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06章大|师的生意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86 2020-11-17 17:24

   那是一份财务公司的借款凭条,钱也不多,就两百万。

  可问题是那家财务公司不是什么正经的财务公司,是有社会背景的财务公司,说不好听点就是钻法律空子,放高%利%贷的。

  刘明睿之所以躲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家财务公司。

  他欠地方政府的钱,地方政府除了把他列入失信者黑名单外,还真拿他没辙,因为他名下也没有可执行的财产。他欠一些正规公司的货款,那些公司也不能把他打一顿,或者挖个坑把他埋了。但是欠高%利%贷的钱,放高%利%贷的人还真有可能挖个坑把他埋了。

  李子安用手指敲了敲复印的借据,也不说什么。

  刘明睿冷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面带微笑:“刘老板,我是诚心诚意跟你谈生意,五千五百万不少了,如果你以五千二百万的价格成交的话,我就帮你把这家财务公司的账消了。这笔账是悬在你脖子上的一把刀,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的,我估计现在已经滚到八九百万甚至上千万了吧?”

  “你能帮我销账?”刘明睿明显不相信。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能开这个口,肯定有这个实力。”

  刘明睿看着桌上的借据,眼神闪烁,脸色也阴晴不定。

  “有些机会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把公司转让给我,你拿着几百万可以重新开始,也可以找个小城市养老,总好过现在这样躲躲藏藏吧?”李子安说。

  “呵呵呵……”刘明睿笑了。

  李子安明知道他为什么发笑,却还是很配合的问了一句:“你笑什么?”

  刘明睿止住了笑声,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给我几百万,我就把转让合同签了,对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时间很紧,我不想跑一趟又一趟。你把合同签了,我现在就给你转钱。合同一签,你的债务也就我的债务了,我会接手来处理,那些事情就与你无关了。”

  “我不知道你是哪路神仙,可我得承认,你是我遇见的最不要脸,最自以为是,最傻%逼的说客!”刘明睿一连三个“最”,唾沫星子都喷到了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伸手从茶几上的纸袋里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脸。

  “我告诉你,要想买我的厂可以,现在就给我六千万,你听清楚,是给我,不是几百万!”刘明睿的情绪有些失控,“你要是没有,你就给我滚出去!”

  李子安还在擦脸。

  对于他这样的爱脸如命的人来说,如果不是考虑到生意还没谈成,恐怕早就一巴掌抡过去了。他这张绝世好脸,除了余美琳、李小美、和沐春桃这三个女人能用口水涂他的脸,谁有资格往他的脸上涂口水?

  喷的也不行!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诚心来买我的厂子的,你是来忽悠我的,你瞪大眼睛仔细看看,我姓刘的是你能忽悠的吗?”刘明睿一把抓住桌上的借据复印件,两把就揉成了一团,然后扔进了茶几旁边的纸篓里。

  这时胡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包大重九香烟。

  九十块一包的烟,买得她心口疼。

  “谈好没有?”胡兰将那包大重九烟递给了刘明睿。

  刘明睿没好气地道:“谈个屁,这人想用几百万买下我的铜厂,我为启明铜厂付出了那么多的精力,还是五年的时间,这些才值几百万吗?”

  他伸手去拆烟。

  胡兰一把就把那包烟抢走了。

  没谈好就是没钱,没钱你还想抽大重九?

  你抽个锤子!

  刘明睿瞪着胡兰,却是敢怒不敢言。

  李子安将那张纸巾扔进了纸篓,不温不火地道:“胡大姐,我是在清还启明铜厂的所有的债务的前提下,再多给几百万的,这可是我最大的诚意了,你男人不卖,这就不怨我了。”

  胡兰怒视着刘明睿:“你个……”

  刘明睿向胡兰眨了一下眼睛。

  胡兰的嘴巴又缓缓闭上了。

  天天都睡在一起的男人,身上有多少根毛都一清二楚,她还能不懂刘明睿的这个眼色?

  这帅逼不远千里来买那破厂,这就说明那破厂对这个帅逼非常重要!

  送上门的肥猪都不宰,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这对狗男女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过大%师的眼睛。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么说,你是不想卖了。”

  刘明睿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我当然想卖,可前提是你得满足我的条件才行,你给我六千万,我就签合同。至于那些债主,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以后有人要是有人找你要钱,你完全可以推到我的头上来,他们能把你怎么样?”

