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5章康教授的回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348 2020-11-17 17:24

   图书馆里亮着灯,隔着一段距离李子安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一个女生。

  康馨正站在图书馆的门口等他,她换掉了身上的汉服,穿了一件印花T恤和牛仔热裤,脚下套了一双阿迪达斯小白鞋,头上扎了一条马尾辫,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和热力。下午的她就像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才女,晚上的她又变成了一个青春活泼的女大学生,怎么变怎么好看。

  李子安走了上去,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康同学,晚上好。”

  康馨的脸上没有表情:“不要叫我康同学,你又大不了我几岁。”

  的确大不了几岁,李子安二十二岁跟余美琳结婚,李小美今年三岁,他今年二十五岁,只大人家五岁。

  李子安知道她还在为下午的事情生气,也不好跟她多聊,只是问了一句:“康教授呢?”

  “我爸在图书馆里有一间办公室,我带你去见他。”康馨转身带路。

  李子安跟着她进了图书馆。

  一个胖胖的女生抱着两本书迎面走来,跟康馨打了个招呼:“待会儿周教授的讲座,你不去吗?”

  “我今晚就不去了,明天借你的笔记抄一下就行了。”康馨停下脚步跟她说了一句。

  胖胖的女生的一双眼睛在李子安的身上溜达,那眼神儿有点放光。

  李子安微笑以对。

  帅者要有帅者的风度,虽然是一个胖女生,可人家是因为他帅才看他,他当然要回应一下。

  女为悦己者容,帅为懂帅者笑。

  胖女生的脸红了一下,忍不住凑到了康馨的耳边,低声问了一句:“这人是谁啊,好帅呀。”

  她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李子安还是听见了,他又微笑了一下。出租车里的那一卦所带来的负面情绪,一下子消除了一大半。

  他就是这样的人,想方设法让自己高兴,活得舒服,该高兴的时候绝对不会皱着眉头。

  “你别乱打听,人家孩子都在地上跑了,我先带人走了,回头聊。”康馨又往前走。

  李子安跟着康馨走。

  胖女生站在原地,脑袋随着李子安偏移,直到李子安走远了,嘴里才冒出一句话来:“怎么就结婚了呢?不然我肯定有机会,他都对我笑了……”

  这话李子安倒没听见,不然他有可能回头再对人家笑一下。

  康馨领着李子安上了楼,穿过一个阅读区,然后.进入了一条走廊。

  李子安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一句:“康小姐,今天的那个展览是国学院办的,你也是国学院的学生吗?”

  康馨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国学院不是大学,也不是学校,是一个民间组织,是由爱好国学的人组成的,它起着一个研究和发扬传统文化的作用,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都加入了,我只是其中之一。”

  “原来是这样,你父亲在这里教什么学科?”

  “他是历史教授,但他喜欢研究符号,是国内少数几个符号学专家之一。”谈起父亲,康馨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了骄傲的神光。

  这眼神让李子安想起了他的小棉袄。

  康馨在走廊尽头停下了脚步,伸手敲了敲左侧的房门。

  “请进。”门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康馨推开门,李子安跟着她走了进去。

  办公室的空间不大,却放了四只书架,每一只书架上都挤满了书,以至于给人一种特别狭小的感觉。

  一张老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他的年龄其实不大,从不太明显的法令纹就能瞧出来,充其量也就五十出头的样子,可他的外貌年龄看上去却像是六十岁的老头。

  他的脸庞清瘦,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睛,此刻正拿着一只放大镜在看一块瓷器碎片上的什么文字,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就是一个老学者。

  这个人就是康馨的父亲,康海川。

  他似乎应了一声就忘记了,又进入了研究的状态,浑然不觉他的办公室里多了两个人。

  李子安想打招呼,但又觉得不妥,干脆等着。

  康馨等了几秒钟不见康海川有什么反应,出声说道:“爸,李先生来了。”

  康海川的手颤了一下,手中的放大镜差点掉下去,他抬眼看着康馨,讶然道:“康馨,你什么时候来的?”

