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75章1套不成又来1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9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刚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林傲雪的电话。

  “小雪,你醒啦?”李子安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敌人归敌人,但风度却是不能丢的,不然对不起这张脸。

  林傲雪沉默了一下才说话:“李总,你是什么意思?”

  喝春酒的时候,叫人家李哥,现在就变成李总了,而且她说话的声音里明显夹带着怒气。

  这也怨不得人家,人家本来点的是香肠和鱼子酱,结果你给人家上一根黄瓜和自来水,人家生点气怎么了?

  “什么什么意思?”李子安假装听不懂。

  “你还要装糊涂是不是?”林傲雪的声音渐冷。

  李子安笑了笑:“小雪,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嘛。”

  林傲雪冷哼了一声:“你把我灌醉,你脱了我的衣服,你侵犯了我!”

  “我的天啊,你报警没有?”

  “我正准备报警!”

  “那你赶紧报警啊,越快越好。”

  “你难道就不怕吗?”林傲雪的声音更冷了,“这里是澳洲,一旦我报警,警察就会抓你,一旦你陷入这种官司,你将身败名裂!而一旦你被裁定有罪,你将坐十年的牢!”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了,你有证据吗?”

  “我的身上有你的毛发、纤维和唾液,这些都是证据!”发泄了一下,林傲雪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也就在这里话锋一转,“如果你不想我报警,你给我一笔钱,我们私了。”

  李子安正想开口问她想要多少钱,话到嘴边忽然觉得不对劲,他想起了一个经典案例。

  华国一个刘姓老板去灯塔出息活动,结果被人设局,陷入了这样的官司,闹得沸沸扬扬。那个女人不过是想讹一笔钱,网传幕后指使是想要做空刘老板的公司股票的大空头。可刘老板硬气,不管那个女人怎么威胁、纠缠,就是不给钱。

  这钱不能给啊。

  给钱就坐实了侵犯的罪行,到时候对方的律师,或者法官问一句,既然你没做,你为什么要给钱?

  那就傻%逼了。

  林傲雪现在打电话过来威胁他,跟那女人坑刘老板的套路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刘老板那是真做了,大%师却是洁身自好,就连脱裙子都是一个假动作,根本就没脱。林傲雪现在这样来污蔑他,威胁和污蔑其实不是目的,而是想等他这边开口,她那边录音!

  这个女人还真是鸡贼啊!

  一个坑失败之后跟着又挖一个坑。

  难道是那根黄瓜给她充满了能量,这么快就恢复状态了?

  “你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钱对你来说不是问题,我需要一笔钱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你也需要给我一笔钱来封住我的嘴,不然我就报警,你开个价吧!”林傲雪咄咄逼人。

  “我开你妈。”李子安说。

  “你说什么?”林傲雪怀疑她听错了。

  李子安放慢了语速:“我说,我开你妈。”

  “你……人%渣!混%蛋!”林傲雪被激怒了,在电话里吼,“我要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李子安笑了笑:“你别嚷嚷,不就是想给我下个套吗,我不入套你也用不着这么恼羞成怒吧。你一边威胁我要报警,却又不挂电话,不就是想坑我吗?你这点小花招在我这里不管用,我告诉你,你兴许忘记了一件事,需要我提醒你吗?”

  “人%渣,我忘记了什么?”

  “我们喝酒的时候,你跟我一样喝了你下过药的酒,我要说的是,虽然你是一个坏女人,但你的专业精神值得我尊敬,咱们一码归一码,就冲这点,我得给你点赞。”

  林傲雪:“……”

  李子安接着说道:“因为那酒,你脑子有点糊涂,所以你将马兰士先生贿赂道格参议员的事讲给了我听,你还说马兰士先生让你坑我,制造不利我的证据,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胡说,我没有!”林傲雪的唾沫星子差点就从手机的扬声器里喷出来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做事比较讲究,没证据的事我都懒得开口,你家的隔壁不是埋伏了两个白人小子吗,你家里也装了监控摄像头,他们全程都有录像,恰好有一个小偷偷了他们的硬盘,我花了点钱买下来了,现在硬盘在我的手里。”

  “原来硬盘真的在你的手里,那就是你偷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小雪,话可不能这样说,我是什么身份的人,我身家几百亿,我会去偷电脑硬盘,你说你这话说出去有人相信吗?我现在有点为你担心,你说我要是把这硬盘里的东西复%制三份,一份给马兰士,一份给道格,还有一份给你的律师事务所,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

  “呼……吸……”手机里传来了林傲雪深呼吸的声音,她显然是在努力的控制她的情绪。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林傲雪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们见一面吧。”

  李子安轻哼了一声:“你想见就见,你谁啊,那么大面子?”