  胡兰插了一句嘴:“对对,老刘说得对,冤有头债有主,你又没欠那些人的钱,那是老刘欠的钱,有些债务本来没那么多,是那些人胡乱写上的,老刘拿到钱,肯定还要捋一捋,欠多少还多少,不能让那些没良心的占便宜,老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刘明睿笑了:“你说得对,就是这个理。”

  他伸手去拿烟。

  这次胡兰给他了。

  刘明睿拆开了那包大重九,抽出一支来,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

  这烟的确比二十块钱一包的玉溪好抽多了。

  李子安从资料里翻出了一张A4纸,看了一眼,然后掏出了手机,照着那张纸上的一个电话号码拨号。

  刘明睿移目看了一眼那个号码前面的公司抬头,刚刚点燃的一支大重九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那家公司名叫天马财务公司,正是那个给他放了两百万高%利%贷的公司。

  “你……你给谁打电话?”刘明睿紧张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天马公司的马龙马总,你认识吗?”

  “你认识吗?”刘明睿问了同样的话,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

  李子安笑了笑:“不太熟,但这个电话打过去,我想我们会成为朋友。”

  “你、你什么意思?”刘明睿的声音都有点颤了。

  “马总到处找你,可是一直找不到你。他派了个小弟在你的铜厂旁边住着,就是等你露面,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你藏在这里。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在这里,我让他过来跟你好好聊聊,你看好不好?”李子安的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亲切。

  然而,刘明睿的背皮却是一阵发凉。

  狗%日%的毒啊!

  电话拨了出去。

  李子安还特意开了免提。

  嘟嘟嘟,嘟嘟嘟……

  刘明睿突然站了起来,拔腿就往门口冲去。

  李子安说道:“刘老板,你认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刘明睿迈不开腿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有个手段通天彻地的朋友,能给你的手机定位,只要身边有摄像头,她都能找到你。我给你看的这些资料也是她给我的,你要是不信,你现在可以逃走,晚上我带着周总来找你,你看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接通了。

  手机的扬声器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喂,谁?”

  李子安拿起了手机:“马总你好,我是……”

  “我签!”刘明睿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被马龙听见。

  李子安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是海外侨胞慈善基金会的理事,我这次联系马总是想请你为非洲地区的贫苦儿童……”

  “儿童尼玛逼啊,滚!”

  嘟嘟嘟,嘟嘟嘟……

  马龙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刘明睿听到电话里骂人的声音,莫名其妙的觉得好解气。

  李子安来到了刘明睿的身前,伸出了一只手,面带笑容地道:“刘老板,合作愉快。”

  刘明睿扫开了李子安的手,脸色阴沉的回到了沙发上,又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大重九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李子安吸到了刘明睿的二手烟,可是大惰随身炉没有任何反应。不过看刘明睿吸烟,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大惰随身炉的焚香状态需要点檀香,可对不对就把香拿出来点,多多少少会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可如果把檀香混入烟草之中点燃,然后吸一口,那就自然多了,也不会有人怀疑。

  这事都不需要请排忧工作室的汤总工程师出马,他自己就能搞定。买一盒烟,把细细的檀香切成合适的长度,插%进烟卷里就行了。遇到需要进入焚香状态的时候,拿出一根烟,把烟点燃吸一口也就进入焚香状态了。

  “你看着我%干什么,你想抽啊?”刘明睿没好气地道:“你想抽你就拿啊。”

  李子安没理他,又用手机给管家婆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老公,你到新地了吗?”余美琳的声音,满满都是亲切和喜欢的味儿。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都跟刘老板谈好了,A方案,我这边给他五百万,我们来偿还债务,你把合同发我邮箱里,带会我打印出来,带他去公证处签合同。”

  “A方案的预算不是一千万吗?”余美琳的声音。

  “嗯嗯。”

  “哦,我明白了,你还真行,我这就让法务把合同发给你,回来我奖励你。”余美琳笑着说。

  “嗯嗯,我挂了。”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当着刘明睿和胡兰的面,他不好跟余美琳在电话里打情骂俏。

  李子安收了手机,微笑地道:“好了刘老板,我们去找个打印店打印合同吧。”

  刘明睿冷哼了一声。

  胡兰说道:“李先生,你说过给我十万的,钱呢?”

  李子安说道:“合同一签,我就给你十万,你放心,我们是在公证处交易,难道我还能赖你那点小钱不成?”

  胡兰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跟着就对刘明睿说道:“老刘你还坐着干什么,起身啊!”

  刘明睿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再好的烟,这样猛吸,那味儿也是辣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