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88章神奇的思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25 2020-11-18 11:35

   房间里灯光朦胧。

  空气很湿润,那是浴室里弥散出来的水汽。

  房间里也很安静,沐春桃在被窝里看炒股的软件,汤晴面相阳台侧躺着,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但十有八九是在装睡。

  她总是爱害羞。

  李子安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你们这么早就上床睡觉,睡得着吗?”

  汤晴一动不动,稳如放衣服的沙发。

  沐春桃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怎么要那么久?”

  李子安说道:“有一本希伯来语的日记需要翻译,我让人生管家扫描去后台翻译,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沐春桃将手机的屏幕翻转过来,将一个K线图的界面对着李子安,激动地道:“老公,你看,又一个涨停,这样赚钱太容易了,我爸今天还在夸你和美琳姐,说你们是他的财神,老爷子现在崇拜你呐。”

  李子安看了一眼,但看不懂,笑着说了一句:“岳父他老人家开心就好。”

  “你敢当面叫我爸岳父吗?”沐春桃的话里带着一丝挑衅。

  敢到是敢,但就怕沐龙拿菜刀砍他,而他还不能还手,你说咋整?

  李子安呵呵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小汤你睡着了吗?”

  汤晴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嗯的这一声是表示她已经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

  她也就嗯了一声,连看都不敢看李子安一眼。

  她跟桃子其实是两个极端的性感,一个腼腆害羞,温顺谦恭,一个热情奔放,野性十足,果敢主动。她们两个之所以相处这么融洽,恰恰是因为她们俩的性格互补。

  突然就没话了。

  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奇怪了。

  李子安在床边坐了下来,悄悄将手滑进被窝,他很快就碰到了一只脚,滑如羊脂,温如暖玉。他也不管是谁的,逮着就挠脚板心。

  沐春桃瞪着李子安。

  难道是她的脚?

  那就不客气了!

  李子安继续挠。

  哪只,他挠没几下,汤晴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子安哥你干什么呀?”

  原来是小汤的。

  她抬了一下腿把脚抽走了。

  李子安伸手去抓,一下子就抓住了一只脚。

  还是滑如羊脂,温如暖玉。

  李子安继续挠。

  沐春桃突然掀开了被子,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抓住大%师,给他来了一个抱摔。

  李子安轰然倒了下去。

  沐春桃将大%师死死压住,一边招呼道:“小汤,快挠他脚板心!”

  “我……”汤晴有点胆怯。

  “快呀,你不挠,那我就挠你的。”沐春桃出言威胁。

  小汤本就老实,被沐春桃这么一威胁,转眼就妥协了,她爬了起来,伸手去挠李子安的脚板心,却发现李子安还穿着袜子,她又替李子安脱了袜子,然后才伸手去挠,轻轻的挠,生怕挖破皮了似的。

  “哎呀,你会不会挠呀?你来压着他,我来挠。”沐春桃说。

  “我……好吧。”汤晴又妥协了,她换了一个位置,沐春桃爬起来之后,她扭扭捏捏的压了下去。

  李子安笑着说道:“小汤,你们串通好了捉弄我,你就不怕我打你吗?”

  汤晴脸红红的摇了摇头:“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这么老实还害羞,大%师都不忍心打她了。

  沐春桃抓住李子安的脚就开始挠他的脚板心,她下手可不留情,怎么痒怎么挠。

  “哈哈哈……哦哦哦……嚯嚯嚯……”李子安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子也扭来扭去。

  汤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莫名紧张了起来:“子安哥,你不要冲动。”

  李子安:“……”

  你们一个压着我,一个挠我痒痒,你这边还叫我不要冲动,你的要求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啊?

  哪知,汤晴又补了一句:“美琳姐还没有回来,子安哥你再等等。”

  李子安伸手要将她从身上推下去,但只是使了一点点力气。

  “嘿呀!”汤晴却如临大敌,拼劲全身的力气压着不放。

  “你这个妖孽还想作乱,贫尼收了你的法器!”沐春桃也压了下来。

  这玩的是哪一门子的扣死葡肋啊?

