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49章我~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4 2020-11-17 17:24

  地下电梯,黑布头套,然后牵手,这些步骤一个都没少,走走转转,李子安又来到了那个房间之中,摘下头套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张博士。

  张博士的身上穿着防菌服,脚下放着一只笼子,那只笼子里面还装着两只小白鼠。

  玻璃墙后面的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看不见里面的精武女王的骸骨,也看不见那些用于科研的仪器什么的。

  张博士也不说话,董曦领着李子安进来之后,他就走到控制台前打开了灯。

  李子安本想跟他打个招呼,可他却又去提着那只笼子走向了玻璃墙旁边的金属门。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董曦说。

  李子安嗯了一声,也不介意,科学怪人都这样。

  张博士走到金属门前的时候,那门自动打开了,通风口的风扇也转动了起来。他走进去之后,金属门又自动关闭了。

  李子安为了看得更清楚,他走到了玻璃墙下。

  张博士将装着两只小白鼠的笼子放在了金属台上,然后拿起放在金属台旁边的一只锤子,敲了两下金属台。

  一团酷似面粉的粉末从精武女王的骸骨之中飞扬了起来。

  张博士慌忙退了出来。

  金属门又关闭了,门口上放的天花板突然打开了一块,喷下了一团消毒的气雾。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他的视线又落在了玻璃墙后面的金属台上。

  张博士用震动激活了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他很好奇那些病毒生物会不会进入小白鼠的身体之中,然后又会发生什么。

  可是那些病毒生物实在是太微小了,肉眼根本就看不见。那一团从骸骨里飞扬起来,然后又坠落下去的病毒生物好像并没有接触到笼子,可即便是有也看不见。

  两只实验小白鼠受到了惊讶,在笼子里不安的跑动着,发出吱吱的叫声。

  张博士也来到了玻璃墙边,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开口跟李子安说话:“大#师,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李子安没有去看他,只是配合着问了一句:“会发生什么?”

  “你接着看吧。”张博士说。

  李子安:“……”

  飞扬在空气的白色粉末坠下,可是金属台上不见一粒白色的粉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已经死去了几千年的精武女王撒了一把面粉,然后又用魔法把面粉招了回去。

  笼子里的两只小白鼠也安静了下来,老老实实的蹲在笼子里。

  李子安说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嘛,我之前以为那些病毒生物会进食,看来是我错了。”

  “大#师,不要急着下结论,你再看看。”张博士说。

  李子安心中一动,难道那两只小白鼠此刻的安静只是潜伏期?

  时间不曾慢半拍,可此刻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凝滞了一样,走得异常缓慢。

  差不多一分钟后,一只小白鼠突然从笼子里站了起来,用一双前爪搭着笼子里的一根横条,仰着一颗小脑袋看着玻璃墙这边。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那只小白鼠的眼睛上,就在那一刹那间,那只小白鼠的眼睛里闪过了一线绿芒,而且越来越绿。

  这个情况以前在康海川的身上也出现过,那之后康海川就发了狂,还开了外挂,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教授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就连他打起来都吃力。

  这样的情况在一只小白鼠的身上出现,那又会发生什么?

  不对,不是一只,是两只。

  另一只小白鼠也站了起来,将一双前爪搭在了笼子里的那根横条上,它的一双眼睛也变成了绿幽幽的颜色!

  “吱吱!”最先变异的小白鼠叫了一声,身上的白色鼠皮突然裂开,一块肌肉疙瘩从裂开的皮毛之中冒了起来。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肌肉疙瘩从裂开的皮毛下面冒起来,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鼠毛,原本是白色的小白鼠,一转眼工夫就变成了血淋淋的血鼠!

  准确的说,是两只PLUS版的血鼠,就这么一点时间里,两只小白鼠的体积增大了好几倍,浑身恐怖的肌肉,牙齿也变长了不少,模样十分的狰狞。

  “吱啊!”

  “吱啊!”

  两只小白鼠吼叫着,那声音也变了,给人一种战斗前的怒吼声的感觉。

  李子安心中一片骇然,当初他亲眼目睹了康海川的“异变”,但不管怎么变化,康海川的样子没变,哪怕武功盖世也是一个糟老头子。

  可是现在,那两只小白鼠却变得如此恐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只小白鼠突然一头撞在了笼子上。

  砰!

  那笼子是不锈钢钢条焊接成的,很结实。

  可是被那只小白鼠一撞,不锈钢条竟然弯曲变形了。

  砰砰砰!

