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2章绝命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56 2020-11-17 17:24

   出发之前怎么也要去见一见杜媳妇。

  李子安想直接去海边渔村给杜林林一个惊喜,但又想着她可能不在那里,于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李子安温声说道:“林林,你在哪里,方便我过来吗,我想见见你。”

  “子安哥,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有件事……”杜林林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焦急和不安。

  李子安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发生了什么事?”

  “是关于杜武的事。”

  “杜武怎么了?”

  杜林林不提杜武,李子安都快忘掉这个徒弟了,那小子也不厚道,这么长一段时间也不给师父打个电话问问安什么的。

  “大年三十我爸还跟杜武通过电话,可是今天打电话却打不通了,我爸心神不宁,想请你过来给他卜一卦。”

  “行,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明月山庄。”

  “我马上过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然后叫了一辆车,直奔明月山庄。

  车里,李子安心里琢磨着杜武究竟出了什么情况,琢磨来琢磨去都没琢磨出一点东西来,也没有触发未卜先知,倒是那个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有个地方他也觉得不合理。

  杜武给他的印象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武痴,为人没什么心眼,对他这个做师父的也非常尊敬,可是自从去了灯塔参加比赛之后,直到现在也没给他打个电话。

  他不是不关心徒弟。

  他一个做师父的,徒弟都不给他打电话请安,他主动打电话去那就有点掉面子了。再说了,他又不是那种闲得无事的师父,他比谁都忙。

  明月山庄到了。

  杜家的老管家钟福早早地就迎了上来,脸上堆笑:“大*师,可把你盼来了,姥爷在家里等你,快跟我来吧。”

  “福伯不必客气,我们这就过去吧。”李子安也说了一句客气话,然后跟着福伯去了杜家。

  客厅里三个人,杜枝山和他续弦的女人沈宝慧也在,还有杜林林。

  杜林林一见李子安进门便迎了上来,那眼神热热的:“子安哥,你来了。”

  她跟李子安才是真正的小别胜新婚,李子安的几个女人中,就她跟李子安相处的时间少,两只手的手指头都能数清楚。

  却就是见面的次数少,相思就会更强烈,如果不是杜枝山和沈宝慧也在这里,她肯定会一头扎进李子安的怀里,向他要一个火*辣*辣的吻。

  李子安其实也想将杜林林搂入怀中,跟她说不要脸的话,跟她耍流氓,然后再问问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情况,而她一定会很高兴。可是杜枝山和沈宝慧也在这里,那些不要脸的话和事也就只能想想而已了。

  男女相爱,如果男的不对女的耍流氓,那就说明不够爱那个女人。反之,如果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耍流氓,女人心里反感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女人不爱那个男人。

  所以,作为一个男人,该耍流氓的时候就要耍流氓,不会耍流氓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四目相对。

  我的眼中只有你。

  你的眼中只有我。

  这个客厅的空气里仿佛都有生物电在游动,电花闪闪。

  杜枝山干咳了一声。

  这算是提醒。

  你当着我的面这样跟我闺女眉来眼去,你当我老杜是蜡像吗?

  李子安跟着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道:“林林,春节快乐。”

  不等杜林林说句话,杜枝山便起身说道:“林林,还不快去给子安泡杯茶。”

  “哦,我马上去。”杜林林去泡茶去了。

  这种事情本来该钟福做的,但是杜枝山点名让杜林林去泡茶,一是出于对李子安的尊重,再就是不想看见两人眉来眼去的,烦。

  李子安走了过去与杜枝山握了一下手,然后还互拍了两下肩膀。

  “子安,你知道是什么事吧?”杜枝山说,眉宇间掩藏不住心中的焦急与担忧。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林林给我打电话来的时候跟我说过了,我知道杜叔叔你心里着急,我们这就开始吧,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杜枝山点了一下头,早早的就把右手抬了起来,还伸出了食指。

  李子安将右手的手掌递了过去,还是叮嘱了一句:“一分钟时间,我说好你就停下。”

  杜枝山点了一下头,然后闭上眼睛用十指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

  卜图只是有点亮的征兆,并没有完全点亮,未卜先知这门绝学还不成熟,所以只能用画卜术。将来卜图完全点亮,未卜先知这门绝学成熟之后,卜卦这方面会有什么变化,那就不好猜测了。