  李子安想笑,可是一张嘴就被塞进了一团棉花,笑声也含混不清了。

  客厅里的灯没有关。

  浪费电力资源。

  夜渐渐深了,沐春桃和汤晴都睡着了。

  客厅里传来一点动静。

  李子安下了床,披上睡袍,拿上手机走了出去。

  余美琳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敲打着键盘。

  如果了解她的情况,第一次看见她的人,真的会认为她是一个程序员。

  李子安走了过去,温声说了一句:“怎么还在忙,这么晚了你该休息了。”

  余美琳双手不停,一边十指如飞的敲着键盘,一边跟李子安说话:“我也想休息,可是不能。今天我接到好几个使用工业版貔貅智能管家系统的厂家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出口的产品被当地的海关拦截了,说是使用了灯塔制裁的公司的软件,不被放行。那些厂家的产品,有的不能长期存放,有的需要支付高额的仓储费用,他们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听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想终止合作,除非我这边能解决被制裁的问题。”

  李子安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享受了生产的便利,签了合约,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只因为一点货物被进口国的海关拦下来,这太不厚道了吧?”

  余美琳终于停下了她的手指:“我理解他们的苦衷,现在经济环境不好,订单大于一切,他们不是不愿意跟我们合作,只是承受不起损失。还有,问鼎集团已经成了灯塔重点制裁的对象,与我们做生意就会被踢出结算系统,灯塔的美刀是结算货币,他们就算卖了货也收不到钱,这个问题更棘手。”

  李子安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余美琳。他看得出来,管家婆虽然很平静的样子,可是她的内心也很纠结,心情也很糟糕。

  菊厂那么大家当都被制裁得奄奄一息,更何况是刚刚起步的问鼎集团?

  “老公,你是解决麻烦的大%师,你说这事该怎么办?”余美琳的眼神之中满含期待。

  她在科技这一块的能力无人能及,可在这方面的能力却远不如她的男人。

  李子安也很头疼。

  灯塔的结算体系是灯塔的霸权支撑腿之一,如果那些与问鼎公司合作的出口型企业被踢出结算系统,收不到货款那还真是一件无解的事情。他大惰随身炉傍身,一身通天的手段,面对这样的事情却也是有力无处使。

  他总不能扛着一把大刀去砍翻灯联储和华尔街的那些饿狼吧?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你也没法,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处理吧。”

  李子安看了一眼放在她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只见上面满满都是程序语言,一个都看不懂,他心里有些好奇,随口问了一句:“你又在编写什么软件?”

  余美琳说道:“上次在比安迪公司的时候,他们那边的老总跟我聊了聊,问我能不能开发出一个用于新能源车上的智能系统,最好是要有自动驾驶的功能。比安迪跟特拉电动车是竞争关系,目前处在劣势,如果能又更好的驾乘体验,他们的竞争力会更大一些。我这会儿就在编写车用智能系统,很简单的。”

  李子安伸手搂住了她的柳腰:“对你来说是很简单,可对我来说却就是天书了,不过我相信你编写的软件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领先特拉公司的控制程序二十年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软件,特拉公司二十年后也写不出来。”余美琳的眸子里闪烁着自信的神采,“经过这段时间的进化,我又解开了一些信息,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解开世界之石的配方和生产工艺。”

  李子安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一抓还就抓住了,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余美琳有点诧异的看着她的男人。

  李子安笑着说道:“老婆,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余美琳也有点激动了。

  “你会写病毒吗?”

  “当然会,那多简单。”余美琳连想都不用去想。

  李子安说道:“那就没问题了,灯塔用的是狙击的手段打压这边的科技公司,前面是菊厂,菊厂现在的处境很艰难。现在又用同样的手段打压问鼎集团,肆无忌惮。我们何不锁定灯塔那边的一家科技公司,然后往死里整。他要是不撒手,我们整死一家再整第二家。”

  余美琳眼前顿时一亮:“你这个办法好啊,问鼎集团目前还只是小公司,核心资产都在我的脑子里,我随时可以推倒重建。可是灯塔那边的科技企业可都是巨无霸,我要是搞死一家,他们会疼得受不了。”

  “对,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战争,谁定的规矩只能他打我们,我们不能打他们?我们就锁定一家来打,二话不说先弄个半死再说。这事你来负责软件,我来操作,我们两口子还是按老规矩来,黑锅我来背。”李子安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用病毒软件去攻击一家科技公司,我想想灯塔那边哪家公司合适……”

  李子安也在琢磨,他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个灯塔的著名的科技公司的名字,黑丝布壳、低通、甲鱼文……

  余美琳忽然说道:“有了!”

  “这么快你就想到了,哪家公司?”李子安心里很是惊叹管家婆的思考速度。

  余美琳忽然伸过了手来。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