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7章1根汗毛都不能少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09 2020-11-17 17:24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无人的水泥路上,那路上满是裂缝,一些裂缝里长出了野草。顺着这条路往下走不远是一片小树林,过了那片小树连便是松江。

   杜林林和李子安下了车,进了小树林,没走多远杜林林就在一片草地上停了下来。她看着下面的滚滚江水,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李子安在她身边停下了脚步:“媳妇,你怎么了?”

   杜林林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老公,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

   李子安知道她想说什么,但他没有插嘴,只是等着她说下去。

   “我们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杜林林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杜武现在深陷绝境,你卜的那一卦又那么凶险,可是我们却在说他不是我爸的儿子,我……”

   她的良心很不安。

   李子安这才开口说道:“他真不是你爸的儿子。”

   杜林林顿时愣了一下:“你……你怎么这么确定?我以为你只是撒了一个谎,整那个女人,为我出气。”

   李子安说道:“我本来也是随口一说,污蔑沈宝慧,可是她在我手里画乌龟,也不求卦,然后我说出之后她又是那样的反应,我基本上就确定杜武不是杜叔叔亲生的了。”

   “万一你判断错了呢?”

   “万一我错了,我向你爸道歉,我救过他的命,他总不能打我吧?如果杜武能回来,我是他师父,他也不可能打我一顿吧?到时候,你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来,有什么黑锅我全都背上,反正我是专业背黑锅的,多点黑锅也无所谓。”李子安说。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杜林林想笑,可又笑不出来,她又想起了杜武:“老公,杜武能回来吗?”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也不知道,人各有命,能逆天改命的都不是常人,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另外……”

   “另外什么?”

   “不管杜武能不能回来,我还是要说,他十有八九不是杜叔叔亲生的儿子。”

   杜林林说道:“我也觉得你在说杜武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的时候,沈宝慧的反应很奇怪,可是仅凭这一点就断定杜武不是我爸亲生的儿子,这是不是缺乏说服力?”

   “仅凭这一点当然不够,我这样说还有杜叔叔的原因。”

   “我爸的……什么原因?”

   “咱妈走得早,杜叔叔当年也那么年轻,一个男人肯定有需求,他那么有钱,想跟他在一起的女人肯定不少,为什么就沈宝慧怀上了孩子?我给杜叔叔治过病,我很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他不行。”

   杜林林的表情有些尴尬,可略一琢磨李子安的话,她也觉得有点道理。她父亲单身那么多年,而且传宗接代的观念又那么强烈,不可能没有女人,为什么就只有沈宝慧怀上了?

   “我回去找找杜武留下的头发、皮屑什么的,让我爸再去做一个亲子鉴定。”杜林林说。

   李子安说道:“你千万别去说。”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它关系着杜家几百年的家业,如果被那个恶心的女人篡夺了,我爸和我可都成了杜 家的罪人了。”

   李子安说道:“你放心吧,你爸那么精明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想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不用你提说,他一定会再做一次的。还有,你爸跟你提的时候,你假装劝说一下他,让他不要去做,就说你相信杜武,将来杜家还得靠杜武传宗接代。”

   杜林林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她有点搞不懂李子安的心思了。

   “这叫以退为进,你要是去说,杜叔叔心里肯定会想你是不是在为我们的孩子争家产,你这边劝他不要去,他反而会更坚定去做。”

   “如果杜武不是我爸的亲生的儿子,那个女人就真的太可恶了,她骗了我爸二十几年,甚至还想篡夺杜家的家业,我真的好想打她一顿!”杜林林很气的样子。

   李子安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轻轻的抚着她的小肚子,温声说道:“你犯不着为那种女人生气,一点都不值得,生气也会影响胎儿,你要开开心心才好。”

   杜林林依偎在李子安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可她的心情还是很糟糕,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李子安继续开导她:“别生气了,也不要担心什么,天塌了也有我顶着。”

   杜林林心中暖暖的,气也消了一些。

   “笑一笑。”李子安看着杜林林笑。

   杜林林不想笑,也装不出笑容。

   “那我给你揉揉心口,顺顺气,你的感觉会好一些。”李子安说着就伸出手。

   杜林林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人家心情不好,你还这样,你能不能老实一点?”

