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59章悲催的绿帽男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37 2020-11-17 17:24

  阿米尔尚绝对是全村人的骄傲,也是全村最有威望的人。他祖上就是军官,他的种姓也是仅次于婆罗门的刹帝利,天生就是将军。

  可是,就这么一个天之骄子,他好端端的骑个摩托,怎么就摔成这样了呢?

  这大概就是天嫉英才吧。

  尼娅雅度哭得跟泪人儿似的。

  几个村民簇拥着一个白袍老人走了过来,他的肩头上挎着一只小药箱,鲜红的十字图案很是醒目。

  那是村里唯一一个医生。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快让开!”有人嚷着。

  围着牛车看热闹的村民纷纷让开。

  尼娅雅度迎了上去,哭着说道:“医生,你快给我丈夫看看,救救我的丈夫。”

  “放心吧,尊敬的雅度夫人,我会尽全力治好你的丈夫的。”老医生安慰了尼娅雅度一句,走到牛车前,小心翼翼的解开阿米尔尚的头巾。

  头巾解开,阿米尔尚脑袋上的一个三角形伤口顿时曝露了出来,鲜血不停的往外冒。

  老医生跟着伸手去抓阿米尔尚的手腕,想检查一下阿米尔尚的脉搏,可是他这一抓,阿米尔尚的手臂竟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弯曲,他才发现阿米尔尚的骨头也断了。

  这样的伤他一个乡村医生还治个锤子啊。

  “尊敬的雅度夫人,你丈夫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我建议送大医院去。”老医生说。

  尼娅雅度急得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送大医院,好几十公里的山路,开车也要开一个多小时,就算不等医院的急救车自己开车送过去,阿米尔尚十有八九也撑不到医院就断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僧侣从人群中走来。

  挡在他身前的人纷纷让开。

  肤白超帅还是绿眼睛,更是僧侣,这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那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一群苦哈哈的低种姓村民哪里敢挡路。

  李子安来了。

  没有风,可是大^师出场自带气场,真气运行之下,一身僧袍无风自动。

  尼娅雅度愣住了,甚至忘了哭泣。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到牛车前,探手如怀,掏出了一块金创膏,用莲花指拈着伸到了阿米尔尚的头部伤口上,捻碎洒在了三口上。

  金创膏遇血消融,阿米尔尚的伤口失血明显减少了。

  没人阻止李子安,甚至没人敢开口说话,生怕打扰到了这个活神仙。

  一块金创膏捻碎,粉末堵住了伤口,阿米尔尚的伤口不再流血了。

  李子安又抓起阿米尔尚的那条被孟刚踩断的胳膊,一提一投,断骨也接上了,然后他用阿米尔尚的染血的头巾,将他的胳膊包扎了起来。

  “这个僧人好俊美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他一定是神的转世,特意来救阿米尔尚将军的。”

  “你们看见了吗,他的僧袍会动啊,可是这会儿根本就没风。”

  “他一定是天神下凡!”

  “神啊!”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叫了一声,然后就有人跪了下去,转眼间就跪倒了一大片。

  尼娅雅度也跪了下去,她的眼眶从湿润到流泪仅仅用了几秒钟时间,不过这次流的眼泪不同,是激动的眼泪。

  此刻她的脑海之中想到的不是躺在牛车上跟个死人似的丈夫,而是那个几年前做的梦。

  她是神的灯。

  有一天,她的神会踏着七色云彩来找他。

  “我去那山上找我的灯。”

  “你看见我的灯了吗?”

  “你走了,我的眼睛一片黑暗,我从黑暗中寻来,终见光明。”

  这是李子安跟她说过的三句话,此刻就在她的脑海之中盘旋,字字珠玑。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仿佛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她耳边呢喃,我来啦,我来啦,我来啦……

  李子安将阿米尔尚的手包扎好了,然后取出一把小刀,在左手的食指上划了一条口子,捏开阿米尔尚的下颚,给阿米尔尚喂了一点炉身血。

  一大群人用充满敬畏和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猜测着他那么做的目的。

  很多人都想到了他们信仰的一个人,那个神遇见了一只饥饿的鹰,然后割自己的肉喂那只鹰。

  李子安掐了一下阿米尔尚的人中穴,并往阿米尔尚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点真气。

  阿米尔尚的眼皮动了动,随后就睁开了。

  “我……我怎么了……”阿米尔尚的声音很虚弱。

  他努力的回想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只记得他高高兴兴的骑着他心爱的小摩托,回家去见他心爱的老婆,可骑着骑着就不省人事了,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辆牛车上,身边还围着一大群人,浑身都疼得厉害。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

  这个是谁?

