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36章卸磨杀驴之心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12 2020-11-17 17:24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这边刚刚打电话让沐春桃往雷奥普斯提供的账户中打100万欧元,电话还没有挂断就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媳妇,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我接个电话。”李子安说。

   “出门在外小心点,照顾好自己,早点回来。”沐春桃叮嘱了一句,她还想跟李子安说说话,可是她也知道不能妨碍李子安。

   “嗯,你也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就算没有电话打进来,当着雷奥普斯,还有一大群光头党人和社会人,以及几个在一旁俯视眈眈的特工,那也不是跟桃子媳妇保电话粥的时候。

   “主人,是卢卡斯米勒先生打来的电话,要接听和我切入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接听和切入。”

   电话接通了。

   手机里传来了卢卡斯米勒的声音:“李先生,我刚刚接到一个议员打来的电话,或者你在跟光头党的人接触,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几个特工果然是在执行监视的任务,不然消息怎么会这么快传递到卢卡斯米勒那里去。

   “之前认识了一个人,名叫雷奥普斯,感觉他人还不错,他说可以为我提供安保服务,我就跟他接触一下,谈一谈,你刚才说他是什么党的人?”李子安反问。

   “光头党啊,李先生你不知道他们有多激进……不,我用激进这个词并不恰当,雷奥普斯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你最好不要与他接触,这很危险,这样做也有损你的形象。”卢卡斯米勒说。

   李子安讶然道:“哎,你怎么不早说,我已经支付了一百万欧的定金,这怎么办?”

   卢卡斯米勒沉默了,呼吸也有点不稳。

   他这样的老牌贵族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声誉,跟一个与光头党有染的人合作,这的确有损他的形象。而且,他一点都不相信李子安事先不知道雷奥普斯的身份。

   李子安是故意的。

   可他又能怎么样?

   站在李子安的角度,他也不会相信卢卡斯米勒不知道那些政客有卸磨杀驴的计划,可卢卡斯米勒不也没有告诉他吗?

   不过李子安一点都不在乎,出门背黑锅就要有被出卖的觉悟。

   如果连这点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那还背什么黑锅?

   “卢卡斯米勒先生,我不在乎什么形象,我又不在这边竞选参议员或者总统,我只在乎结果,你那边进展怎么样了?”李子安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我打电话过来也是想告诉你,这边需要你先提供TT海外公司的合约草案,我们研究之后就能决定什么时候签约了。”

   “我尽快给你提供。”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今天晚上有一个晚宴,我想邀请你来参加,到时候我介绍几个人跟你认识一下,你能赏脸吗?”卢卡斯米勒很客气。

   “当然没问题,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李子安问。

   卢卡斯米勒说道:“凯撒酒店,今晚8点,为了避免路上出点什么麻烦,我会派人派车来接你 。”

   “没问题,谢谢,今晚见。”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雷奥普斯一直站在李子安的旁边,看他打电话,但李子安说了什么他也不懂,美晴曦杜春子的声音他又听不见。一直到李子安打完电话,他才开口说道:“我的朋友,我已经收到你的定金了,你是一个慷慨的人,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美晴曦杜春子翻译的声音从微型接收器里传出来,李子安走到了过去,将手机递到了雷奥普斯的耳边,然后隔着手机小声的说了一句:“你要尽快敲定去意塔利的方案,CIA的人想要抓我,一旦他们抓了我,我就没法给你解药和尾款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雷奥普斯点了一下头:“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卢卡斯米勒约我今晚凯撒酒店赴宴,你带点人埋伏在外面,如果有情况就制造混乱。”

   雷奥普斯又点了一下头:“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会保你的,我一个手下的女人在凯撒酒店工作,她叫安妮玛丽,你可以去找她,让她为你提供必要的帮助。”

   李子安嗯了一声,拍了一下雷奥普斯的肩膀,然后往广场旁边的小楼走去。

   “我的朋友,解药。”雷奥普斯提醒了一句,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伸手拍了一下额头,有点尴尬地道:“我把这事给忘记了,我这就给你。”

   雷奥普斯:“……”

   这个东方巫师给他一点迷糊的感觉,可他知道那绝对是个错觉,小瞧这个东方巫师的人,骨灰已经撒在莱茵河里喂鱼了。

   “这里会被人看见,你派个人跟我去小楼,我把药给他。”李子安说。

   他其实早就准备好了,但他不可能在广场上把药给雷奥普斯,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监控。

