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07章骆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359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抬手准备输入密码,可一个数字都没有按又把手放了下去,一双脚也不受控制的往隔壁迈。

   他给沐春桃发了一条消息:在家吗,我过来看看你。

   几秒钟后金刚萝莉的消息就回来了:我爸在家里,你敢过来?

   李子安:我就过来看看你的脚背,给你治治,我又不干什么坏事,你爸总不会拿刀砍我吧?

   金刚萝莉:我没事了,不用过来看我,再说了我爸真在家里,不方便。

   李子安也懒得回消息了,他把手机收了起来,伸手按了两下门铃。

   叮咚、叮咚。

   没人来开门。

   叮咚、叮咚、叮咚。

   门后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脚步声停下来的时候门开了,可那门只是打开了一条缝。

   沐春桃的桃花儿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一双大眼睛瞅着李子安,故作紧张的样子:“我爸在睡午觉,你不是说来看看我吗,你看见我了,好了你快回去吧。”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骗谁呢,你爸不在家,不然你不会一直提醒我你爸在家里。”

   沐春桃嘟了一下嘴,一副泄气的样子:“也对哦,你是大^师,我骗不了你。”

   李子安关切地道:“你的脚背怎么会肿呢,我来给你看看,我用真气给你揉揉很快就能好。”

   沐春桃却还是不把门打开,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你就听我的,回去吧,我明天就好了,明天找你聊。”

   李子安说道:“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这就回去。”

   门一下子就开了。

   沐春桃依着门墙,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昨天晚上梦里全都是你,你说我想不想见你?”

   这话有药。

   李子安进门,情难自禁的将她搂在了怀里,不肯去啃余美琳的兔头的嘴,这会儿却迫不及待的凑过去要去啃沐春桃的兔头。

   沐春桃捂住了李子安的嘴,还学了沐龙的语气叫了一声:“小李啊。”

   李子安跟着伸手捂住了沐春桃的嘴,他不是害怕沐春桃召唤出一条爸比龙来,而是害怕被隔壁的汤晴或者林胜男听见。

   这下,都没得啃了。

   沐春桃被李子安挤在墙上,呼吸有点急促了,她最先松开李子安的手,然后把李子安的手也从她的嘴上拿开。

   李子安柔声说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开心?”

   沐春桃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你就不要问啦,女孩子的事,你非要弄清楚吗?”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听不懂。”

   沐春桃又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笨蛋。”

   李子安忽然抱起她就往客厅里的沙发走去。

   沐春桃紧张地道:“你、你想干什么啊?”

   李子安也不说话,大步走路。

   沐春桃忽然叫了一声:“爸。”

   李子安的身子就像是触电一样猛然僵直了下来,慌忙移目去看楼梯,心里紧张得要死。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沐龙并没有出现在楼梯上。

   如果刚才的判断失误,沐龙真的在家里,这个时候又刚好下楼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沐龙解释,他为什么会抱着人家的闺女,以及他此刻的内心的真实想法。

   至于沐龙会不会冲进厨房拿一把菜刀来砍他,那就是沐龙的事了,哪怕他是大^师也掌控不了。

   “咯咯咯。”沐春桃笑得贼开心。

   “你敢捉弄我!”李子安将她放在了沙发上,掀翻之后挥手就打。

   手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不过就像是打鼓,哪怕是轻轻的拍打,也会发出很响的声音,还有震动的涟漪出现。

   “爸爸,救命啊!”沐春桃压低着声音呼救。

   李子安却不再上当了,笑着说道:“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沐春桃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这句话听着好耳熟,哦我想起来了,电视里面演的那些采花大盗就爱说这句话,你是不是采花大盗啊?”

   “我就是采花大盗,我要杀了你!”

   李子安故意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伸手去掐她的脖子,不过也是样子装得凶,手上却不带半点劲,生怕弄疼她。

   “不要啊,不要嗯,不要呀呀呀。”

   “……”

   两人就这么胡闹了几分钟,开心倒是开心,可是李子安越闹越难受,很快就觉得有点控制不住了,跟着就停了下来。

   沐春桃也脸红红的,喘吁吁的,不敢再来招惹。

   “我来看看你的脚。”李子安蹲了下去,脱掉了她的拖鞋。

   沐春桃的身上穿的是宽松的居家服,脚上也穿的是拖鞋,没穿袜子,那鞋一脱,她的脚就显露了出来,冰肌玉骨,五指如贝,真个是美足。

   不过,她的脚好好的,根本就没受伤。

   李子安跟着又把她的另一只脚捉住,脱掉了脚上的拖鞋。

   另一只脚也好好的,没有肿,也没有任何伤口。

   他就纳闷了,不是说脚被肿了吗?