  围观的人群突然爆出了一片欢呼声。

  李子安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双掌合十,微微欠身。

  这动作,这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尼娅雅度跪行过来,双掌放在地上,螓首也往李子安的脚背凑去。

  李子安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别动,她要亲吻你的脚背,这是她想你致敬。”

  她不说,李子安还真不知道这边居然还有这样的礼节。

  细节决定成败,之前他不理解莎尔娜为什么去研究社交媒体和这边的风俗习惯,现在就发挥作用了。

  尼娅雅度的嘴唇吻上了李子安的脚背。

  “伸手摸摸她的头,然后扶她起来。”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伸手摸了摸尼娅雅度的头,然后伸手将她搀扶了起来。

  尼娅雅度看着李子安,那眼神有点痴了。

  “我……”尼娅雅度想说却说不出来,李子安之前跟她说的那三句话又在她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不停的旋转,360度全方位萦绕,不留任何死角。

  李子安面带微笑,也不说话,只是眼神脉脉的看着她,那眼神里带着期待与鼓励。

  这眼神仿佛给了尼娅雅度力量,她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我是你的灯。”

  李子安笑着点了一下头。

  “呀!”一声轻呼,尼娅雅度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李子安迈步向村子尽头走去,真气运行,一身僧袍无风自动,继续仙气飘飘。

  尼娅雅度下意识的追了上去,可追了几步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丈夫,跟着又倒转回来招呼人把阿米尔尚送到她的家里去。

  李子安赤着脚,很快就来到了村子的尽头。

  阿米尔尚和尼娅雅度的别墅看上去刚建好不久,是一座两层高的小楼,米色的外墙,透明的玻璃窗,前院里还有一个游泳池,旁边撑着遮阳伞,伞下放着沙滩椅,现代风格,很是不错。不过,天气冷了,那游泳池估计很久没换水了,水面上漂浮着不少树叶。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迈过别墅继续往前走。

  说是要进山里找灯,那肯定是要上山的。

  再说了,后面几百个三哥护送全村的骄傲阿米尔尚回家,他不好发挥。几百双眼睛盯着,万一露出什么破绽被人发现了,那就傻^逼了,所以这种情况下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这一次莎尔娜没有提醒他什么。

  在泡妞的领域,大^师拥有一票否决权,跟五常一样牛逼。

  尼娅雅度领着一大群村民,簇拥着那辆牛车过来时,大^师就只剩下一个孤单的背影了,僧袍舞动,还是那么骚包。

  尼娅雅度又跪了下去,口中呢喃低语:“我就是你的灯啊,你已经找到我了,你怎么还要离开我?”

  几百个三哥也都跪了下去,瞻仰大^师的背影。

  “那一定是天神,我是第一个发现的。”

  “天神上山,一定是要上天。”

  “伟大的天神啊,请赐福我们这个村子吧。”

  “他是什么神?”

  “我也不知道哦……”

  一片乱七八糟的议论声。

  “雅度……”牛车上,阿米尔尚的嘴里传出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老婆和乡亲们都去拜神了,把他扔在牛车上,他成了被遗忘的那一个。

  尼娅雅度这才又想起她的丈夫,仿佛从地上爬起来,凑到牛车旁边,关切地道:“我的丈夫,你感觉怎么样?”

  “痛……”阿米尔尚真的好痛。

  “快快快,把我丈夫抬进去。”尼娅雅度招呼人来抬阿米尔尚。

  几个壮小伙跟着过来将阿米尔尚从牛车上抬了下来,然后往别墅里抬。

  尼娅雅度抬头看了一眼大^师离开的方向,那孤单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可她脑海之中的大^师却挥之不去。

  那雕塑一般的身材和俊美的脸庞,那迷人的微笑,那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大^师的一切就像是烙印一般烙在了她的脑海之中,时刻都在散发着什么东西。

  “他还回来么?”尼娅雅度自言自语了一句,那样子好像丢了魂。

  同一时间李子安停下了脚步。

  再走就真上山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他能看见那幢别墅的二层屋顶和露台,看不见院子里的人。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他得等到天黑再去尼娅雅度的家里,这段时间不能白白浪费了。

  他找了一块平坦的岩石躺了上去。

  “李,你在哪,我看不见你了。”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

  “我躺一下,光着脚走了这么远,废脚。”李子安说。

  莎尔娜笑了,很开心的感觉。

  “我们聊聊吧。”

  “聊什么?”莎尔娜跟着又补了一句,“孟刚也能听见,你最好不要说那些不正经的话。”

  李子安:“……”

  孟刚的声音:“我马上关接收器。”

  李子安无语地道:“关你个头啊,我是想学英语,你们谁跟我聊都可以,我得跟那个女人说一些话,我提前练习一下。”

  “哈哈哈……”莎尔娜的笑声很夸张。

  大^师莫名其妙的想打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