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4章她心里有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16 2020-11-17 17:24

   突然听见李子安叫爸,余泰安和葛春兰的脸色顿时变了。

  李子安的父母都不在了,这两口子是知道的,李子安开口叫爸,那就只能是余美琳的爸余泰山了。

  李子安拿着手机接着说话:“爸,你吃饭没有?正在吃……呃,是这样的,二叔和二婶来我家要接妈去他们家住……我觉得他们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算计着奶奶手里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奶奶不走,他们非要奶奶走,都跟我吵起来了……”

  不等李子安把话说完,余泰安就怒了:“你小子胡说什么?”

  李子安没理他,继续说话:“什么,你和妈马上过来?嗯嗯,好的,我这边再炒几个菜,你们过来再吃点。”

  葛春兰给余泰安递了一个眼色。

  “哼!小赤佬你给我等着!”余泰安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小人得志!”葛春兰也怼了一句,然后跟着余泰安快步离开。

  余泰山现在是大江集团董事长,这两口子还得罪不起。可如果老二家得到了林胜男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他们就可以随时把余泰山从董事长的座位上拉下来。他们想要的是余泰山不允许的,如果在这里碰面,那不会是什么好事。

  所以,李子安这边给余泰山打电话,两口子就慌忙闪了。

  李子安把手机放下,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却是10000号,此刻手里还在提醒宽带维修请按1,人工服务请按2。

  余泰安和葛春兰出了门,李子安跟来关门。

  李子安站在门口说了一句:“两个老不要脸的,慢走啊,以后别来了。”

  “你……”余泰安一口气上不来,差点背过气去。

  李子安笑了笑:“你什么你,你个老不死的,你以为你谁啊,如果不是奶奶,我他妈拿大耳刮子抽你,滚!”

  余泰安的身子晃了一下,差点被气倒在地。

  葛春兰抬手指着李子安,正要开骂,可李子安却没给她机会,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葛春兰指着那门,一动不动。

  心中一口恶气出了,李子安的感觉好多了。

  这两口子都能把脸揣进裤兜里,他还要什么脸?

  怎么恶心怎么来!

  李子安回到餐桌前坐下吃饭,但被那两口子这么一闹,他觉得饭菜都索然无味了。

  林胜男说道:“子安,他们说话难听,你别往心里去,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在余家里,她的确最了解李子安,因为她和李子安在一起住了四年,那四年余美琳跟他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也没有四天。

  李子安笑了笑:“我没往心里去。”

  余美琳又说了一句:“我是老了,可我不糊涂,谁对我好,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都清楚,刚才你并没有给美琳她爸打电话,对不对?”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忽然笑了。

  你个老狐狸。

  不过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

  “我吃饱了,我上楼去了。”林胜男起身离开。

  李小美问了一句:“爸爸,那两个人是谁呀?”

  李子安说道:“那是你妈妈的二叔和二婶,你得叫二爷,二婆婆。”

  虽然讨厌那两个人,但能不能教唆孩子去憎恨那两个人,长辈就是长辈,孩子该怎么叫还得怎么叫。

  李小美翘起了小嘴:“我讨厌他们。”

  “那以后就不理他们。”李子安坐到了她的身边,拿起了手机,“我们跟妈妈通个视频电话吧。”

  “好啊好啊,我先比个剪刀手。”李小美冲手机屏幕竖起了两根手指。

  李子安忍俊不已:“又不是拍照,你竖什么剪刀手。”

  可李小美却还是很认真的比着她的剪刀手。

  视频电话接通,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余美琳的画面,她在办公室里,面前堆了好几份文件。

  “妈妈!”李小美激动的叫了一声。

  “小美,在家有没有听小汤老师和爸爸的话?”余美琳的眼神里满是溺爱。

  “有啊,我乖得很,今天爸爸带我去了迪士尼乐园,我玩了……”李小美的小嘴说个不停,兴奋得很。

  余美琳听着,笑着。

  李子安看她一脸倦色,有些担忧地道:“美琳,你别太拼了,该休息就休息。”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照顾好小美和奶奶就行了。”

