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66章小姨子送货上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778 2020-11-17 17:24

   余美琳去了广地,晚饭就三个人吃。

  “爸爸,妈妈呢?”刚坐上椅子上李小美就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妈妈出差去了。”

  “多久回来啊?”

  “要三四天才回来。”李子安说。

  “哦,那吃了晚饭你给我变戏法怎么样?”

  李子安:“……”

  他以为李小美是关心妈妈,想念妈妈,结果是想吃巧克力。这真的是老虎走了,猴子称霸王。

  李子安移目看了汤晴一眼,眼神里有话。

  你的学生公然要糖吃,你都不管一下?

  汤晴冲着李子安笑,也不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忽然想起了打董曦屁#股的事,就汤晴此刻那带着点儿捉弄味道的笑,他真的有点想打她的屁#股。

  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危险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坏人,而且是有点变态的那种。

  “你看着我#干什么?”汤晴的脸颊有点红了。

  李子安歪了一下嘴。

  汤晴笑着说道:“你嘴巴怎么了?”

  李子安:“……”

  李小美看着李子安,小脸狐疑:“爸爸,你嘴巴里是不是有巧克力?”

  李子安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

  “可能是桃子,我去开门。”李子安起身去开门。

  汤晴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难得“一家三口”吃顿饭,桃子来干什么?

  房门打开,李子安顿时愣在了门口。

  站在门外的不是桃子,而是余诗曼。

  大冷天的,余诗曼的身上仅穿了一件毛呢风衣,里面套了一件薄薄的V领体恤,下身也只是一条只到大腿三分之一的包臀裙,腿上套了一条黑色的丝袜,真的是美丽冻人。

  余诗曼冲李子安露出了一个笑容:“姐夫,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李子安问了一句:“诗曼,你怎么来了?”

  这样问虽然有点不礼貌,但是他还是要问一下。疗养院的订单已经完成了,他不想再跟小姨子玩什么暧昧的游戏了。更何况这是他的家里,他不想给孩子还有汤晴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

  果然,余诗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幽怨的表情,眼神之中也带着点失望:“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我姐家串串门吗?”

  她的心里其实还骂了一句臭没良心的。

  李子安让开了门:“进来吧。”

  余诗曼走了进去。

  李子安关上了门:“你吃饭没有,没吃的话一起吃吧。”

  余诗曼笑着说了一句:“真巧,我还没吃饭呢,正好尝尝姐夫的手艺。”

  李子安有些头疼,却还是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那就一起吃吧。”

  汤晴和李小美都看着李子安领进门的余诗曼,汤晴的眼神里带着点猜疑,李小美看见余诗曼是打空手来的,连糖都没有,小脸上也就没什么高兴的气息。

  李子安说道:“小美,叫小姨。”

  “小姨。”李小美懒洋洋的叫了一声。

  “哎哟,小美真乖。”余诗曼夸赞了一句。

  李小美埋头扒饭,不想搭理没有礼物的人。

  余诗曼有些尴尬。

  汤晴打了一个招呼:“余小姐好。”

  余诗曼看着汤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李子安介绍了一下:“这位是小美的老师汤晴。”

  余诗曼也打了一个招呼:“汤老师你好。”

  李子安#拉开了一张餐椅:“坐吧,我给你盛饭。”

  汤晴站了起来:“还是我来盛吧。”

  她去厨房拿来碗筷,然后给余诗曼盛了一碗饭。

  余诗曼也不客气,夹菜吃饭,吃了两口就赞了一句:“姐夫的手艺真好。”

  汤晴淡淡的说了一句:“晚饭是我做的。”

  余诗曼:“……”

  晚饭其实是汤晴跟李子安一起做的,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让余诗曼尴尬。她虽然跟余诗曼不熟,但作为在这个家几年的女人,余美琳跟余家的关系她是很清楚的。

  李小美放下了碗筷:“爸爸,小汤老师,我吃好了,我去玩去了。”

  汤晴起身将李小美从高凳子抱了下来,说了一句:“我也吃好了,你们慢用。”

  李子安知道她是不想留在这里,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了一下头。

  汤晴抱着李小美上楼了。

  李子安说道:“诗曼,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余诗曼却没说,继续吃饭。

  她是真没吃饭。

  汤晴将李小美抱进了房间,小声的说了一句:“小美,你先一个人玩一会儿,我去听听你小姨跟你爸说什么。”

  “我不,我要你陪我玩。”李小美抱着汤晴的腿不让走。

  汤晴又小声的说了一句:“带会让我给你一块巧克力。”

  李小美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笑容,跟着就松开了汤晴的腿,然后又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嗯哒!”