  康馨有些无语的样子:“爸,我刚才敲门了,是你让我进来的,李先生来了。”

  康海川似乎想起了什么,慌忙放下放大镜站了起来:“原来是李先生来了,我这里进进出出的学生很多,我不知道是你来了,失礼了。”

  李子安上前,伸出双手:“康教授客气了。”

  康海川跟李子安握了一下手,也是双手,一点都不摆教授的价值。

  “请坐,我们坐下聊。”

  李子安左右瞧了瞧,却发现这办公室里就只有办公桌后面有一只椅子,那是康海川的椅子,他要是坐了,康海川坐哪里?

  “呃,我这里没有椅子。”康海川也发现了这点,神色有些尴尬。

  李子安说道:“康教授你坐就行,我是晚辈,也年轻,我站着跟你聊就行。”

  “那怎么好意思?”康海川也不坐。

  康馨说道:“爸,你就坐吧,你腰椎有毛病,不能久站。”

  “那我就坐着跟李先生聊。”康海川又坐了下去,他打开抽屉,从抽离里拿出了那只笔记本,翻开到李子安画了一个符号的那一页。

  李子安说道:“康教授,我就是为这符号而来,你是这方面数一数二的专家,我想请教你,这符号究竟是怎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康海川的回答很干脆。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他怀揣着希望而来,却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这康海川是符号学的专家,康馨刚才也说了,她父亲是国内顶尖的几个符号学专家之一,如果连他都不知道这符号是什么意思,那要怎么才能解开大惰随身炉炉身上的那些符号和图案?

  康海川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破旧的笔记本,打开,一张泛黄的照片从夹页中曝露了出来。

  李子安看着那张泛黄的照片上,他的视线顿时被吸引住了。

  照片上是一片废墟,黏土墙体只剩下了一点点露出在黄沙之中,从天空中飞扬的黄沙去看,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刮着大风。也许是这风的原因,一堵黏土墙的墙体下露出了一个骷髅头,那惨白的额头上刻着一个神秘的符号,惨绿的颜色,像是用某种原料画上去的,又像是用烙印烙在上面的,散发着神秘诡异的气息。

  再远一点的地方,沙漠之中有一丛灌木,早已经枯死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这照片看上去很简单,康馨的画进行了艺术加工,添加了许多她想像的东西,神秘感更浓厚。可是这照片给李子安的冲击却更大,它荒凉,它诡异,仿佛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

  可是,他的想象力在这张照片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毕竟,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康教授,就这一张照片吗?”

  康海川说道:“是的,就只有这一张照片,这是十多年前拍的,当时用的还是上胶卷的相机,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张照片的胶卷了。”

  李子安有些无语,之前你都在拍什么,风景吗?

  康海川娓娓道来:“当年,我受到了一支考古队的邀请,去楼兰古迹考察,那个时候我正在写一篇关于丝绸之路的论文,于是就接受了邀请,跟他们去了楼兰古迹。最初的考察活动都很正常,我们挖掘出了很多文物,都非常有价值,直到有一天……”

  一串手机铃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康海川的话。

  康馨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说了一句:“爸,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去吧,反正这故事你也听了很多遍了。”康海川摆了摆手。

  康馨拿着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对了,你又在哪里看见这个符号的?”康海川的思维跳得很厉害。

  李子安说道:“康教授,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还是先听你说完我再说吧。”

  “也行。”康海川点了一下头,忽然又神叨叨的问了一句,“我刚才说到哪了?”

  李子安心中有些无语,面上却客气的提醒了一句:“你刚才说到发掘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物,直到有一天……”

  “噢,我想起来了,那天突然吹起了大风,卷起的黄沙让人睁不开眼,我跟着考察队返回营地,结果在狂风中迷了路,越走越远,人也散了。考察队本来有八个人,可走着走着就只剩下我和队长黄波了。”

  黄波,李子安记住了这个名字。

  “我和他都以为会死在那沙尘暴里,可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那个地方,有墙挡风。我和黄波挤在一起撑到风沙过去,然后就看见了那具风吹现出来的骸骨。那骸骨额头上的符号吸引了我,我平时就喜欢研究各种符号,这世界上的大多数符号我都见过,也能解读,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符号。我就拿起相机拍了一张,再想拍第二张的时候才发现胶卷之前都用来拍之前的发掘的文物了……”康海川陷入了回忆之中,神色有点恍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