  两只小白鼠疯狂的撞击笼子,那只笼子很快就撑不住了。

  一只小白鼠从损坏的笼子里钻了出来,一双绿幽幽的眼睛直钉钉地砍着玻璃墙,那种小小的眼睛里是否隐藏着什么东西,神秘之中又透露着邪气。

  “它看得见我们吗?”李子安有点紧张。

  董曦说道:“看不见。”

  “可是它直盯盯的看着这边,我感觉他好像能看见我们。”李子安说。

  张博士说道:“或许有这种可能,这玻璃墙的设计,人的眼睛肯定是看不到这边的,可是我们并不了解那两只小白鼠的眼睛,而且它们现在也不是正常的小白鼠。”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刚刚爬出笼子的小白鼠四肢在金属台上一蹬,嗖的一下往玻璃墙飞来。

  “小心!”李子安吼了一声。

  然而,不等那只小白鼠撞在玻璃墙上,它的身体突然在空中炸裂开了。最终撞在玻璃墙上的,只是一部分因为惯性而飞过来的血色糊状物。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

  他宁愿跟黄波打,也不愿意跟这一只小白鼠打,它的样子实在太恶心了。

  “不用紧张,这玻璃墙是防弹的,别说是一只小白鼠,就算是一头野猪也撞不开。”董曦说。

  李子安说道:“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如果它跑出来了,感染了你们,我又得救你们。”

  董曦瘪了一下嘴角,她知道李子安很厉害,但第一次看见这么恶心的东西,心里肯定会紧张害怕,不过她也懒得去揭穿他了。

  这时另一只“血鼠”从变形的笼子里爬了出来。

  “吱——啊!”

  血鼠吼叫了一声。

  李子安以为那只血鼠也要冲撞过来,可是它叫了那一声之后就不动了。

  啪嗒!

  血鼠的下颚忽然掉在了地上,下颚之上还带着牙齿,粘着血肉。

  “我#草!”李子安惊讶失声。

  他的话音刚落,血鼠的脑袋也爆开了,脑浆和碎肉什么的一股脑的砸在了金属台上。

  “我#草……”李子安长大了嘴巴。

  嚓!

  血鼠的躯干也爆了,骨头、肠子什么的摊在了金属台上。

  “我#草!”李子安的嘴巴还没合上。

  我#草,始于甲骨,盛于当下,它是动词,也可以是形容词,还可以是感叹词,能适用多种场合,是汉语之中的王者,自带王者之气。

  大#师此刻的我#草三联,大概都是感叹词。

  董曦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的眼神里有话。

  我是女人啊!

  你在那里我#草我#草#的,你当我是空气吗,还是不把我当女人?

  李子安哪里留意到这些,他激动地道:“张博士,这样的实验你做了几次了?”

  “这是第三次。”张博士说。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结果吗?”

  张博士点了一下头。

  “用的都是小白鼠吗?”

  “对,因为小白鼠也是哺乳动物,小白鼠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基因序列都能在人类的基因组序列之中找到同源序列,所以很多生物实验是用小白鼠来做的。你之前提议的兔子和鸡,其实不合适。下一步,我就要申请用猴子,猴子跟人类的基因更接近,而且体积也要大得多。”张博士说。

  李子安之前只是提了一个建议,他毕竟不是科学家,不懂这些。不过张博士这么一说,他的脑海之中又闪过了一个念头,跟着说道:“张博士,这会不会是小白鼠太小太弱了,承受不住病毒生物,所以变异之后就被撑爆了?”

  “我也想过这种可能,但是没有证据来证明,我还得做更多的实验。”张博士说。

  李子安的视线又移到了玻璃墙后面的房间里,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看见了诡异的一幕。

  粘在玻璃墙上的血肉浆糊,还有摊在金属台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此刻正快速分解。就眼前的粘在玻璃墙上的一团,那景象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拿着一块隐形的抹布在擦拭玻璃一样。

  李子安的嘴巴又张开了,但这一次没有我#草。

  他在思考。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也就三五分钟的时间,玻璃墙上的和金属台上的血肉浆糊,甚至连皮毛都分解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大#师,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张博士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以后做实验小心一点。”

  张博士没什么想说的了。

  董曦说道:“大#师,今天卜卦吗?”

  李子安说道:“还是下次来再卜卦吧,”

  “那行,我现在带你出去。”董曦说。

  不等李子安再多看一眼精武女王,她就把头套套到了李子安的脑袋上。

  我让你我#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