  汤晴从房间里出来,轻手轻脚的来到楼梯口,但没有再往下走。她刚刚站好位置,耳朵就听见了余诗曼的声音。

  “姐夫,汉克今天给我打电话来了。”

  “他说了什么?”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笑,漂亮的脸蛋,甜美的笑容,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狐媚的感觉。

  将狐狸精这个词用在小姨子的身上,那是错不了的。

  李子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你笑得这么甜,我猜一定是好事。”

  “汉克向我求婚了。”余诗曼说了出来。

  李子安心中有些惊讶,他记得很清楚,那天余诗曼倒在了地上,汉克连扶都没扶一下就走了,怎么突然又向余诗曼求婚了?

  不过,他面上却不露丝毫惊讶的神色,还面带笑容的说了一句:“恭喜你,祝你们白头偕老。”

  余诗曼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姐夫,你什么意思?”

  “我祝福你跟汉克白头偕老,这有什么不对吗?”

  “我知道我姐出差去了,特意赶过来,你都不问一下我有没有答应,你就祝福我跟汉克白头偕老?”

  “那你答应了吗?”

  “我答应了。”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这不就对了吗?”

  “为了你,我随时可以反悔,我又没跟他领证。”

  楼梯口,汤晴皱起了眉头。

  她没猜错,这余诗曼趁着余美琳出差,直接来家里勾引姐夫,好大胆啊!

  “我对你的心,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余诗曼又说了一句。

  汤晴听不下去了,抬腿准备下楼,可一步没走出去,她又把腿收了回来。

  她想听听李子安说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扯这些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我支持家明做董事长吗,等我把手里的事情忙完了,我就来公司一趟,把这事情敲定。”

  余诗曼的心里激动了起来,但脸上却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姐夫,你在忙什么事,跟我聊聊,或许我能帮你。”

  “你帮不了,你回去吧。”

  “姐夫,我知道你馋我身子,我今晚算是送货上门,你居然让我回去?”余诗曼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准备从桌下伸过去。

  身后忽然传来了咳嗽声,还有下楼的脚步声。

  余诗曼跟着又把鞋子穿上了。

  汤晴下了楼,也不来饭厅,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出手机看新闻。

  余诗曼看了汤晴一眼,压低了声音:“姐夫,你家的家庭教师晚上不回家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小汤老师就住我们家,不回去。”

  余诗曼心里的高兴气儿就没了,又说了一句:“姐夫,你让她回家住一晚,今晚我在这里,她留下来不方便。”

  李子安说道:“诗曼,我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吧。”

  余诗曼的声音嗲嗲的:“姐夫,你伤着人家的心了。”

  汤晴干咳了一声。

  余诗曼又看了一眼汤晴,眼神里带着点怒意。

  你一个家庭教师死皮赖脸的坐在那里干什么,你走啊!

  她差点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李子安说道:“诗曼,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吧,我一点都不馋你的身子,我是为了接近汉克,我们永远没有那种可能。”

  “你……”余诗曼的心真的被伤到了,而且还很羞愤。

  她这样的大美女送货上门,居然被拒收!

  “我会支持你哥,但如果你这边出点什么幺蛾子的话……”李子安没把话说下去。

  “我走。”余诗曼起身就走。

  汤晴低着头看手机,眼角的余光却在余诗曼的身上。

  余诗曼走到了沙发旁边,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汤晴,冷哼了一声。

  汤晴假装没听见,也不起身送人,就连一句再见之类的客气话都懒得说。

  余诗曼走了,关门的时候重重的摔了一下。

  汤晴扑哧一声笑了。

  李子安尴尬地道:“小汤,你别误会,我跟她没什么。”

  汤晴起身向餐桌走去,笑着说道:“我知道,小姨子送货上门,姐夫严正拒收,子安哥你是现代的柳下惠,小姨子坐怀里都不乱。”

  “哪有坐怀里?”

  “我就是打个比喻。”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你一定没吃饱,你再次点吧,我给你盛饭。”

  “嗯,我还真是没吃饱。”汤晴又坐回到了餐椅上。

  李子安给她添了一点饭,还往碗里夹了一点她最喜欢吃的菜。

  “谢谢。”汤晴的心里甜甜的。

  这时李小美的小脑袋从楼梯口探了出来:“小汤老师,你答应给我的巧克力呢?”

  汤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李子安似笑非笑的看着汤晴,眼神里有话。

  你也有今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