   只说话,没阻挡。

   李子安在她耳边说道:“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要调剂一下,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的儿子着想对不对?”

   “嗯……你真不要脸。”杜林林左右看了看。

   这里就她跟李子安两个人,她的心稍安。

   李子安一本正经的帮杜媳妇顺气,手上还带了一点真气。

   杜林林嗯嗯了两声,似乎是想提醒孩子他不要脸的爸爸收敛一点,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了一句:“老公,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停了下来,有点困惑:“什么怎么回事?”

   “在我的房间里,当时隔壁在放歌,干就完了,那首歌放完,你也完了,你以前可不是那个样子的,你是压力太大,还是虚了?”虽然有点扫孩子他爸的面子,但是杜林林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和担忧,说了出来。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开始后悔给她顺气了,这不就把她的心思引到这个方向来了。

   “你倒是说话呀,要是有问题得赶紧治。”杜林林已经有所怀疑了,心里也更担心李子安出了什么问题。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那个……我最近在修炼一门绝学,刚刚入梦,消耗功力有点大,所以出了那样的问题。”

   “那你什么时候能修炼好?”

   “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明天就好了,也有可能几个月,几年也说不一定,修炼绝学这种事情讲究一个机缘,机缘到了就迎刃而解了。”李子安说。

   所谓绝学就是未卜先知,而未卜先知成不成得看卜图,但他是真不知道卜图什么时候点亮。

   “媳妇,你别担心,我肯定会恢复的。”李子安说。

   杜林林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声音也小了许多:“我……我是关心你,我才不在乎那个呢,别说是一首歌的时间,就是打个喷嚏的时间也没什么。”

   李子安:“……”

   杜林林坐在了草地上,看着小树林下面的滚滚松江水,又不知道去想什么去了。

   李子安坐在了她的身边,心里也琢磨着那个电话的事情。

   他想起了人生管家,不知道它能不能查到。那个灯塔的手机号码的主人,以及从什么地方打来的?

   他掏出了手机。

   却不等他唤醒人生管家,杜媳妇就伸手拿走了他的手机,放在了草地上。

   李子安看着杜媳妇,心里好奇她想干什么。

   “不打电话,陪我坐坐吧。”杜林林说。

   李子安微微一笑,伸手搂住了杜媳妇的肩头:“等我从德意志回来,我多来陪陪你。”

   “你什么时候动身?”杜林林的声音很温柔。

   “就这几天。”李子安说。

   “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逞强,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杜林林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我是大*师,这个世上能害我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李子安说。

   “你就知道哄我,我跟你讲,你要是少根毛回来,我都饶不了你。”

   李子安:“……”

   杜林林忽然发现自己的话有点毛病,跟着又补了一句:“不想胡思乱想,我说的是汗毛。”

   李子安跟着点了点头:“嗯嗯,我想你保证,我回来绝对不会少一根汗毛。”

   “这才像话。”

   “媳妇,你先数一下多少根,不然弄丢一两根你都不知道。”

   “你看,刚正经了两秒钟就又不正经了。”杜林林有点气恼,一粉拳打了过去。

   李子安捉住她的拳头,顺势倒在了草地上。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秒钟之后突然发疯似的你扑向了我,我扑向了你。

   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干就完了,干就完了。

   五分钟后,李子安躺在草地上看着头顶的树冠。

   那是一棵枫树,红红的枫叶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非常的漂亮。

   “那个,这样其实挺好的。”杜林林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

   “要不,你再试试?”杜林林的声音还是小小的。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重重的嗯了一声。

   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起,落……

   五分钟后,李子安又躺在草地上看着那棵枫树的树冠。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枫树在盯着他看。

   一阵风吹过,树枝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

   尼玛,它居然还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