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21章星公司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56 2020-11-17 17:24

   新星公司在魔都市区本来有一个总部,可公司连年亏损,那处房产早就抵押给了银行被拍了。那之后新星公司总部就搬到了城乡结合地带,租了一块地修建了一座办公楼和仓库。

  李子安在大门口下了车,一眼便看见那座办公楼,仅有三层高,这样的楼显然是不会装电梯的。

  “你找谁?”保安拦住了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我找你们老总余美琳。”

  “你有预约吗?”保安又问。

  这时昆丽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隔着老远就向这边招手:“快过来。”

  李子安迈步往里走。

  保安却追上了李子安的脚步,拉住了李子安的胳膊:“你不能进去。”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那是你们老总的助理昆丽,你看,她在向我挥手叫我进去。”

  保安看了一眼,然后说了一句:“我不认识她。”

  李子安郁闷地道:“我是你们余总的老公,我来见我老婆,我不能进去见她吗?”

  一听这话,那个保安跟着就松开了手,还陪了一个笑脸:“对不起,我刚来不久,不认识你,你还是得在来客登记簿上签个字。”

  李子安心中无语,这人还真是一根筋,这样老实的人在月牙村都很难找出来。不过他也没说什么,人家也是职责所在。

  那保安把来客登记簿拿来的时候,李子安在上面签上了他的名字,然后才向昆丽走去。

  “怎么现在才来,你的时间观念还真是差。”昆丽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李子安说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又不是飞机,接到电话就能飞过来,我的司机开车又没你开得快。”

  昆丽哂笑了一声:“真是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有司机。”

  “网约车司机不是司机吗,我让他往哪开他就得往哪开。”李子安瞅着她,笑着说道:“不过你这个司机不一样,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开车,是不是?”

  昆丽狠狠的瞪了李子安一眼,转身进了楼梯间,气冲冲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李子安也懒得跟她斗嘴,他跟着往上爬。

  爬到二楼上三楼转角处的时候,李子安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楼梯上有一点血迹。

  “美琳就是在这里摔的吗?”

  “就是这里,磕着头了,我担心她的头里会有淤血什么的,让她去医院治疗,可是她死活不听我的,你去劝劝她。”昆丽说。

  李子安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余美琳连话都不想跟他多说,他劝有用吗?

  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他是余美琳的丈夫,这是他应该做的。

  上了三楼,李子安看见了一只挂在墙壁上的监控摄像头,他又停了一下脚步:“这摄像头正对着楼梯间,美琳是怎么摔倒的,看下监控不就知道了吗?”

  昆丽说道:“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吗,我去保卫科问过,监控坏了。”

  “什么时候坏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说你现在转行当侦探了吗?”昆丽没好气地道。

  “带路。”李子安用两个字就突出了主从关系。

  昆丽轻哼了一声,却也只得老老实实的带路。

  李子安跟着昆丽来到了一个大办公区,里面好几十张办公桌,有的人在聊天,有的人在上网,有的是人在看手机,有的甚至在织毛衣。

  昆丽领着李子安进来,那些职员相当默契的进入了“工作状态”,织毛衣的拿起了电话机假装给客户打电话,浏览网页的切换到了excel表格界面,手指还噼噼啪啪的敲起了键盘。聊天的一秒钟就切换了话题,聊起了工作。

  李子安感觉他是误入剧组,在他面前的都是专业演员。

  另外他发现,一些女职员有意无意的拿眼睛瞄他。

  这点他倒是习以为常了。

  人长得太好看,没办法。

  昆丽带着李子安穿过大办公区,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门前,也没敲门,伸手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李子安跟进办公室,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余美琳,头上缠着纱布,正在看着一份文件。

  “美琳,我把他叫来了。”昆丽说。

  余美琳抬头看了一眼,瞧见了李子安,讶然道:“你怎么来了?”