  就在杜枝山用手指在他的掌心中写写画画的时候,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沈宝慧一眼。

  沈宝慧的神色有点奇怪,眼神也有点躲闪。

  嗯……

  这是什么情况?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停。”

  杜枝山停了下来,将手指也拿开了。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相图长亮。

  卦象浮现。

  依旧是一个动态的卦象,跟未卜先知的小视频有一些区别。

  那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子,一个青年蜷缩在地上,身上伤痕累累,地上也满是黑红的血迹。他的手脚上捆着铁链子,他试图挣脱那些铁链子,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

  房顶上的灯忽然颤动了起来,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隐约浮现出了火车碾压过铁轨的声音。

  卦象之中听见声音。

  这个情况以前从未出现过。

  这肯定与卜图即将点亮有关,未卜先知这门绝学虽然还没有成熟,只是初窥门径,但最初的画卜术却是实实在在的增强了。

  这卦象中的青年正是杜武。

  就杜武现在的情况,仅仅是看这卦象便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杜武被绑架了。

  卦辞浮现:贪母求财害亲儿,白发未走黑发走,九死无生空留恨,孝字拆开土埋子。

  李子安顿时惊愣当场。

  看那卦象还有一线生机,毕竟人还活着,如果是绑匪求财的话,杜家也有的是钱,杜枝山爱儿如命,就算是要10个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出去。

  可是这卦辞一现,李子安的心里也拔凉拔凉的了。

  这尼玛是绝命卦啊!

  “子安,我儿子怎么样了?”沈宝慧有些着急,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冷眼看着她。

  他的眼神慑人,那个女人心虚,不敢与他对视,跟着就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开什么腔?打扰到子安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听着就好。”

  沈宝慧的嘴唇颤了颤,想说什么话,结果又被堵了回去。

  杜枝山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等着他开尊口。

  李子安却为难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

  就刚刚卜的这一卦,百分之九十九是一个绝命卦,也就是无解的死卦。但世事无绝对,任何事情都会有转机,区别只是大与小而已。可就这卦辞而言,都安排到土里去了,逆天改命的几率恐怕不到万分之一。

  这世上,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逆天改命?

  对于他来说,杜武死了,他就只是失去了一个徒弟,伤心难过肯定会有,但也不会强烈到哪里去。可对于杜枝山来说却不一样了,那是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人世间的嘴悲痛的事情。他真的担心老杜走不出去,甚至有可能当成驾鹤西去。

  “子安,你怎么不说话?”杜枝山的神色越发的凝重了,他显然也有预感了。

  “那个……”李子安开口说话,可就说了两个字,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心里也还没有拿定主意要不要告知实情。

  讲吧,杜枝山承受不起。

  不讲吧,这事早晚得穿,杜枝山也早晚要面对。

  怎么办?

  这时杜林林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她将茶放在了茶几上,声音温柔:“子安哥,你喝茶。”

  李子安心中一动:“杜叔叔,这一卦有点复杂,我先跟林林聊聊,然后再给你解卦,你看行不行?”

  “这……好吧。”杜枝山心里着急,但也没有办法,毕竟是他求大*师。

  李子安又说道:“林林,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嗯,我们去楼上说吧。”杜林林转身带路,她早就不想在客厅里待下去了,巴不得去别的地方单独跟李子安在一起。

  两人上了楼。

  沈宝慧瘪了一下嘴角:“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先跟林林说,我看他是耗子带枪,起了打猫的心思了。”

  杜枝山皱起了眉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子安是杜武的师父,杜武也很尊敬子安,你说话客气一点,在这个家里你得懂得说话的分寸。”

  沈宝慧的眉宇间顿时浮出了一抹怨气,眼神也阴冷了下来,不过一转眼就变了,脸上带笑,说话的声音也嗲嗲的:“哎哟,我的老爷,我知道错啦,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消消气,你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她伸手去拍杜枝山的背心。

  杜枝山挪开半步,躲开了她的手。

  沈宝慧的眼神里藏着一丝恨意,但嘴上说的话却还是那么好听:“老爷,我去听听子安和林林聊什么,然后下来告诉你,好不好?”

  杜枝山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一下头。

  他知道这样做有点不妥,但是他心里实在太着急了,偏偏李子安又给他卖关子,他真的等不及了。

  沈宝慧也上了楼,脚步轻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