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87章本是飞天1金凤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08 2020-11-17 17:24

  第二天一早,李子安正和孟刚在办公室里吃泡面,那个亨利便来了。

  办公室的门没关,亨利站在门口说道:“李总,门外来了一个女人,说是找你。”

  孟刚担心李子安听不懂,跟着进行了翻译。

  李子安问了一句:“什么样的女人?”

  “她说她叫莎尔娜,我不知道李总你想不想见她,所以过来请示一下。”亨利说。

  孟刚这边一翻译,李子安端起泡面就往门口走去。上了阳台,他往大门口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见了一个金发女郎,她骑在一匹黑色的大马上,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味道。

  “嗨!”莎尔娜也看见李子安了,她冲李子安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李子安向她招了招手:“进来吧。”

  莎尔娜的一双大长腿夹了一下马腹,那黑色大马便跑了进来。

  孟刚对亨利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亨利看了孟刚一眼,没说话,转身往楼梯口走去。

  莎尔娜将她的马系在了办公楼前的一棵树上,然后上楼来到了位于五楼的总裁办公室。

  李子安已经把一碗泡面吃完了,还提前在洗手间里漱了一下口。

  大#师始终是把形象这一块拿捏得死死的,方方面面的细节都有注意到,跟一个女孩子聊天,怎么能满嘴泡面味?

  莎尔娜进门,孟刚就出门,站在门口,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下,双腿微分,进入了背景墙的状态。

  “早,莎尔娜小姐。”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

  莎尔娜面带微笑:“早,李先生。”

  “坐坐,我给你泡杯……你喝茶还是咖啡?”李子安问。

  “咖啡。”莎尔娜坐在了沙发上。

  李子安去饮水机旁边冲泡了两杯速溶咖啡过来,给了莎尔娜一杯,然后坐在了莎尔娜的对面。

  莎尔娜跟昨天一样,上身穿了一件宽大的部落外套,脖子上挂着好几串骨头和贝壳饰物,下身穿着那条大腿上有破洞的牛仔裤,脚上则是一双脏兮兮的阿迪达斯的运动鞋,给人的直观印象,朴素、阳光、美好、聪慧和性感。

  李子安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梦,眼神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丝尴尬。

  他来澳洲也好些天了,管家婆和桃子没收作业,以他在家的作业量,他的状态就可想而知了。偏偏,祸不单行,先是被林傲雪祸祸一下,然后昨晚又被那群热情得有些过分的部落青年,推着他和莎尔娜跳褐石沙沙舞……

  那跟水库决堤是一个道理,蓄水太多,水坝承受不住压力,那肯定是要决堤的。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没有说话,气氛渐渐的往尴尬的方向滑落。

  “嗯咳。”李子安干咳了一声,找了一个话题,“西亚酋长的情况怎么样?”

  莎尔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我来这里之前去看过他,他的身上已经没有银屑了,只是皮肤还很脆弱,估计需要一点时间才能长成正常的皮肤。”

  “那我就放心了,另外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莎尔娜的眼神之中带着点期待。

  李子安说道:“我让我的助理去采购了一批电器、服装、食物什么的,估计今天就会送到褐石部落。”

  “电器?”莎尔娜讶然道:“褐石部落连电都没有,你送我们电器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是要修水电站吗,等通了电就能用了。”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其实你没有必要……”

  “要的要的,我把我自己当成是褐石部落的一员,我尽点心意而已。”李子安说。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的眼睛,嘴角含笑:“你很特别,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样的人,你的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

  李子安颇为腼腆的笑了笑:“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莎尔娜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一无所有王建民,普通家庭马化云。

  大#师这话跟这二位有的一拼。

  “莎尔娜小姐,你这么早过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莎尔娜说道:“昨天晚上我琢磨了一下你说的那些话,的确,如果马兰士赶跑了你,这边的资本家也会开采这座铁矿,我们褐石部落什么都得不到。你来开采才是对我们褐石部落最有利的,但是我们的力量太小了,我们的发声,我们的决定都微不足道,你的麻烦是马兰士和道格参议员,那两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阻力,你需要帮助。”

  “对,那两人的确是我的麻烦,你能帮我做什么?”李子安看着莎尔娜的眼睛。

  莎尔娜也看着李子安的眼睛:“那得看你给我安排一个什么职位了。”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她一大早过来是来“求职”的。

  莎尔娜微微耸了一下肩:“怎么,你看不上我吗?”