  “她打电话给我,昆丽说你摔伤了,我赶过来看看,你没事吧?”李子安说。

  余美琳说道:“我没事,你快回去,小美和奶奶都在家里,身边没人我不放心。”

  “我让小汤帮忙照看着,家里你不用担心,我看看你的伤口。”李子安向余美琳走去。

  “我都说了没事,再说了,你又不是医生,你看一眼我的伤就会好吗?”余美琳有点排斥。

  李子安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他发现余美琳头上的纱布缠得歪瓜裂枣,一看就不是医生包扎的。另外他还看见了余美琳的膝盖破了,伤口上残留着涂抹了消毒药水的褐色痕迹。

  “这纱布是谁包扎的?”李子安问。

  “是我,怎么了?”昆丽说。

  “这又不是止血,你包扎这么紧干什么,得重新包扎一下。”李子安伸手去解余美琳头上的纱布。

  余美琳却把脑袋偏开了:“我说了不用,你回去吧。”

  昆丽向李子安挤了一下眼睛。

  李子安说道:“你不让我看也行,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的,脑子万一有淤血什么的,会有后遗症的。”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我说了我没事,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很清楚。”

  昆丽又向李子安挤了一下眼睛。

  李子安无语地道:“昆小姐,你眼睛进沙子了吗?”

  昆丽很利索的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余美琳的语气软和了一些:“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不想去医院,我刚接手新星公司,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可没时间去跟医生打交道。这样吧,昆丽你送子安回去。”

  “可是……”昆丽欲言又止,明显不愿意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我自己叫车回去,另外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余美琳看了李子安一眼:“你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这里又没有外人。”

  “我觉得你不是不小心摔倒的,是有人推了你。”李子安说。

  余美琳讶然道:“这怎么可能?”

  昆丽也插嘴说了一句:“你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美琳今天刚来,她又没有招惹谁,谁会下这种黑手?”

  李子安说道:“如果你影响到有些人的利益,就算不亲自出手,叫个手下人出手也不是不可能。”

  余美琳的神色变得有些沉重了,似乎是在回忆之前摔倒时的情况。

  昆丽冷声说道:“我就不相信有这种事,谁敢,我打断他的腿!”

  “你说你当时不在场,你去干什么去了?”李子安问。

  昆丽说道:“保卫科的科长余家勇叫我出去了,怎么,你怀疑他?”

  “他叫你去干什么?”李子安又问。

  “他说我的车挡着货车的路了,让我挪挪,我就去了。”昆丽说。

  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余美琳的身上:“美琳,这余家勇是你亲戚吗?”

  余美琳说道:“是一个堂哥,看上去挺老实的一个人,在新星公司干了很多年了,你真怀疑他啊?”

  “我说你有证据吗,你什么时候又学会破案了?”昆丽没好气地道。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不是怀疑谁,是谁都有可能,这样吧,美琳,我给你算一卦,是什么情况就一目了然了。”

  余美琳哑然失笑:“我真的很忙,没时间陪你玩游戏,你还是回家吧。”

  昆丽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子安:“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最想说的是这一句吧,你还真是个算命的。”

  两个女人的话都很伤人,可她们似乎不觉得。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行,我回家,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出来,如果有人在这家公司里给你挖了坑,那可就不是推你下楼摔伤那么简单了。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丈夫,但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有人欺负你,我肯定要管。可是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以后你就自己小心点吧,有什么事,你也自己处理吧。”

  你的事,老子懒得管了。

  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他也受够了。

  李子安转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等等。”余美琳出声叫住了李子安。

  李子安回头看着她:“你还有什么事?”

  余美琳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你那么远来看我,想帮忙,我却催促你回家,这是我不对,对不起。”

  昆丽讶然的看着余美琳,她怎么也没想到余美琳这么骄傲的人会向李子安这个“保姆”道歉。

  李子安的心里本来很生气,可见她主动道歉,心里的气也消了一些:“早点下班,然后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说完,他又迈步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你不是说给我算一卦吗?”余美琳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倒转了回去。

  他与余美琳虽然是一对塑料夫妻,可她毕竟是李小美的妈妈,又在同一个屋檐下过日子,真的撒手不管她,他又过不了良心那一关。

  可是余美琳又真的很气人,就刚才,他真的很想把她摁在办公桌上,用手狠狠的抽她的屁/股,挫挫她的傲气。

  然而,这样的事情只能在心里意淫一下而已。

  “你要怎么给我算卦?”余美琳问,眼神中带着点好奇。

  李子安将右手伸到了余美琳的面前:“你闭上眼睛,然后在我的手中随便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余美琳讶然道:“你就这样算卦?”

  “你只需要照做就行了。”李子安说。

  “好吧,我听你的。”余美琳将一根手指伸到了李子安的手心中,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画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