  李子安本来想告诉他余泰安和葛春兰两口子来家里想带走老太君的事,可见她这么疲倦就放弃了,告诉她只会让她生气和担心,除外什么作用都不会有。

  一家三口聊了十几分钟才结束,李子安将李小美带上楼,教她洗漱,然后把她哄上了床,又给她讲了睡前故事,直到她睡着了才离开她的房间。

  餐桌上却还要一堆碗筷等着他收拾。

  洗了碗,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李子安才得闲。

  他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但屏幕却处在息屏的状态下。

  往常这个时候,沐春桃会给他发消息,可是今天却没有。

  往天收到她的消息,他多少还有点头疼的感觉,可是今天没有收到消息,他的心里却又像少了点什么,有点空空的感觉。

  “我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问题。

  然后,他郁闷了,彷徨了。

  如果余美琳跟他做真正的夫妻,他断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余美琳不跟他做真正的夫妻,这段时间虽然对他的态度好了一点,但那也是他帮了不少忙的原因。她始终不肯迈出真实夫妻的那一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可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啊,二十几岁了,唯一的一次碰女人还是喝醉了不省人事的情况下,他和处%男又有什么区别?他有需要,她又始终捂着不给,他一直这样憋着,早晚得憋出病来。

  沐春桃对他是真的好,而且他也喜欢她那种性格的女孩子,大胆奔放,热情似火却又不失分寸,而且瑜伽练得那么好,会好多姿势……

  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冒出了一对乱七八糟的东西,李子安抬手给了自己一下,苦笑道:“你个臭不要脸的,你连入门的学徒都算不上,你还想解锁视频里的那些姿势?”

  无端一股风从阔景阳台吹进了客厅。

  李子安起身去关窗,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看着楼梯,心中忽然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念头:“她一直不让我进她的屋,她的屋里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她一直不肯跟我同房,难道心里有别人?”

  余美琳不在家,要不要进她的卧室看看?

  李子安站在客厅里犹豫了好几分钟,最终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子好奇心,他转身上了楼,来到了余美琳的卧室门前。

  一个女人不跟丈夫睡,如果那个丈夫是个丑逼还情有可原,可他这么帅,能力也逆天,换别的女人肯定宝贝得不得了,她却说她没准备好,这借口未免也太勉强了吧?

  难道她心里真的有别人?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门把。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个时候回是谁打电话来?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划开了接听键:“喂。”

  “请问是李先生吗?”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康海川,康馨的父亲。”

  “哦,原来是康伯父,你看见我给你画的东西了吗?”

  “康馨拿给我看了,也听康馨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所以我给你打来了这个电话,我们见一面吧。”

  “什么时候?”

  “现在。”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现在?”

  “你不方便吗?”

  李子安说道:“方便,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白天他要照顾小美和老太君,倒不如晚上见,他也省得担心小美和林胜男。

  “我在魔都大学的图书馆里,你到了大门就说是找康教授的,我已经跟门卫打过招呼了,会有人带着你过来。”康海川说。

  “行,我这就过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余美琳的卧室门上,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抓住了门把,然后拧了一下。

  门是锁着的,没打开。

  “我了个去,真有不能让我知道的密码啊,不然怎么会锁着门?”李子安的心里越想越起疑,也有些不舒服。

  哪怕是塑料夫妻,也不应该锁着门防着他吧?

  可是房门锁着,他想进去也进不去,除非拿到钥匙。

  李子安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不是找钥匙开门寻找余美琳的秘密的时候,康教授那边还等着他,第一次见面不能让人家等太久。

  一辆出租车载着李子安往魔都大学驶去。

  车里,李子安闭上了眼睛,右手食指在左手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

  这事,他得为自己卜一卦。

  一分钟后,李子安的手指停了下来,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两朵花的图案,一朵大,一朵小,大的是梅花,小的是桃花,都开得很艳,有枝有叶。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卦辞随即浮现。

  梅花香自苦寒来,前情还需自剪断。桃花有意出墙头,此情也需断前情。

  这卦辞李子安几乎不用琢磨就解开了。

  余美琳就是那朵梅花。

  余美琳始终不肯跟他同房,说什么她没准备好,那是因为她心里真有个人。他要想等到梅花开,他自己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她剪断前情。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意思也是说她要做到这点会很难。

  后面两句说的是沐春桃,她喜欢他,也不止一次祸祸他了,但他要得到她,却也需要他剪断与余美琳的这段“前情”。这也正常,人家那身份,那条件,人家是给人做小三的人吗?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说为什么不管我多努力,她就是不肯跟我同房,原来心里有别人,女人的心里有别人,跟男人在外面有女人有什么区别?我这边为了小美,努力的维系着这个家,你倒好,心里藏着个人。行,你厉害,我也不等你剪断前情了,你爱剪不剪,我的日子,我自己过!”

  不知不觉魔都大学到了。

  李子安扫了车钱下了车,去大门口跟门卫说明了一下情况,那门卫便带着他来到了图书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