  “不不不,你可是顶尖人才,我这边……”李子安不好往下说。

  如果他真是这铁矿的老板,莎尔娜来求职,那就是一件顶好的事情,要知道人家可是牛津硕士,就凭人家这文凭,人才市场上那可是抢手货,手慢则无。可问题是他不是这铁矿的老板,他只是来背锅的。他这边倒是可以随便给她个什么职位,可他一走,把人家撂这里,那不成了骗人了吗?

  “你这边什么?”莎尔娜的眼眸里有了点失望的神光。

  她是冲着李子安才来求职的,可是李子安却是这样的反应,这多多少少有点伤至尊。要知道,她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受到了好几家大公司的青睐,还派人来跟她接触过,可她都拒绝了。她以为凭她的学历和能力,李子安会很高兴的就答应下来,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反应。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在我回答你之前,请你闭上眼睛,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莎尔娜好奇地道:“这……这是干什么?”

  李子安也不解释,他将右手伸了过去,掌心向上。

  “这是东方的玄学吗?”莎尔娜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等下回答你,你先照我说的做吧。”

  “好吧。”莎尔娜抬起了右手,将食指放在了李子安的掌心上,然后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写写画画。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停。”莎尔娜将右手的食指抬了起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满是兴奋和好奇的神光。她等着李子安说话,可李子安却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绿光氤氲,武图和星图长亮。

  卦象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副奇怪的画。

  话里,一个脏兮兮的姑娘提着灯笼,一个人在旷野之中行走。黑暗中潜伏着一头头狼,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之中散发着摄人的凶光。在那姑娘的前面是悬崖,深不见底,悬崖的对面有一条金色的大道,悬崖边站着一个男人,无比的伟岸。

  一般情况下,李子安仅仅是看卦象就能瞧出个大概来,但这一次的卦象很复杂,他居然看不出什么来。

  卦辞[新 浮现了出来:群狼环伺命堪忧,祸根源自父留书,本是飞天一金凤,命里还缺点将人。

  这卦辞结合着前面的卦象,李子安的心中就有谱了,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先生,你怎么不说话?”莎尔娜有点着急。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刚刚,你在我的掌心之中画了一幅画。”

  “啊?”莎尔娜讶然道:“我就是随便写写画画,我自己都不知道画了什么,你说我画了一幅画,什么画?”

  李子安说道:“你提着一只灯笼走在黑夜的旷野里,你的身边群狼环伺,你的前面是一个深渊,你的处境很危险,”

  莎尔娜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困惑。

  “我再说卦辞,群狼环伺命堪忧,祸根源自父留书,本是飞天一金凤,命里还缺点将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莎尔娜摇了一下头:“我虽然学过汉语,也研究过一些东方文明的文化,你说的这个是东方文明的古诗词吗?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不是古诗词,是卦辞。”

  莎尔娜讶然道:“原来你是在给我卜卦,你是巫师吗?”

  “我不是巫师,我是方士。”

  莎尔娜一脸茫然,她显然不懂什么是“方士”。

  李子安说道:“我来给你解卦,这卦辞的第一句是说你有生命危险,黑夜荒原群狼环伺,你看不见你的敌人。祸根源自父留书,这句是说这祸根是你父亲留下的一本书。”

  “我父亲留下的书……”莎尔娜神色茫然。

  李子安说道:“你自己不知道,所以你也意识不到你已经处在了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中。”

  莎尔娜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她说道:“我得回去整理一下我父亲的遗物,他留下了很多书,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书会给我带来危险,最后两句又是什么意思?”

  “本是飞天一金凤,命里还缺点将人。”李子安说道:“这两句的第一句是说你本事很大,是名字注定要封候拜将的人,前途不可限量。你就是那金凤,但凤凰要想飞天,那需要涅槃,那差不多是一个先死后生的痛苦过程。最后一句,你现在缺少一个发现你,给你机会展示你的能力和才华的人。”

  “那个人会是你吗?”

  李子安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对,我就是你命中的点将人。”

  莎尔娜忽然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