  “呜呜呜……”手机里忽然传来了林傲雪的哭声。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心中又油然升起一股敬意。

  这女人真的牛逼啊!

  先是咄咄逼人,下套坑人,被识破之后就哭鼻子。

  虽然没什么卵用,但是就人家这份专业精神,这份职业素养,真的很赞。

  林傲雪哭得伤伤心心:“我一个女孩子走到今天……呜呜……我容易吗?你要是把硬盘里的东西交给马兰士和道格,我就完了,如果你恨我,我随便你打,随便你蹂躏,你甚至可以杀了我,呜呜呜……我求求你不要毁了我的前程啊,我们都是华人……”

  李子安的心中毫无波动。

  “我们见一面吧,我还知道些秘密,我都告诉你。”林傲雪说。

  “行。”李子安答应了。

  “我明天一早来皇冠塔酒店找你。”

  李子安说道:“不好意思,我明天一早要去铁矿,如果你想跟我见面,你来铁矿吧。”

  “那地方在一百多公里外,不如我们另外约一个地方……”

  不等她把话说完,李子安就挂断了电话。

  另外约一个地方,再给老子下个套?

  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上,在哪见面得我说了算。

  你给我挖一个坑,我填了。

  现在我要挖个坑,就看你们填不填得了了。

  李子安打开了合金工具箱,拿出了那包化身膏,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是时候试试化身膏的毒性了。

  ………………

  褐色的荒原在视野里延伸,公路旁边偶尔跑过一群袋鼠,或者别的什么野兽,一点都不怕行驶在公路上的汽车。

  奔驰大G里,李子安坐在后座上,翻看着林松提供的一份原住民的资料。

  那些闹事的原住民来自一个名叫“褐石”的部落,部落的酋长名叫亚西。

  李子安本来以为褐石部落就在铁矿旁边,可一看资料才发现,那个部落距离振兴铁矿还有五六十公里。

  隔那么远还闹事,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

  资料上还重点描述了两个人,那两个土著一个叫卢克,一个叫莎尔娜,两人都被描述成了很难缠的活跃分子。

  卢克是褐石部落里声望仅次于酋长亚西的人,狩猎既能全部落最强,他也是褐石部落的武装力量的领头人,有部落勇士的称号。

  莎尔娜的情况很特殊,资料上说她的父亲是一个英国人,她的身上有英格兰的血统。她的父亲当年在澳洲从事科考工作,与她在褐石部落的土著母亲相恋,搞大了人家的肚子之后一却不复返。

  几年后她父亲差人来接走了她,带到英国去念书,最后还拿了牛津大学的硕士学位。她父亲死后,她回到了澳洲褐石部落。

  李子安对卢克的兴趣淡淡,但对这个莎尔娜却很感兴趣。牛津大学的硕士那肯定是精英,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一份高薪且体面的工资,可是她却回到了原始部落,去过那种狩猎、游牧的生活,还真是难以理解。

  看完资料,李子安问了一句:“林助,你熟悉这边的情况,你跟我说说,褐石部落是怎么来闹事的?”

  林松说道:“骑着马来啊,一大群,对着我们的机器、人员射箭,还吆喝。”

  李子安:“……”

  “我经历过一次,躲在办公室里不敢出来,我们这边报警,警察也不来。后来我们派了一个代表去褐石部落找那酋长谈,本以为给点钱,也就是青苗费的性子,但人家不要,直接把我们的代表打了一顿,然后扔大门口,那兄弟再医院躺了半个月才下床。”

  “那他们想要什么?”李子安问。

  “让我们走。”林松的回答很干脆。

  李子安有些无语了。

  给钱不要,开工就骑马来射箭。

  那些原住民可比华国地面上的钉子户厉害多了,对付钉子户的那些个套路显然不能在这里用。

  “林助,你见过那个酋长吗?”

  “没有。”

  “那你见过卢克和莎尔娜吗?”

  “我见过卢克,那次来闹事就是他带的头,很魁伟的一个人,壮得跟熊似的。至于那个莎尔娜我没见过,听说很漂亮。”林松说。

  李子安看了坐在旁边的孟刚一眼:“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孟刚摊开了一双手。

  李子安也不问了,他这脑袋瓜子都想不出解决褐石部落这个麻烦的办法,孟刚那脑袋瓜子里怎么会有什么好主意。

  两个小时后,中胜公司买下的铁矿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