔不出来。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能控制住你的怒气,迷途知返,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是越来越欣赏你这个人了。”

   西罗:“……”

   李子安向西罗走了过去。

   “解药,给我解药!”西罗迫不及待地道。

   李子安伸手从心里的腰上拿走了手枪,说了一句:“跟我走吧,我们的车在前面,上了车我给你解药。”

   西罗跟着李子安走。

   一辆菲亚特轿车迎面驶来,那是范才伟驾驶的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