   刚才他抱着她过来,那也是因为知道她脚被肿了,不舍得她走路。可是检查了两只脚背都好好的,居然都好好的。

   “你不是说脚背肿了吗?”李子安假装生气的样子,“我那么担心你,你却捉弄我。”

   沐春桃扭扭捏捏地道:“人家的脚背真的肿了。”

   “我又没瞎,你的两只脚背都好好的。”李子安琢磨着要不要再打她几下,她才不会睁着眼说瞎话,还一本正经的来捉弄他。

   “你真想知道啊?”

   “我当然想知道,我关心你呀。”

   “我是你什么人呀?你这么关心我。”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进入李子安的内心,去看看他的心里装着什么东西。

   “你是我的女人。”李子安没有避开沐春桃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着海一样深的深情。

   沐春桃一声嘤咛,一骨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然后泥鳅一般钻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一张桃花儿脸藏进了他的胸口。

   李子安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沐春桃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跟着就松开了李子安,一张桃花脸红扑扑的,也紧张兮兮的。

   李子安不敢多看她,自己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那个,你的脚背没有受伤,为什么说脚背肿了?”

   沐春桃顿时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你的好奇心比猫还强,好吧,我告诉你,免得你缠着我问东问西。”

   “那你快说呀。”李子安催促道。

   沐春桃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是骆驼趾肿了。”

   “骆驼趾?”李子安又瞅了一眼沐春桃放在沙发上的一双玉足,却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他实在弄不清楚哪一根脚趾叫骆驼趾,而且她的十根脚趾明明斗好好的,一点伤痕都没有。

   “傻瓜,遇事不决问度娘呀。”沐春桃又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那眼神儿说不出的俏皮惹人。

   李子安半信半疑地掏出了手机,在引擎中输入了“骆驼趾”三个字,然后.进入界面。

   一看之下,他尴尬了。

   “那个,怎么伤的?”“被狗咬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

   “这下满足你的好奇心了吧,真是的,非要人家说出来。”沐春桃假装不高兴的样子。

   李子安尴尬地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我赴宴回来,连家门都没进直接就过来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沐春桃将头枕在了李子安的肩膀上。

   李子安柔声说道:“要不,让我看看,然后上点金创膏什么的,很快就会好。”

   “啊!我死了。”沐春桃倒在了沙发上,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还把那白眼定住了。

   这死相,章导逢导都舍不得喊卡,必须给一个奥斯卡死相奖。

   “那个,看一下也没什么吧?”李子安试探地道。

   “我已经死了。”沐春桃说。

   “病不避医嘛。”李子安循循善诱。

   “我再死一次。”沐春桃干脆吐出了舌头。

   李子安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他说道:“那我回去给你拿点金疮膏来,你自己抹一下。”

   沐春桃伸手过来抱住了李子安的腿:“我才不要,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会好。”

   李长安担忧地道:“不是,万一发炎什么的不好嘛。”

   沐春桃笑着说道:“疼得越厉害,我才会记得更深,我要一辈子记住,一分钟都不忘。”

   她把“一分钟”这个词咬的比较重。

   李子安无语了。

   他对一分钟有着不一样的理解,那感觉就像是小学课堂上答错了1+0等于几的数学题,被罚站在了讲台上一样。

   “我刚才无聊的时候刷新闻,看到了,你和余美琳还有马化云在一桌吃饭的图片,好多人都在留言议论你。”沐春桃说。

   “议论我什么?”李子安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沐春桃笑着说道:“说你长得帅呗。”

   李子安笑了,这样淳朴的话语,他怎么也听不厌。

   沐春桃撇了一下嘴角:“我就知道你会臭美。”

   李子安打了她一下,还是轻轻的,只求听个响。

   沐春桃的嘴里却发出了一个比较夸张的声音。

   李子安本来还想再打一下的,结果听到这个声音就怂了,手也老老实实的放在了沙发上。

   沐春桃得意的笑了笑:“还有人说你是杜林林的男朋友。”

   李子安讶然道:“不会吧?”

   沐春桃说道:“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看看呀,里面就没人说你跟余美琳是夫妻的。”

   手机就在手边,屏幕上也还显示着一张骆驼趾的图片,不过李子安却没有把它拿起来去看什么新闻。

   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对了,刚才美琳送我回来,她……”李子安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我下车的时候,她拉住了我的手,闭着眼睛,好像是想让我亲她。”

   “那你亲了吗?”沐春桃的声音里明显有了一点酸味。

   李子安摇了摇头:“没有,那个时候我想到了你,然后就觉得对不起你,我有这样的感觉,我是不是……渣男?”

   沐春桃咯咯笑道:“不渣不渣,快去拿你的膏药吧,然后过来给我上药。”

   李子安好奇地道:“不说不用我处理吗?”

   沐春桃的脸上笑出了一朵桃花:“女人善变,我改主意了行不行?”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