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42章天船载尸潜夜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679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走出餐厅的时候,已经看不见汉克和丁仕常了,那两个白人和墨西哥人却在门口所对的街上。

  不知道这是断后,还是出于监视的目的。

  李子安掏出手机给余诗曼打了一个电话,余诗曼没接,他又打了一次才打通。

  “姐夫,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余诗曼的声音好气。

  李子安一边走一边跟余诗曼讲话:“诗曼,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来使馆街不就是想让他看见吗,他来了,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那是你的目的!”

  李子安语气淡淡:“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还有二叔的支持你还想要吗?”

  “你!”

  “看来你是不想要了,你现在退出也行,再见。”

  “等等!”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你利用我利用了一半就不利用了,这可不行,你不就是想睡我,给汉克送一顶绿帽子吗,我在半岛酒店等你!”余诗曼豁出去了。

  “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汉克大概很快就会给你打电话,他跟你说了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李子安说。

  “你怎么知道他会给我打电话,他告诉你的?”余诗曼并不相信。

  “你别忘了你姐夫我是大^师。”

  “你是臭脸不要脸的臭姐夫!”

  李子安笑了笑:“臭也好,烂也好,你只要帮姐夫把这件事办漂亮了,你哥就一定能当上大江集团的董事长。”

  “好,我在半岛酒店等你,就今天给汉克戴绿帽子,如果汉克打电话来,我当着你的面接电话。”

  李子安:“……”

  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他看过的一些视频,波多野女士正在整理丈夫的衣物,结果隔壁的变态冲了进来,对她做出了犯罪行为,很关键的时刻里,她的丈夫忽然打电话回来了……

  也许是怀旧的心里在作祟,大^师的心中居然有点莫名的冲动。

  “你怎么不说话了?”

  “那个,今天就算了吧,我还有一件很这样的事情要处理。”

  “呸!”余诗曼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也把手机揣进了裤兜。

  进行到现在,他都有点分不清楚,这事究竟是谁在钓谁了。

  丁仕常的三个手下远远的跟在后面,跟到灯塔领事馆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下跟。

  灯塔领事馆,三楼的一扇窗后面,丁仕常和汉克并肩而立,看着从大街上走过的李子安。

  大^师的识辩度太高了,因为这条街上就找不到比他更靓的仔。他走过的地方,不管是洋妞也好,本土妞也好,都会移目去看他,有的甚至还对着他笑。

  “他有问题。”汉克的嘴里冒出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这是那个病毒生物意识的声音。

  丁仕常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李子安的背影,眼神深邃。

  李子安在一个花店门口停了下来,看着一束鲜花,然后闭上了眼睛。

  轰!

  观星意识升空。

  星空浩瀚,群星璀璨。

  紫微星闪亮,三颗将星相伴。

  星相卦辞瞬间闪现。

  天之四灵镇四方,诸般星相藏其中。

  天船载尸潜夜行,女蝠开门一点红。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李子安转瞬间就有了定论。

  天船和积尸都是胃宿附近的星辰,而胃宿又是西方玄武七宿之中的一宿。天船载尸潜夜行,这是说不洁凶物从西方而来,潜伏于黑暗之中,伺机而动。

  女蝠开门一点红,女蝠主爱情,女蝠开门有接纳之意,一点红有朱砂之意。结合着与紫微星的位置,这说明有一个女人正在向他敞开心门。红也代表着好运,成事。

  又是桃花劫。

  他的脑海之中闪现了一个人,那就是余诗曼,可跟着就被他给否定了。小姨子那么浪的女人,又去灯塔留过学,她要是处,他敢把这花店的卷帘门吃了。

  这些不过是瞬息间的事,两三秒钟之后观星意识飞坠,又经过几秒钟的飞行,一头装进了灯塔使馆。

  没有爆炸,观星意识就在那扇窗户后面的房间里。

  汉克和丁仕常还站在窗前看着花店的方向。

  “那个家伙想买花吗?”汉克的声音正常了。

  这个时候是他不是它。

  丁仕常说道:“他会不会发现我们在监视他?”