   一个光头青年跟着李子安去了广场对面的小楼。

   李子安进了门便将一只小塑料瓶掏了出来,弹出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在手指上扎了小口子,让小药丸上滴了两滴炉身血,然后将小塑料瓶递给了那个光头青年。

   整个过程那个光头青年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装药的小塑料瓶都在手里了,他还看着李子安。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但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畏惧。

   李子安说道:“把药瓶藏在身上,拿去给你们老大吧,另外提醒他一下,注意安全。”

   他的声音通过美晴曦杜春子翻译出来。

   光头青年点了一下头,把小药瓶揣进了衣兜,然后转身走出了小楼。

   范才伟和孟刚都在客厅里。

   李子安说道:“卢卡斯米勒约我今晚去凯撒酒店赴晚宴,你们这边准备一下。”

   “肯定是鸿门宴。”范才伟说了一句,“老板,你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去。”

   孟刚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李子安笑了笑:“如果只是平平淡淡的吃顿饭,喝两杯酒,那多没意思,鸿门宴才好,鸿门宴上我舞剑。你们做准备吧,我去跟军师聊聊。”

   他上了楼。

   孟刚和范才伟看着老板的背影,脸上都是一个奇怪的表情 。

   “鸿门宴上舞剑,什么意思?”孟刚好奇地道。

   范才伟耸了一下肩。

   文化低是个问题。

   房间里,莎尔娜坐在桌前,双手敲击着键盘。

   见过了余美琳敲击键盘的速度,哪怕莎尔娜那一分钟能达到500单词或者汉字的速度,在李子安的眼里依然太慢。虽然,他一分钟只能敲几十个字,但该鄙视的还是要鄙视。

   “雷奥普斯离开了,有个特工跟上去了,暗处或许还有CIA的人。”莎尔娜忧心忡忡的样子,“你在广场上与他接触,德意志的特工还有CIA的情报人员不可能不盯上他。”

   李子安走了过去:“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他是这片土地上的老鼠,或者蛇,他熟悉这里的一切,如果他连这个都搞不定,我们也指望不上他什么。”

   “那天晚上他败得那么惨,我可没看出他有什么能力,你对他就这么有信心?”

   李子安笑了笑:“那天晚上他的对手是我,换别人,他可没那么不济。”

   这话有装逼的嫌疑,可说的却是石头一般坚硬的道理。那天晚上他用鹰眼绝学掌控了一切,还观星问卦,这都打不赢的话,那他就别混了。可换个对手,T字小巷左右两侧的伏兵就够人喝一壶的了,更别说还要一个更狡猾的枪%手埋伏在快乐街上,双重陷阱,瓮中捉鳖的局,谁又能逃得掉?

   莎尔娜叹了一口气:“好吧,你已经说服我了,今晚你真的要去赴宴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们待在这里看似安全,但其实是被软禁着,跟坐牢没什么区别,我们必须要获得对手的信息,在这里可不行,我得走出去。我想,我这边还没有签约,德意志这边估计不会对我采取什么行动,但CIA的人肯定不甘心,他们多半会采取些什么行动,我倒要看看,今晚他们会怎么搞事。”

   “今晚我陪你一起去吧,在那样的场合,你拿着手机跟人交流不合适。”莎尔娜说。

   李子安却说道:“不,你留在这里才是最大的帮助,你提前进入凯撒酒店的监控系统,到时候你给我技术支撑,同时也要负责调动孟刚和范才伟。我带他们出来,我就要把他们或者带回去。如果今晚非要死人,雷奥普斯多的是人,就死他的人好了。”

   莎尔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好吧,你又说服我了,军师这个角色的确是坐镇指挥,我这个军师就稳坐中军帐吧。”

   李子安笑了,她的中文自不消说,那是一等一等的好,在华国待了一段时间,她对华国的文化也是越来越了解了,都知道说中军帐了。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一定是你媳妇。”莎尔娜说。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却是张明打来的电话。

   他划开了接听键:“张总,是我,说吧。”

   “我这边已经把合作协议的草案弄出来了,稍后我发你邮箱。”张明开门见山地道。

   李子安说道:“好的,等我好消息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