  “他都没往这边看一眼。”汉克说。

  “它休息了吗?”丁仕常问了一句。

  汉克点了一下头。

  丁仕常说道:“你刚才的表现很出色,那个家伙完全相信你不稳定。”

  汉克冷哼了一声:“我就是要让他误判,把错误的信息传递出去。丁先生,你是公司里的重要人物,这次公司派你过来,恐怕不只是……”

  观星意识的能量突然耗尽,关键内容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发现卖花的老板娘正好奇的看着他。

  “先生,你买花吗?”老板娘客气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顾不上跟她说话,跟着又闭上了眼睛。

  几秒钟之后,观星意识又回到了那扇窗户后面的房间里,可是汉克和丁仕常已经走到门边了。

  鹰眼绝学也有缺陷,那就是持续的时间太短。

  “先生?”老板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转身就走。

  老板娘看着李子安的背影,呆了几秒钟才叹了一口气:“这么帅的一个小伙子精神出了问题,可惜哟。”

  李子安走出了使馆街,顺着马路没走多远,一辆丰田埃尔法就停在了他的身边,他上了车。

  车里坐着三个人,莎尔娜、孟刚和范才伟。

  三人的位置也是熟悉的位置,范才伟开车,孟刚坐副驾驶,莎尔娜坐后排,大腿上还放着一只菊厂的笔记本电脑。三人都有化妆,模样有很大的变化。这是出自范才伟的手笔,可以减少暴露的风险。

  “老板,现在去什么地方?”范才伟问了一句。

  “回去吧。”李子安说。

  范才伟启动车子往前开。

  “我以为你要去半岛酒店。”莎尔娜笑着说了一句。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这次是团队行动,他的身上带着间谍设备,他跟余诗曼,还有与汉克和丁仕常说的话这边都有接收和录音。

  “关于那个丁仕常,你查到了什么没有?”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莎尔娜摇了一下头:“我在网上查不到任何信息,那个人没有社交账号,我黑进了他在加坡就读的学校,但查到的都是一些没有价值的信息。”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鹰眼绝学看见的画面,说了一句:“那个丁仕常是路途公司的人,而且是一个大人物。”

  莎尔娜讶然道:“你怎么知道?”

  李子安说道:“我刚刚用我的手段获得了一些信息,这个你就别管了,你看能不能通过路途公司查到点什么。”

  “我试试。”莎尔娜说。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还有,把之前录的音剪辑一下,把关于我的血的部分删除掉,然后发给我。”

  莎尔娜说道:“早就为你准备好了。”

  她将一只优盘递了过来。

  李子安伸手接过了那只优盘,顺手揣进了衣兜里,然后说了一句:“关于我的血的事,你们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孟刚说道:“我连我老婆都不会说。”

  范才伟也说了一句:“老板你放心吧,我的嘴巴严实。”

  莎尔娜只是看着李子安笑。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天船载尸潜夜行”那一句,叮嘱了一句:“最近你们做事和出行小心一点,我刚才观星相,最近会有邪门的事情发生。”

  他这边只是说了一句话,车里的三个人都下意识的移目看了一眼天空,一个个的脸上也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大白天的观星相?

  这不就是邪门的事情吗?

  就在这时一辆哈佛h9突然从旁边车道抢道过来,打着双闪并放慢了速度。

  “这司机有病吗?”范才伟骂了一句。

  李子安移目看了一眼车牌:“靠路边停车吧,那是董小姐的车。”

  范才伟将车靠边停下。

  那辆哈佛h9也停了下来。

  李子安说道:“你们先回去,我估计董小姐会带我去疗养院。”

  他下了车,上了前面的那辆哈佛h9。

  车上就只有一个人,董曦。

  李子安一上车,董曦就启动车子往前开。

  “刚才你一直在使馆街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董曦看了李子安一眼,却不说话。

  “你看上去好像不高兴,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一头猪,它惹我生气了。”董曦说。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有一个预感,她口里的那头猪就是他。

  “我跟你喝酒,我喝醉了,你把我扔下就跑了,也不打个电话来问问我怎么样,你说我应不应该生气?”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他果然就是那头猪。

  “是你把我抱上床的吗?”董曦问。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点了一下头:“是的,不过你不要误会,你喝醉了,我总不能把你扔地上吧?你家里又没有地暖。”

  “你的意思是说,我家里要是有地暖的话,你就把我扔地上是吗?”

  李子安颇为腼腆的笑了笑。

  这个时候装厚道老实人是最为合适的。

  “算了,我原谅你了。”说着原谅的话,女排运动员却又瞪了李子安一眼,那眼神好像两只拳头打在了李子安的脑门上。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你准备带我去哪里?”

  董曦说道:“我送你去半岛酒店去跟你的小姨子圆房。”

  李子安:“……”

  她一定是监听了他打给余诗曼的电话。

  可是他没有证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